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智慧体:是科幻作者的救赎,还是人类进化的未来

潘神

2016-10-15 18: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科幻小说《索拉里斯星》里,斯坦尼斯拉夫·莱姆创造了一颗奇异的星球——索拉里斯星,这颗星球上覆盖着一个巨大的生命体(小说也以索拉里斯星代指该生命体),它能够复制出每个人心中最重要人。主人公凯文死去的女友被索拉里斯星复制出来,这使得凯文陷入到两难的情境,一方面他清楚地意识到复制人并不是真正的女友,另一方面他对女友的感情在复制人身上重新被唤醒,他的心灵受到理智和情感的撕扯。而索拉里斯星迫使凯文等人参加这个残酷的游戏却不是出于任何目的,这只不过是索拉里斯星自然而然产生的一种现象。
这部小说曾经被无数次搬上大银幕,其中前苏联电影导演塔可夫斯基执导的《索拉里斯星》是影史上唯一一部可以跟《2001:太空漫游》相媲美的科幻影片。
塔可夫斯基执导的电影《索拉里斯星》海报
《索拉里斯星》超越了一般科幻作品对外星生物的描绘,通常我们想象的外星生物无论外形多么奇形怪状,都包含着和人类相似的性格:文明、野蛮、贪婪、仁慈等等,可以说外星生物就像一面镜子,它反射出来的是人类自身的本性。而索拉里斯星身上不存在人性的特征,有的只是冷漠。正如同莱姆在小说结尾处写道的:
这液态的巨物体内,还淹没着数百人的冤魂。人类费尽移山的心力,渴望与它建立哪怕最简单的沟通,终至于徒劳。它绝对地藐视生命,在它眼中,承载我的生命之重,无过于微尘之轻。我绝对相信,对于两个凡人的悲剧,它不会做出任何反应。
我们把科幻小说中类似于索拉里斯星的生命体称为“超智慧体”,关于它们的一切——无论是力量,还是本性——都是人类的智慧所无法理解的。人类文化中只有一个概念可以拿来和超智慧体相比拟,那就是“神”。
世界上所有的主流宗教都像人类保证:神爱人类。但是只要稍微思考一下,地球只是整个宇宙中微不足道的一颗星球,而人类又只是地球上微不足道的一种生物,神有什么理由必须来爱人类呢?想象神爱人类,难道不是太自以为是了吗?老子曾经说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道德经》第五章),表达的就是这种神或者说整个宇宙对人类以及世间万物的蔑视,所谓的仁慈、善良、爱这些不过是人类自身的性格,唯有放在人身上才有效,它绝对不适合用来描述神,神的本性是终极的冷漠。
早在莱姆之前,亚瑟·克拉克就已经在《童年的终结》中描绘了超智慧体。
该作品的时代设定在近未来,一群外星人受到超智慧体的指派,来到地球上看护人类。这个超智慧体是从某些高度文明的智慧生物进化而来的,而它的目的就是寻找下一个即将进化成为超智慧体的种族与它们融合。人类正好到达了这个进化的节骨眼上,要么进化成为超智慧体,要么就将走入进化的死胡同里。
小说的结尾异常的悲哀,最后一代出生的人类和他们的父母产生了本质上的区别,他们失去了人性,变成一群具有超能力的神秘生物,属于进化阶梯更高级群体。当末代人类离开了父母,整个人类种族陷入到无法救治的绝望当中,他们失去了未来,因为即使他们继续产下新生儿,这些新生儿也都属于另外一个物种,人类这个物种已经迈入了历史。不知道我们的猿人祖先在产生智人时,是否也经历过同样的绝望?
《童年的终结》描绘的末代人类转变成超智慧体的过程分为五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末代人类的初步显现。末代人类在睡梦中意识会慢慢地飘向宇宙远方。
第二个阶段,末代人类很少运动,经常进入静坐或睡眠的状态。他们不需要进食,而是通过某种神秘的方式直接与周围的空间进行物质交换。人性逐渐消失,末代人类忘记自己是谁,忘记了人类的知识、感情。
第三个阶段,末代人类集体搬迁到一块大陆上,赤身裸体、不进食、终日舞蹈。
第四个阶段,末代人类已经遗忘了作为个体的自我,意识和整个种族相连。可以通过意识控制外界的物体,最终发展到控制地球和月球的运动。
最后一个阶段,飞升上宇宙和超智慧体融为一体。
亚瑟·克拉克具有神秘主义的倾向,在《童年的终结》第20节他写道:
