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游戏丨如果鲁迅知道阿Q们在鲁镇打僵尸,会是啥反应

张彰

2016-10-19 15: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鲁迅群侠传》游戏页面截图
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游戏制作人的。但这回的《鲁迅群侠传》却很有几点出乎我的意外。一是竟然是以鲁迅先生的文字为游戏填充物的“一纸奠文”,五十年版权保护期已过,如今先生的文字是可以使用的了;一是既叫“群侠传”,和“金庸群侠传”、“武林群侠传”、“古龙群侠传”、“三国群侠传”之类想必是类似玩法?祥林嫂手持倚天剑,身穿磐石甲,脚踏地煞鞋,是这样吗?一是中国游戏毕竟没有失掉自信力。
然而事情总不如我的所料。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这是个塔防游戏,而且是对抗僵尸的塔防游戏。主战场是在鲁镇,不知怎么的,这样一个酒家与别处不同的,有很好的月光的镇子,不知是黄酒还是茴香豆,竟然吸引了僵尸来,要离乡多年的阿Q、闰土、祥林嫂去打它们,甚至还有乡贤赵太爷,连藤野先生也是来了的,可见战事紧张,国联都没了用的。
打起来,倒类似单人版《皇室战争》了,并不需要闰土举着叉等着,也不需要祥林嫂念起咒来,先生的大纛旗在正中央插着,僵尸们四面聚来,需要鲁镇的人们把守好各个路口,用尽手段,从这些或穿纳粹军装,或穿清朝朝服,或破衣烂衫的僵尸身上挣下美元来,再排兵布阵,如此往复,鲁镇就还是那个鲁镇。原来是先生的大纛旗引来了僵尸,这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了。
然而排兵布阵大抵是没用的,因为鲁镇向来缺少勇敢的武人,因此英雄们是多么地不受控制,探究清楚要花些功夫。消灭这一波惊诧了的“友邦”,可以到镇外去看一看。镇外的格局并没有什么特别,金币,钻石,可以充值,在海边的一片寂寥的空地上,分不清气候种属的几棵树静静立着,一块路牌立在本没有路的地方上,后面倒有一个金矿。升了级,做工的人静静等着,每每点点手指,收些金币,倒没有地方去排出九文大钱来。这也难怪,金币不如美元好使。
游戏是儿童最正当的行为,玩具是儿童的天使。但那毕竟是童年,对几乎已经失掉了“闲”的中国人来说,时间就是生命,无端的空耗别人的时间,其实无异于谋财害命的。所以究竟是为了什么,要连打一百盘才可以开启关卡的精英难度?
战士的日常生活,是并不全部可歌可泣的,然而又无不和可歌可泣相关联,这才是实际上的战士。这“猛志固常在”和“悠然见南山”的是一个人,倘有取舍,即非全人,再加抑扬,更离真实。譬如勇士,也战斗,也休息,也饮食,自然也打僵尸,如果只取他末一点,操起iPad来,拿在手里,只一味地打僵尸,那当然也不能说是毫无根据的,然而,岂不无聊哉!何况,是在摇滚和电音中打僵尸,倘先生在,怕是要逼游戏制作人翻几个跟斗,莫学那老旦唱戏般又臭又长。
而最要不得的,恰好是那皮袍下面藏着的“小”。
“因为我煎饼做的好,所以镇上的人都管我叫‘煎夫’,虽然我老婆不同意,但我觉得没什么”,“杀猪的叫猪肉荣,杀马的叫什么,马肉蓉?不对,应该叫杀马特。”太小了,这种故作的有趣,实际正见出它的反面来,无趣得很。直言起非,褒贬劝讽,都可以,偏偏这样“小”了起来。可知尴尬癌比僵尸要厉害多了。“国产游戏不行了”这一类话,本是中国历来的叹声。君子固然相对慨叹,连企鹅爸爸、网易妈妈、情怀党一类的人,也都趁数钱之暇,摇着头说道,“他们人心日下了。不好好做游戏,没有情怀,就剩下钱了。”如此叹息,不但针砭世人,还可以从“日下”之中,除去自己。
