人口老龄化和财富继承纠纷催生遗嘱需求,江苏首个遗嘱库启动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陈卓

2016-08-18 13:1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8月18日,由江苏省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发起创立的省内首家遗嘱库——江苏省继承服务中心(又称江苏博爱遗嘱库)正式启动。
倒了3趟公交,坐了20多站路,走了将近一个小时,80多岁的李奶奶(化名)终于一个人从南京城东的孝陵卫赶到城中的清凉门大街60号。这时候正是毒日头。
不过,烈日炎炎丝毫挡不住奶奶的热情。和她一样,还有一群头发已经花白的老年人正扎堆儿排着队,聚集在这个只有两间门面的地方——江苏省继承服务中心,等着预约、完成遗嘱登记。
8月18日,由江苏省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发起创立的省内首家遗嘱库——江苏省继承服务中心(又称江苏博爱遗嘱库)正式启动。博爱遗嘱库将依托百余名公益律师等专业人士来帮助市民订立合法有效的遗嘱,其中,对江苏60岁以上的老人免费服务。
该遗嘱中心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介绍说,该遗嘱中心从三个星期前开始接受预约,截至目前,不到1个月的时间,已经有300多位老人进行了遗嘱预约,光是办理完这些老人的遗嘱就需要1至2个月的时间,“再加上还有不断更新的遗嘱预约。”
“这只是一个开始。”江苏省老龄事业发展养老基金会赵斌主任对澎湃新闻说,“我们想要努力把这首个遗嘱库办好,那么,日后在人力、资金允许的情况下,我们还希望覆盖到江苏省其他城市,办理更多的分点,服务更多的老人。”
博爱遗嘱库将依托百余名公益律师等专业人士来帮助市民订立合法有效的遗嘱。
人口老龄化和财富继承纠纷催生了需求
李奶奶已经来了3次。前两次她来咨询订立遗嘱的情况,还帮着老伴儿还有女儿女婿预约咨询。据工作人员介绍,她今年80多岁,曾经是个医生,老伴儿曾是南京农业大学的教授,女儿女婿也都60多岁了,“现在是四世同堂。”
李奶奶告诉澎湃新闻,因为她很喜欢看《今日说法》、《法治现场》等电视节目,看到里面很多因为家庭继承纠纷引发的悲剧,“若是立了遗嘱也许就好了,”前阵子正好从报纸上看到这个遗嘱库的消息,于是一个人从大老远跑过来看看。
当天跟律师聊完家里的事儿以后,老人特别开心,紧抓着女律师的手说:“姑娘啊,你可算说到我心里头了。”其实,像她这样想的老人不在少数,遗嘱库还没正式启动,就已经有300多位老人预约,还有从丹阳等地赶来的。“我们会先在电话里大致了解老人的需求和家庭背景,然后再通知他下次来起草遗嘱的时间,以及需要携带的证件材料。”
据工作人员介绍,遗嘱库的专家律师团已经起草了十几种可以免费提供的遗嘱范本。“由于老人家里的情况还是不大一样,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所以我们律师的遗嘱范本也会不断增加,把更多老人的情况都包含在内。”这样一来,订立一份有效的遗嘱,如果老人家里情况不大复杂,1个多小时就可以办完。
即便如此,遗嘱库的工作仍然远远跑不过江苏省的老龄化水平。
据博爱遗嘱库管委会主任、同时也是江苏东恒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兼财富传承事业部主任许乃义介绍,江苏是全国最早进入人口老龄化的省份,2015年底,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1648.29万人,占户籍总人口的21.36%;65岁以上老年人口1115万,占户籍人口的14.45%。也就是说,即使只有10%的老人有订立遗嘱的需求,其总量也将达到将近165万人。
老龄化的加速,再加上社会上因为继承财产而产生的纠纷日益增多,建立遗嘱库可谓是正当其时。江苏省博爱遗嘱库作为江苏省内首家此性质的专业服务机构,虽然填补了这一为老服务的盲区,但是“我们刚刚起步,还是在摸索状态,要满足这么多老人订立遗嘱的需求,我们只能说不断地挑战极限。”赵斌主任说。
“相比之下,在很多西方国家,人们把订立遗嘱看得非常重要,在青壮年时期,或者拥有一定资产后就会订立遗嘱,早早的把遗嘱安排好。”据相关资料,成年美国人立遗嘱的数量是49%,英国人2009年一年有36%的人更新遗嘱。赵斌主任向记者介绍,“这种差距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遗嘱库启动仪式。
订一份有效的遗嘱并非易事,很多遗嘱是无效的
自己在家立份遗嘱,难道不行吗?
