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联播|开学季,打脸校长哪家强?

澎澎和湃湃

2016-08-23 21: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盼望着,盼望着,快开学了,老师的脚步近了。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黑板朗润起来了,作业涨起来了,校长的脸红润起来了。
俗话说得好,“再不疯狂我们就要开学了,再不写作业我们就完了”。但有的学校会告诉你,开学才是疯狂的开始,写没写作业你都药丸。
近日,有家长称自己孩子被广西工商学校录取了,但报到的时候却被告知招收名额已满,不能再注册。学校回应,因为发了2000多份通知书,来了1000多人,但床位只有900个,没地方住了。
当地教育部门表示,中等职业学校超发录取通知书是一种常态,将会调剂无法入学的学生去其他学校。
尽管网上吐槽一片,但浸淫商界多年的澎澎一眼就看出来,这个职业学校是搞互联网的——把饥饿营销和招生相结合,充分体现了“我就是这么拽”、“坑你没商量”、“你咬我啊”等民办学校精神。只不过,他们缺少一个千万级别的文案写手,导致“误会”。
鉴于此,澎澎为该校拟了几条招生广告,帮助大家理解超发录取通知书是怎么回事。
“瞧一瞧,看一看!新鲜的宿舍床位,买床位就可注册中专名额,童叟无欺!”
“重大消息,重大消息!招生名额限量只有900个,先到先得,不可错过!”
但坊间一直流传着这么一个说法,三流的学校靠文案,二流的学校会补救。至于“一流”,我们一会再说。
那么,怎么个补救法?
学生招多了,难道就让他们就这么回去?你见过有谁把自己口袋里的钱往外面扔的吗?老一辈的就说了,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让他们来!
近日,有自称铜仁第十五中学的学生在网上发帖称,铜仁市第十五中学因招生过多,将一男生宿舍楼内每层的一间公共厕所改成宿舍让学生居住。
写到这,澎澎和湃湃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事后,学校表示该校采用封闭式管理,因此学生必须住校。但教育局在定招生名额的时候“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招收的学生数量超过了宿舍楼的承载量。
学校也发了通知,说明改造宿舍只是临时的,并告诉学生,“学生是来学习的,不是来享受的,应该克服困难。”
“不是来享受的,应该克服困难”。这话说得多么掷地有声!
在此,澎澎呼吁,该校校领导应该发扬能吃苦、能战斗的精神,秉持着从我做起、引领师生的信念,带头把宽敞的办公室留给学生,自己搬到厕所里,舍己为人,粪勇向前!
但要问最近哪家学校的校长被打起脸来最响亮,非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莫属。
该院院长陈某,以及人事处处长江某告诉全中国:谁得病我就开除谁。据中青报报道,江某曾表示:不要给我哭,我见这样的事情挺多的。
连日来该校开除患癌女教师事件引发关注。迫于舆论压力,22日该校决定恢复与其劳务关系,补发工资,并在当晚发出公开道歉信,承认“学院草率做出了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实属不妥。”23日,陈院长上门道歉,多次强调,自己对此事并不知情。
只可惜,刘老师人已经不在了。
我国志怪小说《聊斋》中,有一个叫《禄数》的故事。
说有一个贪官,平日里没少做坏事。妻子常用因果禄数劝戒他,不听。后来来了个方士,能知人命数,官去见他。
方士见他说:“你不积阴德,禄数不多了。再吃二十石米,就该死了。”官也不怂,回家跟妻子说,“我省着点吃,一年吃两石面,这么一算我还能活二十年呢,好开熏。”
第二年,那贪官忽然得了糖尿病,饭量大增。吃完一会儿就饿,一天十几顿都不够。
又过俩月,人没了。
澎澎问湃湃,你相信因果报应吗?
湃湃说,我不迷信,但我相信科学,相信马克思的唯物论。
那么,马克思还曾说过: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
刘老师生前将学院告到法院,两级法院都判学院败诉,要求恢复与刘老师的劳动关系,但学院拒不履行。
所以——于情,在职工危难之际非但没有伸出援手,反将其推向绝望;于法,违反法规,漠视法律。如此学校,让师者尊严何在?让学子作何感想?
盼望着,盼望着,刘老师的合同恢复了,正义的脚步近了。
可刘老师永远睡了过去,再也张不开眼。刘老师的黑板朗润不起来了,作业涨不起来了,但是,陈校长们的脸,又红又肿。
责任编辑:周子静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澎湃联播

相关推荐

评论(16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