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这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澎湃新闻记者 萧雨

2016-08-20 16: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有一种建筑线条,
曾被视作叛逆,却在里约奥运会上被光辉致敬,
Ta的名字叫曲线。
细胞大厦多种建筑形态效果图  © fonyu studio
请注意看这组建筑,是不是和我们寻常看到的横平竖直的建筑不同?
请看Ta的线条,柔和、流动、蜿蜒,形似我们身处的大自然,山的脉络、水的涟漪,还有女性的身体……
如果你的记忆力不错,可能还会联想到,里约奥运开幕式上,超模吉赛尔·邦辰身后流动的光影线条,那是向“曲线之父”巴西建筑师奥斯卡·尼迈耶致敬,向曲线建筑致敬。
终其一生执着曲线设计的奥斯卡·尼迈耶已经故去,新一代新锐建筑师在建筑设计领域开创出一种新的设计方式,不用手绘,更可以让这种建筑线条接近大自然。
这组建筑就是用这种设计方式设计出的,Ta名唤细胞大厦,设计者是一位荷兰建筑师,名字叫Rein,嗯,这个名字有点陌生,他用的这种设计技术,对公众来说也有点陌生——参数化设计。
没关系,一切创新的,起初都是陌生的,可是也许有一天真的改变世界,梦想总是要有的。
这位建筑师设计为何与众不同?
Rein是谁?参数化设计是什么?这种设计方式有何特别?且听我们一一道来。

