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刑警追查白银连环命案28年:独狼式随机杀人致案件难破

澎湃新闻记者 王健 邵克 发自甘肃白银

2016-08-31 07: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36年的从警生涯中,郑毅有28年都在研究白银的9起凶案。
高承勇落网后,郑毅终于见到这个他追查了28年的嫌犯,“对他的相貌并不意外”。
早在1998年,郑毅就曾撰写过一份《关于白银残杀女性案件的情况报告》,已勾勒出嫌犯的基本特征:男,身高170-176厘米间,体型中等,性变态,双重人格;家庭情况一般,缺乏母爱,仇视女性;相貌较好。
郑毅曾任白银市公安局白银分局刑警队等部门负责人,发生在白银的9起残害女性案件,他均参与侦查,并多次参与针对这一系列案件的研讨会。
郑毅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此案之所以难侦破,主要原因是该嫌犯为“独狼式流窜作案”,其次嫌犯作案有随机性,并且过去警方的侦办手段有限。
28年中,郑毅也见证了公安侦查技术手段的跃进。1998年,上级指示要利用指纹及DNA比对破案,白银警方开始大范围搜集指纹,郑毅甚至和同事溜到有嫌疑的人员家门口,偷偷从门把上提取指纹。
“这些年,我们一直没有放松对案件的侦办,最终还是靠科学技术破了案。”郑毅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屡次感叹“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今年,白银警方开始建立Y-STR数据库,这种DNA检测技术最终发挥效用。
“一是感到高兴,第二是为受害人难过。”郑毅说,“这些案件伴随着我的从警生涯,每一起案件都是压在心头的一块石头,这些石头终于搬走了。”
甘肃省白银市水川路。九起凶案中有两起发生在这条长度仅约200米的路上。
第一起命案:有劣迹的就排查了上百人
1988年5月26日,一个普通的日子。
白银市公安局白银分局刑警王磊在工农路派出所办案,“快下班的时候,一个男的骑着自行车冲进派出所院子,车子往旁边一撒就开始喊,‘我妹妹被杀了’!”
王磊赶忙问他:“你确定人死了吗?”
来人回答:“死了,身体都凉了。”
工农路派出所所长赶忙给上级汇报,王磊则和其他五六名警察赶赴现场,“当时那块围了不少人,我们去就维护秩序、保护现场。”
案发地是白银公司的家属区。
“都是一排排的平房,案发地的人家有个小院,对面是一个公厕。”尽管已经过去28年,王磊对案发地的环境仍然记得很清楚。他赶到现场后十分钟左右,分局和市局的领导、刑警也赶到了。
当时,郑毅在白银公安分局预审部门工作,他也赶到现场参与侦办,“现场真惨,床上都是血,被害人身上二十多处伤,颈部被切开,手上也有搏斗伤。”
经核实,受害人是白银公司铅锌厂女工白某,23岁,外号“小白鞋”。
“现场有侵财迹象,受害人屋里被翻得乱七八糟。”郑毅回忆当时的情形说,“从尸检情况看,没有发生性行为,但有猥亵迹象。”
警方分析,凶手可能是躲在受害人家对面的公厕观察情况,确定加害对象。案发后,警方投入二百多人展开排查。郑毅说:“当时以案发地为中心,向四周扩散排查了很多人,有劣迹的就排查了上百人。”
当时,白银市公安局政治部的工作人员慕亮下班到家,得到消息也赶到现场维护秩序,他住的平房距离案发地只有300米左右。慕亮听周围的人说,下午早些时候,还有人听见白某的房间里收音机放着歌曲。在他们眼里,白某人长得漂亮,时髦。
令慕亮印象深刻的是,这起命案开始给居民带来恐惧,当晚,他的妻子吓得不敢上厕所。
正开会研究串案,第四起命案发生
白某遇害案始终未破,6年之后,相似的作案手法出现。
1994年7月27日,中午12点50分左右,白银供电局食堂19岁的女工石某被发现在宿舍遇害。郑毅当时已调至白银区公安分局刑警队,他说,此案侵财现象不明显,但发生性侵行为。凶犯手段同样残忍,受害人颈部被切开,身上有刀伤36处。
再过4年之后,类似的案件连续出现。
1998年1月16日,白银市胜利街29岁的居民杨某被人发现遇害。“她老公在皋兰工作,周五下班回家发现老婆遇害了。”郑毅称,“致命伤在脖子上和背部,背部被刀捅至胸腔。凶手有性侵行为,并且割掉了受害人部分器官。”
据警方调查,在1998年1月13日就有人发现杨某遇害,但发现者因害怕而没有报警,后经警方调查,排除了该人的作案可能。
郑毅说:“1月19号,市局开会讨论‘5·26’‘7·27’‘1·16’三案串案问题,正开会着呢,又发案了。”
