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十三陵被销警告后仍存无明码标价,官方:有时风大吹跑价签

澎湃新闻记者 袁璐 实习生 苏日娜 周梦竹 张斌

2016-10-04 07:5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澎湃新闻记者重访北京明十三陵景区,在景区发现野导游情况依然存在。澎湃新闻记者 袁璐 编辑 廉秀宇(03:20)
2016年“十一黄金周”的五天前,在北京昌平区明十三陵定陵景区售票处,买票的游客寥落。十三陵特区定陵管理处下设的园林规划处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目前定陵每天的游客承载上限是五万人,而实际旅游人数远远未达到这一数字。”
2015年10月9日,因存在外围欺客宰客现象严重等问题,北京明十三陵景区被国家旅游局严重警告,并公开通报,限期整改,整改时间6个月。
9月27日,十三陵定陵景区售票处游客稀少。  本文图片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袁璐 图
9月27日,定陵景区游客稀少。
据国家旅游局通报,明十三陵景区存在的主要问题有:外围欺客宰客现象严重,无明码标价,计量不准确,同类商品不同价,视外地人、外国人高价出售商品;卫生情况差。景区垃圾裸露多,地面污物清扫不及时;游览设施不足,游客中心功能不全,无障碍设施、公共休息设施、垃圾箱等均有不足。
随后,明十三陵景区开始进行专项整改。今年4月底,昌平区旅游委、十三陵特区办、十三陵镇政府等相关单位向媒体通报称:经过6个月的整改,明十三陵景区和居庸关长城景区合计81项整改台账项目全部完成。
今年9月1日,全国旅游资源规划开发质量评定委员会依照《全国旅游景区质量等级的划分与评定标准》和《全国旅游景区质量等级管理办法》作出决定:经整改验收,撤销对明十三陵5A级景区的严重警告处分。
但就在国庆前几天,澎湃新闻实地走访发现,明十三陵景区周边仍存在黑车拉客,附近村民充当“黑导游”拉私活,打着“十三陵一日游”旗号推销与十三陵无关景区及商品的现象。值得注意的是,在被限期整改后,十三陵景区内仍普遍存在“商品无明码标价,同类商品不同价”情况。
北京市旅游委员会市场部相关人员向澎湃新闻证实,此前曾接到过关于十三陵“黑导游”的投诉。而十三陵镇政府旅游综合办公室称,从“五一”起该镇打击了较多黑导游,“十一”期间将在景区设巡逻点,方便旅客投诉和监督人员巡查。
“欺客宰客属于景区周边问题,不在景区管理范围内,我们也在致力于取缔,但是有一个过程。” 十三陵特区相关管理人员回应称。
9月16日,十三陵定陵景区游人众多。
黑车司机导游“一肩挑”
9月16日早上,邱天在地铁口遇到了到十三陵旅游的第一个游客。他先向游客介绍自己,说自己就是旁边村的人,可以当司机兼导游。
随后,客人问价,他开口要价 60元,并承诺一路上会负责为其讲解相关景点。他从小就从老人那里听说了很多关于十三陵的故事,但更多的内容还是后来培训课上学到的。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邱天的车是一辆黑色的“大众“轿车,并无“景区专属车”及其他机构标志。
邱天对游客称,自己的车属于交通执法站,并称自己是“明皇蜡像宫”的工作人员,和黑车并不一样。他每天早上八点半上班,晚上五点下班。