“我是Rein,不是Rain,我没有他那么帅,我是荷兰人,我是建筑师。”Rein自我介绍寥寥几语,他的履历也很简单。
Rein Werkhoven,荷兰fonyu studio丰于建筑设计工作室创始人、首席建筑师,中文名丰于瑞,曾任世界知名建筑设计事务所UNStudio高级建筑师、项目技术总监,2015年创立fonyu studio,主做参数化设计,在阿姆斯特丹和上海均有办公室。
众所周知,荷兰这个西北欧小国有个大写加粗的关键词就是——设计,北京央视大楼设计者是荷兰人,广州地标“小蛮腰”设计者是荷兰人,雾霾塔设计者是荷兰人,大黄鸭之父也是荷兰人……在这一票设计师朋友圈里,Rein是典型的潜水者。
Rein并不care名气,只care他的设计。
你以为建筑师是怎么做设计的?画图?NO!so old-fashioned。其实Rein的日常工作是这样的:编程,编程……再编程。
文章开头那座细胞大厦,就是他通过编程设计的,是的,这就是当下最前沿的建筑设计风格——参数化设计。
细胞大厦是怎么设计出来的?
这座参数化设计出的建筑效果图一公布,即被媒体、网友大呼“极具科幻感、未来感”, 细胞大厦是怎么设计出来的?设计师Rein为我们做了简单讲解,上图,请看这位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这是一个骨状的雕塑,由一个细胞发展而来。
一个人的生命由一个细胞孕育而成,一座大楼不也是一个生命么?
是的,这是细胞大厦设计的最初灵感。
一个细胞长成骨骼,再生长为一座高层建筑,一座有骨架、有皮肤、有温度的建筑。
这是典型的参数化设计作品,
先通过编程生成骨状雕塑,再通过输入随机数进一步生成多种不同的建筑形态。
随机数催生了设计理念自由衍变,最终形成我们看到的这些建筑。
骨状雕塑则最后化为建筑表皮,形成柔和流动的整体线条。
这是计算机艺术吗? 当然不是!
编程不是计算机自己完成的, 建筑师的设计理念决定编程的逻辑。
细胞大厦从雕塑到建筑的设计过程演示图  © fonyu studio
插播一段关于参数化设计的三个速问速答:
1.什么是参数化设计?
以人工智能(AI)为驱动,颠覆传统建筑设计观,设计师通过编程生成设计方案,所有与建筑相关的数据、属性都通过构建参数去关联、调整……概括为两个词就是数学+美学,概括为一个词就是建筑设计界AlphaGo(阿尔法狗)。
2.和传统设计区别在哪?
相比传统设计的横平竖直“方盒子”规则几何形体建筑,参数化设计的建筑外形多为曲线、弧线,更有趣、更自然。这种设计方式不仅仅带来异形的建筑外立面,Ta还可以通过大数据分析筛选处理,真正实现我们一直追求的智能建筑。
3.参数化设计有何特别?
“参数化设计的建筑形态接近大自然,就像一座沙丘被风吹过之后形成的纹理,或者在风和重力影响下,一滴水落到叶子上的形状。”解释这种设计方式有何特别,Rein用了这样一段很具画面感的语言。是的,他的设计初心都源于自然。
一个细胞、一滴水、一片叶子、一座山、一片云……这些大自然生命的形态,在他看来,都是设计灵感之所在,通过参数化设计,最终化为建筑的形态。
在Rein的设计里,你会看到不规则的曲线、流线表现出的未来感。
AI编程设计的建筑曲线有多美?
一滴水的线条你见过吗?如果不曾注意,不妨多看几眼Rein另一个参数化设计的建筑——一滴水展馆↓↓↓
一滴水展馆鸟瞰效果图  © fonyu studio
一颗巨型的水滴,落到草地上,
覆盖着一个方盒形钢结构,凝固成一座可以呼吸的建筑。
请注意看,一滴水建筑整体线条,
仿若水滴落下那一刻激起的波纹,随机,自然,不规则。
一滴水展馆效果图  © fonyu studio
穿过一条时光隧道,一个新的世界就在眼前。这道“时光隧道之门”是Rein本人非常心仪的设计,外形看似简单,但可以通过光线形成魔幻的光影效果↓↓↓
时光隧道之门,各个角度光线形成时空穿越之感。
时光隧道光源在哪?
请注意看,这不是一块简单的金属,
隧道内外都有细密的排孔,光线互相作用、熠熠生辉。
时光隧道之门效果图  © fonyu studio
老建筑改造也可以用到参数化设计,这个百年老宅的庭院玻璃房,同样出自Rein之手↓↓↓
谁说玻璃就是坚硬的、直角的,
在参数化设计的魔力下,它也可以是柔和的、流线的。
前卫的建筑符号和古老的砖瓦,在这座中式庭院里,产生新的化学反应。
庭院玻璃房效果图  © fonyu studio
久居钢筋水泥丛林的你,可曾幻想在自然中办公?每个楼层都是绿树环绕,在每个楼层都被大自然拥抱。那么,Rein设计的这个梯田办公楼建筑群可能满足你的这些想像↓↓↓
梯田办公楼效果图  © fonyu studio
梯田办公楼,取形于中国梯田的地貌。
建筑之间的错落,宛如群山蜿蜒的脉络。
楼与楼之间,通过廊桥互联,
实现人和人,人和空间,人和自然的连接、沟通和互动。
Rein跨界室内空间设计,也是流畅、极简,透着一股超前的科技感。最近他受深圳大疆无人机公司邀请,为大疆深圳旗舰店三四楼室内空间做了设计竞赛方案,这套仅用10天做出的设计方案一PO出即惊艳众人↓↓↓
乍一步入这个空间,一股科技风扑面而来,
极致干净的流线,加上部分细节的曲线处理,柔化室内逼仄的空间和整体视觉。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每部分家具也都是Rein的原创设计,
在这里,他的标签是:极简、科技、人性化。
大疆深圳旗舰店三四楼室内空间  竞赛方案  © fonyu studio
这些魔性设计背后有什么故事?
看完这些魔性设计,我们有必要把镜头切换回建筑师Rein本人。
“Where are you from?” “我是当地人。”
旅居上海的Rein习惯于用不那么流利的中文,诙谐地让人忽略他是外国人的标签。
和绝大多数荷兰男人一样,Rein身材高大,穿着黑色的T恤,黑色是建筑师的标配色,一双浅蓝色的眼睛清澈明亮,微微一皱,笑意弥漫。
已经创立自己工作室的他,如今带着一支“联合国”设计军团穿梭于荷兰和中国两地,相较于安逸的阿姆斯特丹,他坦言喜欢生活在更有烟火气的上海,“在这里,我每天都可以看到不一样的地平线。”
