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以色列“最后的建国元老”离世:最具争议,又最受欢迎

澎湃新闻记者 孙梦文 朱郑勇

2016-09-29 07: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以色列前总统西蒙·佩雷斯
“60年来,我是这个国家最具争议的角色;但突然之间,我又成为了这片土地上最受欢迎的角色。”
在他夹杂着波兰口音的希伯来语、英语、法语表达中从来不乏妙语,以色列前总统西蒙·佩雷斯曾这样评价他一生的角色转变。
“坦白地说,我自己也说不清怎样被定义我会更快乐。”
以色列当地时间9月28日凌晨5时,因中风住院两周的佩雷斯离世,享年93岁。对以色列人来说,当初参与1948年复国运动的“开国一代”,如今已一位一位地成为了历史,佩雷斯的离去,似乎在宣告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9月28日表示,佩雷斯是中东和平进程的创始者和积极推动者,为中以关系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他的逝世是中东和平的损失,也是中以关系的损失。
少年得志重组以色列国防
《耶路撒冷邮报》细细梳理佩雷斯的政治生涯:他几乎担任过以色列的全部要职——先后担任过以色列政府8个部门的部长职务,两度出任总理,并于2007年至2014年担任总统。公职生涯70余年,佩雷斯的个人经历几乎见证以色列立国以来的每一个重大历史时刻。
1923年佩雷斯出生于波兰的一个商人家庭,11岁那年被父母送至巴勒斯坦,后来进入特拉维夫的一所农业学校学习。
在此后的一段岁月中,佩雷斯做过牧人,服务于农业集体社区。他个人生涯的重要拐点是1941年开始在以色列劳动党(Mapai)的活跃表现,这一组织也是以色列工党的前身。
与佩雷斯个人命运交织的是20世纪犹太人立国的历史大背景。
1939年,德国闪击波兰。随后,欧洲犹太人开始遭到大规模杀戮。散落在全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复国的热情再度被激发。1948年,以色列正式宣布立国。
在错综复杂的政治生活中,佩雷斯迅速成长。身在巴勒斯坦的青年佩雷斯热心于犹太人的复国运动,他率领的小组对西奈沙漠地形的侦察成为以色列立国的重要战略步骤。
以色列立国后,佩雷斯被钦点为海军将领。后来,他随以色列国防部使团到美国学习。
1952年,29岁的佩雷斯被时任以色列总理大卫·本·古理安(Ben-Gurion)任命为以色列国防部总长,佩雷斯用他习得的美国经验重组了以色列的国防力量。
获封诺奖与“核模糊”政策
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之间的冲突因为各种因素复杂交错而迟迟难以解决。
1993年,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在挪威首都奥斯陆达成一项和平协议,巴以和平进程正式启动。这时佩雷斯的身份是以色列外交部长。
因巴以和平协议的达成,佩雷斯和时任以色列总理拉宾以及当时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同获1994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对于奥斯陆协议,佩雷斯声称“我们别无选择”。
他引用古希腊哲学家的话评述道:“和平年代,黑发人送白发人;战争年代,白发人送黑发人”、“我认为如果我可以为年轻人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那将成为我们能做的最棒的一件事。”
尽管在1996年以色列总理选举中以微弱劣势输给代表右翼利库德集团出战的内塔尼亚胡,佩雷斯仍未停下脚步。
1997年10月,佩雷斯和平中心创立,以求进一步促进巴以和解。
2005年,佩雷斯退出以色列工党,与政治宿敌、时任以色列总理埃勒·沙龙组成“老人政治联盟”以推动加沙撤退计划。根据沙龙的单边计划,以色列要在2005年底之前从加沙地带撤军并疏散那里的犹太定居者。
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西亚非洲研究中心研究员李伟建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总体上来说,佩雷斯是愿意推动巴以冲突的和平解决的。“对比起强硬派利库德集团在巴以和平问题上不愿意让步,要在争取以色列最大利益的情况下来获得和平,佩雷斯则给人一种相对温和的形象,愿意通过对话、谈判,通过比较平和的政策来推进巴以和平进程。”巴以之间的多份协议便是在他的任内达成的。
