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正洋法律书店老板:苦心经营,状况不好也未想过改行

澎湃新闻记者 臧继贤

2016-09-21 14: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日,一则正洋法律书店老板张正洋突发脑溢血身亡的消息在法律图书出版和法律专业圈中不断转发,让人对张正洋年仅44岁的生命就这样戛然而止叹息不已,也让很多人关注到了这家法律专业书店。
张正洋
得知张正洋去世的消息后,燕大元照法律图书总编辑蒋浩撰文《大城市、小书店——写给正洋法律书店》表示悼念,这篇文章在法律圈内被大量转发,现已有35000以上的点击量。而在这篇文章下面,受惠于正洋书店或者和张正洋有交情的网友纷纷留言,除了感叹张正洋的突然离世,同时也在感叹张正洋经营书店的不易。
一位网友表示,正洋法律书店是在法律图书业界如雷贯耳的书店:
也有网友表示正是这家书店开启了自己在华东政法大学求学的愿望:
还有网友感叹现在还有多少像这样的小店能在夹缝中生存:
正洋法律书店位于华东政法大学附近,是以老板张正洋的名字命名的,从2000年后开业以来,已经持续经营了15年之久。华东政法大学周围这样的法律书店不止一家,但经营时间都没有正洋书店这么长,没能够坚持下来。
得知张正洋去世的消息后,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来到了这家位于上海市长宁区万航渡路1544号的正洋法律书店。书店正常营业,但店内只剩一名负责收银的工作人员。
书店的面积不大,但灯光明亮温暖。三面墙壁摆满了书架,书架上满满当当都是法律专业书籍。在书店中间有一张长桌,上面有功夫茶具、摆件、绿色植物和文具。在门口处还有一张适合读书交谈的小圆桌,收银台后有一台专业的意式咖啡机。从种种细节可以看出,张正洋生前对这家书店的经营非常用心,尽己所能为读者打造了一个舒适的选书、阅读和交流的环境。
正洋法律书店。
据店员介绍,目前正洋书店在上海一共有三家分店,另外两家分别位于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和第二中级法院附近。除此之外,正洋书店在青浦区还有一处仓库,读者也可以自行前往选书购书。而此前在华东政法大学松江校区和复旦大学法学院附近的正洋书店已经关闭。
今年6月,有正洋书店的老顾客在微博上晒出正洋书店的青浦仓库。 图片来自新浪微博
蒋浩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就在两周前张正洋还因“全国法律书店法学图书联展”的事情造访过他。原来张正洋不仅经营自己的书店,还参与发起了“全国法律书店诚信互助联盟”,将位于全国各地的法律专业书店联合起来,试图共同应对专业实体书店面临的经营困境。张正洋同时也是互助联盟的核心骨干,蒋浩在联盟成立的十年间见证了他用上海人特有的精明为联盟出谋划策,奔前走后。而此次法学图书联展也花费了张正洋不少的精力,有时他每天睡眠的时间只有2到3个小时。“书店经营是体力活,需要到火车站和仓库去搬书,回来还要上架。工作非常繁琐和繁重。但张正洋也不想改行,就想继续做下去。”其实张正洋并非法律专业出身,似乎也并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
悬挂在正洋书店内的图书联展宣传旗,为期一个月的联展才刚刚开始不久。
蒋浩和张正洋因书店结缘,在相识的十几年间,蒋浩也亲眼见证了此类专业实体书店近几年来的经营困境。而比起一般的大众书店,专业书店的经营更为困难:一是几大电商的冲击使得大家现在都坐在屋里买书,很少有人逛书店,这是实体书店遇到的最大冲击。二是房租的压力,民营书店的经营面积和日益增长的法律图书出版量不成正比。“目前出版社一年出版的法律图书种类是过去的三到四倍。以这些地面民营书店的面积,根本摆不下那么多书。而对于书店来说,上架率非常重要,上架越多,大家购买的几率也越大。”三是折扣问题,现在电商和实体书店拼折扣的情况还很严重。“基本上出版社给电商都是批发的折扣,甚至有时候还返点。民营实体书店没有这个议价能力。”所以出版社也经常面临新书是先发给书店还是先发给电商的困境。“要先发给电商,折扣很低,实体书店就没办法活了。”
面对实体书店所遭受的电商价格战,蒋浩在自己的文章中也讲道:“我倒是觉得出版社略显得有些唯利是图,为了赚取出版利润,出版社有下游各种销售途径可以选择,也不会拼尽全力与靠资本运营的电商在销售折扣上据理力争。”
而此前张正洋所在的全国法律书店诚信互助联盟也采取了一定的应对措施。多家书店借联盟建立起来的关系,可以互相调剂书目种类,也整体统一了出售折扣,但原本试图联合起来和出版社讨价还价的愿望却一直没能实现。
对此,蒋浩谈道:“一个书店一种图书进货一千本,十个书店就是一万本,这样就能和出版社谈折扣和价钱。但实际上却做不到,因为每个书店的背景、资金和环境都不一样,所以也很困难。”
虽然这些法律实体书店虽小,但他们却很好地连接了出版社和读者,甚至可被称为出版社发行部和读者服务部的“延伸”。在蒋浩看来,“在图书具体的销售终端环节,民营书店是很好的补充。第一个他们是无孔不入,第二是他们服务态度比出版社已有的读者服务部和发行部要好。我们有些活动不愿放在自己的发行部,宁愿放在民营书店。”
对此,有一件事让蒋浩印象深刻。“有一年张正洋开车带我去复旦大学的新店,成堆的新书需要他们夫妻俩搬来搬去,如果涉及学校教材,还要将每位学生的新书分拣派送。当时在法学院图书馆的空地上,到货的新书铺满了一地,而那时正值上海的暑期,闷热难耐。而这样细致的工作,出版社自己是不会愿意做的。”
关于张正洋的故事,还有网友留言讲到华政曾经的宪法宣传日活动资金有缺口,于是学生尝试着联系张正洋,最后他无偿为活动提供了200本法律书籍以及3000元现金,并只简单地说了句:“这是我力所能及的。”
9月18日,张正洋的遗体告别仪式在上海龙华殡仪馆举行,和张正洋合作的出版社都有派人参加。在蒋浩看来,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民营书店的付出使得他们和出版社的关系一直不错,人虽不在了,但情分还在。
张正洋遗体告别现场。 图片来自新浪微博
张正洋不在了,他的正洋书店今后何去何从?店员表示,目前的经营还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但今后的情况会是怎样她也无从知道。也有网友表示想要参与民营书店的经营。
除了这家书店,张正洋留在身后的还有他瘦弱的妻子和两个未成年的孩子。
似乎书店还没来得及换上新的牌匾。
最后,在此引用蒋浩文章中的一段话来结束此篇报道:
一个人一生的精力放在一个行业,一个微利的文化传播行业,需要具有匠人坚忍不拔的毅力及持之以恒的精神。民营法律书店,它们销售的产品大都是法律图书文献,高屋建瓴,涉及国计民生,但书店条件艰苦,势单力薄;他们大都来自非法律专业,但图书的上架分类、摆放,多少会让国营书城不能望其项背;他们大都没有官方的背景,因为行业微利,也没有资本运作的支持,如果到各省城看看他们的店面面积及设施,就能知道他们所面临的经营压力。
责任编辑:顾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正洋书店,法律

相关推荐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