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如何掌握“网红”这项技术活?媒体建议要“接地气”

南方杂志微信公众号

2016-09-27 09: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我们需要的“网红”官员,是那种可以在电视、网络直播上随时回答老百姓提问的官员;是那种不惜被质疑、依然愿意高调宣传本地旅游资源、农副产品的干部。他们在聚光灯下高调的言行,可能惹人争议,但只要不是为了个人名利,不是说一套做一套,不是弄虚作假哄骗人,当一下“网红”也无妨。
习近平总书记今年4月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首提领导干部“通过网络走群众路线”。他在讲话中明确了一点:今天的群众早已上网,民意随之上网,官员们自然而然也要上网去。官员上网的目的,就在于尽可能地接触群众、取信群众乃至影响群众,而若能成为大量网民关注的“网红”,当然是“网上群众工作”的能手。
纵观正能量的“网红”官员们,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两类。
招商引资型官员“网红”最为普遍
最典型的案例当属全国优秀县委书记陈行甲。作为一名清华毕业的高材生,陈行甲在2011年调至国家级贫困县湖北巴东县工作后,本身自带光环。为了发展该地区经济,特别是旅游业,他可谓事事亲为。2015年9月,由陈行甲演唱的《美丽的神农溪》MV爆红网络,视频上传后,一天时间内点击量就超过15.5万次;今年4月,陈行甲再次演唱歌曲《巴东之恋》,视频同样也在一天内点击率高达10万多次;更受舆论关注的则是其今年6月20日的3000米高空跳伞活动,借助各大媒体的纷纷报道,陈行甲着实火遍了全国各地。
湖北巴东县委书记陈行甲
除了陈行甲,广东省清远市市长江凌曾一度被网民称为“吃鸡市长”。2013年禽流感让清远养鸡业受到重创,江凌等市政府领导率领多家养鸡企业在清远鸡村大摆吃鸡宴,江凌在宴会期间的一句话——“我天天吃鸡”引爆网络热点。江凌此举正是为了提升大众对鸡肉消费安全的信心,他也成为广东省首个力撑养殖户而带头吃鸡的地级市市长。
清远市市长江凌
谈到因招商引资成为“网红”的官员,山西省更可谓人才辈出。今年6月,山西卫视一档名为《人说山西好风光》的旅游推介竞演节目开播,山西11个地市的市委书记、市长或副市长纷纷亮相,力推各地区旅游经济。而近日,山西省万荣县县长李永辉率队奔赴了近400公里的路,赴首府太原市推销当地农特产三白瓜的新闻同样让李永辉戴上了“网红”的帽子。
个人特色十分抢眼的官员“网红”
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原副主任陆群(网名“御史在途”)曾因为50名农民工讨薪和长沙县委书记杨懿文“对赌官帽”。他曝光了娄底市电业局多名局领导配备奥迪车,被网民美誉为“现代包公和海瑞”。2014年,他在微博上公开质疑国家食药监总局将“南方金银花”更名为“山银花”的行为,称更名给千万计的南方花农造成了损失,引发舆论关注。纵观他的“网红”事迹,陆群个人的“斗士”形象十分鲜明。
微博拥有近360万粉丝的前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现广东省卫计委巡视员廖新波,对于医改等医疗热点问题常常在网上发表个人观点,被网友亲切称为“波子哥”。“波子哥”廖新波从2005年底开始写博客,他的博客以学术讨论为主,亦有情感抒发的诗歌散文,更不乏对医疗领域新闻热点的评价。九年间共写作2400余篇,访问量超过1540万次。他从2009年开始写微博,至今发了1.7万余条。
廖新波
在2012年天津举办的中国人体器官获取与分配组织工作会议上,时任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要求到会卫生官员做好器官移植推动工作。“波子哥来了吗?”,黄洁夫在主席台这样呼唤,要求他利用其“江湖地位”向大众做好宣传。
负能量“被网红”官员应引以为戒
还有一种“网红”是官员们都不愿意做的,就是负能量的“被网红”。而之前网络上大部分的“网红官员”都是负能量的“被网红”。
从2012年因被曝出不雅视频而被全国人民熟知的雷政富,到边擦“香香”边说“我是当领导的,不可能每件事都清楚”的河南鲁山县委群工部长汤钦,众多因为负面新闻而成为“网红”的官员,让大众对“网红”官员天然的产生了排斥感。有媒体更是在评论“网红干部”时说,万庆良式的“网红”行为应该令领导干部引以为戒。