但他后来又称,平时自己有主业,在玉石公司负责渠道拓展,完成工作任务以后,他可以自主安排自己的时间。“讲究一点的游客都知道要去明皇宫那边找导游,很多游客开自己车来我们这边找。”
邱天称自己平时主要为散客讲解,“毕竟进入死人的地方,所以说法很多。(游客)上班的、当官的、做生意的都有,要找一个当地的导游带着玩儿,出来玩都不爱沾阴气晦气嘛。”
他显得对十三陵的每个景区异常熟悉,滔滔不绝地讲起与之相关的“故事”。“三陵一条路(记者注:指已经开放的三座陵墓和神路),十三个陵地上的建筑都是一样,地下开发出来的就只有定陵。”
从地铁口到景区,邱天一天来回跑四五趟,有些散客被拉到定陵,逛完以后还会再坐他的车返回地铁。靠着这个生意,邱天一个月平均能挣六千来块钱,旺季的时候收入会相应增加。他已经在心里计算好了,等到“十一”的时候,“我们拉活儿往陵里边走就是一百一位了,含讲解费。”
9月16日,定陵景区,游客将钱投向地宫里的棺床。
澎湃新闻走访发现,和邱天类似,地铁口的一些私家车司机通常先把游客拉到几公里外的“明皇蜡像宫”——一家由北京市旅游局核准的“3A级”旅游定点单位,然后再折返回地铁口,接一些短途的散客。
“明皇蜡像宫”距离十三陵的核心景区定陵有19公里左右,十三陵特区办公室的一位吕姓主任告诉澎湃新闻,明皇蜡像宫、玉店和关公庙都不属于十三陵景区。
和邱天一样,郝军在工作之余,也开着自己的私家车,在地铁口和十三陵景区的各个旅游景点之间来回载客,一次收费50到60元。“我们等于就是专职的导游,(当)带团的导游太麻烦了,一天顶多赚150块钱。”郝军自信地说。
郝军和邱天对游客讲述的内容如出一辙,他们按照同一条路线,一边讲解一边熟稔地掌控着方向盘。
郝军也自称是附近村里的人,平时在一家旅行社担任专业的导游,并且有导游证。上班的时候他会带旅行社的旅游团,一天一般带四五个团。在没有带团的时候,他才会开着自己的车在景区附近转悠。“还不如自己拉小车干(一日游导游),比那个(旅行社带团)强多了。”
游客一上车,郝军就滔滔不绝地讲起了明朝的历史。“绕五门穿三门,拜一庙进地宫。”但他从不进定陵,只是在路上给游客讲怎么逛十三陵,“活人不进死人墓。” 他强调自己所说的不是迷信,而是“有科学根据的风水”。
定陵景区外围的果脯厂。
外围景点的“故事营销”
十三陵目前有定陵、长陵、昭陵、神路四大景区,然而像邱天这样的“导游”通常以“十三陵一日游”的名义把游客带到和十三陵景区并无关系的“周边景点”。
一路上,邱天讲得最多的是十三陵的“故事”。
他从风水讲到陵墓,直到引出貔貅。“北京的五绝之首就是十三陵的貔貅。貔貅在手,招财进财,转运避祸保平安,很多人进定陵的老人小孩女孩,刚结婚的夫妻,一定要挂一个貔貅进去,挡煞气避阴气。”他边开车边说,他的汽车挡风玻璃前挂着一个玉制的小貔貅。
“为什么要带一个貔貅下定陵?不沾阴气不沾晦气,十三陵一个地财就是貔貅,一个天财,是望天吼。我们讲究的是见完地财看天财,好运跟着年年来,这两财你得赶。”他口中所说的“地财”,是指位于定陵景区不远处的一家财龙貔貅馆。在一口气说完这一通后,他打算带着游客去会会“地财”。
到貔貅馆之前,邱天多次重复一段话,“咱们十三陵的财龙貔貅馆不是每天都开馆的,一年就开95天,那是当年皇帝给定的吉利日子,不是咱老百姓说想去就去的。”按他的说法,能见着貔貅馆开放,就一定要带走一个。“有些人来十三陵玩儿,万一沾点不干净的,后来再去财神庙挂福牌都晚了。”
邱天把游客带到了貔貅馆的门口,他不进屋,自己一个人待在车里,让客人进去挑选。
