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实验室|科林·安格尔:照料独居老人是iRobot目标

澎湃新闻记者 张茹

2016-08-30 19: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科林·安格尔
科林·安格尔是美国iRobot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这家军事机器人和家用机器人领域的领袖企业是他在麻省理工学院(MIT)时与老师罗德尼•布鲁克斯(Rodney Brooks)和同学海伦•格雷纳(Helen Greiner)联合创立的。
在机器人行业深耕了二十多年的科林说,MIT的创新创业机制对其职业生涯有重要的影响,推动了多家公司的创办,也促成了iRobot从MIT的实验室走向市场。去年底,在纪录片《中国实验室》拍摄期间,科林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专访。
关于iRobot的长期目标,科林说,老龄化是亟需解决的问题,照料独居老人的机器人将是iRobot未来的研发方向之一。
MIT塑造了我职业生涯的核心
澎湃新闻:你在MIT的学习经历,在你的职业生涯中起了怎样的作用?
科林·安格尔:我认为MIT在很多方面塑造了我职业生涯的核心。首先,企业家精神往往会激发创业。如果一个学生对创立一家公司的可能性都没有概念,那就很难想象他们自己也可以创办公司。
在MIT的四年本科学习期间,我参加了一个兄弟会,那个兄弟会大概有60人。我们创立了价值五十亿美元的公司。这不是说我们都是天才,神奇地聚到了一起;而更多是因为,我们都持有“假如别人可以做到,为什么我不能?”的想法。另外,我们还获得了一些支持。比如在风险项目方面,有包括Harmonix公司的支持,该公司开发出了《摇滚乐队》(Rock Band)、《吉他英雄》(Guitar Hero)这样的音乐游戏产品。很多像这样很出名的公司纷纷涌现,因为我们身边有很多对创业感兴趣的人士。
MIT不仅提供了技术教育,还为我们创造了与教授紧密合作的机会。举例来说,我在iRobot的联合创始人罗德尼•布鲁克斯曾是我的老师,实际上我没有参与他之前创立的公司。随着我们当时发明机器人的技术变得越来越有趣,他说:“啊,我想另外创办一家公司。”我说:“好啊,我想来做管理。”我们整合了彼此的研究和想法,那是iRobot公司的源头。这种资深导师与正在考虑职业生涯下一步的毕业生之间的伙伴关系,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MIT为创业提供了很多资源。MIT非常热心地提供一些对我们这样的小型初创公司来讲在别处很难获得的帮助。所以MIT从人、教育、导师到资源,那里的一切推动了多家公司的创办。
澎湃新闻:在MIT,有许多从实验室到市场成功案例,秘诀是什么?这种模式容易复制么?
科林·安格尔:我认为秘诀是众所周知的,但这很难做到。你必须有意愿去投资一个需要很长时间才会获利的想法。因此,MIT做对而很多其他大学做错的事情之一是,运营知识产权。MIT向有抱负的企业家进行技术许可时非常非常慷慨。它们不会对你说:“你是在MIT想出这个点子的,所以我们必须获得一大笔专利使用费。”相反,它们的策略是告诉你:“知识产权归你,但是请记住,我们为你做了一点好事。”
最后,一百家创业公司里只有一家会成功。所以,向另外99家一事无成的公司收取一点点费用并不会给大学带来经济收益。尽你的全力帮助创业者,让他们获得成功,然后那些创业者将回过头向大学捐钱以示感谢。(大学的行动)理当基于自主权,而不是法律上的要求。获得回报需要很长时间,而一旦有回报,对大学来讲将获益无穷。要践行这一信条,需要具备长远的视角。
另外,吸引拥有成功初创公司的教员作为导师,是MIT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他们不是你在报纸上刊登一个广告就能雇来二十个的那种人。但如果你能把他们聚集在一起,企业家精神就会激发创业。这种课程、知识和技巧,在课堂上是很难讲授的,需要和做过这件事的人在一起共事才能学到。这是一种资源。所以如果你想在其他地方造一所MIT,你必须想办法汇集那样一些人:他们拥有一流教育背景,以及去做大学力所能及的事情以支持学生的意愿。MIT没有魔法,在那里发生的一切也不是巧合。
机器人产品的方便使用是很重要的
澎湃新闻:你们有非常尖端的技术,也有很酷的机器人,如军事机器人,但卖得最好的是扫地机器人。尖端科技与商业成功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
科林·安格尔:尖端技术并不只是应用于我们最昂贵的机器人。在我们现在所有的产品中,技术最复杂的应该是Roomba 900系列的扫地机器人。这款产品采用了视觉同步定位和地图技术。所以,技术和价格点之间没有直接联系,特别是涉及软件的时候。传感器的成本在下降,计算机的成本在下降,所以技术可以随处找到。如果你看一下Roomba,你会发现它继承了我们公司成立以来在不同领域的技术。
例如,Roomba上最初应用的导航技术源自我们为搜寻地雷而研发的技术。也就是说,最开始我们是为了国防业务开发了这项技术。这项技术转换到Roomba上,成本就降低了。Roomba的清洁技术源自我们花费数万美元设计的用于清扫商场的机器人。
所以,我们在一个可以投入很多资金的领域首先开发新技术,然后优化成本,应用于Roomba。因此我们是从各方面借鉴技术,用于开发我们的产品,并让它们的性能达到所需要的级别。
澎湃新闻:你曾说过机器人技术的大跃进将来自于降低结构复杂度的发明,能举个例子吗?