据《扬子晚报》报道,2016年北京、上海、深圳法院调研数据显示,超过60%的遗嘱被法院认定为无效或部分无效。
博爱遗嘱库公益律师团团长、江苏苏商律师事务所主任庞娟律师告诉记者:“江苏的情况也差不多,在我执业10年来所接触的遗产继承诉讼案件中,有约70%的继承案件没有遗嘱,另外30%有遗嘱的继承案件中,一半以上的遗嘱被法院认定无效,最终按照法定继承进行处理。”
据相关资料,一个经典的例子就是齐白石的关门弟子许麟庐的遗产纠纷案。这位国画大师虽然写了遗嘱,但因为遗嘱不规范导致母子母女最后对簿公堂。法院开庭的那一天,正是他老母亲的95岁大寿。另一个相反的例子,戴安娜王妃36岁去世,最后一份遗嘱是32岁时订立的。在她的遗嘱里面,最主要关照的是她的两个儿子,事实证明她的遗嘱给两个儿子带来了很大的安慰,包括把她的珠宝留给她的儿媳妇,用珠宝的形式来出席儿子威廉王子的结婚仪式。
事实上,在国内订立遗嘱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据2014年1月20日《北京青年报》报道,北京市政协委员康军就曾表示:现在家庭纠纷中财产继承纠纷比例持续走高,其中因为没有遗嘱引发的纠纷占73%,因为遗嘱订立不合格引发的纠纷占60%。如果按照法律程序老人自己去订立遗嘱,需要花费不少钱去找律师,然后要自己去跑公证处公证,还要完成到医院做精神状态鉴定等程序,对老人来说,跑完这个程序太复杂了。
而在博爱遗嘱库,据工作人员介绍,订立一份有效的合同,前期电话预约以后,工作人员会通知带上所需的相关证件,如身份证、房产证等,然后到遗嘱库再走一套流程。除了对遗嘱进行咨询、登记和保管之外,专家律师团成员还会为起草的遗嘱提供最后的修改意见和建议,确保以此形成的遗嘱,在法庭上基本可以做到无懈可击。
“老人身体状况好的,能写字看东西的,家里条件不大复杂的,一个小时就能办好。”工作人员介绍道,服务内容包含前期遗嘱咨询、遗嘱起草、精神评估、录音录像、指纹录入、登记保管等诸多服务内容,后面几步“宣读、录视频”等工作,花的时间比较多。
普通民众的观念在改变,老人们“都很豁达”
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修正草案建议稿课题组负责人之一,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杨立新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现行的《继承法》颁布时间在1985年,那时,改革开放刚刚起步,家庭财产少,继承关系简单。《民法通则》也是次年才颁布。因此,这部产生于计划经济时代的《继承法》,已经不适应当前社会生活的实际需要。
他表示,随着社会的发展,财产继承出现了许多新情况和新问题,亟需加强立法研究。
相比之下,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老人们的观念问题。赵斌主任说,当时还会担心老人们会不会觉得这是个不吉利的事情,会有些忌讳和排斥。“但其实并不是这样,来这里的老人都很豁达,没有我们之前的那种担心,有的老人自己咨询了以后还帮助家里其他人或者街坊邻居预约咨询。”
博爱遗嘱库许乃义主任对澎湃新闻说,“在创办遗嘱库过程中,我们先后在南京的7个社区作了公益宣讲,并对江苏地区老人对遗嘱的态度作了一些摸底工作,也对他们进行了很多遗产纠纷的案例分析,发现老人们对免费遗嘱服务非常需要。”
然而,在全国范围内,公益遗嘱库出现的时间也并不算长。最知名的当属中华遗嘱库,第一个登记中心于2013年3月21日在北京正式挂牌运行,目前在天津、广东设有分库。
近年来,深圳、山东、甘肃等地的一些老龄机构也纷纷成立了立足于服务于当地老人的免费遗嘱库。博爱遗嘱库虽说填补了江苏省此前的空白,但是面对着江苏省最先进入老龄化的现实,公益遗嘱库的任务可谓是任重而道远。
“目前,我们可以说把这个南京的遗嘱库当成试点,不断摸索和突破我们自身接待能力的极限,然后再一步步在江苏省其他地方建立遗嘱库,把经验带过去,争取为更多的老人提供服务。”赵斌主任说。
责任编辑:李克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江苏,遗嘱库,老龄化,财产继承

继续阅读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