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吨鲟鱼逃逸后的养殖户:预警泄洪量25分钟翻倍,来得太快

澎湃新闻记者 温潇潇 张蓓 吴跃伟

2016-09-23 17: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00:14 万吨鲟鱼逃逸后的养殖户:预警泄洪量25分钟翻倍,来得太快
警报|水库泄洪致万吨肉食鲟鱼逃逸长江,专家称或致物种入侵【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一切都来得太快了。”
7月19日15时49分,湖北宜都市鲟鱼养殖户张道炎收到一条短信,是市水产局发来的:目前,隔河岩、高坝洲两坝正在泄洪,接防汛办通知,高坝洲泄洪量增加到4300(立方米每秒),请广大渔民做好安全防范,确保人身和财产安全。”
25分钟后,他就收到了第二条短信:紧急通知,隔河岩泄洪量将达到8800(立方米每秒),请网箱上人员迅速撤离,确保人身安全。
张道炎回忆,因为自家网箱比较牢固,直到下午6点多后才被冲走。
9月20日,农业部长江办(农业部长江流域渔政监督管理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因清江(长江支流)梯级水电站泄洪,湖北省长阳、宜都地区养殖网箱中近万吨外来鲟鱼、杂交鲟鱼逃逸,这些鲟鱼目前已经扩散到长江中下游干流中,“可能对长江水生生物和生态造成灾难性的影响。”
包括张道炎等多位养殖户称,洪水来的太快了。他们认为,如果能提早几个小时通知这么大的泄洪量,也能尽可能做些准备。
一位不愿具名的渔业公司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对于8800立方米每秒的泄洪量,起码也要提前几小时预警,“可以将网箱拉到岸边,都能保住”。
多名养殖户还表示,政府提供的救助太少,而债务来得太突然,无法承受。
9月21日,宜昌市防汛抗旱指挥办公室一名操姓科长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省里的泄洪调度通知下发后,市防办第一时间便通知了当地政府有关部门,“预警发出的时间应该是没问题的”。操姓科长称,记录显示,7月20日隔河岩最高泄洪量曾达6600立方米/秒。
值得注意的是,养殖户提供的一份湖北省防指办公室文件显示,7月19日,清江流域洪水的预见期“只有3小时左右”,且7月19日隔河岩水库断面洪峰流量达到18700立方米每秒,超过1969年以来该地最大洪峰。
养殖户:根本没时间抢救
此次受灾地区之一为高坝洲库区,处于清江下游流域,距离长江口约20公里,夹在清江流域梯级水电站里的隔河岩水电站、高坝洲水电站之间。据三峡晚报报道,截至2016年3月,清江流域共有养殖网箱4.5万多口,而高坝洲库区就有3万余口,占总数的三分之二。
据裴春、薛华等多名养殖户介绍,7月19日13时30分左右,他们便发现泄洪量比较大,陆续开始检查自家的网箱。
养殖户张道炎也表示,自己曾在当天13时左右接到朋友电话提醒,说当天的水量和往常比不太一样。
宜都市水产局发给养殖户的预警提示短信。
多名宜都地区养殖户向澎湃新闻提供的手机短信记录显示,7月19日15时49分,宜都市水产局给养殖户发来短信通知称,隔河岩、高坝洲两坝正在泄洪,泄洪量达4300立方米每秒,提醒渔民注意人身财产安全。
“我正在加固网箱时,收到的这条短信,”据张道炎介绍,一般来说,对于4300立方米每秒的泄洪量,如果有养殖户疏忽,网箱没有固定好,可能会被冲走。
然而,短短25分钟后,16时14分,水产局便给养殖户发来短信。这次的通知是:“紧急通知,隔河岩泄洪量将达到8800立方米每秒,请网箱上人员迅速撤离,确保人身安全。”
裴春、张道炎等养殖户认为一切来的太快了。他们认为,如果能提早几个小时通知这么大的泄洪量,也能尽可能做些准备。

一位不愿具名的渔业公司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对于8800立方米每秒的泄洪量,起码也要提前几小时预警,“可以将网箱拉到岸边,都能保住”。
不过,澎湃新闻从养殖户提供的短信记录上发现,其实在7月15日13时28分,宜都市水产局就已经发布了第一则泄洪消息。该消息称,15日16时隔河岩水库开始泄洪,泄洪量为2800立方米每秒。
养鲟鱼十几年的张道炎解释说:“2800到3000(立方米每秒)的泄洪量是常见的,只要检查绳索没问题适当加固就可以。”
多位养殖户表示,他们并未想到后来的水变那么大。
9月21日,宜昌市防指办公室操姓科长称,按照水电站规模等级,隔河岩、高坝洲两座梯级水电站均由湖北省防办调度。
据该科长介绍,记录显示,7月20日隔河岩最高泄洪量曾达6600立方米/秒。