科林·安格尔:我的意思是,为让iRobot技术能够真正影响世界,它必须方便使用。所以在设计Roomba时,我们做的最漂亮的事情之一是在中间设计了一个写着“清洁”口令的按钮。如果你按下这个按钮,它就能启动这个机器人的所有技术,让它做正确的事情。所以我们的界面不是键盘或电脑屏幕,我们的界面非常简单。
清洁地板的机器人。
你买Roomba是因为你想清洁地板。它必须具备随时待命清理地板所要求的全部技术。因此你所要知道的就是如何让它清洁地板。按下写着“清洁”口令的按钮,或者设定它在每天下午两点进行清洁,这是所有机器人真正必须知道的事情,所有其他技术只是控制它去做正确的事情。因此,我们的用户界面极为简单。
一旦你把机器人弄得更复杂,人们就会更犹豫,要不要相信并且使用它。因此,方便使用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设计的机器人越是智能,我们就能基于同样简单的界面去完成越是复杂的事情。
找不到答案可以解释制造人形机器人的正当性
澎湃新闻:你们会制造多功能的产品吗?
科林·安格尔:只要界面极为简洁,我们可以设计出多功能的产品。人们习惯于彼此交谈,并且他们是在一个高水平的语境中交谈。比如说,假如我想要别人给我倒一杯茶,我不会说:“你愿意转动你的臀部,站起来,以一定的模式旋转你的胳膊,然后用两只脚的步态走到厨房,打开门,寻找一下吗……?”我们不会这样说话。我们大概会说:“你可以给我倒一杯茶吗?”因为我们认为与我们说话的那个人知道如何去做。
所以,机器人技术的挑战在于,我们如何让机器人变得足够聪明,让它不只是理解“你可以给我倒一杯茶吗?”这样的话,还能理解为完成任务而被要求做的其他一切事情。因此,能绘制你们家地图的新一代Roomba是迈向机器人世界的一个巨大飞跃。因为这是第一次,机器人开始理解它们所生活的房间的结构,比如什么房间在哪里。在那个基础上,我们可以进一步:在(机器人的)视觉系统中确立“冰箱在哪里”。这样,机器人就知道它怎样找到奶油……或者它需要的任何东西。并且机器人开始有了背景,能够去执行更高水平的功能,而不用问“现在我要向哪移动我的胳膊”、“冰箱在哪里”、“手柄在哪里”以及“如何抓住它”之类问题。所有这些事情,机器人都应该知道。
澎湃新闻:你对人形机器人有什么看法?
