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全景透析之六:预言篇(下)

天下第一郭

2016-08-21 09:5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终于迎来“ 预言篇”的终章了。如我在上一期里提到的,在原著中,丹妮莉丝一直是与预言牵扯最多的人物。作为龙母、作为唯一一位还活着的且身份公开的坦格利安嫡系,丹妮的足迹遍布维斯特洛以外的地方 ——布拉佛斯、潘托斯、多斯拉克草原、红色荒原、魁尔斯、阿斯塔波、渊凯和弥林。
在这些自由城邦,丹妮邂逅了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人物,而他们出于不同理由对丹妮做出的预言在很大程度上是马丁对未来 “冰火” 故事格局的暗示。因此,在 “预言篇” 的最后一章,我要集中分析下这些和丹妮莉丝相关的预言。
龙梦
身为真龙血脉,丹妮莉丝有时会做与龙相关的、具有预言性质的龙梦,龙梦比较集中的出现在她嫁给卓戈卡奥前后。
(梦一)“然而那天晚上,她却梦见了一只龙。梦中韦塞里斯又在打她、欺负她。她浑身赤裸,害怕得手足无措。她想从他身边跑开,身体却不听使唤。他再度出手,把她打得踉跄倒地。 “你唤醒了睡龙之怒,”他一边尖叫一边对她拳打脚踢。 “你唤醒了睡龙,你唤醒了睡龙。 ”她的大腿淌满鲜血,正闭眼呻吟,只听一阵狰狞的撕裂,接着是一片雄浑的大火噼啪,仿佛有谁在回应。睁眼一看,韦塞里斯已经不见踪影,四周升起巨大火柱,火柱中间有一头巨龙。它缓缓转头,那对宛如熔岩的眼睛与她目光相接。这时她便醒了,醒来时浑身颤抖,冷汗直流。她这辈子从没这么害怕过 ……”
(梦二)“然而就在那天夜里,当她睡觉的时候,却又做了那个关于龙的梦。这次没有韦塞里斯,只有她和巨龙。它的鳞片如暗夜般墨黑,上面血迹湿滑。那是她的血,丹妮发觉。它的眼睛是两个熔岩火池,它张开口,烈焰从中激射而出。它在朝自己唱歌啊,于是她伸开双臂,拥抱火焰,让它将自己完全吞噬,洗涤她,锻炼她。她感到自己的肌肉焦灼发黑,坏死脱皮,感到自己的血液沸腾蒸发,却毫无痛楚,反而觉得强壮健实,如获新生。 ”
(梦三)“丹妮看到了她最钟爱的那栋布拉佛斯房子的红漆大门,接着她与卓戈在一个繁星漫布的白日中行男女之事。尔后一道巨大的翅膀横扫天际,星星消散,而世界起火燃烧。接下来,乔拉爵士出现,告诉她,雷加才是真正的真龙传人。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在火盆上取暖,火盆中的石蛋冒着烟气。爵士开始消逝直至无形,取而代之的是冲上来尖叫着扭打她的韦塞里斯,融化的黄金正从他脸上滴落下来。
接着丹妮看到了他的儿子,高大而威武,有着卓戈的皮肤和她头发的颜色,紫罗兰色杏仁状的双眼。他笑着走向她,然而烈火却从他嘴中喷出,而他也被这火焰吞噬。接着出现的是鬼魂,身着王袍,头发有的亮银,有的金黄,有的亮如白金,双眸则是蛋白石、紫水晶、电气石以及翡翠绿的颜色。他们齐声叫喊,而她必须跟着他们快跑,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剧痛划过她,撕裂她的皮肤,显露出巨大翅膀的阴影。接着她飞了起来。
