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上书店》作者加·泽文:写这本书是为了把读者拉回书店

澎湃新闻记者 莫琪

2016-08-25 16: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加·泽文
如果你有看书的爱好,在过去一年里你一定与这本长驻畅销榜的《岛上书店》不期而遇过,甚至出于对“全球现象级畅销书”宣传名头的好奇买回家一本,你在哪里买的,书店还是网店?
2014年,毕业于哈佛英美文学系的39岁美国作家加·泽文出了她的第八本书《A.J.传奇的一生》(The storied life of A.J.Fikry),之前的七本并非每本都好卖,她离一个畅销作家还很远。尤其这新故事不够“惊心动魄”,写的只是一个书店经营者的生活。传统出版物市场式微是个全球现象,她不确定自己能否用一本书唤醒人们对纸质书的情感。
但作者的不确定不代表经营者没信心,有两个人对于这本书的畅销——至少在中国的畅销功不可没。一个是加·泽文的经纪人道格拉斯·斯图尔特,他也是《巴别塔之犬》的作者卡罗琳·帕克斯特的经纪人。另一个是代理过《追风筝的人》《盐之书》(中文版)的著名台湾版权代理人谭光磊,他在2014年的法兰克福书展上向多家中国出版单位推荐了《A.J.传奇的一生》,但因为加·泽文的作品从未引进过中国,所以大多数出版商却步了。
读客与江苏文艺买下这本书后交由有《麦田里的守望者》(译林07版)《一九八四》(三联09版)等众多译作的业余译者孙仲旭,不幸的是他在完成初稿后不久,就因抑郁症自杀离世,这本书猝然成为孙仲旭的遗作。某种程度上,翻译界、读者对于孙仲旭的追念也关照到了他的作品上。在2014年蝉联纽约时报图书畅销榜4个月后,2015年,《A.J.传奇的一生》被命名为《岛上书店》出了中文简体版,上架一个月就拿下了各大销售榜首席。由此我们看到又一本“现象级”畅销书诞生了。
上海书展期间加·泽文来沪为其全球宣传活动收尾,在将近40度的天气里到书展签售。这个有一半韩国血统的美国大妞长了张非常甜美的脸,棕绿色的大眼睛配头蓬松的卷发,走起路来大摇大摆,时时发出洪亮的笑声。澎湃新闻对她进行了专访。
【对话】
虚构的故事里存在真实

