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用无人机替代拖拉机洒农药:不伤农作物,农民更欢迎

澎湃新闻记者 王心馨 发自新疆库尔勒

2016-09-14 06:5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香奈儿的口红热销全球,但很少人知道,香奈儿口红的红色,其实主要是由红辣椒的自然色素提取制成的。在这里,还有件有趣事,无人机正在中国主要红辣椒种植区新疆,为保障你口袋里的口红做出贡献,具体方式就是喷洒农药。
进入到8月底9月初,正是新疆红辣椒成熟采摘的时候。但辣椒隐藏在茂盛的绿叶中,给农民的采摘带来很大的麻烦。这时候,无人机就派上了用场,喷洒“落叶红”(编注:农药名称)后的辣椒,叶子能自然脱落,便于采摘,人工采摘的费用也更低。
新疆辣椒,当地人称“辣子”
除了让自动化程度更高的无人机代替传统的人工喷洒农药,无人机给新疆农业带来的改变还在农民对传统农业的认识上。现在,只要当地的农民打开手机,就可以通过支付宝的服务窗口下单,填上地址、农田亩数、种植信息后,就可以在家坐等无人机服务队上门服务。付款也相当简单,除了传统的现金支付,农户可以选择支付宝、微信、POS机等。
尽管新疆农户现在已经不再视无人机为新奇事物,但这样的改变并非一日完成,对这片市场的培育离不开一家叫极飞科技的广州无人机公司。
极飞科技以新疆为运营重镇,在尉犁县设有一个运营中心,还有 6 个服务点,配有 500 多名基层员工以及数百架无人机,全资成立的极飞农业正在逐渐占领新疆市场,甚至已经开始逐渐在全国铺开网点。
极飞无人机和硕基地
用科技推动农业
“去年我们就用了,这个无人机就像买车子一样,你看别人家有了,你不用心里就不舒服。”新疆和硕县农户马战福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马战福家里有90亩地,2015年开始使用无人机打农药。但当时,马战福对于极飞无人机喷洒农药的效果并不满意,农药喷洒不均,还出现农药误打他人农田的情况。后来马战福还换过其他当地的无人机公司,但结果也很糟糕,发生了无人机“炸机”(编注:撞到树坠落,当地人称为炸机)。
极飞服务组在马战福的农田边测地
“今年,极飞有航线了,我还是抱着试一下的心态。先看下使用情况,如果好,我邻居家也有地,可以一起打。”说这话时,马战福正骑着摩托车带着极飞的服务人员去测量田地亩数。
在服务人员测地的时候,马战福还给澎湃新闻记者算了一笔账。目前,利用极飞打农药的价格为8元/亩。如果农户自己打,周围邻居联合,人手够的话。5-6个人,花半天的时间能把地打完,成本在6-7块/亩左右。但自己开拖拉机拉水管进田喷洒农药,还有一笔账要算,那就是人为造成的农作物损坏成本。如果用无人机来喷洒农药,2-3人花2个小时的时间就能完成,并且不会对农作物造成损失。
“其实农户心里有一笔非常清晰的账,他们比谁都清楚,怎样才是最划算的。去年我们的机子确实还有一些问题,但今年改进后的无人机,我相信能拿得出效果。”极飞农业COO郑涛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为什么选择新疆、选择农业?
无人机在航拍领域的应用已经无需多说,尤其大疆推出消费者级别的无人机后,已经迅速占领了市场。作为国内最早的航拍摄影者之一,郑涛也是最早看到无人机航拍市场瓶颈的人之一。
2013年,郑涛约好友彭斌(现在为极飞科技CEO)到新疆玩。同为无人机爱好者的彭斌来到新疆后,看到当地农民还在采用原始的人工劳作来喷洒农药,马上意识到这是一块急需用科技来推动发展的处女地。
人工喷洒农药除了会造成农作物损毁外,还有一个致命的隐患。农民在农药喷洒过程中,如果防护措施做得不当,会对身体造成极大的伤害,严重者还有致命的危险。
90后的小伙子都星火是极飞农业的服务队队长之一。他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的家里也有一块不大不小的农田,小时候经常会听说有人因为打农药而死亡。现在加入极飞农业后,希望能帮助改善这样的情况。但他自己的农田并没有采用无人机打农药。“家里的田太小了,亩数多,我肯定让家里采用无人机喷洒农药。”都星火说。
都星火在向队员解释极飞后台软件的使用。
除了帮助农民摆脱传统农业喷洒农药繁重的工作外,极飞的两位创始人还看到了新疆农业的另外一个优势。新疆是全国农作物种植大区之一,新疆农作物种植面积有7800万亩,其中有2500万亩农田棉花种植面积。并且种植的农作物种类多样化,从大麦、小麦到玉米、棉花,再到油菜、葵花都有。尤其是棉花,每年需要施洒,特别多的农药和化肥,这为农业无人机的应用提供了最佳场景。