她再次看到了布拉佛斯的红漆大门,但紧接着她又飞过了多斯拉克海,所有生物都在她脚下四散奔逃。她感觉到门的那边就是家, “有茵绿田野和石砌大房,有温暖她心房的怀抱 ”。然后她看到雷加,身着武装。但当她揭起他的面罩,里面的脸却是她自己的。在那之后,便只有长长的痛楚,熊熊的烈火,以及星星的细语陪伴着她。 ”
从这些龙梦中,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出丹妮莉丝的成长历程。从小生活在哥哥韦赛里斯的虐待之下,她曾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畏首畏尾的小女孩。所以当龙第一次出现在她的梦中时,她只感受到恐惧。嫁给卓戈卡奥之后,丹妮莉丝在陌生的国度逐渐找到了隐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那条“ 真龙”。她在梦中与龙融为一体,是对丹妮莉丝才是 “真龙血脉” 的侧面暗示。
在卓戈卡奥受伤濒死、儿子雷戈因为血魔法早产死去时,丹妮莉丝在高烧中梦到雷加、韦赛里斯、雷戈,最终回到丹妮莉丝自身,这组龙梦既预示了龙的诞生,也和她之后在痛苦中与龙一起浴火重生相吻合。
(梦四)“那天晚上,她梦见自己就是雷加,正统帅大军前往三叉戟河。但她骑的是龙,不是马。她看到长河对面篡夺者的叛军穿着玄冰的盔甲,而她用龙焰沐浴他们,让他们像露水一样融化,使得三叉戟河如洪流般迸发。她内心的一部分知道自己在做梦,其余的部分则欢欣雀跃。事情正该如此。现实乃是场恶梦,而我这才刚刚醒来。 ”
这段龙梦出现在丹妮莉丝乘船前往阿斯塔波的路上。 “骑着龙” 、“叛军穿着玄冰铠甲 ”、“ 用龙焰沐浴他们 ”、“ 像露水一样融化 ”,这一系列具象化的场景,仿佛龙骑士指挥大军与异鬼作战的场面,直指未来的 “冰与火之战” ,也进一步坐实了丹妮至少是预言之子其一的猜测。
魁蜥的预言
魁蜥这个人物在剧集中被淡化了(第二季曾出现过),所以没看过原著的小伙伴估计完全不记得此人。魁蜥是来自亚夏阴影之地的缚影士,我在上一期提过有关缚影士的信息,忘记的小伙伴可以再去回看。
早在丹妮莉丝和她残存的卡拉萨被困在红色荒原时,她派出血盟卫前往红色荒原的不同方向寻找出路。最终,血盟卫之一的乔戈穿越红色荒原找到了自由城邦魁尔斯,并带来了三位来自魁尔斯的代表面见丹妮莉丝,魁蜥就在这三人之中。
龙妈逗留魁尔斯期间,魁蜥时不时突然出现提醒她要小心那些想把龙据为己有的人。至此之后,缚影士魁蜥总会在丹妮莉丝面临险境时通过梦境或者幻象提醒她未来要发生的事。
初始,由于魁蜥总是带着面具又神秘莫测,丹妮莉丝并不相信她,但随着故事的进展,她在心理上对魁蜥有了依赖,而魁蜥的预言是我们解析龙妈支线剧情的重要依据。
(预言一) “玻璃蜡烛被点燃,苍白母马即将到来,其余事物紧随后。海怪和黑焰,狮子与狮鹫,太阳之子和戏子的龙,皆莫信。牢记不朽者,留心芬芳的总管。 ”
这不是魁蜥第一次对龙妈做出预言,但出于逻辑考虑,我们先说这个。当龙妈深陷与弥林、渊凯奴隶主们的险恶斗争之时,众多各怀心思者也正从世界各地为龙赶来。魁蜥预见到这一切,她利用幻象告诫丹妮莉丝在即将到来的乱局中该如何抉择。
