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历史教与学︱英国的多元化教育让我反思偏见

周心阳

2016-10-04 11: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英国的国际学校求学
我就读的学校(相当于国内的高中)是在英国威尔士的世界联合书院大西洋学院(United World College of the Atlantic),联合书院由德国教育家Kurt Hahn创建于1962年。每所分校每一年会接纳一群来自90多个国家的学生,学生群体也来自不同的社会阶层、宗教背景、文化背景等,联合书院提倡在多元文化中培养同学对于异见的包容性,消除国家、地区之间的偏见与冲突,从而促进人类和平。在这样的多元环境下,学习历史便变成了一件令人激动的事情。坐在历史课堂里环顾周围,每个人的国家、文化背景都有所不同,导致每个人对于某件历史事件的理解、认识都有所差异。而正是这种差异使得课堂更有活力,在表述自己的观点的同时,学生也可以学习到另一个视角,从而反思自己历史价值观的局限性。
师生合影。中间被抬起的是历史系主任老师Kate Vincze。
大西洋学院历史系主任老师Kate Vincze告诉我,联合书院的经验也使她拓展了自己的历史眼界。从小在匈牙利长大的她一直以来都接受匈牙利国家的教育,直到她任教联合书院,才了解到许多从未在匈牙利历史书中出现的有关自己国家的历史。正是这样的差异性和多元性使得学生意识到了自己的局限性,而只有这样的局限性认知才能促使学生不断地去交流、去理解、去解决纠纷。
在教授历史知识的同时,学校会提供有关历史的活动平台,例如组织课内的辩论。在学习《凡尔赛条约》的时候,同学都提出了对其公正公允程度的质疑,因此几名同学组织了一场历史模拟活动,重新举行巴黎卢浮宫内的“和平会议”。每个同学作为一个国家代表出席,根据不同国家的国情、需求提出自己对于修改《凡尔赛条约》的意见并试图达成共识。这样的活动类似于“模拟联合国”,首先要求学生对其代表国家有着充分的了解,又一层地巩固了其历史知识。更重要的是,通过模拟,学生了解到了一项条约、政策制定的困难程度:由于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国家利益考量,满足每一个需求是政治中或许无法达到的。这样的经验寄予学生反思的机会,去思考政治决定的艰难、去反思历史的不确定性、去理解达到世界和平所付出的努力。在大西洋学院,历史的学习似乎超越了历史本身,而更像是唐太宗的“以史为镜”的理念,同学通过学习历史去反思当今的社会问题、国际事件,从而反思自己在社会中的角色以及未来所背负的责任。
跳出学术范围,学校也提供给了学生一个了解其他文化历史的平台。例如大西洋学院时常邀请不同的外界人士做演讲,其中不乏历史相关的话题。例如在2015年大西洋学院邀请了一名犹太大屠杀的幸存者至学校讲述她的经历,在她的讲述中,学生跳出了书本文字的限制而体会到了来自真实的体验。这种面对面的冲击留给了同学更深刻的印象,从而加深对其历史的认识与感受。再例如大西洋学院的“国际周”,学生自己会自发地围绕某地区开展一系列的讨论会与活动,从而了解不同的历史。在非洲国际周时,来自卢旺达的学生便分享了自己家人所经历的卢旺达大屠杀事件,从一个几近第一叙述者的角度为学生讲述当地的历史。这样的自主活动使学生的历史认知深入不同的国家、时间、地点,意识到历史不仅仅是“世界战争”,更是不同地区的文化和身份(identity)。另一方面,这也培养了同学自主学习的兴趣,这样的教育将历史变成了一场终身的教育。
英国女王来访
我个人也在校内发起了一项与历史相关的项目:明镜LENS。这是一个以卡通形式为主的时事新闻报道,包含了历史的元素。在大西洋学院生活学习半年以后,我意识到尽管学校以文化多元而著称,但同学们对很多国际事件都一知半解、或是闻所未闻。所以我与另一个来自塞内加尔的同学发起了这个项目,旨在每周发布一篇漫画,使同学们可以对时事更有了解。然而就像前文所说的,学校的历史教育令我认识到了自己的观点的局限性,从而去思考国际媒体中所呈现的或多或少的偏见。所以我决定要让这个项目尽最大可能达到公正公允。因此在每一期漫画策划时,我都会从历史的角度去追溯这个时事话题的源头,并尝试展现不同国家的媒体报道。从第一刊至如今,项目涉及伊朗核协议、北韩新导弹试验等种种新闻。
联合书院还有一个特色的实践活动:项目周(Project Week)。学校会组织同学前往不同的国家、地区,亲自体验当地的文化背景,学习其历史背景。其中最久的历史项目为前往德国纳粹集中营的活动,大西洋学院的老师带领学生们前往纽伦堡——曾经纳粹党的大本营,从当地的建筑、纽伦堡的全国党代会集会场、国家博物馆等了解二战与纳粹的种种。一个参与过项目周的同学告诉我,令他印象深刻的是拜访柏林时,柏林市内的建筑、街道井盖等处处都彰显出对二战的反思,使人感受到这个民族对于历史的尊重。
然而Kate Vincze说,这项活动不仅是让同学亲身感受历史的痕迹,更重要的是给同学提供了一个反思的平台。在德国的项目周中,同学们反复讨论纳粹在过去对于犹太人的种族歧视,并将种族歧视这个概念套用到更多、更广的范围中:邀请来自不同国家的同学讲述自己身边的、所遭受的歧视与不公,讨论当下的国际上所存在的种族歧视,从而反思每一个文化不可避免的狭隘,最终思考自己在生活中所表现出的无意识的种族偏见。Kate再三强调,她认为反思才是活动的精髓,因为这使得同学思考、沉淀而变得更成熟与具有国际视野。