不过,对于在建国之初便处在阿拉伯国家四面包围之下的以色列而言,“无论是’鹰派’还是’鸽派’都把安全问题看得非常重。”李伟建说。
所以,佩雷斯在担任以色列国防部长期间,致力于推进以色列核武器发展。
1957年8月,佩雷斯与时任法国总理莫里斯·布尔热斯·莫努里达成一项秘密协议,内容包括以法两国在核武研究和制造上展开合作。以色列在位于内盖夫沙漠的迪莫纳建立了核反应堆。
在核问题上,以色列政府向来奉行模糊政策,即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拥有核武器,不同意国际机构对其核设施进行监察。
2000年,巴勒斯坦“阿克萨群众起义”遭以色列国防军镇压,巴以和谈进程中断。佩雷斯仍旧坚定支持奥斯陆协议和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但他也表态支持以色列军队用来防止自杀式炸弹袭击和粉碎恐怖主义的基础装置。
2013年,已是以色列总统的佩雷斯发表声明,为以色列政府所执行的“核模糊”政策进行辩护。他声称,核武器应当被用于维护和平的事务上,而不是被用来攻击其他国家。
佩雷斯称,近几十年来,以色列历届政府都强调不会是第一个把核武器引进中东地区的国家。在核武器问题上执行“核模糊”政策,是以色列国家安全核心基础之一。
用微博对华开展公共外交
在中以关系方面,佩雷斯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他曾以不同的身份数次访华,最近一次发生在2014年4月。
2001年中国向以色列购买预警机,后来由于美国的干涉没有成功,正好佩雷斯当时访华,对此表示了抱歉,并愿意更好地弥补这一问题。后来这个问题得到很好的解决,中以之间达成新的合作。
佩雷斯也致力于在中国开展公共外交,有着非常亲民的形象。2014年访华前夕,佩雷斯在中国人喜欢的社交平台“微博”上开立账号,在这里,他不断记录着以色列与中国的交往活动,以及以色列的历史和现在,直到他离世。
佩雷斯在那次访华前对媒体表示,此访对以色列“极度重要”,“中国是地区和国际重要的力量,与中国的关系有战略影响”。佩雷斯盛赞新中国经济建设成就“无可比拟和难以置信”。在谈到以中关系与合作时,佩雷斯提出犹太民族和中华民族同为古老的民族,依靠科研创新立足的以色列与研发能力强、生产及制造能力强的中国在科研创新等领域优势互补明显,有着很大的合作空间。中国独特的发展模式对解决中东地区的贫穷、失业、教育和科技落后等许多问题都有着极大的启示作用。
去世让外界重新关注巴以冲突
据新华社近日报道,加沙地区大规模武装冲突虽结束两年有余,但该地区经济发展仍十分缓慢。国际社会援助资金难以到位,以色列的长期封锁是造成这一状况的主要原因。
李伟健指出,佩雷斯的政策受到政党轮替和以色列传统宗教文化的限制——比如耶路撒冷的归属问题,再比如利库德集团上台执政后,对此前达成的和平成果采取消极不履行的态度,这些都使得他在推动巴以和平进程上没法走得更远。
中东局势在近几年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谓“阿拉伯之春”以及随后不久爆发的叙利亚内战吸引了国际社会的主要的视线,对巴以冲突的关注边缘化了。但巴以之间的问题并没有解决。巴以之间目前相对比较平静,但这是特殊情况下的平静,未来形势转变,巴以冲突还可能再次爆发。
“佩雷斯的去世,正是一个将国际社会的关注重新引向巴以冲突的契机。他的政策主张是很珍贵的,这样的想法现在在以色列太少了。当回想起佩雷斯推动巴以和平进程的形象,以及他的著作《新中东》里展望的巴以和平达成后中东的美好前景,可以引发我们的思考,巴以冲突为什么长期无法解决,巴以冲突不应被边缘化。”李伟健补充道。
2014年7月10日,佩雷斯在他的微博账号上写道:“昨夜,以色列临近加沙地带社区的母亲和孩子们,遭到逾100枚来自哈马斯的火箭弹袭击……我们不能接受死亡。当母亲和孩子们面临灭顶之灾的时候,我们同炸弹没有妥协可言。”
责任编辑:刘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佩雷斯,以色列

相关推荐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