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口运钞车被劫调查:现金押运普遍外包,嫌犯入职时家欠巨债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罗杰 王鑫 周宽玮 李延兵

2016-09-08 18: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被警方抓获的犯罪嫌疑人李绪义。
抢劫辽宁省营口大石桥市一辆运钞车的嫌犯李绪义已经落网,围绕他本人和现金押运的更多信息不断被披露,押运公司现状和招人程序等一些现实让人惊讶。
9月7日下午1时许,大石桥市发生一起抢劫运钞车案件。当晚9时30分许,辽宁省营口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抢劫运钞车的嫌疑人李绪义已被警方抓获,被抢走的600万元现金已经全部追回。
李绪义是如何得手的,他又为何要抢钱?
据营口警方通报,李绪义现年35岁,案发时系营口某押运有限公司聘用的合同制司机。据新华视点报道,李绪义当时驾驶运钞车,与另外四名押运员从营口市农业银行提款3500万元,准备运往大石桥市农业银行。在进入大石桥市星河国宝小区路段时,李绪义持疑似手枪(其自述为玩具手枪,警方正在核实)抢走600万元。
重庆一名从事银行安保工作多年的人士告诉澎湃新闻,现在银行现金押运基本都外包给押运公司,运钞车和押运人都由押运公司负责调派。但在实际工作中,仍存在押运公司对押运人员的管理不够规范、各大银行抱着“一包了之”的态度而对押运公司的监督不够有效等问题。
而澎湃新闻调查发现,李绪义曾购买商铺开洗车店,后自称欠债无法按时还月供款,请原业主解除购买合同退还首付款。而中国裁判文书网一份2015年9月16日的大石桥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显示,和李绪义同名同姓、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被告和妻子2013年6月14日购买了两个门市,但后欠房款47万元一直未付,被开发商告上法庭。
而就在2016年5月退回商铺后不久,李绪义就加入大石桥保安大队金融护卫队,两个月后,他从运钞车抢走600万元现金。
9月8日,李绪义老家大石桥市博洛铺李大屯村多位村民告诉澎湃新闻,李绪义父母在外地承包工程,陷入三角债困境,为帮父母还款,李绪义把自己在市区的房子都卖了。李绪义的大伯则称,李绪义父亲欠债30万元,利息高,债主天天逼债。
资金如此困难的李绪义,如何能当上运钞车押运员?从“大石桥保安大队金融护卫队”2016年在58同城网上的一则招聘信息中,或可找到原因。这则招聘显示,大石桥金融护卫队招聘员工开出的月薪是1800元。而大石桥金融护卫队,亦曾被投诉长期拖欠工资。
大石桥市颐和村小区地下车库、案发现场。由于车库昨晚出事,小区业主们不敢进去,于是很多业主便把车停在小区路边。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图
抢钱后给弟弟20万?
丰华·颐和村小区位于大石桥市星河国宝小区路段,在该小区内发现被劫持运钞车的一名保安告诉澎湃新闻,9月7日13时许,天下着雨,一辆运钞车直接开进小区,然后进入小区地下停车场,由于小区管理较松,人来人往,当时没人在意;不到10分钟后,一名身穿白色T恤男子肚前斜挎一背包,从小区门口走出,然后搭乘的士离开。
该保安称,随后就有大量民警封锁小区,严禁人从小区出来;通过监控视频,他们才得知此前离开的身穿白色T恤男子原来正是疑犯李绪义,“他脱下了制服,包里装着钱,没人觉察到”。
另一名保安向澎湃新闻透露,李绪义的弟弟就住在该小区22栋1单元。该保安还称,听说劫车抢钱得手后,李绪义上楼给了他弟弟20万元,他弟弟随后主动报警。
不过,这一说法截至发稿尚未得到警方等部门或李绪义家人的证实。
澎湃新闻注意到,该小区地下车库紧临小区22栋1单元,距离小区大门仅约20米。车库一旁的小卖部店主表示,由于车库昨晚出事,小区业主们不敢进去,很多业主便把车停在小区路边。
9月8日早7时许,澎湃新闻记者再次来到该小区,一位知情业主称,早上6时许,他看到警方带嫌犯到现场指认,嫌犯还带着手铐。
金融护卫队月薪1800元招人
澎湃新闻走访大石桥保安大队金融护卫队获悉,嫌犯李绪义就职刚满2个月。
8日上午,澎湃新闻在网上搜索“大石桥保安大队金融护卫队”发现,其2016年58同城网最新的招聘信息显示,大石桥金融护卫队,上四天,休一天,工作轻松,月薪1800元。澎湃新闻查询多个房产网公开信息发现,目前营口市区房价在每平方米4千元上下浮动。2015年营口市政府工作报告显示,当年该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每月不到2400元。
与大石桥押运公司有过业务往来的营口市中国建设银行一名保安向澎湃新闻表示,金融护卫队招募队员一般审查比较严格,会要求应聘者为当地人,并且需要开具无犯罪证明。
这一说法还得到了本次事发金融护卫队前工作人员的证实,其还表示,押运员上岗会配发枪支弹药等武器。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由辽宁省纪委、省监察厅、省政府纠风办创建的网络工作平台民心网上,2009年12月8日,曾经有一则关于“营口市大石桥金融护卫长期拖欠工资问题”的投诉。受理单位营口市大石桥市公安局在2010年2月17日受理此条投诉时称,经调查拖欠金融护卫人员工资问题属实,并指出金融护卫队的工资靠保安大队收取的被服务金融部门支付的服务费来结算,因为2009年1月后,被服务的金融部门不能按协议及时将所承担的服务费转到保安大队账号内,导致金融护卫队工资无钱发放。