然而说到底,手艺才是真的,用两个长短不同的竹筒,染成红绿,连作一排,筒内藏一个弹簧,旁边有一个把手,摇起来就格格的响。这就是机关枪!我们摇着在路上走,毫不愧恧,因为这是创作。而制作方傲雪游戏在自己论坛上的与《鲁迅群侠传》有关的四个故事里说:“制作《鲁迅群侠传》的初衷,是尝试用通俗化的再演绎方式重新解构鲁迅小说,从而让当代年轻人更易接受鲁迅文化。”于是有了《鲁迅群侠传》。
而这种接受如果和另外的所谓两个“故事”放在一起,却显得奇怪。因那两个故事是《傲慢与偏见与僵尸》和《文豪野犬》。这逻辑如此之简单,因为是学了《傲慢与偏见与僵尸》,觉得可以用流行文化元素包装文学名著,于是先生就带着鲁镇的人们打起僵尸来;因为有《文豪野犬》这样以作家为主角的超能力格斗漫画,于是先生一手拿笔,另一手则拿起刀来,在电音中砍着僵尸,几十多个僵尸的血,洋溢在他的周围,这不是拿竹筒、弹簧和把手做出机关枪来。这是拿机关枪零件做了把绷弓子。
这和以上那些《群侠传》从根本上是不同的。中国RPG的发展过程,充满了模仿,《仙剑奇侠传》的妖怪设计中有对《女神异闻录》的模仿,《金庸群侠传》的战斗系统更是毫无原创,《武林群侠传》的养成也并没什么特别之处,但毕竟最重要的地方,在于这些游戏总还是将那套外来的经文改造成了“武侠”,甚或三国穿越,因此被记到了今天。
而如今,我们只能如此了吗。纪念鲁迅,先高举一面情怀的旗子,旗子那么大,自己却并扛不起来,自己举着累,大家看着也累。这实在算不上创作。或许可以说,自信力倒是不再失掉了,反而膨胀起来,倒是创作力,低下去了。鲁迅先生要是知道如今“拿来主义”学得这个模样,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反应。
然而我还是要说,这样的尝试还是挺棒的。读书呀,读书呀,不错,学生是应该读书的,但一面也要有的读才行。去年,一份《CF 2014被虐年度报告:什么怨什么仇,不揭露不痛快!》报告在贴吧流传开来,报告大量收集了2014年CF被同类游戏各种“攻击”的数据和范例方法,其中更指名道姓指出《全民枪战》(即CA)最为疯狂,以6个月时间高达1700次的各类攻击,独占全年攻击频率32%的数据,高居首位。
CA小妹于是发了一份致歉声明给CFer,名为《友军惊诧论》,然而很多人并不知道这是戏仿和嘲讽,一本正经的可爱而无趣,因为他们的语文课本里并没有《友邦惊诧论》。如今在某度搜“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居然也能看到“谁说的这鬼话,扁死他”的高论,哎呀,鲁迅先生,这是有人希望你多活些年啊。
当然关键在于,这好歹是在做游戏,是孤军奋战的,三个人的游戏,就算粗糙些,也没什么,其中对先生文本的运用,颇有意思,可以一试。功夫下在游戏上,是站着挣钱,没什么好苛责的,那还有脱裤子挣钱的呢,比如网易妈妈。
网易妈妈上个月发布了一个域名为“gfgo.163.com”的页面,页面上有“单身狗的救赎、捕捉女友”的醒目标题,曼妙身段的性感背影,还有一连串的倒计时数字以及硕大的选择按钮。就算再怎么上脑,这也一下子能想到这个“Go”大概是来自《Pokemon Go》,难道国内要有本土的LBS+AR游戏了?更何况还是捕捉女朋友?
而后来关于这款游戏的消息越来越多,名字也明确为《Girlfriend GO》,带社交属性的LBS的定位也日渐清晰,连预约窗口都开了, 我跑去输入手机号预约,却在后来接到短信称,“Girlfirend GO原来只是一个善意的玩笑?憋森气辣,全明星主播带你一起捕捉女友!观看直播还会掉落PS4和iPhone7哟~”请问善意在哪?
我时常想在纷扰中寻出一点娴静来,然而委实不容易,尤其是这几年。
责任编辑:张喆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37)

追问(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