住在水川路一平房的27岁女子邓某遇害,“接到报案,我们很震惊,从会场直接去了案发现场,发现凶手手段特别残忍,被害人一个乳头被凶手咬走了,身上有很多刀伤。”
第五起案子发生在1998年7月30日,一名8岁女童遇害,尤令郑毅感到愤怒和震惊,“他把小姑娘勒死后奸尸,然后把尸体放在大衣柜里。”这起案件与前述“7·27”案,发生在同一个院子的两栋楼上。
高承勇被抓现场。 每日甘肃网 图
搜集10万指纹:曾偷偷从嫌疑人员家门把上提取
8岁女童遭残杀案发生后,郑毅通过查阅过往案卷,与技术人员、法医等研判,形成一份《关于白银残杀女性案件的情况报告》。该报告中,郑毅勾勒出嫌犯基本特征及年龄范围,首次提出并案建议。
“‘7·27’案和‘7·30’案有指纹,‘7·30’案和‘1·19’案有DNA信息,通过比对,我提出把这一些列案件并案处理。”郑毅回忆说:“我们还分析了这几起受害人的一些共性,比如都是年轻女性等。”
报告勾勒的嫌犯基本特征为:男,身高170-176厘米之间,体型中等,性变态,双重人格;家庭情况一般,父母离异或早逝,缺乏母爱,仇视女性;嫌犯相貌较好。
郑毅说:“我开始把凶手的年龄段划在1963-1975年间出生的,后来又扩大到1958年-1975年之间。按这个年龄段划分,在当时白银常住人口和流动人口中,有6万余人符合。”
针对郑毅的报告,上级提出利用指纹和DNA破案。但当时,白银警方的指纹库中,只有几千枚指纹,都是从有前科人员处采集而来。之后,白银警方开始大范围搜集指纹,排查范围包括白银各区县。
郑毅说:“搜集指纹的工作不好推进,老百姓有抵触心理,公安内部也有过激烈讨论。”
为了做指纹搜集工作,警方通过白银市各个单位、组织给群众做工作,发动群众配合,“党政机关、公安人员先伸手,然后是学校、医院等单位。排查范围扩大到白银市的靖远县、景泰县。”
郑毅还曾带下属溜到有重点嫌疑人员的家外,偷偷从门把上提取指纹,再带回来比对。“开始那会技术不行,基本要靠我们三四个技术人员人工比对查看。为了方便存放,我们还专门做了指纹卡。后来有了电脑,又一份一份扫描进电脑。”
从1998年到2004年,白银警方共搜集了十万余份指纹信息。而在此期间,白银又有四起类似案件发生。
1998年11月30日,白银公司女工崔某遇害;2000年11月20日,棉纺厂女工罗某遇害,当时其2岁的孩子亦在凶案现场,但躲过一劫;2001年5月22日,白银妇幼保健站护士张某遇害;2002年2月9日,朱某在陶乐春宾馆遇害。
盛传“凶手专杀穿红色衣服女性”系谣言
在从警的36年中,郑毅有28年都在研究、追查这一系列凶杀案的嫌凶。他不仅参与侦查了发生在白银的9起凶案,并多次参与针对此系列案件的研讨会。
郑毅向澎湃新闻表示,此案之所以难侦破,主要原因是该嫌犯为“独狼式流窜作案”,其次,嫌犯作案有随机性,并且过去警方的侦办手段有限。
当时,社会上也流言四起,盛传凶手专杀穿红色衣服的女性,这一说法甚至流传至今。不过,郑毅表示,“这纯粹是传言,案子我都办过,没有受害人穿红衣服。但当时社会上的氛围确实很紧张,学校都把晚自习停了。”
因为该系列案件案情重大,侦办难度大,甘肃警方将此系列案件上报至公安部,2001年公安部挂牌督办。郑毅说:“公安部组织专家开研讨会,我也参加了,专家对我们的办案思路和办案手法没有异议。”
郑毅分析,“独狼式流窜式作案”者在每次作案后都迅速离开;同时,嫌犯比较胆大,随机选择作案目标,与被害人之间无特定关联;再加上过去技术手段有限,所以拖了这么多年,“我一直都觉得,这个案子肯定能破,但难度会相当大。”
“这些年,我们一直没有放松对案件的侦办,最终还是靠科学技术破了案。”8月30日,郑毅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屡次感叹“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今年,白银警方开始建立Y-STR数据库,这种DNA检测技术最终发挥效用。
据郑毅介绍,嫌犯高承勇的一位亲戚在武威涉嫌犯罪后由白银警方执行取保候审,警方提取了其DNA信息,发现与前述系列案件凶犯DNA信息高度相似,便在该家族中年男子中展开排查,最终,高承勇落网。
“这些案件伴随我的从警生涯,每一起案件都像一块石头压在心头,现在这些石头搬走了。”郑毅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警官为化名)
责任编辑:马世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白银 连环杀人 陈年旧案

相关推荐

评论(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