嫌犯李绪义曾开的洗车行,现已关闭。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图
老家村民称嫌犯父亲欠债30万
运钞车劫案发生后,大石桥公安局公布了犯罪嫌疑人居住地址:大石桥市石桥办事处站前社区油坊里9号。
8日上午,多位原大石桥市石桥办事处站前社区油坊里住户告诉澎湃新闻,早在四五年前,油坊里整体拆迁,原来住户早已分散各地,他们不清楚李绪义一家的情况。
一位年逾七旬的李姓老人表示,他原来是油坊里16号的住户,在那里生活了几十年,按道理说离6号李绪义一家很近,但他仔细看了李绪义的照片,摇头表示没有印象,想不起来。
学府花园小区仅有一个洗车行,名为“浩泰无痕洗车行”。澎湃新闻注意到,该洗车行由两个商铺门面构成,目前已停业转租。
附近两位小超市店主先后向澎湃新闻证实,“浩泰无痕洗车行”由李绪义一家经营,平日里主要是李绪义的父亲在打理。其中一名店主表示,该洗车行原来叫“大石桥金洋洗车行”,三个月前已关门。
根据洗车行所贴出的转租信息,澎湃新闻联系上了该洗车行的房东孙祥(化名)。孙祥称,两个商铺此前曾出售给李绪义,当时李绪义付了首付,按月还款,后来李绪义说,他在外欠了很多外债,无法还月供,要求退还首付,今年5月,孙祥退还首付,收回了两个商铺。
孙祥称,“该洗车行一年租金5万元”。
澎湃新闻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内查询发现,在大石桥市学府家园小区,有一家“大石桥市金洋洗车行”,经营者也叫“李绪义”。这家洗车行的注册时间为2013年5月22日,经营范围为三类汽车车身清洁维护(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2013-05-13至2016-05-12止)。
澎湃新闻在裁判文书网查询发现一份2015年9月16日大石桥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被告名为“李绪义”,也是1981年9月14日出生。本案中的“李绪义”和妻子2013年6月14日在学府家园小区购买了两个门市,但后欠房款47万元一直未付,被开发商大石桥市环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告上法庭。“李绪义”在庭上辩称:“原告所述属实,但因外面我有欠账没有要回来,现在没有偿还能力。”
嫌犯李绪义老家大石桥市博洛铺李大屯村多位村民向澎湃新闻表示,由于李绪义的父母在外地承包工程,陷入三角债困境,为了给工人发工钱,很长一段时间里一家人都在“拆东墙补西墙”;为了帮父母还款,李绪义把自己在市区的房子都卖了,借住在亲属家。
李绪义的大伯李继敏表示,弟弟(
李绪义父亲)家欠一人30万元,利息高,债主天天逼债,李绪义才走上这条路。他说,涉嫌抢劫运钞车后,李绪义也是想着给债主还钱。
澎湃新闻采访大石桥市押运分公司金融护卫队时被告知开会。 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摄 图
银行现金押运普遍外包
重庆一从事银行安保工作多年的人士称,现在银行资金的押运工作基本都采取承包制,即银行将现金押运工作全部外包给押运公司,由押运公司负责出(运钞)车出(押运)人。全国各大银行每年交给押运公司的押运费用,从上百万到数千万元不等,且此费用还有不断上涨的趋势。
他称,尽管公安部、央行、银监会多次下达文件要求建立和建全金融业押运工作的内控制度,并要求通过提高技术认证手段增强防范押运工作风险的能力,但在实际工作中,仍存在问题:
一是押运公司对押运人员的管理不够规范。公司对押运人员的进入资格是否严格把关,公司对押运人员的安全教育和思想政治工作是否做到位,公司是否及时全面掌握押运人员的经济、家庭、思想的变动情况,这些问题,押运公司都应向主管部门、银行和公众作出交代。例如,押运人员参与赌博或借高利贷急需用钱,则有可能会打运钞车上的现金主意。
二是各大银行对押运公司的监督不够有效。部分银行管理者抱着“一包了之”的态度,认为一旦出现运钞车被劫事件,有押运公司承担责任,从而忽视了对押运方的监督。
此外,银行安全保卫工作专业性强,一些基层员工出于收入不高、风险大等原因不愿从事安全保卫工作,为弥补人员不足的问题,只有另聘其他非专业人员,使得银行的安全保卫工作大打折扣。
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勇进表示,根据目前的报道,嫌犯到底是抢夺还是抢劫,还不能定论,但是持械抢夺同样适用于抢劫罪;另外,嫌犯抢劫的是金融机构,抢劫600万元数额巨大。依据刑法第263条,将以抢劫罪定罪,同时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并处罚金或没收财产。
责任编辑:徐其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抢劫 疑犯 押运员

相关推荐

评论(7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