“玻璃蜡烛被点燃”,是说丹妮莉丝的三条龙诞生后,学城的玻璃蜡烛(黑曜石蜡烛,详见“预言上篇”)在熄灭多年后再次被引燃。这既说明了龙的复活使得魔法的力量逐渐增强,同时也开启了一条新的故事线——学城那根玻璃蜡烛是在一个叫马尔温的学士的房间被点燃的。
马尔温曾在东方呆过八年,在魔法和神秘学上有精深的造诣,他因相信魔法和龙的力量而备受学城正统派的排挤。在亚夏时,马尔温教过巫女弥丽·马兹·笃尔(就是让卓戈卡奥伤口化脓并让丹妮莉丝的孩子胎死腹中,最后被丹妮莉丝火刑献祭的那个女祭司)人体解剖学和维斯特洛通用语。
山姆威尔·塔利抵达学城后不久被引荐给马尔温学士,在听山姆讲述伊蒙学士临终遗言后,马尔温立即动身前往自由城邦寻找丹妮莉丝,要成为她的学士。这条故事线将会在《凛冬的寒风》中登场。
“苍白母马即将到来”是指弥林城内外大范围扩散的瘟疫。弥林发现的第一例血瘟是一匹苍白色的母马载来的垂死的阿斯塔波骑兵,从此弥林的人们用“苍白母马”代指瘟疫。
瘟疫在弥林蔓延开之后,众多为龙而来的人们的确如魁蜥所言一拨拨抵达弥林。包括:
“海怪”:铁群岛的维克塔利昂·葛雷乔伊(剧集中维克塔利昂这个人物没有出现,由阿莎和席恩带着铁群岛舰队来到弥林);
“黑焰”:被维克塔利昂在海难中解救的红神庙牧师马奇罗,他身负红神庙至高牧师本内罗的命令,要找到丹妮莉丝并为她提供帮助;
“狮子”:提利昂·兰尼斯特,他与乔拉·莫尔蒙一同被捕成为奴隶来到弥林。在奴隶主死于瘟疫之后,他和乔拉加入了效忠源凯的自由佣兵团;
“狮鹫”:狮鹫是克林顿家族的家徽。雷加王子曾经的密友、维斯特洛曾经的“国王之手”琼恩·克林顿计划在瓦兰提斯加入丹妮莉丝的大军;
“太阳之子”:来自多恩的昆廷·马泰尔王子奉父亲道朗亲王之命来到弥林,希望通过联姻与丹妮莉丝结盟重返维斯特洛。可惜丹妮莉丝骑着卓耿离开后,昆廷王子为解弥林之危企图驯龙,结果被龙焰烧死;
“戏子之龙”:原著中,琼恩·克林顿抚养着一个名为“小格里芬”的男孩,据瓦里斯说是被偷梁换柱从当年君临暴乱中救下的雷加王子的儿子伊耿。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个男孩并不是真的伊耿,而只是瓦里斯和伊利里欧为推翻铁王座设下的局,因此被指代为“戏子之龙”。
魁蜥准确预言了这些因为各种原因要加入丹妮莉丝大军的人物的到来,但同时也告诫她,他们皆不可信。从昆廷王子的死因来看,魁蜥所说的“皆莫信”并不是说这些人不怀好意(当然有人也是不怀好意),而是指这些先后到来的各色人马对于丹妮莉丝的终极目标并无帮助。
魁蜥要丹妮莉丝要牢记当年在魁尔斯的不朽神殿里“不朽者”对她做出的预言,同时也提醒他要“留心芳香的总管”——在弥林辅佐朝政的总管瑞茨纳克(他与瓦里斯一样,喜欢在身上洒满香水)。从丹妮莉丝在角斗场上险些中毒而亡的经历来看,瑞茨纳克应该与下毒有关。
(预言二)“要去北方,你必须南行。要达西境,你必须往东。若要前进,你必须后退。若要光明,你必须通过阴影。 ”
从见到丹妮开始,魁蜥曾前后三次对丹妮莉丝说过这句预言——第一次在魁尔斯,第二次在前往阿斯塔波的船上,第三次在她骑着卓耿从角斗场飞到多斯拉克草原之后。