澎湃新闻:在来上海之前你对中国的了解源自什么?
加·泽文:其实我很小的时候就被父母带去唐人街玩,可以在那里看到很多中国电影,印象深的有巩俐主演的《大红灯笼高高挂》。中国电影我很喜欢,但因为美国能看到的中国作家小说不多,所以对中国作家不太了解。看过用英语写作的哈金的作品,此外最近正预备看刘慈欣的《三体》。
澎湃新闻:小说《岛上书店》讲的是鳏居的书店店主收养了小女孩玛雅的故事,相当多的篇幅留给了玛雅从小在书店里看书成长的场景,这是不是也反映了你的成长经历?
加·泽文:是的,我的父母都是IBM员工,但他们都相当热爱阅读,我母亲是韩国人,她最初就是通过阅读小说学英语的。我的父亲,从我14个月大他就会指给我看广告里的一些单词让我认。慢慢的,家里人发现我似乎会认字了,家里人特地做了实验,把字跟图片分开让我认,以确认我看懂的是文字,结果让他们很惊讶。两岁的时候我就得到了一张图书馆借阅证,从此后每周末去图书馆成为了我家的传统,如今看来那张图书馆借阅证就像是我成为作家的一个通行证。
澎湃新闻:你的父母给你列过书单规定你的阅读么?
加·泽文:并没有,他们反而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开始读我以前读的那些书!我的父母从不干涉我读什么,但他们会送我很多书,暑假的时候我母亲经常会在中午回家吃饭时给我带一本书回来,书应该算是我收到最多的礼物了,至今我仍保留着12岁时朋友送我的《简·爱》还有几本儿童诗选。
事实上我看的书非常多、杂,以至于我的老师发现我在看亨利·米勒时向家长反映:“天哪,你家孩子在看这种书!”我的父母无所谓,让我看。因此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了解了非常多成人世界的情绪和关系,书也给我打开了一扇成长的门。
澎湃新闻:书中的主人公A.J.是一个书店老板,他的两种感情并行,一种是他对养女玛雅的亲情,一种是他对出版社销售代表阿米莉亚的爱情,其中有你从亲身经历中获得的真实理解么?
加·泽文:虽然这本书中没有真实原型,但事实上确实会有些人物特质来自于我的生活,比方说A.J.他看很多书、有些苛刻,但同时是个非常好的父亲,乐于陪伴孩子,这些都是我父亲的特质。而爱情方面,我的与A.J.无关,我与我的丈夫认识21年了,我们从最初的激情,经历过争吵到和解,我认为爱就是要接受对方的变化,这些我写在了《玛格丽特小镇》里。
澎湃新闻:你反复强调了书中没有原型,也没有那个艾丽斯岛,但这样的命名似乎有寓意?能不能说说书中虚构里的真实?
加·泽文:是的,我从不将生活完整地呈现在小说里,只会用细节或者说反话,比如书中那个年轻成名的作家比尔,他其实有点我的影子,但我是讽刺着来写他的。此外艾丽斯小岛的名字来自《爱丽丝梦游仙境》,现实灵感是马萨葡萄园岛,A.J.自从在岛上开了唯一一家书店后从幸福的生活到失去爱人的痛苦、顽固,再到收养玛雅与阿米莉亚在一起,这些曲折的过程就像是爱丽丝跌入兔子洞里一样。经常有读者问我为什么最后把A.J.写死了?这是因为我的祖母也是得那样的病去世的。此外,还有些场景方面的设计,外人想要上岛非常困难,这就像A.J.的内心,这就是为什么我在书里写“没有人是一座孤岛”的原因。
澎湃新闻:你曾说过写《岛上书店》用了几年时间,但最后我们看到的故事就情结上来看是温和平顺的,你在写的时候想传递给读者的是什么?
加·泽文:写这本书的初衷是想把全世界那些关掉的书店所失去的读者拉回来。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书店是最早允许我一个人去的地方,起初我以为书店只是关于书,后来我才发现书店是关于人的——怎么吸引人进来。
书外:美国也有IP热
澎湃新闻:《岛上书店》在中国卖了200万册,这是个非常好的成绩,你感觉怎么样?会不会因为这本太火下本有压力?
加·泽文:不会,我不太关注销售所以不会有压力,我的生活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我只想专注于写东西,这才是一个作家的本分,我很高兴读者能喜欢我的故事,并且很乐意通过一些活动能让他们更高兴。
澎湃新闻:中国现在有IP热,你的书那么畅销有没有考虑过影视化?
加·泽文:美国也是这样!许多作家非常热衷于把自己的小说拍成电影,挺好的一件事,关键是拍出来人们要喜欢。此外,《岛上书店》的确正要拍中文电影。
澎湃新闻:在全球范围内实体书店的营业状况都在下滑,其中有电子出版的冲击,读者消费需求的转变,运营模式的陈旧等等因素,你觉得在这个快速消费的时代,呼唤人们回归传统的纸本阅读还有意义么?
加·泽文:当然。我想说纸并不必要,我不反对电子阅读,我自己有时也会使用电子阅读器,事实上在有些方面它确实做得要比纸书好。而且人们阅读电子书,总比不读书好,其实对于作家来说是一样的。但读电子书的时候,人是很孤立的。以前我坐地铁的时候会看书,也喜欢偷窥车厢里别人在看什么书,某种程度上这也是种书单的交换。但现在,我看到大家都拿着手机或者kindle在那里刷,我再也不知道他们在看什么了,他们也不知道别人在看什么,这太可惜了。
澎湃新闻:中国有很多网络作家非常畅销,美国也有些写作者通过网络出版,这似乎成为一种新的潮流,你会参与吗?
加·泽文:我知道有些作者是这样的,但我个人不会选择成为一个网络作家,话说回来,纸质出版、书本阅读主要是我个人的一个情结。
澎湃新闻:能为中国读者推荐下你眼中的好书么?
加·泽文:约翰·欧文的作品。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