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春雨回应“重复实验失败”:我为什么要自证清白?

李艳 操秀英/科技日报

2016-10-10 07:1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科技日报10月10日消息,10月8日,在河北科技大学那间实验室里再见到韩春雨时,虽然身处“论文造假”“多人重复实验失败”的争议旋涡,但他看起来十分平静,依然侃侃而谈,并不时反问记者:“你觉得我要是造假了,我还能这么淡定?”他说,有人在网上说,韩春雨现在怎么睡得着?“我告诉你,我睡得很好”。
当日下午,科技日报记者在石家庄对韩春雨进行了独家专访,以下为采访实录:
科技日报:现在有一些实验室表示无法重复您的实验,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韩春雨:
我现在也在研究别人为什么会重复实验失败,但还没有科学的结论,我私底下可以说一些猜测的原因,比如可能是材料污染,但是科学的结论还要等一段时间。
科技日报:您自己重复过这个实验吗?
韩春雨:
当然,论文发表之前按要求重复过实验,论文发表后也重复过。
科技日报:那为什么不架起360度摄像头,在监控环境下将实验重复一遍呢?
韩春雨:
这是有罪推论,我觉得没必要。日本的小保方晴子是没有一家实验室重复出来,而我这个实验已经有人重复出来,连《自然》的记者David都调查过了,我为什么要自证清白,自己有病吗?
(注:《自然》杂志亚太通讯员David Cyranoski于今年8月采写报道,文章称:采访了三位匿名的中国科研人员,其中一位表示在好几个细胞系检测了NgAgo系统,而且结果显示NgAgo能够在预期的位点诱导遗传突变,但NgAgo系统的效率并没有比CRISPR-Cas9高,可能还要后续调整改进。另有两名要求匿名的科学家称有了一些初步的试验结果显示NgAgo是有效的,但是仍然需要进一步测序去确认。但事后,《自然》及David本人均表示该报道不能作为韩春雨实验可重复的证据。)
科技日报:《自然》后来发过声明,说记者报道不能代表杂志的调查结果,另外《自然》的报道里提到的3个人都是匿名,您觉得能作为实验可重复的证据吗?
韩春雨:
你要是说报道不能作为证据,那些质疑我的报道为什么被人们作为我造假的证据。《自然》的记者David是非常专业的,我提供了一份5个人的名单给他,最后他采访到其中3个人,但是对方要求匿名。David的报道为我正名了为什么大家置若罔闻,一味地追捧那些质疑我的报道,老是说“多人无法重复”。
科技日报:您的意思是您已经明确知道有人已经重复出来了是吗?方便告诉我们具体是谁么?是国内科学家还是国外科学家?
韩春雨:
是的,我当然知道,但不能告诉你,说出来了那些人就会受到骚扰。那些说不能重复的人不也都是匿名么?
科技日报:现在有重复失败的科学家向我们表示愿意实名。
韩春雨:
那就让他们实名说呗,他们要是愿意实名出来,我们就让重复实验成功的人实名出来。
科技日报:迄今《自然》和河北科技大学对您提出了调查要求么?
韩春雨:
没有。《自然》的报道已经写得很清楚了,除此之外我没有收到来自《自然》杂志别的要求。学校方面很信任我、支持我,我没必要也没打算自证清白。
科技日报:外界的质疑影响您了么?
韩春雨:
当然会有影响,特别是一开始的时间很不适应。之前会有很多人给我发骚扰短信,半夜打骚扰电话,有的还打电话来谩骂。
科技日报:那您希望这一事件未来的走向是什么?
韩春雨:
我就是希望你们都不要报道这些事情,我能安静地做科研。
科技日报:您觉得什么时候您能有进展,让这场争议有个了结。
韩春雨:
这我没法跟你说,科学的事情没法预测。地心说和日心说争论了多少年?日心说的坚持者还被烧死了呢!我只能跟你说最近我会有新的进展,大家不要受一时一事的干扰。 
(原题为《韩春雨就“重复实验失败”答科技日报记者问》)
责任编辑:刘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韩春雨,论文造假,多人重复实验失败

相关推荐

评论(2.8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