神秘主义者也发现了一部分真理。你们的科学不可能接受智力、超智力这些客观存在的现象,否则,你们现有的科学体系就要全盘崩溃。后来许多年里出现了很多关于鬼怪、心灵感应、先知先觉等特异现象的报道,但你们只给这些现象取了个名字,没有作任何解释。最初,所有科学研究都不顾它们已经存在了五千年这个事实,盲目忽视甚至刻意否认它们的存在。但它们毕竟是真实存在的,任何一个完善的理论都必须能解释这些现象。
亚瑟·克拉克这里所说的“神秘主义”指的是广义上的神秘主义,包含了巫术、灵异等各种无法解释的现象。我不想贸然地谈论这些现象,而仅打算比较亚瑟·克拉克的作品和哲学以及宗教所描述的神秘体验之间的相似性。
神秘体验是一种即罕见又普遍的体验,每个时代都只有极少数人经历过神秘体验,但是如果跨越时代和地域的限制,就会发现古往今来世界各地都出现过神秘主义信仰者。婆罗门教中的吠檀多教派、原始佛教、基督教中的诺斯替教派、犹太教中的卡巴拉教派、伊斯兰教中的苏菲教派都是信仰神秘主义的流派,此外还有一些哲学家、思想家也具有不同程度的神秘主义倾向如:叔本华、尼采、罗曼·罗兰。
《苏菲的世界》这样的描述神秘体验:
他们(神秘主义者)认为,我们通常所称的“我”事实上并不是真正的“我”。有时在一刹那间,我们可以体验到一个更大的“我”的存在。有些神秘主义者称这个“我”为“上帝”,也有人称之为“天地之心”、“大自然”或“宇宙”。当这种物我交融的情况发生时,神秘主义者觉得他们失去了自我,像一滴水落入海洋一般进入上帝之中。一位印度的神秘主义者有一次如此形容他的经验:“过去,当我的自我存在时,我感觉不到神。如今我感觉到神的存在,自我就消失了。”基督教的神秘主义者塞伦西亚斯则另有一种说法:“每一滴水流入海洋后,就成为海洋。同样的,当灵魂终于上升时,则成为上帝。”
只要从亚瑟·克拉克对于末代人类的描绘中剥掉那些超能力以及科幻的元素,就可以发现末代人类的行为与神秘体验的一致特性,二者叙述的都是个体超越了自我意识,融入到一个无限大的整体当中。
这也令我想起了《新世界福音战士》这部融合了卡巴拉神秘主义的动画,在1997年重置的结局(Air/真心为你)里:人类的心理屏障消失,肉体融化汇聚成了海洋,他们的灵魂共同汇集到了亚当和莉莉丝的融合体体内。
《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Air/真心为你》剧照
再回到《索拉里斯星》里也可以发现类似的描述:
合目看物,万物形骸消隐,心灵的大门豁然洞开,一片清明世界。于是我为一种奇异的惯性所擒,无可抗拒地沿一道山坡滚落,跌入海中,融入那流动的、无声的巨物里。一时间,前嫌尽释,旧恶不在,不用言说,不用思考……
这些科幻作品描绘的情境都正好与宗教神秘主义者描绘的体验如出一辙:
人们说:“他正在变成一,他不观看。”人们说:“他正在变成一,他不嗅闻。”人们说:“他正在变成一,他不品尝。”人们说:“他正在变成一,他不说话。”人们说:“他正在变成一,他不听取。”人们说:“他正在变成一,他不思考。”人们说:“他正在变成一,他不接触。”人们说:“他正在变成一,他不认知。”他的心尖变得明亮。凭借那种光亮,这个自我离去,通过眼睛、头顶或身体的其它部分。他离去,生命也跟随他离去。生命离去,一切气息也跟随生命离去。他与意识结合。一切有意识者跟随他离去。他的知识、业行和以前的智慧都附随他。(《大森林奥义书》)
这种语气表明原罪的迹象正在减少,人类从命运的重负底下挣脱出来了。一直以来我们都被以自我为中心的观念禁锢着,我们相信自己是造物的奇迹,万类的灵长,但是我们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无论人类的文明发展到何种程度,我们始终是宇宙中即脆弱又微不足道的一份子。宇宙的终极真理是无意义,因此它绝对不会向我们投来欣赏或慈爱的目光。
这些神秘主义科幻作品所传达出来的教诲是:在人类前进的道路上,会有残酷的奇迹降临(引自《索拉里斯星》),到时候我们所应当做的是超越自身的狭隘见识,坦然地面对那种奇迹。
责任编辑:顾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超智慧体,索拉里斯星,科幻,宗教,神秘主义

继续阅读

评论(8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