淀粉制出35万盒假救命药,哈尔滨一造假药者出狱两月后被抓

闫睿、梁书斌/新华网

2016-09-19 19:3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新华网哈尔滨9月19日消息,弥漫着臭味的小作坊,用淀粉就能制出3600多万元的“救命药”;一盒需长期服用的治疗心脑血管病的“药物”售价百元以上,却区区几元钱就能产出来……
哈尔滨警方近日破获一起制售假药案,查获35万盒假心脑血管疾病常用药,犯罪嫌疑人刑满释放两个月后就因重操旧业被抓。专家认为,市面上越高端、畅销的药,越易成为被伪造对象。堪比毒品的高额利润,是这些制假售假者们一再铤而走险的重要原因。
小作坊弥漫臭味,淀粉制出3600多万元“救命药”
今年初,哈尔滨市公安局接到黑龙江省公安厅转交线索:哈尔滨市呼兰、松北地区有一个生产销售假药的窝点。随后,哈尔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等部门成立专案组,经过艰苦的工作,掌握了大量证据。5月20日,警方收网,将宋某等9人抓获。
办案人员共在宋某的两处生产窝点缴获3套药品生产设备和生产原料,查获心脑血管疾病常用药“硫酸氢氯吡格雷片”“阿托伐他汀钙片”“阿司匹林肠溶片”等假药半成品35万盒,经物价部门作价约3600多万元。
在哈尔滨市呼兰区永兴村,有5个普通的葡萄种植大棚。谁也不会想到,这里会是生产假药的加工间。大棚里建有彩钢活动房,里面有压片机、包装机等设备。在“车间”一角,堆着大量假药原料精糊(淀粉)、包装用铝箔及大量假药成品、半成品。
长岭镇长岭村民房内有另外一处制假窝点,这里的“制药”环境让办案民警作呕。“封闭的屋子里遍布脏水盆、脏靴子,弥漫着臭水、臭药的味道。”哈尔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一大队副大队长申万里说。
警方介绍,这些窝点十分隐蔽,采取“游击作战”方式,开工时间很不固定。经赴辽宁、上海、北京、浙江等省市核查,黑龙江省食品药品检验检测所认定上述被查获药品没有药物的有效成分,为假药。
黑龙江省食品药品稽查局稽查三科主任科员赵磊介绍说,这些假药的主要用料是淀粉,做成药坯后再包上糖衣,色染不均、色泽度差,但用上和市面正规药品几无二样的包装盒,普通消费者很难分辨。专业人士说,不具药力的药品使用后,极可能耽误病情。
全家老少齐上阵,采购售卖都靠网
据介绍,近年来黑龙江省查处的制售假药犯罪,呈现出家族化、网络化、精细化特征。
——“全家老少齐上阵”。该案共有9人落网,大部分有亲属关系。这9人分工明确又相对独立,宋某妻子负责联系业务,舅舅、姑姑负责生产,岳父、岳母则帮忙打通运输环节。
黑龙江省食品药品稽查局稽查三科科长张世勇说,从2014年破获任某产销近10亿元假药大案到如今的宋某案,一大共同特点是由家族成员共同参与。“这样外人很难靠近。他们往往又具有极强的反侦查能力,稍有风吹草动就偃旗息鼓,隐藏生产设备和假药。”
——“采购售卖都靠网”。经调查,宋某生产假药设备均购自网络。在“边研究边生产”中,完成从“药粉—药片—压缩成板”的流程。在销售环节,这些假药制售商往往会租用设在国外的网络服务器,发布假药信息。找到买家后,再通过快递将假药送至消费者手中。
参与现场搜查的侦查员高磊说,没有在生产窝点发现任何账目。“交易时,假药商们常花几十元买一张盗用他人身份信息开通的银行卡,交易完后就扔掉,每次交易都换卡。还会通过一些比较大的医药交流QQ群,进行假药串货。”
——“制假售价分工日益明确”。据了解,假药制售领域产、运、销均有单独分工。近年来,黑龙江查处的相关案件中,主要生产地点设在市区县,在这些地方利用大型生产设备,完成假药的制片、压片、塑封等对机器依赖性高的生产环节。到了分装和销售环节,则多集中在北京市房山区,在这里完成分装、贴签、装箱等需要手工完成的工作,利用北京市发达的交通和物流条件采购生产设备、包材等材料,并将假药销往各地。
几元钱生产百元“药物”,加大刑罚力度是关键
制造假药可获高利,是这些制假售假商们一再铤而走险的重要因素。据了解,市面上一盒在百元以上的“硫酸氢氯吡格雷片”,在宋某这里区区几元钱就能“生产”出来。
黑龙江君明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黄月明说,相比以前的规定,刑法修正案(九)加大了对药品犯罪的量刑力度,只要被认定为“生产、销售假药”的,即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更具操作性,但也保持在相对较低的量刑程度。
一些食药稽查工作人员说,假药多流向偏远的城乡接合部,因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而“保有市场”。近年来,黑龙江省食品药品稽查局通过与公安机关联动,查处了一批大案要案。副局长闻平介绍,商贩利用互联网延伸假药产销链条,销售之间利用QQ联系,假药流向全国多个省份。“现在查处案件近80%的线索,来自患者、厂家举报和公安协查,很难从源头介入提前预防。”闻平说,假药大案频发对监管部门也提出了新挑战。
目前我国药品监管已经逐步开展部际和省际等多种形式的跨部门、跨地域合作。药品监管部门还应加强与媒体合作,为群众用药安全构筑“思想防线”。鼓励公众从合法渠道购买药品,提升公众辨识假劣药品的能力。
业内人士介绍,现在的假冒伪劣犯罪不是单线的,而是网状的。打掉一个假药生产商,往往会有其他生产商上来补充。公安部门有关专家表示,在国外,一旦有假冒伪劣犯罪记录,贷款、就业等都会受影响,而且终身实行行业禁入。而我国这方面还有改进的空间。
(原题为《淀粉制出35万盒假救命药 造假药者出狱两月重操旧业》)
责任编辑:薛冬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淀粉,造假药者

相关推荐

评论(11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