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丰盛”多名女督导报警称其为骗钱组织,警方称正在研究

澎湃新闻记者 袁杰

2016-10-26 13:3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我现在是以一个正常人的思维跟你讲话,你放心。”
刘梅(化名)原本是江苏南京的一位白领。2013年,产后抑郁的她,在读完《创造丰盛》这本“心理学”书籍后,辞去了工作,一步步成为“创造丰盛”这个组织的“督导”。
成为“督导”只需一个条件,那就是交钱。而交钱被该组织形容为一种“传播大爱”的行为。
今年8月初,国内有媒体对“创造丰盛”的敛财内幕进行披露,有人认为其涉嫌传销。9月底,刘梅和几名“创造丰盛”的会员一起向南京警方报案,称“创造丰盛”打着心理治疗的幌子,实为“骗钱机构”。他们还在等待警方立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报案派出所了解到,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研究中。
据济南日报报道,8月初,“创造丰盛”位于北京、济南的多家学习中心已经停课,有的负责人失联。北京市朝阳区工商分局已针对辖区内三家“创造丰盛”学习中心涉嫌违规经营、异地经营、精神传销等问题展开调查。
澎湃新闻尝试通过多种方式联系“创造丰盛”创始人张馨月未果,“创造丰盛”网站称其目前“在英国牛津大学做访问学者”。
近日,刘梅接受澎湃新闻采访,讲述自己从加入“创造丰盛”到醒悟的过程。这名曾沉浸创造丰盛三年的中年女子表示,希望通过讲述自己的经历,警醒局内和局外人。
“身心灵成长体系
刘梅很早就在微博上关注了“馨月老师”这个账号。
“馨月老师”的认证信息显示为“身心灵导师”,其代表作是《创造丰盛》一书。刘梅向澎湃新闻出示了这本《创造丰盛》,作者叫做张馨月,由华夏出版社出版。
“当时我有些产后抑郁,觉得生活一团乱麻,要处理的事情太多,身心俱疲。”刘梅说,那段时间,她接触了大量的心理学读物,其中一本就是《创造丰盛》。
“看完后我觉得她(张馨月)的话真的很有道理。”刘梅对张馨月愈发崇拜。
除了《创造丰盛》一书,张馨月还创办了同名组织,向学员授课。据“创造丰盛”网站介绍,“创造丰盛”是一个“身心灵成长体系”,致力于为学员提供独特、高效、科学的身心灵成长方案,已在中国上海、深圳、广州等十多个省市,以及新加坡、日本、韩国、美国等地有身心灵成长工作室。
后来,刘梅在张馨月的微博上看到“创造丰盛”在上海开课的信息,便毅然丢下手头工作,前去听课。
到达会场后,刘梅首先被要求刷了一万元听课费。进去后,她觉得周边的几百名听众看起来都“不太正常”,时常手舞足蹈。
“台上的老师会要求听众都闭目想想自己不如意的事情,有的人会大哭,有的人会大叫‘我要杀了你’什么的。”刘梅说,两天课程听下来,她起初并没有太深入的感触。
经过了解,刘梅获悉这样的课程每个月开一次,全国各地的“创造丰盛”会员会一起集中上课,接受“能量”的传输。
有在场的学员告诉刘梅,上课会让人感到兴奋和超脱,回到家后会感到非常失落,想尽快回到“创造丰盛”的课堂,“越上越想上”。
“创造丰盛”为何让人沉陷其中?