她的执着使得这句预言更多了一层劝服的意味,说明从魁尔斯到阿斯塔波、再到渊凯和弥林,丹妮莉丝虽然拥有了无垢者,也成为了弥林女王,但她始终走在错误的道路上。因此,魁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不断向丹妮莉丝重复这句预言。
如果我们研究一下“冰火”世界的地图,会发现魁尔斯、阿斯塔波、渊凯和弥林都在维斯特洛的东南方,而丹妮莉丝最终的目的是返回维斯特洛,也就是魁蜥所说的“要去北方”和“要达西境”中的“北方”与“西境”。这句话的意思是,如果丹妮莉丝想返回维斯特洛,她就必须先“南行”和“往东”。那么“南行”与“往东”的目的地在哪里呢?答案就是——亚夏。
虽然在《鸦群的盛宴》和《魔龙的狂舞》出版后,有观点认为丹妮莉丝已经没有时间再去亚夏了(剧集里毫无疑问已把亚夏完全省略),但我始终坚持认为,魁蜥所指的地方就是亚夏。原因如下:
首先,在原著中,亚夏位于整个世界所知的最东南角,既符合“南行”与“往东”,又符合“若要前进,你必须后退”也即要朝着与维斯特洛相反的方向走的安排;
其次,亚夏的东北方是一片被称为“阴影之地”的神秘区域(亚夏一直也被称为“阴影之地的亚夏”),这契合了“若要光明,你必须通过阴影”;
再次,魁蜥第一次在魁尔斯向丹妮莉丝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丹妮莉丝询问她“为什么要去亚夏?去亚夏能够得到什么?”,魁蜥并没有反驳说不是亚夏,反而回答说可以寻找到“真相”;
最后,请不要忘了,龙就产自亚夏的阴影之地。鉴于龙与坦格利安家族的特殊关系、龙在冰与火之战中的重要作用,结合魁蜥所说的“真相”,我认为亚夏是丹妮莉丝能够知晓龙与魔法的关系、“光明使者”的下落,甚至是冰与火之战起因等等终极问题的必经之地。
而且,“预言之子”的传说源自亚夏古籍,梅丽珊卓、魁蜥、马尔温、弥丽·马兹·笃尔、攸伦·葛雷乔伊这些与丹妮重要人物要么来自亚夏、要么曾到过亚夏。这片神秘的土地一直以来与龙、坦格利安家族、预言之子和魔法有着很深的纠葛。
因此,我认为在未来龙妈的支线上,她会如魁蜥所劝说的,前往亚夏探寻“真相”。至于距离问题,龙妈有龙啊,她不需要像一般人那样航行一年才到达亚夏,大可以像她的祖先一样骑着龙飞过去。
其实,我还有一个猜测。当年伊利里欧送给丹妮莉丝的三颗龙蛋不可能是世界仅存的龙蛋,而阴影之地又被认为是最可能有龙存在的地方。如果想打败夜王大军,三条龙怎么够,没准魁蜥不断劝说龙妈前往亚夏,是为了能够召唤出更多的神龙来参战也不是没有可能。
南北走向大陆为维斯特洛,东西走向大陆为厄斯索斯,红框标识的即为亚夏,其东北部为阴影之地。
不朽者的预言
三条龙诞生后不久,丹妮莉丝一行来到魁尔斯。在那里,她接受了男巫俳雅·菩厉的建议,进入不朽神殿寻求智慧。丹妮莉丝险些丧命于不朽神殿,但同时也得到了几则重要的预言,这些预言揭示了丹妮莉丝的命运,这也是魁蜥一再提醒她要“牢记不朽者”的原因。也摘录了部分英文原版的内容放在这里。
(预言一)
龙之母,三之子,龙有三个头。
Mother of Dragons,child of three,three heads has the dragon.
