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特朗普的“审丑”式偶像崇拜:当政治人物变成娱乐明星

阿莫

2016-09-29 17: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6年9月26日,美国亨普斯特德市,2016美国大选首场电视直播辩论举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发言。  视觉中国 图
在刚刚落幕的2016美国大选第一次电视辩论上,特朗普表现不佳,数次被希拉里压制。关于哪位候选人能够当选总统的争论,又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
特朗普,这个充满种族和性别仇恨、不断撒谎、擅长人身攻击的候选人最开始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并宣布参加竞选时,不少人还只是将其看作是一个“笑话”。如今,虽然他的竞选前景依然充满争议,但该橘肤金发、言辞举止都夸张激烈的房地产大亨站在辩论台上的形象必将为此次大选留下深刻烙印。
偶像是否足够吸引眼球,竞赛足够激烈已经成为了这场政治选举的部分核心。民主光环的背后,特朗普现象反映了民主政治历史进程的趋势——娱乐的兴起和政治的衰退。在广泛的民众参与中,当下的政治世界已经不可避免地逐渐被视觉化和娱乐化元素吞噬,政治明星变成了娱乐偶像。这或许意味着更有表演才能,更能吸引媒体和社会关注,有更高的曝光率的人,即将获得领导政府和国家的职位。
图像社会的政治泛娱乐化:关心政治,从一个表情包开始
2016年9月26日,2016美国大选首场电视直播辩论上的希拉里和特朗普。
为了赢得支持,向来号称“不喜欢化妆”,总是素颜出镜的希拉里作出了某种妥协——她特地画了眼妆,试图用加粗的上眼线和睫毛膏塑造一个精力充沛的形象。而她的劲敌特朗普也不遑多让,继续精心打造着自己的一头引人注目的金色秀发。尽管很多专业人士批评这场辩论缺乏实质意义,但如此鲜活生动的画面还是足以令广大观众狂欢、争论、并截屏恶搞出了各式各样的表情包来。
无论是曾经大火的特朗普秀发飞舞图,还是一度常被传播的布什本拉登跳舞图,又或是在近来常常刷屏的奥巴马表情包系列,都成为了喜闻乐见的领导人形象。不同于晦涩的政治见解,这些表情包大多生动、直观、通俗、新奇,把极度严肃的国家领导人形象和极度“不正经”的潮流文化混搭,形成一种令人捧腹的艺术效果。
表情包的诞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见证了图像时代的洪流下,严肃的政治讨论如何变成一场大秀。一方面,简明易懂的图像看似去掉了知识门槛,易于制作、易于传播、易于为人们所接受,容易在短时间内引发群体的舆论效应,满足了草根群众政治参与的欲望;另一方面,深度的政治话题被简单化和片面化,能够对人们形成视觉冲击力的信息被反复确认和凸现——传播最广泛的、最能为大众所熟知的表情包大多是最没有意义的,通常只是好笑的表情和肢体语言集合,也最容易被再创作。整体而言,它们并非通向意见表达,而是消遣和娱乐。原本严肃的民生社会议题竟被带入了娱乐的圈套,任何深度和权威都可以在娱乐的框架中被迅速解构。
与此同时,当这种夹杂戏谑性崇拜和讽刺抹黑的领导人形象开始崛起,并且逐步在传统媒体和网络上变成主流文化的重要部分的时候,所创作出的娱乐性明星形象开始逐步超越该公众人物本来的形象,由于其独特的魅力和部分猎奇和审丑的趣味,形成一种新型的偶像崇拜。
《希特勒回来了》海报
2015年上映的一部名为《希特勒回来了》的黑色喜剧电影巧妙地讽刺了政治明星是如何成为娱乐偶像的。故事背景被设定在现在的德国,希特勒不仅突然醒来,还重新赢得了德国人的心。这一次,不是用强硬的手段和不断重复的宣传,而是作为一个网红。回归后的希特勒发现大众已经沉迷于娱乐明星而不可自拔,于是他选择积极参与媒体报道和电视节目,发表诸多言辞大胆犀利,偏颇且引人注目的政治见解,并得到了广大民众的追捧和认同。所幸,这不是现实,但电影中很多场景和故事却会令我们感到似曾相识:《希特勒回来了》中最受观众欢迎的是娱乐节目,即便是政治节目,主持人也带有明显的喜剧效果,采访过程中各种笑料,八卦和狗血齐飞。希特勒对于民生问题的认知异常浅薄,全靠粗糙的“微服私访”完成,他的主要结论就是宣扬爱国主义和反对外来移民。最令人感到影射和讽刺的是,希特勒是因为因为被某制片人挖掘,在节目中发表过激的言论而一举成名。很快,他就成为了电视明星和网上表情包以及鬼畜视频中的常见角色,收获了大量粉丝。
现实生活中的特朗普与电影中的希特勒俘虏“脑残粉”的手段如出一辙。自宣布参选开始,熟知电视真人秀明星炒作方式的特朗普就开始频繁出现在美国各大电视节目的政治脱口秀和访谈节目上,甚至有媒体称他为“收视率机器”。他非常善于制造舆论关注,常常把美国隐藏的社会矛盾拿上台面讨论, 针对移民、穆斯林、老兵、女性等群体的偏激言论使受众对他的非传统政治言论搞到非常好奇和关注。尽管特朗普关于这类敏感话题的立场和言论时常前后矛盾、自我反复,但特立独行和大胆犀利的形象为他赢得了诸多粉丝。