《创造丰盛》一书的扉页上写道,这本书根据张馨月的课程录音整理而成。书中,澎湃新闻记者看到最多的是“能量”、“丰盛”、“宇宙”等字眼。
比如,“能量也是我们生活中最基本的商品”;“要参加灵性课程,和高能量的人在一起”;“丰盛的能量能够滋养我们”;“我们要刻意地去连接宇宙能量流”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创造丰盛》一书中,“金钱”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话题。张馨月称,钱是“能量流”,人要学会花钱、舍得花钱,“是什么影响了你顺畅地花钱?财富的技巧是流动”;“你应该学会感恩地去花钱,财富流动量不大,保有量也不会大”。
时至今日,刘梅向澎湃新闻感慨,张馨月的理论,最终目的其实就是要引导大家把钱包里的银行卡掏出来,“刷刷刷”。
用“爱”诱导巨资入会
第一次上课回家后,刘梅接到了自称是“创造丰盛导师”的电话,向其推荐价值5万元一张的学习卡,买了学习卡即可成为会员,有偿听课。
刘梅照做了。她还从这名张姓“导师”处了解到,除了交5万元成为会员,缴纳100万可以成为“督导”,800万可成为“校长”,3000万即可成为“导师”。“导师”的位置紧次于张馨月。
《新京报》8月初的一则报道亦披露了“创造丰盛”这样“金字塔式”的组织体系。成为“督导”可以招募会员,“校长”则可以创办心灵工作室或学习中心。
我们交的钱都是没有发票没有收据的,只有银行流水记录。”刘梅称,之所以没有票据,“督导”们会解释称这是互相之间“灵魂的契约”,要“无条件信任,无条件去爱”。
来自广东的王薇薇(化名)便是仅位于张馨月之下的“导师”。王薇薇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她2009年就上了张馨月的课程,当时还没有创造丰盛体系。
“大家互相以姐妹相称,在课堂上释放内心各种压抑的情绪,有人愿意倾听,掏心掏肺,是多大的幸福啊。”王薇薇回忆刚加入创造丰盛时的情形说,大家一下子都对这个课程迷恋了,像突然打开了一扇神奇的大门。
后来,王薇薇交了20万元,成为张馨月的“终生学员”。据王薇薇介绍,2014年,她在张馨月的鼓动下,毅然放弃了深圳某监测中心负责人的公职身份,全身心加入创造丰盛的体系。当时,成为“导师”的价格是交纳300万元。
创造丰盛前学员出示的部分汇款单,除此之外所交费用无任何收据和合同。
刘梅和王薇薇向澎湃新闻记者出示了部分汇款单据,汇款金额从三十万到两百万不等,收款人皆为赵宜迎。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创造丰盛导师姜笑的认证博客中,有不少课程信息和开课通知,通知中课程费用的汇款账户名和刘梅、王薇薇汇款的账户名是一致的,收款人为赵宜迎。
为了筹钱,王薇薇不惜用房产证抵押去贷款,甚至闹离婚,进行财产分割。
刘梅向澎湃新闻记者回忆了她参加一次百人大课时所见到的交钱场景。
“在‘导师’们的口中,交钱是一种传播大爱的行为,所以他们会用所谓的‘爱’来诱导学员。”刘梅说,“导师”会让大家先闭目冥想,鼓励大家“突破恐惧和灵魂”,活出自己,然后会鼓动一些“想传播爱”的人“勇敢地”站到台上,一个个刷银行卡,甚至信用卡。
“他们大多不差钱。”她说,“创造丰盛”的学员以中产阶层及以上的中年女性为主,但或者心理上可能有些问题,或者经历过一些事情,走不出来。
每隔一段时间,“创造丰盛”会组织学员出国“游学”。刘梅有一次发现,“创造丰盛”网站头条便是关于“巴厘岛海外梦想课起航”的宣传语。
“几百号人一起去,其实就是出去旅游,然后中途找个酒店上两天课。”刘梅曾参加过多次“海外游学”,去过巴黎、迪拜、巴厘岛等等,“路费是自己出,住店游玩什么的是组织出,其实还是花自己的钱。”
大量的资金注入,让“创造丰盛”的运营模式逐渐暴露。
据《新京报》今年8月初的报道,据“创造丰盛”一名“校长”披露,“创造丰盛”在全球有53家中心,300多个“督导”,一万多个学习卡持有者。
据保守计算,“创造丰盛”收取的各种费用已经超过10亿元人民币。《新京报》报道称,这些钱有小部分返利给了“校长”,其余均落入了张馨月和“导师”们的口袋。
国务院《禁止传销条例》规定的传销行为指:(一)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质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二)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三)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刘梅觉得,创造丰盛也涉嫌传销行为。
交钱就能接受能量”
在成为创造丰盛的会员后,刘梅不久又拿出50万元积蓄和借款,成为一名“督导”,“我当时成为‘督导’比较早,只交了一半的钱,也被默许了。”
她的做法未得到丈夫同意,但拦不住她。