这段预言第一次点出了“三”这个数字的重要意义,基于这段预言,我们才逐渐发展出三个龙骑士的判断。
(预言二)
靛蓝色的颤影在黑暗中出现。韦赛里斯痛苦地嘶喊,熔化的黄金顺着脸颊流淌,填满他的嘴。一个古铜色皮肤、银金色头发的高大英雄站在奔马旗下,背后是燃烧的城市。红宝石般的血滴从濒死王子的胸口喷出,他跪倒在水中,用最后一口气呢喃出一个女子的名字……龙之母,死亡之女……
红色的剑如夕阳一般耀眼,举在一位没有影子的蓝眼国王手中。人群围着旗杆上飘扬的布龙欢闹。石巨兽从一座冒烟的塔上展翅腾飞,喷出阴影之火。……龙之母,谎言杀手……
她的银马踏过草原,来到一条黝黑的小溪,上方是星之大海。一具尸体站立船首,僵死的脸上有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灰色的嘴唇悲伤地微笑。冰墙的裂缝开出一朵碧蓝的玫瑰,散发出无比甜美的气息。……龙之母,烈火新娘……
这段预言其实出现在下段预言之后,但为了方便解析,在这里调换下顺序。
第一段描绘了韦赛里斯、雷戈和雷加王子的死亡,两个哥哥和儿子的死说明丹妮莉丝是“死亡之女”;
第二段是指丹妮莉丝将会戳穿三个谎言,因此她也是“谎言杀手”。
谎言一:红色的剑如夕阳一般耀眼,举在一位没有影子的蓝眼国王手中。这位蓝眼国王就是史坦尼斯·拜拉席恩。梅丽珊卓曾用法术让史坦尼斯举起一把燃烧的剑,以此说明史坦尼斯是手持“光明使者”的亚梭尔·亚亥转世,而史坦尼斯的影子被梅丽珊卓借去杀害蓝礼,所以是没有影子的蓝眼国王。史坦尼斯并不是预言之子,丹妮的存在戳穿了这个谎言。
谎言二:人群围着旗杆上飘扬的布龙欢闹。前面魁蜥的预言中提到过“戏子之龙”,不朽者所说的布龙应该是同一个人——被瓦里斯宣称为是伊耿的那个“小格里芬”。真正的婴儿伊耿当年死于魔山剑下,瓦里斯和伊利里欧意图用一个掉包婴儿的谎言,掌控七大王国。
谎言三:石巨兽从一座冒烟的塔上展翅腾飞,喷出阴影之火。这段话的指向尚不明确,有人猜测是梅丽珊卓利用法术将石巨兽变成龙的样子。不管是谁通过何种方式让石巨兽幻化成龙,丹妮莉丝的真龙本身就揭穿了这种谎言。
第三段的主题是“烈火新娘”,分别说明了丹妮莉丝的三段婚姻,并且在三段婚姻中,她都有被烈火沐浴的遭遇。
“她的银马踏过草原,来到一条黝黑的小溪,上方是星之大海”,这是丹妮莉丝与卓戈卡奥新婚之夜的景象;
“一具尸体站立船首,僵死的脸上有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灰色的嘴唇悲伤地微笑”,虽然冰火圈对这具尸体是谁尚有争论,但从“烈火新娘”的主题出发,我更赞同这是在说丹妮莉丝在弥林嫁给的奴隶主西茨达拉(嫁给西茨达拉后不久,她就在角斗场上第二次被烈火焚身)。
至于这段描绘的具体场景,应该是与西茨达拉的死法有关。在目前放出的《凛冬的寒风》初始章节里,维克塔利昂的舰队已抵达弥林,西茨达拉很有可能被维克塔利昂与红袍僧马奇罗用某种诡异的方式弄死,于是就有了尸体站立船首等等。
“冰墙的裂缝开出一朵碧蓝的玫瑰,散发出无比甜美的气息”。原著的读者们都知道,“蓝玫瑰”是莱安娜·史塔克生前的最爱,配合“冰墙的裂缝”也即长城,最有可能的指向就是琼恩·雪诺。盼望二人有所发展的读者和剧迷能够通过这则预言再次收获一个积极的信号。
(预言三)
命中注定你将燃起三团火焰,一团为生,一团为死,一团为爱;命中注定你将骑乘三匹坐骑,一匹床笫,一匹恐怖,一匹为爱;命中注定你将经历三次背叛,一次为血,一次为财,一次为爱。
Three fires must you light, one for life and one for death and one to love;three mounts must you ride, one to bed and one to dread and one to love; three treasons will you know, once for blood and once for gold and once for love.
