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记录非洲马拉松选手,他们的秘密你无法想象(中)

自然/波布非洲

2016-10-01 08: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作者前言】
很多人都说,人生是一场马拉松,然而,没有跑过马拉松的人,或者没有长跑过的人也许很难理解这其中的含义。2016年以前我也从来没有真正地体验过一场长跑,直到我来到肯尼亚马拉松的圣地:埃腾。
在这片神奇的红土高原,我第一次真正地审视自身,当我拖着受伤的腿在埃腾微弱的路灯下一步步完成半马的时候;当我看到我跟拍的运动员破洞的球鞋的时候;
当我拍到他们训练时坚毅的脚步的时候;当我看着操场上扬起的红土的时候;我真正地理解了摄影的意义,我真正地明确了自己要坚持的梦想,我真正地知道了马拉松人生的意义。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号“波布非洲”,授权澎湃新闻刊载 ID:hshafrica)
Simon展示他的“马杀鸡”证书。
他说:生命不息,跑者不死
Wilson的时代渐渐地落下了帷幕。在养伤病的这段时间,他做过英语老师,还回到原来服役的海军部队训练士兵。
他还回到大学校园系统地学习了运动科学,到韩国进修了拔火罐的课程。
Wilson忽悠自己的妹夫Simon去学“马杀鸡”。Simon曾经是土耳其国家队的助教,现在他已经是埃腾著名的“马杀鸡”医师。Simon和我说,他点穴功夫非常了得,问我要不要试一下。
从之前和他握手时感受到的他宽厚的手掌,强而有力的力度,我想了想,还是算了。Simon说一定要向我展示一下他的专业证书。
在妹夫Simon的“马杀鸡”帮助下,现在Wilson身上伤病已经痊愈,但是心上却一直有个空缺,他总觉得他的马拉松人生还不够完整,他还可以创造属于他自己的辉煌,所以现年已经40岁的他带着自己的梦想重回埃腾。
我对于40岁高龄还能继续再跑马拉松这事颇为震惊。这不是青春饭吗?40岁行不行?我当时就问了Wilson,关于40岁还能不能跑这个问题。
他回答我:“马拉松跑者的最佳年龄段在30-45岁之间,很多马拉松选手的好成绩都是在这个年龄段诞生的,我想在45岁来临之前去挑战自己。”
“我坚信我可以,我也会全力以赴。我放弃和我家人在一起的生活,独自一人回到埃腾,就是为了完成我的梦想。" 
当Wilson说这话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眼里有泪光闪过,我们有几个人,能在40岁的时候放弃优越的生活,不顾一切地追寻自己的梦想?
在埃腾的生活非常简单,一个小房间,一个小炉子,几个水桶,几件衣服,每天除了训练,就是吃饭睡觉。Wilson心无旁骛,全身心地投入训练。除了鱼之外,其他肉他都不吃,主食就是吃Ugali,一不喝酒,二不抽烟,三不吃含糖高的饮料。
“那么你为什么一定要来埃腾训练?”我追问道。
Wilson说:“埃腾海拔2400米,是最适合马拉松运动员训练的海拔。在这里训练完,回到低海拔的地方,你的状态会有非常大的提升。这里运动氛围非常好,埃腾小镇住了1500多名马拉松运动员。”
“大家周二在卡梅林田径场集合进行训练,周四去做法特莱特训练。这里空气清新,没有工业污染。你可以专注,不会被其他的事情分心。在这里训练的都是全肯尼亚马拉松最强的年轻人,和他们一起跑,可以知道我的水平恢复到什么程度了。上一次和年轻人一起进行马拉松测试跑,我跑了第五名,现在感觉非常好。”
说完,他告诉我他准备下楼提水。每天,他要从楼下提5桶水回家。一天的吃喝用水就这些了。他说,埃腾跑者的秘密,有很多都在这水里。水好,身体就好,跑的就快!
他每天都是自己洗衣做饭。Wilson非常爱惜脚上穿的这双耐克鞋,每天训练之前,都要好好地擦洗一遍,仿佛是仪式一般。威尔逊说,跑鞋是跑者最重要的装备,如同侠客手中的剑。
“你明天早上6点,来我这边,我们一起去训练吧。”威尔逊说。
“啊?6点,让我和你跑?开玩笑吧,我还是租辆摩托车跟拍吧。”我笑着和Wilson说。
“你别被摩的司机宰啊。”威尔逊很担心地和我说。
“你放心,收费多少我心里有数的,就这么定了,明天早上6点我坐摩的到你住的地方,然后拍摄你一天的训练。”
一个马拉松运动员的晨跑
第二天凌晨5:30,当我到Wilson楼下的时候,他已经准备好了。Simon前天到了埃腾的,所以晚上两个好基友睡在一张床上,床头柜上放着一张昨晚剩下的chapati。
其他运动员房间也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大家都纷纷起床了。
正准备和Wilson出发时,一位来自图尔卡纳的跑者Noah,他听说我的拍摄计划之后,希望和Wilson一起跑,Wilson同意了。
在肯尼亚骑着摩托车跟拍,这种事情,以前我从来都没想象过。但在埃腾,我实现了。
经过简短的热身跑,Wilson慢慢进入状态。一开始Noah还能跟得上Wilson,后来进入丛林跑之后,Wilson就把Noah甩身后了。
我仿佛看到了一群少年跑着去上学,跑着,跑着……就跑出一位专业的跑者了!
东非大裂谷的日出在6:40-7:00之间。埃腾乡村土地是红色的,现在是旱季,车子开过之后,空气中弥漫着红色的土雾。Wilson奔跑着,穿过土雾。
朝阳从正前方升起,我想象着一个跑者从现在跑进了未来,然后消失在土雾中。
对于Wilson来说,16公里的早锻炼只是一天训练的前餐,虽然满头大汗,但他已经习惯了。做完放松运动,Wilson回家休息。
昨晚做好的Chapati,外加一杯热可可,这就是今天Wilson的早餐。
妹夫Simon刚起床,他到隔壁邻居借了一瓶汽油,然后用汽油点燃自家的炭炉。这样的炭炉是每家必备的大件商品,500先令一只,折合人民币35元左右。
一天烧三堆炭,需要花费150先令,折合人民币10元左右。炭火着的很快,整个房间马上充满了刺鼻的气味,Simon迅速地把炭炉转移到走廊上去,那里比较通风。
这让我想起了,曾经的家家烧煤饼的时代。
Wilson端着热可可和Chapati依靠着沿街的栏杆上,想着什么。对于一个跑者来说,一天的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威尔逊对自己的妹夫很自豪,他说Simon对于他来说很重要,是他的教练,又是他的按摩师。
他说好朋友一辈子,哪儿就一起合个影。
(未完续待……)
(图文作者:自然 黑非洲摄友会会长,波布非洲联合创始人,现居肯尼亚。用镜头讲述不一样的非洲,做一个记录者。微信号:nature263)

更多专业跑步健身内容请关注本栏目微信号:sijiabenpao或搜索公众号:私家奔跑。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跑步,马拉松

继续阅读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