时光倒流7年,那是2009年春日的一天,Rein和中国不期而遇,当日,荷兰阿姆斯特丹,Rein像往常一样走进他当时就职的UNStudio建筑设计事务所,一个新的机遇砸到他头上——你愿意去中国吗?
彼时,Rein作为职业建筑师已经在荷兰顺风顺水从事建筑设计10多年,参与设计了荷兰赞斯塔德市政厅(zaanstad city hall)、阿纳姆中心交通枢纽(Arnhem Central)等一票欧洲经典建筑,有着“欧洲最牛结构”之称的阿纳姆中心交通枢纽的屋顶,就是用“参数化”实现戏剧性起伏、动感的曲面。
Rein参与设计的荷兰阿纳姆中心交通枢纽,戏剧性流线型屋顶   © UNStudio
彼时,在遥远的中国,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参数化主义”风格的大型建筑、广州歌剧院正在建设中,这座建筑的设计者就是伊拉克裔英国已故建筑师、有“曲线女王”之称的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扎哈的参数化设计让中国人感受到流线型建筑的视觉震撼力。
为什么不把自己的设计带到中国那片火热的土地上去?
面对职业人生的新选择,Rein没有片刻犹豫,何况这次机会足够有吸引力——坐标中国杭州,来福士广场,总建筑面积近40万平方米的超大型商业综合体。
就这样,Rein的建筑地图从欧洲划到中国。这一次,设计团队发挥参数化设计实现逆天创意,将钱塘江潮涌的曲线化为建筑的外立面。
一晃7年过去了,7年的光阴化作一座流线型双子塔建筑耸立在钱塘江畔。而Rein的建筑师人生也已经拐向新的方向。
Rein参与设计的杭州来福士广场,建筑外立面形似钱塘江潮涌   © UNStudio
建筑设计AlphaGo到底神在哪里?
一个寻常周末,上海西岸,Rein坐在一间刻着fonyu studio logo的工作室里,他的电脑桌面满满的数据代码,如果不知道他是建筑师,会被误以为是一个码农。此刻,他正着手设计一个全球竞标的大项目。
fonyu studio是Rein创办的工作室,诞生于2015年冬季,fonyu来自Rein的中文名字,谐音风雨,无形中暗合了眼下萧条的建筑市场。公司创办之初确实历经风雨,但目前势头不错,聚集了一拨来自世界一线设计公司的高手,先定一个小目标——拿下眼前这个竞标。
Rein参数化设计的荷兰鹿特丹足球场  竞赛方案  © fonyu studio
Rein在鹿特丹足球场室内大胆运用大红色  竞赛方案  © fonyu studio
“I like to do crazy things.”创意、编程、建模,对于有着强大数学头脑的Rein来说,堪比一个疯狂的游戏。他身上刻着西北欧男人的典型特征,低调、内敛、坚韧,内心却像长不大的孩子,在他的世界里纵情玩着他的参数化设计。
由AI(人工智能)驱动的参数化设计,传说中的设计界“九阴真经”、建筑圈AlphaGo,究竟神在哪里?
比如,画一条线,Rein打比方说——
传统设计,从A画到B,这个线条是设计师主观意念画出的;
参数设计,你告诉电脑(在前期编程的基础上),A和B的位置,电脑根据两点之间的逻辑关系生成不同的线条,这些线条的形状是你想像不到的;
你也可以告诉电脑,A的位置,B和A之间的大概距离,让电脑自动生成更多颠覆你想像力的线条。(请脑补画面感)
换言之,设计建筑也是如此。
这里起到关键作用的是随机数。“何谓随机数?随机即不规则。”
“你看这些叶子,”Rein指着办公室一盆绿植作了一个比拟,“没有一片叶子是相同的,这就是不规则,这就是大自然。”
“大自然控制着世间万物随机规律性生长,建筑也是如此。”
“那么,完成设计的其实是大自然,对嘛?”
“可以这么说,但是写这个程序的是建筑师,就是我。”Rein指了指自己,会心一笑。
确实,参数化设计只是技术,建筑师的设计思维,才是一座伟大建筑的真正源泉。
Rein参数化设计的瞭望塔  © fonyu studio
为什么他们都迷上设计“曲线”?
和Rein的谈话就在那个洒满阳光的夏日午后,黄浦江畔,fonyu studio露台之上。
这一天,空气格外清澈,云彩肆意地画出一道道曲线飘荡在天空,不断变幻。“这也是参数化设计”,Rein指着天际作了一个比拟,“大自然就是设计师,他在编程呢。”
“直线是人为的,曲线才是自然的。”这是西班牙建筑师安东尼奥·高迪(Antonio Gaudi)的经典语录。
“吸引我的是大自然和人体的曲线。我从可爱祖国蜿蜒的群山和江河、天际浮动的云彩、少女优美的体态里找到了曲线的美丽所在。” 这是巴西建筑师奥斯卡·尼迈耶(Oscar Niemeyer)的著作《曲线时代》的一句话。
是的,里约奥运会开幕式上,超模吉赛尔·邦辰身后变幻的光影线条就是向这位已故建筑师表达敬意。
而在新一代新锐建筑师Rein看来,参数化设计,就是实现“手绘”难以实现的建筑形态,让建筑的形体更接近大自然,真正回归自然。
源于自然,归于自然,这就是参数化设计的魔性所在。
Rein参数化设计的雕塑  © fonyu studio
略兴奋地聊完建筑和设计,Rein沉默地微笑着,把视线投向黄浦江对岸。
烈日之下,他的反光墨镜投射出天边一道道云彩的曲线,江对岸三座上海超高层地标建筑,以及不断被刷新的城市地平线……
沉默,良久,他缓缓地说,“我也有一个梦,一个中国梦。”

“最好的想法可能来自最安静的声音,设计师应该活在未来。”
苹果首席设计官乔纳森·保罗·埃维致敬乔布斯时曾这么说。
Rein可能就是这样一位来自未来的设计师,我们在他的设计里看到了未来……
这就是Rein的Style,注定要在这个世界写下他的存在。
(本文fonyu studio设计图片来自www.fonyustudio.com,版权归丰于建筑设计咨询(上海)有限公司所有,荷兰阿纳姆中心交通枢纽和杭州来福士图片拍摄者是Jin Xing、Seth Powers、Hufton+Crow)
责任编辑:韩少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建筑设计,参数化设计,丰于,荷兰,fonyu studio,Rein

相关推荐

评论(24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