官员当“网红”是个技术活
当前,仍有一些党员干部网络知识匮乏,网络观念和工作能力不能与时俱进:有的党员干部上网只当“观察员”,在网络上只“潜水”不发声,无视网络民意,更不擅长与网民互动沟通。还有的党员干部患“网络恐惧症”,存在抵触情绪,处理起批评建议焦头烂额。
习近平总书记在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时强调,“网民来自老百姓,老百姓上了网,民意也就上了网。群众在哪儿,我们的领导干部就要到哪儿去。各级党政机关和领导干部要学会通过网络走群众路线,经常上网看看,了解群众所思所愿”。
不做高高在上的“官老爷”
党员干部要经常上网看看,才能熟悉网民的“网言网语”,才能从七嘴八舌中看反映,从沸沸扬扬中找问题,从众说纷纭中查不足,然后才能着力加以解决。
很多人对官员成为“网红”还不太适应,这与我们对领导干部的传统印象有关。在人们的传统思维中,官员就是那种不苟言笑、讲话一板一眼、大腹便便的形象。当官员变得风趣幽默、能和老百姓打成一片的时候,大家反而不适应了。在市场经济和互联网时代,“官老爷”的形象早就该被淘汰了,如果官员言行不令老百姓喜闻乐见,大家会觉得没有亲和力,没有魅力,甚至对其执政能力产生怀疑。
政治生态应更放松一些
有句俗语叫做“人怕出名猪怕壮”,对于中国官员来说,这种说法似乎更贴切,在“网红”的道路上他们走的很具风险性。2014年4月,廖新波的职位从副主任、党组成员变化为巡视员,分管领域从医政变成综合监督处和交流合作处,相当于被调离了实权职位。2016年3月20日,陆群正式离开机关,辞去编制,开始在一家企业工作(出任湖南财信金融控股集团纪委书记,分管监察和审计工作)。
正因为如此,许多人不理解李鸿忠为什么还要鼓励官员继续做“网红”。
单纯鼓励官员做“网红”,不可能让官员们放下忧虑,还需要更高权利机关对“网红”官员的名誉和仕途进行保护。另外,盲目鼓励官员做“网红”很可能引发“作秀”潮,广大民众是否买账亦未可知。
过往的“网红”官员案例不乏立足民生者,之所以仍备受争议,甚至给其仕途带来负面影响,不是因为脱离民意,根源还在于他们特殊的政治身份和在传统政治生态以及民众心中的刻板形象。
官员走“网红”道路,在西方政治生态中其实早已是家常便饭,而且已成为一种官场“显学”、一种政治“旧闻”。中国目前仍把其视为“新闻”的同时,已显露出观念、方式的落后性。在党和国家建设更趋开放性的时候,中国政治生态、官员形象确实也应该松松绑了。
修炼成正能量“网红”
官员如何做一个“接地气”的“网红”,如何在网上与群众发言互动,有人给出了这么几条建议:
讲话要具备“问题意识”,别尽讲好话套话。一般官员讲话还是喜欢讲成绩、谈政绩,说好话的多,谈问题的少。近几年热起来的“政风行风热线”节目就知道,很多久拖不决的问题,领导一重视立马就解决了。所以,当领导的要发展经济关注民生解决大问题是重要工作,有空的时候关注、解决一些老百姓的小问题,更能引发百姓的“热捧”。
讲话要具备“为民意识”,别尽整些虚的装的。实实在在为群众做好事、办实事、解难事,群众也才能信服。“县长卖桃”“市长吃鸡”都是官员们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在解决民生大事,想不红都不行。
讲话要具备“情感意识”,要让人听得进去听得下去。“洪荒少女”傅园慧之所以能迅速成为网红,就是因为她说人话,说自己的心里话。前不久,江苏省委书记李强因为要求地方干部以后汇报发言不要用“尊敬的某某”火了一把。
讲话要具备“网络意识”,便于网民传播。网络时代,大家的时间碎片化、阅读碎片化,如果你想传播得好一点,快一点,那就故事要短,语言要土。中学生都能做到这点,相信我们的各级干部要做到肯定没问题。
广大党员干部必须与时俱进、顺势而为,在网络世界里将国家的政策变成网民耳熟能详的故事,要让讲的话网民喜欢听,写的文章网民喜欢看,学会用沾着泥土、带着露珠的话同网民交流,这样才能和网民快速打成一片,最终修炼成一个正能量“网红”。
我们需要的“网红”官员,是那种可以在电视、网络直播上随时回答老百姓的提问的官员,是那种不惜被质疑、依然愿意高调宣传本地旅游资源、农副产品的干部。他们在聚光灯下高调的言行,可能惹人争议,但只要不是为了个人名利,不是说一套做一套,不是弄虚作假哄骗人,当一下“网红”也无妨。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网红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