龙妈果然是“三之子”,不朽者的这段预言是对龙妈支线剧情的高度概括。
在多斯拉克草原,龙妈经历了从懦弱少女到真龙血脉的蜕变。卓戈卡奥是丹妮莉丝第一匹名为“床笫”的坐骑,为了拯救受伤濒死的卓戈卡奥,丹妮莉丝听信了巫女弥丽·马兹·笃尔的建议,结果遭受到巫女为了报复卓戈卡拉萨血洗村庄的背叛,让未出生的儿子雷戈胎死腹中。在卓戈卡奥的葬礼上,丹妮莉丝燃起了第一团火焰,促成了龙的降生。至此,第一团火焰、第一匹坐骑和第一次背叛都已完成。
关于第二团火焰、第二匹坐骑和第二次背叛,尚不完全明朗,但我倾向于认为这三个第二次皆与龙妈与弥林贵族西茨达拉·佐·洛拉克的第二段婚姻有关。
自龙妈占领弥林、废除奴隶制和关闭竞技场之后,她的行为从根本上触及了弥林、渊凯、阿斯塔波这些以奴隶贸易为经济基石的自由城邦统治阶级的利益。因此,才有了“鹰身女妖之子”频频在弥林城内制造血案,有了扎罗·赞旺·达索斯前来弥林劝丹妮西归不成后出动魁尔斯舰队封锁弥林。
而此时瘟疫的肆虐加上三条龙误伤人命,使得龙妈在弥林的统治岌岌可危。最终,丹妮莉丝不得已接受了西茨达拉的求婚,重新开放角斗场,力图依靠西茨达拉的调停维持弥林表面上的和平。
但即使如此,自由城邦的伟主大人们并不满足,他们的最终诉求是要将丹妮莉丝和她的军队彻底赶出自由城邦。在婚礼当日,弥林竞技场重新开放。丹妮莉丝的护卫之一壮汉贝沃斯阴差阳错替丹妮莉丝吃了被下毒的蜂蜜蝗虫,使她免于一死。
而之后卓耿突然降临竞技场,丹妮莉丝为驯服卓耿再次被大火烧光了头发,在骑上卓耿飞离竞技场之前,弥林人要射杀卓耿,使得卓耿喷出龙焰烧死了几百人。之后,丹妮莉丝跟随卓耿消失于弥林。
我认为龙妈的第二匹坐骑就是令人“恐怖”的卓耿,龙妈在内忧外患之中再次蜕变,用勇气驯服了巨龙,完成了向龙骑士身份的转变。卓耿在弥林竞技场的肆虐,烧死了很多人,而丹妮莉丝像在卓戈卡奥葬礼上深入火海一样,再次被烧光了头发,这可以被视为代表死亡的第二团火焰。当然不排除这第二团火焰有可能和龙妈之后在多斯拉克草原的遭遇有关(卓耿把丹妮带到了多斯拉克草原)。
至于第二次为“财”的背叛,龙妈在弥林所遭受的明枪暗箭皆与奴隶贸易背后的金钱有关,这种冲突使得有人不惜要毒死丹妮莉丝,他们为了金钱选择背叛龙妈。这个下毒者很有可能是魁蜥口中的“芳香的总管”瑞茨纳克。
如果结合不朽者对龙妈“烈火新娘”的预言,那么全是为了“爱”的第三团火焰、第三匹坐骑和第三次背叛则很有可能跟琼恩·雪诺相关。但是,作为一个反复研究《冰与火之歌》原著的读者,我拒绝相信马丁大神会把冰火之战的最终格局依托在男女情爱之上。
丹妮莉丝是一个极度缺爱的人物。从出生至今,她不是在逃亡就是被交易,刚摆脱了常年虐待自己的哥哥,就又陷入了卓戈卡奥卡拉萨分崩离析的绝境。龙的诞生虽然让她从一个弱者变成了龙之母,从一个无人关心的小女孩变成了众星捧月的女王,但簇拥在她身边的人们更多是因为龙、因为龙之母的身份,而不是因为丹妮莉丝本身而服从、尊敬与爱护她。即便是像巴利斯坦·赛尔弥这样的忠勇之士,跨越大半个世界来效忠多半也是出于御林铁卫的责任。