貔貅馆里,七八个营业员身着统一的蓝色制服,叽叽喳喳悠闲地聊着天。见到有客人进去,便迎上来讲解,“咱十三陵的天寿山是北京唯一能产出玉石的地方,一两年就没有了,都是限量的。好多人到这边为什么要带貔貅,这是天寿山的灵石,跟一般商场里卖的还不一样。”
澎湃新闻记者现场观察,貔貅馆里的貔貅售价高昂,有的一对售价1500元,有的单只售价2100元,还有的价格甚至挂的上万元。
“都是龙脉上的冰种翠,开光的了,都有证书,假一赔十。请貔貅呢,挑一个嘴大屁股大的,带来的灵气才气越大。”店员一再强调“灵气”、“财运”,“有缘的人来到这里赶上的就没有绕财的,把这份灵气带回去。”一名游客正在考虑要不要买一只貔貅,询问能不能打折,店员坚定地告诉他,“不打折,灵气财运没有打折这一说。”同时她强调,“一定不能说买,要说请。”
等游客从店里钻出来以后,邱天问对方有没有“请一只貔貅”,游客抱怨太贵,最后没有买。邱天一直替游客感到遗憾,多次强调这东西不能说买,要说请,“都是开天光开天眼认主的”。
在邱天的描述中,财龙貔貅馆属于十三陵特区而非个人的店面。但十三陵特区办公室的前述吕姓主任告诉澎湃新闻,貔貅馆、果脯厂都不属于十三陵景区。
一位在定陵景区负责清洁的工作人员说,她也是居住在定陵附近的村落里,并没听过进入陵墓一定到带貔貅的说法。“无所谓,我看他们都没买。”
听到邱天的说法以后,定陵景区里面展览馆的一名工作人员回说:“我们这边不太讲究这个,我们天天来的话阴气不更重了?现在常年开着,阳气都进去了,没有那么多阴气。”
景区里商店的员工也表示,并没有听过这种说法,她所在的店里只有玛瑙制作而成的貔貅饰品,30元钱一个。“信你就戴,不信你就得了。”店员呵呵一笑说。
刚从定陵里面的地下陵墓出来的一名游客进去时没有带貔貅:“我没买,可能是一种促销的手段。”他并不相信这个“故事”,来十三陵之前,公司经常请的导游已经告诉他所有商品的大概价格,“导游跟我们很熟,跟外面的旅行社不一样,他也没有带我们去一些指定的地点买东西。”
离开定陵之前,邱天最后又问了一遍自己载的客人,“貔貅还带不带了,这东西招财的,都遇见了,躲灾躲难哪有躲财走的呀?”
十三陵特区办事处
村民的旅游生意
看完“地财”,邱天接着载着游客去看“天财”。
十三陵景区内现有 12 个陵监村,3 个陵园村,6个陵卫村。在距离定陵一公里左右的地方,立着一块高大的门牌,上面三个金色的大字“昭陵村”,两排平房沿着一条幽窄的公路径直铺开,道路两边种着成片的果树。
昭陵村位于昌平区北部,东南依永陵村,西邻昭陵,北有定陵,南是十三陵乡胡村。村因陵而得名。该村村域面积3.9平方公里,居住着232户共1129人,盛产柿子、苹果、梨、桃、李子等水果。村民多在定陵、照陵旅游区摆设摊点,从事旅游服务业。
通常,邱天和郝军的车并不会直接把游客送到目的地,而是兜兜转转了一圈之后,进入昭陵村。
在距离村口几百米的地方,有一座财神庙。邱天和郝军会把游客带到这座庙前——他们称之为“能见到天财”的地方。
庙宇门口蹲坐着两只石雕的“望天吼”,旁边是一间售票处,游客只需花费20元的门票,就可以进入庙内祈福,但祈求的福牌和跪叩关公的香火还需要再另付一百元。“进去以后拜的关公,沾的是财气和福气。”邱天不忘嘴里的词儿。
在这座庙的门口一侧,本村的村民摆出了自己家果园种的苹果,桃子,枣儿,梨儿,向游客招揽生意。昭陵村的村民靠卖水果为生,多余的水果卖不掉,再送到果脯厂制作各式果脯,到十三陵的游客会被拉到定陵果脯专卖店,“果脯都是以前皇帝吃的东西。”
天逐渐转凉,到村里的游客稀稀拉拉三五个,写着“农家院”的饭店大门紧闭。“地财天财都见着 了,唯一的遗憾是没带一个,这会儿带一个多好,这东西是撞财。”出村以后,邱天一直嘟囔着。
