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周冬雨:我真不像安生,只是为了演戏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2016-09-17 14: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七月与安生》上海影迷见面会,左起:李程彬、周冬雨、马思纯。 视觉中国 图
9月14日,《七月与安生》上映首日,剧组路演经过上海。因为下雨,飞机延误导致当日行程全部打乱,对周冬雨的专访改在化妆时间进行。
也许是因为以“谋女郎”身份出道的第一部作品《山楂树之恋》中的静秋太过恬静柔弱,以至于每每在现实里看到这个少女欢脱的逗趣属性都会产生一种强烈的“反差萌”,瘦小的身体会散发出一种强烈的“魔性”气场,特别抓眼球。
知道《七月与安生》的主演是周冬雨和马思纯的时候,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是,长相柔弱文静的周冬雨应该是安稳的七月,而演过黎吧啦、阿宁等硬气角色的马思纯,还挺适合不羁的安生。
《七月与安生》剧照,周冬雨饰演安生,马思纯饰演七月。
结果监制陈可辛很有创意地给她俩掉了个位置,不是为了让演员突破自我,而是希望两位姑娘“本色演出”。陈可辛说,马思纯是从小被家里保护得很好的乖乖女,周冬雨却是行事一直让他大跌眼镜的“女神经”。所有安生不按常理出牌、不计后果的人生方式,他都在周冬雨身上看到了。
不过采访时,记者对周冬雨说起导演觉得她像安生的评价,周冬雨倒是不给面子地一口否认,“我真不像安生。他对我有这样的印象,是因为我跟他相处的时候我要演安生,自然而然后面的相处模式变成了像安生一样。我想演这个角色,所以从一见面开始我就有意识地往角色上靠。能给他这种感觉,就算我演技好、成功了呗。”周冬雨俏皮一笑,“不然他拒绝我,我多没面子啊。”
周冬雨
自带青春期属性的少女

澎湃新闻:很多女生青春期都受到过安妮宝贝的影响,你青春期里有过类似比较“阴暗”的时期吗?
周冬雨:安妮宝贝是一个我学生时代很著名的女作家,但我没看过她作品,只能说,久仰大名。我是从小性格就挺敏感叛逆,尤其对着我妈,经常她让我往北我就往南。我觉得我到现在青春期都没过呢。情绪化,很直接,我觉得大概我性格里永远自带青春期吧。不过我也特别容易开心。我觉得人生短暂,怎么开心怎么来。老天爷好不容易给我一次生命,我不会给自己太多拘束,除了道德伦理问题。
周冬雨微博,十分俏皮可爱。
澎湃新闻:但是你前不久还发微博说自己工作六年,老了。
周冬雨:是老了,现在一熬夜,浑身“不得劲儿”,像仙人一样轻飘飘。我看书上说25岁女人就走下坡路了,我今年24了,也要为我的“下坡路”做个准备。
自称“老了”的周冬雨,内心其实很少女。
澎湃新闻:那青春期那种女生之间非常依赖的友谊,会不会因为工作太早,就没怎么拥有?
周冬雨:对,中学的时候有过,但年纪越大就越来越少,知道好朋友的难得。我好朋友里女生比男生少,你看我这个性格肯定跟女生不好处嘛。女生太细腻了,我经常太直太大条,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她们得罪了。
现在我觉得友情的度很重要,年纪越来越大,这个度能掌握准,包括别人对我的,我是觉得所有感情都要有度。安生的角色,也是导演帮我找到一个合适的度。于是我没有体验生活,就很舒服地演出来了。
《七月与安生》剧照
澎湃新闻:
最近上映的两部电影,《谎言西西里》和《七月与安生》,哭戏都特别多,有什么哭戏心得吗?
周冬雨:哭戏都是导演要求的,他让哭到什么程度就哭呗。而且我只能真哭,以前试过用催泪棒,觉得好玩拿来试,想看看是不是有那么神奇。结果我的抗击打能力太强了,抹在眼睛上就跟滴眼药水似的完全不起作用。所以我每次哭完之后可累了。
《谎言西西里》中的周冬雨
澎湃新闻:
有没有哭完出不来的时候?
周冬雨:没有,马思纯是个好对手,我都不怎么需要酝酿,很容易就可以开始。我不会在角色里陷太久,不愿意被角色影响太多生活。我本身就是一个挺感性、容易难过、挺玻璃心、挺脆弱的人,所以演完苦情的戏特别害怕出不来,一结束就马上找人聊天,讲笑话,让自己赶紧回来。
澎湃新闻:安生是一个就以往印象里来说突破挺大的角色,长相和既定印象在你自己看来有没有限制你的戏路呢?
周冬雨:每个人长相都有限制吧,就是双刃剑呗,我不太想这个问题。不过我反正不喜欢自己的长相,也从来不看我演过的戏,天天看,自己都看烦了。
周冬雨
演员是被动的工作,要适应整个环境的节奏

澎湃新闻:你入行的时候起点很高,但那个时候其实是大多数年轻人比较茫然的人生阶段,你有茫然过吗?是否想过过另一种不同的人生?
周冬雨:茫然对我这样的人来说,大概只有闲得慌的时候才会。我要是闲下来,也会失眠,会觉得没有安全感,没着落。但现在我肯定没时间。早些年肯定迷茫过,对女孩子来说安全感很重要嘛,以前会觉得缺乏,但是我迷茫的时候会找过来人前辈,他们都对我很好,身边又有很多人陪着我,我已经觉得很幸福了。小时候不够自信,长大了才越来越了解自己。
我没有长期的愿望,一直以来也没什么远大志向,只有短期的小目标。如果不当演员,就考个自己能考得上的大学,被录取了什么专业就顺着那个专业去找工作。我是一个特别懒也随遇而安的水瓶座。但我信奉一句特别土的话,我妈经常跟我说,干什么就得像个干什么的样子。
周冬雨微博
澎湃新闻:
刚入行的时候,拍《山楂树之恋》,导演还是给了你蛮多时间去做功课,分析人物、体验生活,但是现在越来越多年轻导演和整个行业的工作方式不会那样去做了。有没有觉得对演员来说,现在拍电影对角色投入程度大多数时候是越来越低的?
周冬雨:山楂树的时候去乡下体验生活,喂喂猪,打打排球,练练戏里的技能。
很幸运的是合作的团队都挺专业,所以营造的气氛会很轻松。当然如果要对角色负责任,沉淀准备的时间越久,戏出来可能会有更好的品质。但是现在好像大环境下,以前特别大的戏,有三五个月,但现在中小成本,都是一个多月拍完。那也没办法,这是现在整个行业的节奏,就得适应。演员本身就是一个比较被动的工作。
《山楂树之恋》剧照,周冬雨饰演静秋。
澎湃新闻:这两年你的电影作品数量挺多的,整个工作节奏有没有觉得太快?
周冬雨:是快,去年今年都有点猛,上映时间赶巧,宣传期又都挤在一块了。我觉得是得找个时间沉淀沉淀。
澎湃新闻:你的沉淀方式是?
周冬雨:去不同的地方生活一段时间,跟不同的有趣的人生活在一起,去跟他们聊天,然后阅读书籍。哦,还有看动画片,我特别喜欢看动画片,能够从动画片里获得特别多的灵感。这是我六年来研究我自己,发现的对我来说,非常适用的方式。
周冬雨微博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周冬雨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