纵观全书,乔拉·莫尔蒙或许是唯一一个给予了丹妮无条件的“爱”的人,但极度缺爱的龙妈却并没有接受这种爱,为什么呢?——因为成长于只有虐待、漠视、欺骗和交易过程中的丹妮莉丝根本就不会爱,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去爱。
让我们再看一遍英文版的预言,“Three fires must you light, one for life and one for death and one to love”。注意到了吗?最后一团火焰没有用介词“for”而是用了“to”,“to love”或许就是龙妈要在最后一团火焰、最后的冰火大战中学到的东西。
一个人要真正的爱上他人,首先需解决的功课是爱自己,这对于成长于特殊环境的龙妈来说不可谓不困难。好在她是天命所归的坦格利安,会在命中注定要燃起的前两团火焰中找到自己、接纳自己、成为自己。
当丹妮莉丝终于破除前半生成长经历强加在她身上的身份桎梏时,她便可以迎来与自己的命运和解的机会——同时也是学会爱人与被爱的机会。
但对于丹妮莉丝而言,这第三团火焰所代表的爱则远不止是个人层面的男女之爱。
马丁其实从一开始就已经在铺垫了,丹妮莉丝是把龙带到世界的龙之母,是解放奴隶的奴隶之母,这种不断在强化的“母亲”的身份,预示着一种更博大的爱,一种原谅和解,甚至是一种牺牲。
到《魔龙的狂舞》为止,丹妮莉丝和她的拥护者们的目标都是返回维斯特洛,夺回属于坦格利安家族的铁王座。但从七大王国的历史看,铁王座真的属于从瓦雷利亚远道而来的坦格利安家族吗?更要紧的是,此时维斯特洛的最大危机早已与铁王座的统治权无关,而是长城之外越来越厚重的永冬阴影。而拯救维斯特洛乃至整个世界的生命,才是“风暴降生”丹妮莉丝真正的使命。
故此,我认为马丁为龙妈安排的第三团火焰、坐骑和背叛并不是与琼恩·雪诺的爱情,而是一种对人类、对生命的大爱。它要求龙妈能够像母亲一样去爱所有人,去原谅那些背叛她的家族、弑杀她的亲人、让她颠沛流离一生的敌人,并愿意为拯救他们而牺牲(比如祭剑“光明使者”)。
当龙妈从心底生出了这样的爱,她便也能够获得他人对于她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本人的爱,一种无关乎龙、无关乎身份的爱。
在“预言上篇”中我说过,《冰与火之歌》的关键词是“超越”。丹妮莉丝的第三团火焰如果真的是一种“大爱”,那她的故事线无疑就最能代表“超越”——她超越了个人、家族、国家之间的权力斗争与仇怨,用这种无条件的爱奠定了一种全新的世界秩序。
我本人不认为龙妈一定会被祭剑“光明使者”或者死亡,但某种牺牲是肯定的。(其实要她放弃家族恩怨去原谅维斯特洛的敌人们本身就是很大的牺牲了。)希望经历冰火大战之后,在“春晓的梦想”中,三位龙骑士都能够超越自己,为维斯特洛带来新的希望。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冰与火之歌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