随后,他带着游客到十三陵的定陵果脯厂兜转一圈。邱天像一名推销员一样极力地去介绍,“这里的果脯可便宜了,28一斤,城里更贵,定陵果脯厂子旗舰店就在十三陵,是全世界的游客都要来的。”各种“故事”像编织而成的顺口溜,从他嘴里脱口而出。

十三陵景区内的商品部
景区商品 “同类不同价”
事实上,问题不仅是在“景区周边”,澎湃新闻走访发现,在十三陵景区内,此前被国家旅游局通报的“同类商品不同价”情况仍然普遍存在。
在其他景点转了约四十分钟后,邱天和郝军才把游客送到了定陵景区的门口。景区里面设置了专门的小商品销售铺,一人一间几平方米的格子铺,面对游客销售。
黄翠芳在定陵景区卖了十几年的矿泉水饮料和各种零食。每年,她需要给十三陵特区办交几千元的管理费,便可以“合法”的身份在景区里规定的售卖点贩卖商品。
一天下来,黄翠芳卖了四五瓶矿泉水和碳酸饮料,六碗方便面,“我这一天也没挣六十块钱呢”。旅游旺季时,她一天最多“卖千儿八百的,这地儿不行。” 她一边抱怨一边把一盒方便面放入箱子中。
黄翠芳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时嫁到附近的村里,她家离定陵有十多里地,每天早上,她骑着电瓶三轮车,驮着各种小食品到景区销售。
黄翠芳狭窄的店铺前挂着一张金色的营业执照。“今年景区管理比去年严,达不到5A就摘牌。去年的时候,在景区里面的商贩没有营业执照,骑着车子来回窜拎个包就能卖东西,现在都要求有营业执照。”
在过去的整改中,十三陵特区办要求景区里的商户必须持有营业执照。黄翠芳的营业执照是在去年从别人那里接手的,对方去当导游了,“现在花多少钱不能转卖,只能吊销,不像以前不干就转别人。”
黄翠芳清楚地记得,十三陵景区在去年10月9日接到整改通知,“他们提溜着包卖东西,客人投诉乱啊,车都堵门口,我们根本卖不动。”前一天晚上,她寻思着天凉了,打算卖干粮,于是预备了八箱子方便面,但突然接到了十三陵特区来的通知,告诉她明天不准摆摊了,“我这没少糟蹋东西,方便面四十多一箱呢,早通知就不预备了”。
在家待了半年之后,今年四月,黄翠芳得知可以重新回景区摆摊。这一番整顿后,景区内的商铺削减了不少,据十三陵特区定陵管理处说,景区内目前固定摊位一共有48个,“一照一户”。
“矿泉水饮料。”见有游客路过,黄翠芳扯着嗓子高声吆喝,她的商品并没有明码标价,客人到跟前问价,见到不同游客,黄翠芳给以不同的价格,一样的矿泉水,有的卖了五元,有的卖三元。
“那么贵啊?”
“给你优惠一块吧,渴着多难受啊。”
游客摇摇头走开了。
天色逐渐暗下来,路过她店铺的游客越来越少。黄翠芳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澎湃新闻记者9月16日走访了定陵景区内的三个贩售点约三十家商铺,9月27日再次走访该景区内十多家商铺,发现仅有一家商铺内的商品标识了商品价格。
对此,十三陵特区定陵管理处 9月30日回应称,“没有接到过类似的反馈与投诉,(商品)都是明码标价,有时出现风大等客观因素,价签被刮跑。”
(文中人物邱天、郝军、黄翠芳为化名)
责任编辑:黄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十一黄金周 明十三陵 摘牌

继续阅读

评论(84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