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者移居深山保护辽宁最美野长城:修缮后都变了,路滑难爬

澎湃新闻记者 罗杰

2016-09-23 16: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日,一则“最美野长城被砂浆抹平,700年历史的国宝面目全非”的帖子引发持续性关注。
网友指出修缮辽宁绥中野长城的方式简单粗暴,辽宁省文物局局长丁辉也对媒体公开表示,确实修得不好看。
“这里曾是最美的野长城,现在修完,长城的沧桑感都没了,路还特别滑,往上爬都困难。”中国长城学会会员、辽宁省旅游摄影协会葫芦岛分会秘书长刁鹏柱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感慨,他就住在这段长城山脚下。
游客在修缮完的小河口长城上艰难爬行。
刁鹏柱当初就是因为被这条野长城的美所吸引,才在2009年4月从锦州搬到绥中永安乡定居。他也是一名长年关注、保护长城的志愿者。
据刁鹏柱介绍,此次引发修缮争议的野长城位于绥中县永安堡乡西沟村,在小河口自然屯的山上,是当年戚继光的“戚家军”里的义乌兵修筑的。“这些南方兵手艺很好,修筑时在长城敌楼的门楣上刻了很多精美的花纹,有些被毁了。”刁鹏柱说,长城是国宝,要本着科学的、艺术的态度去对待。
长城敌楼上雕花的门楣,这是明朝时戚家军里义乌兵修筑时留下的手艺。
变样的“三龙交会”之地
绥中永安堡乡西沟村,是一个因修建长城而诞生的村落,村民大多是明朝修守长城的名将戚继光率领的戚家军义乌兵的后裔。据史料记载,西沟长城始建于明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明隆庆五年(公元1571年),名将戚继光被调到今辽宁、河北、北京一带整顿边务。戚家军里平倭有功的义乌兵就驻守在西沟村。
此次引发修缮争议的“小河口长城”就坐落在西沟村。
据北京青年报9月22日报道,网友爆料称,被民间称为“最美野长城”的辽宁省绥中县小河口长城,在修缮后被“抹平”,完全看不出长城的样子,变成一堵蜿蜒的“白灰墙”,失去原有风貌。
报道中称,小河口长城是全国文物重点保护单位,也是目前保存最为完好的一段明长城。始建于明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坐落在永安堡乡西沟村一带雄险陡峭的燕山山脉上,由于雄踞于险峻的山岭,所以又有“第三八达岭”之称。但如今被修葺后的长城已经看不出长城的样子,城墙被白灰堆高,完全分不出哪里是“城墙顶面”,哪里是“垛口”,哪里是“垛墙”。原本的城砖也很难看到,都被包在了白灰里。
北京青年报了解到,当地长城被修葺的一共有三段,小河口长城只是其中一段。
刁鹏柱告诉澎湃新闻,这里的长城正统的说法应该叫做锥子山长城,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分为小河口段、西沟段、大毛山段、锥子山主峰段。小河口长城是人们的一个通俗说法,小河口是西沟村的一个自然屯。
刁鹏柱是辽宁锦州人,之所以搬来绥中永安定居,就是被这里的野长城吸引,“特别壮观特别美,根本看不够”。
小河口长城吸引了很多摄影爱好者,有着“辽宁最美野长城”的美誉。
刁鹏柱说,锥子山长城最大的特点是“三龙聚首”,就是三股长城都交会到锥子山主峰,一股通往北京,一股通往山海关,通往北京和山海关的长城叫蓟镇长城,还有一股长城从锥子山顶起通往辽宁丹东的鸭绿江,这股长城叫做辽东镇长城。“和全国其他地方的长城相比,小河口长城还是保存比较完整的。因为这里山高,过去人烟罕至,没有大规模破坏。”
和刁鹏柱一样,刘福生也是被这里的长城震撼,才搬来西沟村定居。刘福生是绥中锥子山省级森林公园管理处主任。在刘福生眼里,小河口长城一年四季都很美,在这里能看到长城云海,山上红叶。
