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大城管”掌门李廷贵双面人生:台上谈廉洁,台下猛受贿

汤南、穗纪宣/广州日报

2016-09-16 11: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台上义正言辞大谈廉洁,台下助人承揽户外广告业务,大捞逾百万元;各种公开场合大谈为民,却盲目启动运营大田山项目,致其最终“烂尾”,劳民伤财;时常对下属强调党性,自己申报个人事项却隐瞒妻子的房产……去年12月8日,广州“大城管”首位掌门李廷贵被查落马。
结合正在开展纪律教育月活动,广州市纪委揭秘了李廷贵官场 “两面人”的虚假面目。据查,2005年至2015年期间,李廷贵在利用职务便利违规从事营利活动;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财物;滥用职权,失职渎职,盲目建设“大田山生态循环园”项目,给国家造成重大经济损失,造成严重的不良社会影响。

李廷贵
广州日报9月16日消息,今年62岁的李廷贵出生于1954年4月,系河南南阳人,一个农民的儿子。1972年12月参加工作,197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上世纪90年代末,李廷贵转业来到地方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广州市建委,一干就是13年。2008年9月,广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在整合市城市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和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支队基础上正式成立。李廷贵出任局长一职,从此和城管结缘。
2008年广州成功创建国家卫生城市,李廷贵功不可没。2009年底,继深圳、顺德后,广州开始大部制改革。10月,李廷贵成为“大城管”首位主任、书记。在2009年底的番禺垃圾焚烧事件中,李廷贵接管环卫工作。
与此同时,新的“城管综合执法条例”对执法过程中种种细节予以明确,李廷贵提出的“疏堵结合”治理流动商贩思路也更加明朗。
2012年12月,李廷贵卸任市城管委主任一职,转去市人大工作。2015年12月,在其退休前的两个月,被市纪委立案审查。面对自己的人生巨变,李廷贵追悔莫及。
台上大谈廉洁,台下大肆受贿
助人承揽户外广告狂捞逾百万元

李廷贵并非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正如他自己说,“(他们)为什么送钱给我,主要是希望和我保持一个良好的关系,以便在生意上、工程项目承揽上或者家庭有需要时请我出面给予支持和帮助,从中谋取利益”。
台面上,各种场合义正词严反腐倡廉;台底下,却以权谋私大肆受贿。李廷贵对于这种“双面生活”似乎习以为常,转换自如。
2012年6月,广州市城管委原副主任张建国因违纪违法被查处。时任广州市城管委主任的李廷贵曾在一次大会上说,广州市城管系统尤其是环卫系统,不少职工月收入仍偏低,有的环卫作业本该机械化处理,但因财政拮据仍要环卫工拿大扫把去扫,这与广州建设国家新型城市的目标形象不匹配。
当时,市城管部门申请到一笔近亿元的财政资金,李廷贵曾严肃地告诫城管系统的领导干部,“如果有人贪这些钱,他就对不起那些仍在辛勤劳动的环卫工!”“我只是想提醒在座的工作人员,不要因为有条件贪就去贪。”之后不久,越秀区城管局原局长黄桂芳因通过儿子收受贿赂被查处,李廷贵也曾就此案告诫城管系统的干部,要严格教育子女,“多约束、常提醒”,决不能怂恿和放纵子女打着自己的旗号干违法违纪的事。
然而,李廷贵这些提醒告诫只对着别人,对自己却是“免疫”的。早在2007年,李廷贵就与某广告公司老板赵某结识,因为利益驱使,他开始利用职权帮助赵某承揽广州市一些主要路段的外墙立面整治及其公益广告宣传项目。
为了感谢李廷贵的帮忙和支持,2011年,赵某先后两次给李廷贵贿送数十万元的感谢费。之后,李廷贵与赵某的往来日益密切,又陆续为赵某承揽项目给予“方便”,赵某为了表示感谢,不仅会给一些“好处费”,而且还在春节等一些节日给李廷贵送几万元不等的购物卡。此外,赵某夫妇还约李廷贵夫妇打高尔夫球并为其支付高额的练习费用、赠送高尔夫球杆。

2005年至2015年,广州某经济发展公司老板陈某利用每年的春节、中秋节等节日给李廷贵送礼金;广州某建筑公司老板林某,也是通过这种方式陆续给李廷贵送钱,他也欣然接受。
一边大谈党性,一边欺瞒组织
申报个人财产等事项隐瞒妻子房产

执纪人员发现李廷贵存在个人财产申报不实、违规经商等情况。据其交代,“(我明知党员干部要如实申报个人财产,)可我将党的纪律、组织规定视为耳旁风,我行我素。在历年个人财产申报时,我没如实填报太太名下的房产,有意向组织瞒报”。
李廷贵是有着4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他经常对下属强调要有党性、有组织、有纪律,甚至用原来自己在部队那套严格纪律来要求干部,在城管队伍里实行半军事化管理。李廷贵在所有公开大会场合,要求城管队员穿制服,会议开始前“稍息、立正”,整队完毕后要“请领导指示”。
此外,李廷贵还故意隐瞒了其妻子与人合伙经商并获得高额红利、工资等情况,因为他知道,妻子得到的这些利益很大程度是因为他的“关系”。
李廷贵向纪律审查人员坦言,其实早在部队工作的时候,他就开始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觉得有些事是个人的事,党组织管不了、也很难管。在部队期间,李廷贵就曾私自开小卖部,也赚到了一些利益,转业地方任职后,曾被纪委部门约谈并提起其违规经商的事情,后来因无法查证而不了了之。
然而,党组织的约谈提醒并没有让李廷贵反省,他收敛了一段时间,最终还是按捺不住贪欲,再次以身试法。
一边大谈为民,一边劳民伤财
盲目投建大田山项目终至“烂尾”