“当时觉得上了课后自我感觉非常良好,没有理由不继续交钱上课。”刘梅称。
然而,刘梅感到,只要进入了“创造丰盛”,判断力就时时消失了。
“‘导师’们会鼓励你舞动自己的身体,鼓励你和别人拥抱,告诉你现在的生活是多么不如意,而上课会让你的生活变得更如意。”
刘梅向澎湃新闻记者提供了一段“关系课”课堂录音,授课者为姜笑,在“创造丰盛”官网上被列为四大明星“导师”之一。
录音中,姜笑不断向观众说:“你没必要整天一副世界第一苦大仇深的脸,因为你就是不行啊。”听众不断以“是啊,是啊”作为附和,并重复自言自语“是啊,我就是不行啊”,同时还被要求多说几遍“是啊,是啊”。
“几遍下来,当周围的人都这样,你很快就会失去理智,被‘导师’带着走。”刘梅称,在“导师”的一步步诱导下,听课者逐渐被灌输了“创造丰盛”的诸多“理念”。
比如,交钱除了能够“传播爱”,还能用来“接受能量”。
“交钱后,张馨月说可以用她的能量和灵性帮助调节你全家人的身体健康,这辈子都不用愁了。”刘梅说,“导师”们称这是个用“神力”而不是人力的时代,是“灵性健康”、“灵性创富”的时代。
刘梅告诉澎湃新闻,她认识一个“督导”,进入“创造丰盛”时身患重病,将不少治病的钱都花在了缴纳督导费上。
“有‘导师’说,他这个病不用吃药,好好修行即可。”刘梅称,最后,这个“督导”还是病故,“导师”们便改口称,这个“督导”完成了他的使命,实现了见到馨月老师的心愿。
如上文所述,据刘梅介绍,“创造丰盛”不少学员都是家境殷实、拎着名牌包的中产,但有的精神世界空虚,心理多少有问题,往往宁愿信任陌生人,也不信任家人。
王薇薇亦表示,创造丰盛的学员有着各种问题,有些是婚姻问题,有些是财富问题,有些是亲子问题,有些是吃了官司等等。她说,张馨月几句话就能猛攻到人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你会感觉你的父母也不可能这样爱你,懂你,帮助你,所以就会完全不顾一切地凑钱做学员,做导师等等。”
“张馨月会单独给你发短信,告诉你是独一无二的宝贝,你那么独特,我那么爱你等等,让你以为你独享了她一人的爱。”王薇薇称。
她还说,在她疯狂筹钱做“导师”的那段时间,丈夫见到她或看到她的来电,就会非常害怕,“因为我无非是为了要钱”。
据王薇薇统计,截至目前,她已经为创造丰盛投入了1400万余元。而且,这些钱都没有收据或合同,只有银行流水。
想退出被警告“小心家人”
王薇薇逐渐觉得,在钱面前,所谓的“国际导师”、“大爱传播者”们就完全没有爱了。
“于是我开始醒悟,想要回钱,但发现无能为力。”王薇薇说,她如今是在煎熬中过日子,一遍遍地被高利货公司、小额贷公司的人员致电恐吓,被债主写信或登门来要钱。
“儿子也离开了我,他不原谅我为何不听家人劝。”王薇薇说,离开创造丰盛再回来,发现已经和社会脱节,因为创造丰盛是完全密封的体系,里面的人只看张馨月所谓下载的“宇宙信息”,并反复朗读她的话,接受国际导师的洗脑和成长,思维方式已经完全不正常。
然而,抛开上课时的癫狂,人总要回归现实。
据刘梅介绍,今年8月以来,已经有一些“督导”、“校长”醒悟了过来,想要回自己的钱,“毕竟最大的受害者就是‘督导’和‘校长’这两个级别的人。”
“其实我们很多人并没有完全陷进去,都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刘梅说,很多次,他们都觉得“创造丰盛”是个骗局,但最终又都被“拉”了回去。
“同伴们会说,要为自己的家人考虑,退出了,家人就得不到馨月老师的能量庇佑了,不可以这么自私。”刘梅说,所以当有“督导”想找“导师”或“校长”退钱时,还会担心“导师”用“异能”来报复家人,“我也有过这样的想法,但现在不会这么想了。”
今年9月底,刘梅和另外几位南京督导去当地派出所报了案,目前还在等待是否立案的通知。澎湃新闻记者从报案派出所了解到,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研究中。
刘梅表示,希望会有更多的人从“创造丰盛”中醒悟过来,也希望不要再有人陷进去。“国庆期间上课那边还是正常开课的,我希望不要再有人被骗了。”
王薇薇则表示,希望有更多像她这样迷失自我的人醒悟过来,希望有更多有识之士来帮助大家讨回公道。
据《新京报》报道,8月初,“创造丰盛”位于北京的多家学习中心已停课,另有个别中心存在办公地与工商注册地不符等问题。
北京市朝阳区工商分局已针对辖区内三家“创造丰盛”学习中心涉嫌违规经营、异地经营、精神传销等问题展开调查。
另据《济南日报》8月8日报道,“创造丰盛”位于济南的两个学习中心已彻底失联,负责人不知所踪。
截止发稿时,澎湃新闻记者尚未联系到张馨月本人。“创造丰盛”网站宣称,创始人张馨月目前“在英国牛津大学做访问学者”。
责任编辑:李克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抑郁症,精神传销,创造丰盛

相关推荐

评论(9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