另一个有关历史的项目周是前往波兰奥斯维辛集中营,和德国的活动一样,它再一次为学生提供了一个深入思考历史的机会,然而更有意思的是这项活动是由两名联合书院的波兰学生发起的。Kate向我介绍,当时这个活动并不是一个正式的学校活动,而仅仅是她自己的历史班级组织的一个假期的学术旅行。两名学生因为联合书院的经验而认识到了多元文化、宽容理解的重要性,从而策划了这场活动。从前期的准备,到在波兰的住宿,到最后的组织讨论,都是由两位学生全权负责。这个项目获得了出人意料的成功,从而转变成了一场正式的学校项目周活动。我想,联合书院在历史教学中赋予学生的不仅仅是知识,更多的是热情、动力以及使命感。
在波兰的项目周活动
国际文凭大学预科课程
我所学习的国际文凭大学预科课程(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Diploma Programme,以下简称IB)是一项国际课程。与更为人熟知的ALevel与AP课程不同,IB学生必须从六个不同的学科领域选择课程,选项包括第一语言、第二语言、数学、人文、科学、艺术。这样文理兼修的课程设置鼓励学生多维发展,并且学会跨学科运用知识,将学习知识的过程作为一种工具而非谋生的所需品。同时,六门课程会被分为高级课程(High Level)以及基础课程(Standard Level),这样可以使学生在全面发展的同时也选择自己喜爱的领域作更深入的学习研究。IB的评估方式包括校内与校外评估,学生会被要求撰写不同数量的学科报告、学术论文等,作为最后的成绩参考。IB的历史课属于人文学科,是最早一批被开创的IB课程。
IB历史按区域分类,包括热门的欧洲历史、中东历史以及东亚及东南亚历史、非洲历史等。其中欧洲史更为侧重20世纪近代的历史进程,主要课题覆盖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独裁主义的崛起(希特勒与穆索里尼)等,侧重在研究20世纪前后欧洲政治格局以及分析不同的历史事件在大环境中起到的作用。
IB历史高级课程的评估共有四部分,分别为三场考试以及一项校外评估的自主历史研究。第一场考试(Paper 1)注重学生对于史料的分析和评估,题目类型包括史料的理解、史料的研究价值的分析、两份史料之间的比较分析,以及一篇2-3页的历史小论文。第二场和第三场考试(Paper 2 & Paper 3)分别包含2篇以及3篇历史论文,侧重于对历史事件的起因经过、影响过程以及背后不同因素的分析。
在IB历史的学习过程中,我们意识到“背诵”仅仅是学好这门课的第一步:在记住不同历史事件的时间地点的同时,更多的是要了解并且学习分析其背后的历史意义。Paper2以及Paper3就是最好的佐证。历史论文的题目往往不会局限在“什么”(What)而是“怎样”(How)以及“从何种程度”(To what extent)。两种不同的问句开头往往决定了两个截然不同的论文走向,前者更倾向于历史事实,而后者更注重于学生个人对于历史的理解。
历史课上
例如IB历史的题目会是:俾斯麦的外交政策在何种程度上导致了一战的爆发(To what extent did Bismarck’s foreign policy trigger the World War I)?面对这样的题目,我们需要从不同的角度去分析:首先需要对俾斯麦的外交政策做简单的陈述,之后拓展到其他方面,例如外交政策对于德意志的民族主义崛起的影响、对于国际秩序的影响等。在分析完俾斯麦外交政策之后,我们还需要分析其他引起一战的原因,例如巴尔干半岛的民族主义、奥匈帝国内部的政治动乱等,从更为广阔的历史视角去衡量某一个因素对于整体事件的重要程度。这样的历史论文往往更侧重学生的理解,所以考试并没有唯一的衡量标准以及标准答案。只要言之有理,有足够的史料、引用以及分析,这都会被视为一篇优秀的学生论文。
在一年的历史学习过程中,我的老师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分析史料的价值以及局限。IB历史中有一门练习是专门针对批判史料价值而设计的,学生需要从内容、目的以及来源三个方面分析其对历史研究的益处以及局限。比如在学习日本帝国主义在东亚的扩张时,老师要求我们对一篇由日本历史学家在80年代左右撰写的学术报告片段作分析。在这个例子里,日本的视角固然提高了学术报告的价值,因为学者可以咨询、采访更多日本本土的学术报告、参与者,从而提供一个更近更直观的历史分析。然而日本视角又从某种程度局限了这篇学术报告的价值,因为学者或许会受日本民族主义的影响从而以一个不客观的角度给出分析。这样的史料价值练习不仅仅训练了学生的批判性思维,更寄予学生一种勇于质疑的精神:什么是历史中的真相?真相应该如何被衡量?正是这样不断提问、不断探究的精神而促使我们去阅读更多的课外书籍,去了解更多的知识。
IB特有的自主研究更是彰显了它所提倡的不断探究的学术精神。学生可以从过往的历史事件中选择任何一个自己感兴趣的事件或是历史进程而做研究,从中巩固对其的了解更是学习自主调查信息、自主阅读的学习方法。比起学校规定的课题,自主研究更是鼓励同学用自己的独立精神去撰写历史论文,从而培养其对历史的兴趣和了解。
责任编辑:彭珊珊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学历史,英国,国际学校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