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女大学生称遭性侵产女:报警7月未立案,警方称证据不足

澎湃新闻记者 王乐 实习生 丰凤鸣 马欣宜

2016-10-14 09: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徐州一女大学生称遭性侵产女,报警7月未立案,澎湃新闻就此采访。澎湃新闻记者 王乐 实习生 丰凤鸣 马欣宜 编辑 陆韵文(03:52)
徐州沛县的李成祥坚持认为女儿李媛媛被强奸了,他奔波了7个月,希望当地警方能对此立案。
21岁的李媛媛是苏州某美术高职院校的一名学生,如今休学在家。她日前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称,2014年7月7日她在苏州某电子厂打暑期工时,被“管招工”的贾广运性侵,此后贾数次威胁要把此事捅出去,一再逼迫她就范,她一直未向家人及同学提及此事。其间,她曾两度流产,第三次怀孕后生下一名女婴。
但46岁的贾广运则称,李媛媛是为了钱才跟他的。
今年2月底,李成祥向沛县警方报案,警方至今未予立案。沛县公安局法制大队指导员李靖日前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此案目前仍缺乏证据,“关键要查清是非法同居,还是长期胁迫”,警方正在抓紧办理此案,近期会给出一个立案与否的答复。
报警称女儿遭强奸
李成祥称,2016年2月19日,李媛媛分娩后欲跳楼寻死,贾广运电话告知了他,他才第一次知道此事。到苏州后,女儿见到他和妻子一度崩溃,第二天才说“是被逼的”。他随即报警称女儿遭强奸。
按照李媛媛的说法,一年多里贾广运多次强行与她发生关系,她一直不敢声张,是因为贾一直威胁称不从就把此事告诉她同学,还要“闹到家里去”, “闹起来谁都不会信,都以为我图他的钱”。
她说贾广运第一次强行与她发生关系在2014年7月8日的凌晨,当时她19岁,在苏州某电子厂打暑期工,当时,贾广运是“管招工”的。
李媛媛告诉澎湃新闻,贾广运后来一直缠着她,她曾怀孕三次,她第一次怀孕做了人流,第二次在半夜自然流产,2015年7月,李媛媛发现自己第三次怀孕。
第三次怀孕后,李媛媛向学校请假,住到了贾广运经营的公司里一个几平方米的小阳台上,“白天做些文员工作”。她称,这是因为贾广运答应去“弄钱”打胎,但贾后来一直拖,并阻止她自己去打胎。
李媛媛称,贾广运最后承诺,只要生下孩子就放她回家,但生下孩子后她感到绝望,欲跳楼寻死,被贾阻止。
据李成祥回忆,贾广运后来曾在给他的电话中称:“我是大老板,你女儿自愿跟我的,她要是没有心思跟我,能跟我有一个孩子、两个孩子,第三个孩子她为什么不打掉?”
李媛媛所称怀孕后居住的公司在苏州中翔小商品批发市场内,该处楼道杂乱,住户复杂。2016年9月28日,澎湃新闻寻访至该地址时,发现该公司已经搬离。李媛媛说该公司的名称为“苏州耀弘华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贾广运称,“耀弘华是讨债公司”。贾广运近几个月的微信朋友圈里,大多是代办驾照、办理黑白户信用卡、专收查封车债务车、提取住房公积金等广告,上面往往留着他本人的电话。
警方调查是非法同居还是长期胁迫
2016年2月底,将分娩不久的女儿带回家后,李成祥在沛县新城区派出所报了警。他称,自2016年2月底报案以来,警方已对李媛媛做了不下5次笔录,但至今未作出是否立案的通知。
沛县公安局法制大队指导员李靖向澎湃新闻证实,9月27日,县局党委委员徐杰和刘吉龙已赶往苏州调查,现在立案的关键是要查清犯罪事实,“到底是非法同居,还是长期胁迫?”
“她也是个成年人,应该有基本的判断,就算早期是胁迫,后来还要去他那打工,这就有点不正常了。”李靖称,贾广运说李媛媛一直跟他要钱、要房子。
李靖还说,由于案发地主要在苏州,沛县警方曾和苏州警方沟通过移交案件的问题,但没有结果,“他们可能觉得不好处理”。该案的取证也出现了困难,现在贾广运及其前妻都不太配合。
澎湃新闻从新城区办案民警孙伟和李成祥处证实,今年6月中旬及9月下旬,孙伟两次赴苏州调查。
“目前,新城区派出所正在抓紧办理此案,近期会给他们一个立案与否的答复。”李靖说。
李成祥说,这是报案后贾广运发给他们的威胁短信。
9月27日晚,贾广运给李成祥打来电话,李录下了双方的对话。电话中,贾称“你要是继续调查,我马上在你们沛县的网站,把你女儿的照片、姓名、小孩的出生证明全部发上去”,“现在谁来找我都起不了作用,我随时随地都可以弄你。”
7个月来,贾广运给李成祥发了几十条带有威胁性的短信:“沛县黑白两道,我都认识,我会让你满意”,“看好你儿子,不要出什么车祸”。 孩子现在由贾广运抚养,他常给李媛媛的微信发孩子的照片和视频,“你身上的骨肉你不想吗?”李媛媛称她从未回复。
律师:发威胁短信或可给予治安处罚
曾接待过李成祥的沛县涉法涉诉联合接访中心专职副主任张波称:“孩子是最不利的证据,看起来更像家庭纠纷。”
张波称,自己曾在派出所工作过5年,办理过的强奸案60%到70%都是“一次性的”,女方事后报警基本都能够认定。“两年时间她都有自由,有很多次机会画上句号,但是她没有。这里有太多的为什么。”
上海恒杰律师事务所律师孙毅则认为,实践中强奸案的立案标准较宽松,“就一般判例来看,只要女方报案称遭到强奸,男方承认与女方发生过性关系,多数都会立案。”
不过,孙毅还称,强奸案往往很难取证,该案目前可能只有女方的口供,贾广运发来的威胁性短信只能作为辅证。“此案没有立案可能基于两点,一是事发时间较长,二是后期或许存在同居行为。”
对于贾广运发的威胁短信,孙毅说,短信威胁他人人身安全属于违法行为,但不构成犯罪。公安机关可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规定,对其进行罚款或拘留的行政处罚,但具体尺度还是掌握在公安机关手里。
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写恐吓信或者用其他方法威胁他人安全或者干扰他人正常生活的,尚不够刑事处罚的,处15日以下拘留、200元以下罚款或者警告。
(文中李媛媛、李成祥、贾广运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马世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强奸 女大学生 徐州

继续阅读

评论(1.6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