该科长认为,如此的泄洪量,对于高坝洲库区的鲟鱼养殖区,“应该会对其产生影响”。
此外,养殖户提供的一份发出时间为8月2日、盖有湖北省防指办公室公章的文件显示,7月19日,清江流域洪水的预见期“只有3小时左右”,且7月19日隔河岩水库断面洪峰流量达到18700立方米每秒,超过1969年以来该地最大洪峰。
截至发稿,关于水电站具体调度时间及各部门预警通知时间,澎湃新闻尚未得到湖北省和宜昌市防指官方回复。
生活救助养殖户每户2000元
据三峡晚报报道,截至2016年3月,清江流域共有网箱4.5万多口,而高坝洲库区就有3万余口,占总数的三分之二。
被泄洪洪水冲毁的网箱设施。  养殖户裴春供图
据高坝州库区长阳磨市江南渔业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陈德云介绍,该库区养殖户大约七成的网箱设施和鲟鱼被冲走,“政府曾统计过损失,整个库区损失了约18亿。”
一位知情人士称,官方也不止一次统计过,仅高坝州库区宜都地区受灾户的损失就超过6亿元。
截至发稿,上述损失具体数目尚未得到官方证实。
养殖户裴春的手机里,仍保留着7月19日下午他拍摄的清江水面上冲毁的网箱和杂物照片。他用水印相机拍摄的每张照片右下角都标注了拍摄时间。
7月21日,洪水过后两天网箱等设施堆积在江面上。  养殖户裴春供图
7月21日的照片中显示,江面上堆满了用来固定网箱的铁桶、废网、竹跳板和简易工作棚。
裴春的妻子黄女士告诉澎湃新闻,自己家主要养殖达氏鲟、中华鲟和杂交鲟,一个水面面积为20平方米、深度为6米的网箱,可以养殖大约2000多斤鱼。
裴春称,这次其受灾的277个网箱的50多万斤母鱼,让他们损失了1000多万元。
长阳磨市江南渔业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陈德云说,如果从一条20厘米长的小鱼苗养起,通常一条母鱼成熟并且可以剖肚取子至少需要近十年,可以长到2米长、200多斤,“这还不算意外死亡的”。
据陈德云介绍,养鱼的众多成本中,饲料费是最多的。他购买的鱼饲料每斤4.5元,鲟鱼在夏冬季需要每天吃掉占体重约0.3%的食物,而春秋季则需要占体重约1%的食物。
据当地多名养殖户介绍,鲟鱼子加工生产的鱼子酱质量较高,可国内销售或出口国外。
高坝洲库区的养殖户多于2005年之后起家养鲟鱼,其中有“达氏鲟、史氏鲟、大杂鲟、鸭嘴鲟、西伯利亚鲟、俄罗斯鲟等十多种鲟鱼”。
而由多名养殖户提供的一份落款时间为8月1日、宜都市人民政府办公室的文件显示,这些高坝洲库区宜都受灾户仅可一次性获得每户2000元的生活救助。若受灾户家庭有在校学生,可按照不同教育程度两年内获得每年最高5000元学费补助(5000元仅限大学新生一年级,学前及小学学生每年补助1000元)。
“我现在身上有500多万的债。”裴春说,他欠了一家饲料厂80万元,本来准备卖鱼后还上的,“从来没有想过可能还要吃官司”。
高坝洲库区网箱内的鲟鱼,养殖户称有大约两千斤,为洪水后幸存以及重新购买的俄罗斯鲟。
宜昌今年曾宣布4月起取缔网箱养殖
据《三峡晚报》报道,宜昌市政府曾于2016年3月宣布,从4月6日起全面取缔清江高坝洲库区的所有网箱设施,禁止网箱养殖,并依据对网箱养殖的情况调查进行经济补助。
彼时,宜昌市政协委托武汉大学曾完成的《清江流域长阳、宜都段水环境综合调研报告》显示,网箱养殖令高坝洲库区水体面临氮、磷面源污染,而高坝洲库区是周边近20万人的饮用水源地。
事实上,《湖北省水污染防治条例》第二十二条已规定,“禁止在江河、湖泊、水库、运河围栏围网养殖、投肥(粪)养殖。”而该条例在2014年7月1日开始实施。
养殖户陈金木称,2016年初,政府便开始对鲟鱼养殖户的规模、生产用具设备等进行登记,并航拍了各养殖户的网箱数量及面积。

多名养殖户告诉澎湃新闻,其实在2014年便有网箱可能被拆除的说法。
“这下不用拆除,直接冲走了。”张道炎说,没冲走之前他还想着转行做其他生意,但现在却被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来。
责任编辑:崔烜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泄洪 鲟鱼逃逸

继续阅读

评论(70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