科林·安格尔:假如有一个人形机器人,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它是一个人形机器人?它正在做着的什么事情要求它成为一个人形机器人?有一个很好的答案是:因为它是一个娱乐型机器人,在迪士尼乐园工作,它将站在那里扮演一个加勒比海盗或者是其他人物角色。除此以外,我想不到什么答案可以解释我们花费额外的金钱去制造带有胳膊和腿的机器人的正当性。
如果你问机器人的设计人员:“为什么?”答案可能是:“我想让它们酷一点。”但是我不同意。让带有胳膊和腿的机器人攀爬楼梯的成本是巨大的。我们设计了装有履带的机器人,它爬楼梯比人的速度还快,但仅仅用两三个马达而不是二十个。说到结实耐用而且可投掷的110 FirstLook机器人(这是iRobot公司设计的一款供美国军方使用的轻型机器人,它可感知周边环境,执行封闭环境下的侦查任务——编注),假如你爬到顶楼,把它捡起来扔下楼梯,它会安然无恙。假如它翻倒了,它会将自己翻转过来,然后继续爬楼梯。
为了让机器人这个产业在社会中变得更加重要,我们反而有必要提出这样的问题:人们期待机器人完成什么任务?完成任务的最简单、最耐用、最划算的方法是什么?
机器人技术依旧处在早期阶段
澎湃新闻:传统的工业机器人制造巨头有很强的技术,但它们似乎没有学会制造服务机器人,没有推出什么有影响的服务机器人,反倒是一些新兴企业获得很大成功。那么,什么样的企业会在未来的机器人竞争中获胜?
科林·安格尔:机器人技术产业现在处于一个早期阶段,机器人并不是一个新的想法。但如果让你想想哪些机器人或者哪些机器人技术公司非常成功,数量屈指可数。扫地机器人是成功的,汽车制造业的机器人是成功的,还有工业机器人……这是机器人行业的现状。当然,我们制造出很多工业机器,它们都被称赞为是机器人。但是我重申,机器人技术依旧处在早期阶段。当我们畅想未来时,我们会有机器人在家里做清洁、擦洗地板、洗碗、叠衣服、修剪草坪。当我们老了,有各种各样的机器人照顾我们。机器人有太多可以应用的领域,我们只是处在开始阶段。
所以我们需要一些公司,它们要有创新精神,能够透彻地理解这些问题,从而能够设计出能解决那些问题的机器人。但那比较困难,因为小的公司虽然非常善于创新,在技术方面有专长,也非常愿意采取不同的战略,但通常无法理解它们真正需要解决的挑战。一个生产拖把的百年公司非常了解用拖把拖地这件事,但对机器人了解极少。一个生产机器人的公司不了解顾客,生产不出对顾客来说实用的东西。因此小公司有优势也有挑战。机器人设计非常困难而且需要花很多钱,并且在实际操作中,必须投资很多年才能等到回报。
再者,大公司很难进行长期投资。因为如果你运营一家更大的公司,你每天都得面对一个挑战:你愿意为一个在未知的将来才能得到回报的想法花几百万美元,还是愿意投资同样一笔钱在一个确定会带来诱人回报的项目上?大公司面临巨大的挑战,它们可以做一流的研究,但是如果那个产品要花费三年、四年或者五年时间去开发,它们就很少能进行研究,并将研究转化成产品。
所以机器人技术产业的诸多挑战之一是,小公司和大公司都不太能轻而易举地发明出下一代伟大的机器人。
以iRobot这样的小公司为例,我们在第12年的时候发明了Roomba,那时我们还是一个小型公司,我们曾与像Johnson Wax(即S. C. Johnson & Son,成立于1886年的知名跨国企业,其在中国的合资公司为上海庄臣有限公司——编注)这样的大公司合作,学习清洁的相关知识;我们曾与一个玩具公司合作,学习如何降低制造成本;我们获得过一个国防合同,学到了有关探雷的知识。并且,我们现在依旧足够小、足够具有创造力,可以做一些具有颠覆性的事情。
澎湃新闻:你是否担心过山寨产品?
科林·安格尔:我想山寨产品几乎是立即就会出现的,所以,在首度推出Roomba的18个月内,我们开始在市场上看到山寨产品。制造一个机器人是极其困难的事情,所以即便你买一个Roomba,然后用激光扫描仪把每一个部分都精准地复制出来,然后试着制造它,你也会遇到问题。因为,这里那里几毫米的误差,都会极大而且是负面地影响到性能。当然,因为我们是基于一个成熟行业非常有效的制造工艺,如果你想山寨Roomba,通常你是想让它价格更低,但是在更低价格的情况下,要有同样的质量是困难的。
因为Roomba的设计是有成本意识的,所以我们发现山寨产品进入市场,然后它们的退货率高达80%到90%,因为它们的性能不是很好,所以它们被市场淘汰。现在又有了新一代的山寨产品,但是我们的理念是,积极淘汰我们自己的产品,推出一代又一代产品,快速提升它们的性能,那样我们就可以超越那些试图复制我们的产品。
中国有些创新案例是很重要的
澎湃新闻:如何理解创新?