特朗普曾公开声称,就算他在第五大道(纽约市一条重要的市区主干道)上当众杀人,他的粉丝也不会弃他而去。特朗普的人气和声名并不是因为他在社会民生治理上有所建树或者提出切合实际又新颖独特的重大改革方案,而是因为他是一个不断挑战各种权威、社会道德和习俗底线,极度吸引眼球的独立竞选人。在新闻媒体街采总统选举谈到特朗普的时候,很多特朗普的粉丝都表示支持他的原因是“他是一个非常勇敢的人,敢于说出其他虚伪的政客不敢说出的话”。并且,真的有粉丝声称,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阻止他们追随特朗普的脚步,哪怕他公开枪杀别人。
娱乐至死?民主政治背后被权力操纵的民意
2016美国总统大选电视辩论宣传图。  视觉中国 图
《纽约时报》评论此次总统大选电视辩论的标题为:一场丑陋的竞选,浓缩到一场辩论里(An Ugly Campaign, Condensed Into One Debate),认为看起来像是一场闹剧。不过,还是有不少人认为政治娱乐化对于公众来说会是一种好的现象: 政治的参与形式是多种多样的,娱乐方式是一种可以广泛参与、无时无刻无压力的重要意见表达。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娱乐是加强政治话题普适性、去除门槛、巩固民主的重要一步。
然而,由于技术和经济的门槛,大众在娱乐化的语境下进行的政治参与很多时候与其说是体现出真正的民意,倒不如说是展现被过滤和操纵后的民意,造出一种虚幻空洞的群体呼声。
我们所看到的自然、社会、观念并非它们本来的面目,而是它们在媒介中的表现形式。娱乐民主背后的文化霸权并不直接以霸权的面目出现,而是利用其所拥有的广泛视觉注意力资源,在受众需求的基础上欲望化、类型化,并加以引导和修正,以一种更圆滑的方式悄然改变着公众意见。
改变公众意见的首要方式是话题的选择,对某一人物或主题的密集轰炸会让公众目不暇接。在信息壁垒下,知识面和专业度不足以抗衡媒体的读者往往只能被动地接受意见。
在英国就脱欧进行公投前的最后一天,英国脱欧和留欧两个阵营的各大小报刊都用头版、新闻和评论版等多个版面对选民进行最后的拉票,展开毫厘不让的“宣传肉搏战”。不少支持脱欧的媒体和政客宣传称引导公众以为,脱欧可以为英国节省大量经费以用于国民医疗。事实并非如此,脱欧投票结果统计出后,不少人才发现,欧盟经费和国民医疗经费并没有替代关系。。投票第二天,一位英国民众Susan打电话给LBC电视台表示:“我不高兴,说好我们给欧盟的钱可以给我们全民医疗用的,但是我现在没有感受到这些福利啊,感觉被骗了,想重新投票。”
此外,媒体也可以令话题猎奇化、极端化,报道多种花边信息来吸引眼球和改变公众意见。可能因为过分关注眼花缭乱的表演,而忽略了政治话题的复杂性和严肃性,最终丧失精神的独立性,从而沦为当权者意见的附庸。例如,几个月来,大众印象最深的也许就是媒体长篇累牍报道的人身攻击。希拉里把特朗普描绘成"共和国的敌人",说他只知道种族歧视、性别歧视、排外情绪来蛊惑人心,而特朗普则称希拉里为"老巫婆"。辩论当天,特朗普特地邀请了克林顿的情人劳伦尔斯出席首场辩论,并安排前排就座的新闻取代了更为务实的政论争辩,成为了众多媒体播报的焦点。
当然,特朗普的政见不可能只有最疯狂的歧视和排外,希拉里的生活也不只是有性丑闻。如今,千变万化的事件和人物要在文化和传媒产业的洪流中被将裁剪、取舍、修饰和解读,带着民主的面具招徕更多看客,以资本的形式将参赛者化为商品。占据头条的永远是充满商机的,经过剪裁的内容。现实社会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在媒体上以一种戏剧化的、极端的方式呈现出来,阻碍公众思考和合理判断。
美国西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巴特勒·谢弗在《作为娱乐的战争与政治》一文中所指出 :“政治和娱乐相辅相成,它们都在刺激公众对于幻觉和空想性思维的需求。这种精神的坍塌,使独立思考的精神日趋式微。一旦我们满足于被娱乐,让自己的情感被那些精于调动无意识心理动力的人所利用,我们就会被制造这场‘秀’的人所操纵。”
接下来,这场大秀还将继续演出。谁是下一任美国总统?娱乐化的政治表演下,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到底能不能体现民心所向?现在还难以定论。不过即将卸任的奥巴马倒是已经成为了广受欢迎的电视明星,他前段时间在著名脱口秀《吉米今夜秀》的精彩表现受到了广泛关注——奥巴马用说唱表扬了自己的政绩,表示支持希拉里,并且主动提到了正在热播的某部电视剧,赢得了全场笑声。
责任编辑:伍勤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政治娱乐化,特朗普,美国大选

继续阅读

评论(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