作为市城管部门的“一把手”,李廷贵责任意识、群众意识、纪律意识淡化,面对大田山这样重大的项目,他只听信杨某某的意见,没有调查研究就盲目支持项目,甚至关键问题都只是听杨某某一面之词,“我太官僚了,今天看了这份报告才知道,大田山垃圾填埋场封场时间是2005年9月,当时杨某某多次给我说是2002年封场的,还有一份书面报告……”
李廷贵自己也坦言,“当时的决策是违背科学规律的,是没有深入考虑后果的决策,急于求成,造成了今天的后果,我后悔至极。”
垃圾分类处理工作是广州市的重点民生项目。李廷贵作为市城管部门的“掌门人”,很清楚这项工作对于推动城市发展、增进群众福祉有何等重要的意义,他在各种公开场合中也大谈垃圾分类处理是民生大事,必须从群众利益出发。
然而,由李廷贵直接关注和大力推进的“大田山生态循环园”项目(下称“大田山项目”),却最终成了一个劳民伤财、无疾而终的“烂尾”工程。2010年前,大田山项目只是一个在实验室开展的研究项目,为了盲目扩大“政绩”邀功,李廷贵在当时市城市管理研究中心主任杨某某的“游说”下,没有进行可行性研究、立项、环评等前期工作,未经集体决策程序,擅自同意并支持其利用大田山垃圾填埋场开展有机肥料好氧堆肥实验。
因为得到了李廷贵的默许和支持,即使明知违反了有关规定,杨某某还是通过各种办法在高达100多米的垃圾填埋场顶部大兴土木,违规建设了宿舍、水泥路、污水处理和堆肥车间等,违章建筑近4万吨的重量荷载。
随着时间推移,这个项目的“隐疾”陆续暴露出来:填埋场西北侧大坝发生位移,有重大地质安全隐患;项目生产作业影响填埋场稳定性,并加大污水处理负担;项目生产作业产生臭气污染,严重扰民,致周边群众多次上访等。基于安全生产、社会影响等各种因素,2013年,大田山项目被叫停。
2014年,市审计局在对李廷贵任期经济责任审计中发现,大田山项目资金使用存在化整为零规避招标、建设项目未履行基建程序等违规行为。项目从启动到被叫停,4年间财政投入巨额资金,但是通过该项目处理的餐厨垃圾仅1.6万吨,每吨费用高达1700多元,远远高于同期其他垃圾处理方式。
盲目投入还造成了一系列遗留问题无法解决,包括:好氧发酵仓与相关服务合同无法执行,采购的9台餐饮垃圾运输车无法上牌使用;为了保证项目设备运行预先支付给电力部门的配电工程款成为烂帐,无法冲销,等等。
一边大谈约束,一边自我放纵
城管系统官员遭拉拢腐蚀多达28人

李廷贵的侄子李某某利用他的“关系”帮助某保洁公司在政府采购中中标,李某某从中捞取巨额好处费,李廷贵如是说,“虽然我对其没有(直接)帮助,但都是我没有严格教育、严格管理、严格监督而造成的问题。”很多事情,李廷贵心里明白,但是最终他还是选择放纵自我、纵容亲属。
李廷贵曾说,“我作为一名有着42年党龄的党员、38年干龄的党员领导干部,受党的教育和组织的培养,从一名不懂事的青年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团职上校军官,转业地方工作受到各级党委的信任和重用,成为一名正局级的领导干部。我深深地认识到一个党员的党性不会随着党龄的增长和职务的提升而自然提高,不加强理论学习,不加强世界观的改造,不加强自身修养和锻炼、不严于律己,党性不仅不会提高,反而会降低,甚至有可能丧失。”
看似深刻的认识,在他的行为面前,却是如此苍白无力。李廷贵在收人钱财时,也曾想过那是违纪违法的,但是最终贪欲和侥幸心理还是战胜了理智和原则——“我懂得他送钱的意图……我也清楚收下这钱之后就会触犯法律,但还是收下了,不但收下第一次,而且几天后还收下了他的第二次贿送……这就是我心存侥幸心理。”
面对钱财诱惑,李廷贵还常常自欺欺人。一些人送他字画、风景树等,他知道这些东西价格不菲,而且甚至知道有些东西是通过公款买的,但是他又“安慰”自己,也许收下了也不会有什么事。
在查处李廷贵严重违纪违法案件中,市、区、街三级城管干部被户外广告行业老板拉拢腐蚀的干部多达28人,个人涉案金额从数千元到上百万元不等,十八大后仍不收手不收敛的有19人。
(本文原标题为《起底“两面人”李廷贵》)
责任编辑:李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李廷贵,广州

相关推荐

评论(22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