科林·安格尔:创新就是想出解决问题的新办法,并不只是想法。我更倾向于把更多的成果归结为一个词:创新。所以,假如有什么东西是有创新意义的,它就是一种具有实践意义的新方法,并能真正解决问题。一家具有创新精神的公司,可以成就从实验室到产品的过渡,并革新产品,或创造相对于现有产品和服务的真正优势,这种优势能真正满足某种特定任务和新任务的需要。通过产品交付体现的整套思路,是一家具有创新精神的公司的品质证明。
我的一位导师将创新公司定义为:这家公司可以在市场上索取溢价,因为它提供的解决方案是更好的。
任何人都可以自称具有创新精神,我可以是一个只有两个人的初创公司,然后说:我有伟大的想法。但要可持续地创新,你必须从产品中看到收益。
我认为,苹果是非常具有创新精神的公司:它们在全球手持设备市场的占有率为15%,利润却占到85%。这就是一家创新型公司,因为它们的产品能让顾客乐意花钱购买。这就给了它们在新技术方面进行再发明和投资的资源。我期待iRobot成为这样的创新型公司:既在推出新产品上获得成功,又在商业角度上获得足够成功。这样我们就能从销售机器人中获利,然后继续重新投资到研发下一代Roomba、下一代拖地机器人中,当然了,也包括继续投资于将来我们会喜欢制造的所有其他上百种机器人。
澎湃新闻:你认为中国的创新能力如何?
科林·安格尔:我认为中国有些创新案例是很重要的。大疆创新(DJI)做的无人机对无人机产业来说是一次革新。假如你有一家创新公司想做飞行摄像平台,但你知道顾客很难掌握使用这种产品技术。所以假如你想取得成功,你就必须在这种无人机上添加其他技术,比如添加全球定位系统等等。这样,顾客就可以真正控制这个装置飞到他想飞的地方,并且让机器人飞到那里。因为大疆创新的产品运行得很好,并且是完全可以买得起的,所以它开辟出了这个新的产业。
我认为,中国擅长渐进式改进,这可以造就一些非常成功的公司,它们能领会并把产品做到更好。中国有一种整体的文化在:如何从不同的产品中借鉴,然后做出进一步改良的东西。因此,中国在这一点上一直做得很好,获得了长久的声誉。
帮助独居老人独立生活是iRobot的长期目标之一
澎湃新闻:iRobot 的长期目标是什么?
科林·安格尔:iRobot的长期目标之一是帮助独居老人独立生活。你知道,想要独立生活,有很多事情你必须解决。你需要一个整洁的家,需要得到照料,需要应付社交隔离所带来的挑战——独居,以及定期地服用药物。你要做一连串的事情,那些事也是我想我们正在做的事,我们现在拥有的技术,只是系统性地追求实现这些任务。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不断克服技术问题,例如提高对于家庭事务的理解认知。如果我不知道我在哪儿,厨房在哪儿,那么“你能给我一杯茶吗?”这个问题的意义何在呢?所以绘制地图变得极其重要。并且,我们必须持续性地提高我们的技术竞争力来实现长期目标。
在家庭里有一些我们必须与之互动的物品并不是机器人。因此怎样适应网络时代是长期目标的很重要一部分,例如联结电灯泡、恒温器和其他家用系统如电视和娱乐系统。这些将成为实现长期目标的重要节点。
因此,对于机器人行业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阶段,因为现在我们开始更多地关注家庭,然后采取行动。但是,从长期来看,我认为它始终是关于人,关于随着人们慢慢变老,如何满足人们的需求,因为我们的社会正在老龄化。作为一个企业,如果我希望在这个新崛起的行业里成为领路者,解决这些问题将会非常关键。
(陶禹静/译 听桥、张茹/校)
责任编辑:田春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国实验室,科林•安格尔

继续阅读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