“每年我们光为棉花打虫就有好几期,再算上给辣椒打落叶季,以及给其他作物除草、除虫等,我们的服务周期可以从3、4月份开始持续到10月份左右。”郑涛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极飞农业CEO彭斌还解释了选择新疆的另外一个原因。新疆南疆地区的人口密度比北疆稀疏,严重缺乏劳动力,所以劳动力成本特别高。而南疆当地的种植结构由很多拓荒的大户组成,每户都有几百亩农田。因为农田面积大,而劳动力又少,当地的农民就迫切需要无人机来提供施洒农药和化肥的服务。这种迫切比国内其他地区要高得多。
当地农民对新事物的接受程度也让极飞感到吃惊,也更加坚定了极飞在新疆深耕的信心。“或许对于城市的人来说,今天使用支付宝的一个应用非常容易,但对于农户来说要接受新事物其实是非常难的。另我们吃惊的是,在新疆这个地方,许多人却对无人机的接受度很高,农户也乐于相互交流使用效果。”郑涛说。
他认为,这样口口相传的广告比起任何商业化的策划和宣传都重要,因此也更看重农户对极飞服务的认可。
一切为了农户
白天温度升高,会加快农药的挥发,但如果温度太低,也不利于农作物吸收。因此极飞农业的服务队通常会在新疆的清晨或者傍晚的时候出发打药。
即使是在清晨,当极飞农业服务队时,通常都会聚集起一堆好奇的农户,围着工作人员询问情况。澎湃新闻随极飞服务队在当地采访时,就有农户正在田间和郑涛抱怨服务队员测量的土地亩数有误差。
极飞服务团队作业
“我的土地证上写着的亩数是142亩地,他们(极飞)来测的时候,却给我们测出了150多亩地。因为已经和他们签了合同,我们想不能失信于人,也就算了。”新疆和硕县二师24团三连农户谭书举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抱怨的同时,极飞的无人机已经在他的田地上空开始作业。
郑涛听到谭书举的抱怨后,索性蹲下和他一起在地上画了示意图,开始解释极飞测绘的原理,还提出如果农户还有任何异议,可以跟着服务队一起下地再测一遍。尽管解释了一遍又一遍,郑涛心里清楚,服务农户需要的除了耐心外,还要建立一套成熟的服务标准。因此为了避免类似的情况发生,极飞还设立了投诉组和法务组,在保证农户的反馈及时解决的同时,也保证了自己的权利。
极飞COO郑涛与当地农民沟通
“极飞的模式决定了我们需要不断地倾听农户的要求,服务好他们。我们的整体体系其实是倒三角型的,我们的服务组有500多人,希望把最多的资源直接给到农户。”郑涛说。
另辟蹊径,以服务取胜
与大疆等无人机公司走直接销售无人机的模式不同,极飞在新疆并不直接卖无人机,而是出售无人机服务。
据郑涛介绍,公司也在一开始的时候也走过加盟直营模式,一台无人机售价十几万人民币,但后来却发现,农户买了无人机后,并没有做到真正的利用。
“直接销售对于我们来说,当然简单,一台机子出去,我们就有现金流动,还只要负责机子的售后维修。但后来我们发现,农户买了无人机后并没有让其真正利用起来,这不是我们的初衷。”郑涛告诉澎湃新闻。
没有走加盟卖无人机模式的极飞,在新疆找到了更合适自己的模式。不让农户购买无人机,而是购买极飞提供的服务,这样一来,极飞能自己控制好无人机的服务效果。此外,随着服务过程中,技术问题,客户服务问题的积累,也让极飞无人机在农业领域,建立起了与其他公司之间的护城河。
极飞打药效果对比
“我可以保证,在新疆,没有任何其他的一家无人机飞机会比极飞更懂农民。”郑涛自豪地表示。走服务模式的另一个好处是,极飞可以选择不同的合作伙伴,对农业服务进行改善。比如,前文提到的支付宝服务、微信支付、POS机服务等。以及即将推出的无人机植保保险服务。极飞选择了和中华联合保险公司合作,农户不再需要提供农药,只需一个电话预约即可,极飞农业保证打药效果。“希望能把服务做到极致,让更多农民从中受益。”郑涛说。
经过两年的积累,极飞已经先后推出了两代无人机,尤其是改进了农药喷洒系统。在尝试过高压喷头,发现喷头易被农药堵塞后,极飞两代无人机后来都采用了离心喷洒方式,喷雾更加精准。极飞还改进了电池的续航能力和自动农药灌注系统,目前极飞二代无人机P20用的电池续航能力达到了16分钟,农药的灌注时间由原先的5分钟减少到目前的60秒。
“大疆确实改变了无人机行业,我们非常敬重,也非常关注这样的竞争对手。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正因为有这样的一个对手,我们才不敢掉以轻心,才会一直努力地不断改进自己的技术。”郑涛说。
现在,除了新疆外,在河南、江苏、江西等地,极飞农业正在逐渐铺开自己的全国网点,希望能用无人机给农业带来一点改变。
焦点
我是无人机工程师,关于无人机在农业方面的应用问题,问我吧!
刘俊文 2016-07-28 54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李跃群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无人机,新疆,农药,澎湃,澎湃新闻

继续阅读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