“修缮后路滑难爬”
刘福生觉得,这个3年前的修缮工程在一定程度上,毁了这里的长城。
刁鹏柱回忆说,小河口长城的修缮是从2013年9月开始的,历时一年。
绥中县文物局相关人士曾对媒体回应称,此次修缮长城项目是国家文物局下的批复,属于抢险工程,由于部分地段的长城有险情,有倒塌的风险,所以需要进行修缮。
刁鹏柱也认为,修缮是应该的,小河口长城的很多垛口早就倒塌了,敌楼也因风雨侵蚀损毁严重,不进行修缮,再过几十年可能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北京青年报报道说,绥中这段长城由当地文保部门主持修葺。绥中县文物局办公室工作人员称,该修缮项目经过国家文物局批复,包括方案的设计、工程监理、竣工验收,每一步都“合理合法”。审核立项后,通过招投标寻找有资质的设计和施工单位来进行修缮工作,参与工程的有绥中本地的建设公司,也有外地公司。
绥中县文物局相关人士还曾对媒体称,整个修缮过程合理合法,修缮工艺也没有问题,修缮使用的材料也不是砂浆。
刘福生亦证实:“网上传的什么修缮长城是用水泥抹平,不太准确,用的是三合土,但用什么材料我觉得还不是最重要的,如果那些垛口都整没了,没有垛口那还能叫长城吗?”
三年前,文物部门对小河口长城进行修缮。 刁鹏柱 图
但是,是不是就必须修缮成如今的模样?
在“最美野长城被砂浆抹平,700年历史的国宝面目全非”的帖子在网上传开后,这个问题多次被网友提出。
人民日报9月22日刊登评论称,此次修缮的方式是否合理合法,尚需求证,但这段长城已被毁容,不复昔日神韵,却已成事实。曾有网友感叹:在这里远眺,仿佛能看到古老战争的硝烟。而如今,长城变“长墙”,徒留一地尴尬。
该评论称,一段已有六七百年高龄的长城,它的独特气质,不是美不美可以简单涵盖的。正如一位作家所说,没有皱纹的祖母是可怕的,没有白发的老者是让人遗憾的。这段年久失修的长城,动个手术无妨,但决不能实行换头术,否则,还可称之长城吗?
该评论呼吁,保护文物离不开专业知识,更要有敬畏之心。
刁鹏柱说,他对这次的修缮效果不太满意。“据我所知,修长城用的是三合土,一般夯实三合土后往往要铺一层砖或扁石,然后砌上长城垛。这次修缮没有铺砖,也没有修垛,就铺一层三合土夯实完事,这就不美观。”
不止不美观,而且修缮后的长城路面非常滑,游人往往需要手脚并用才不至于摔倒。
刁鹏柱是一名摄影爱好者。他说,从摄影的角度看,没修缮前的小河口长城很古朴,有很强的沧桑感,现在完全没有以前的效果了,他已经很少再去了。“这次小河口长城修缮给我们的教训是,文物部门搞修缮,不能只考虑安全性,也要从艺术角度去考虑修缮方案。”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辽宁省文化厅办公室相关人员表示,对小河口长城的修缮,省文化厅是知情的,他们当时依规定进行过审批。
澎湃新闻从辽宁省文化厅获悉,该厅已经安关专家去绥中调查了解。
另据新华社报道,辽宁省文物局调查组已于22日抵达绥中,将于23日对该点段长城进行实地勘查,具体了解相关维修方案的审批落实情况及施工质量等问题。调查组由辽宁省文化厅副厅长、文物局局长丁辉带队。
小河口长城修缮引发的争议,亦引起国家文物局的高度重视。9月22日,国家文物局有关负责人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已经派人赶赴现场去核查评估,了解修缮方案的审批落实情况,以及施工质量等问题,调查评估结果将会及时向社会公布。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长城保护,辽宁野长城

相关推荐

评论(11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