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破》惊天烂,浪费谢霆锋刘青云两个影帝

芒星星

2016-10-21 12: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惊天破》海报
注意:本文有剧透
10月21日上映的电影《惊天破》里,谢霆锋饰演的香港警官马进和刘青云饰演的犯罪心理学教授车家伟,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猫鼠游戏。
谢霆锋饰演香港警官马进
刘青云饰演犯罪心理学教授车家伟
这是两人继《消失的子弹》后的再次合作。遗憾的是,两人并未擦出多少火花,而是联手为大家带来了一部难以琢磨的作品。
影片导演吴品儒长期担任叶伟信的副导演,《惊天破》是他的导演处女作。宣传中被反复提及的,是吴品儒为这部电影酝酿了十年之久。按理说,这样一部作品应该相当扎实。然而令人失望的是,这坛老酒并没能香气四溢,反而槽点满满,让人十分脱力。
影片不仅剪辑混乱、配乐诡异,节奏更是如过山车,本应丝丝相扣、抽丝剥茧般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悬疑片变得让人六神无主。台词则像对联,加上剥夺港味的普通话配音让人分分钟出戏,全场下来,观众们很难进入电影的状态。在笔者观影的场次,多个本该是电影设计好的泪点时刻,全场传来阵阵笑声。
影片的故事可以简单概括为几位中二少年之间一点也不惊天动地的故事。故事发生在香港,一位可能看了海贼王或者罗宾汉的少年,看完后觉得惩恶扬善很酷,于是给自己取名“将军”。他觉得自己这么酷,也应该做些不一般的事情,于是他开始杀富豪,警察就来抓他。
《惊天破》剧照
因为他很酷,所以他不能和别的罪犯一样,所以他主动跑去和警察对射一枪。于是,他死了,但同时把警察也杀了。警察能死吗?不能。于是警察移植了他的心。
本以为这就结束了,没想到这位很酷的少年还有一个更酷的弟弟。弟弟觉得,我不能让哥哥白死,于是他就找到移植了哥哥心脏的警察,在他面前大喊一声“哥哥我爱你”,然后一个C4把自己炸了。
然后我以为这就真的结束了,没想到警察的好伙伴、好棋友也移植了酷酷少年的器官,于是这个好市民棋友一言不发就变坏了。警察能让他坏吗?不能。于是警察就去抓他。他会让警察抓吗?嗯,乖乖地就被抓了。
看到这里全片就结束了。看完之后我很感动,原来警匪片可以这么拍,不过既然这样,那还要反派做什么呢?
故事已经这么中二了,作为一部定位为悬疑警匪片的电影,《惊天破》还成功地避开了悬疑片最不可或缺的要素:缜密的逻辑和紧张的节奏。影片中虽有大量的枪战、械斗甚至巨楼爆炸的戏份,但却并没有为电影增光添色,反而将整部电影打散得支离破碎。
《惊天破》剧照
从类型元素的设计上,能看出导演很努力地想要讲一个引人入胜、环环相扣并且在最后实现惊天反转的故事。从影片主角们的名字“马进”、“车家伟”和“将军”就能看出,导演希望在电影中加入中国传统象棋的元素为电影增添深度和节奏,片中也反复穿插了刘青云和谢霆锋的棋术争锋,但是象棋元素在电影中除了为主角提供罪犯的作案地点外,并没有展现出更多的作用,着实浪费了博大精深的中国象棋文化。
除此之外,电影还加入了“罗宾汉心态”和“模仿犯”等犯罪心理元素,为我们很好地上了一堂法制教育课。但是这些犯罪题材电影的制胜法宝,却没能为角色的行为动机提供合理依据。甚至为了强调这些元素,影片刻意扭曲了人物,导致人物塑造相当失败。
片中虽提出了很有意思的“细胞记忆”概念,讲述了人做了器官移植手术后,可能会继承器官来源者的喜好乃至性格。但以此作为令香港好市民刘青云由一位资深犯罪心理学家变成杀人凶手,甚至妄图一次性手刃十万人的理由,着实令人难以信服。
《惊天破》剧照

而更让人费解的是,影片中都做了器官移植、并且移植的器官来源于同一个人的谢霆锋和刘青云,在移植后,谢霆锋只是变得爱吃辣了,而刘青云却转变了基本的正邪属性。对于这样一个难以自圆其说的设定,大概制作方自己都很难相信。
片中甚至出现了自带的官方吐槽——“只是换了心肝嘛,又不是换脑子,人怎么会变呢?” 喂,导演你这是自己拆自己的台嘛!
在电影最关键的人物设计上,《惊天破》中不仅刘青云的角色让人捉摸不透,其他几位主角也都没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以至于谢霆锋饰演的毫无特点可言的警察马进,在其中算是比较出彩的了。
影片中,佟丽娅饰演的陈相茹是一个咖啡店女老板,这个角色除了惹人怜惜之外,给人更深的感受是莫名其妙。她毫无征兆地就对路边出现的反派,玛丽苏般爱得深沉又热烈,随后又与谢霆锋饰演的马进有一条难以描述的感情线,不禁让人担心这样的人物是不是人格分裂,这也直接导致电影中她哭了多少次,观众就笑了多少次。
佟丽娅饰演咖啡店女老板陈相茹
片中的另一位女主角范晓萱也贡献了灾难般的演出。她在电影中扮演谢霆锋的妻子,除了寥寥无几的面瘫时刻外,大多数时候表现得更像是谢霆锋的妈妈,仿佛无时不刻在用鼓励的眼神和口气告诉霆锋:“明天也要加油哦,考试要拿第一哦!”你问我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嗯,看了这张剧照你就知道了。
范晓萱饰演马进妻子(左)
事实上,类型风格很强的警匪片,因其强烈的二元对立性,是比较容易设计出个性复杂的人物形象的。无论是近来大热的《湄公河行动》,还是杜琪峰早年的佳作《枪火》,抑或是香港警匪片的巅峰之作《无间道》,都创造了影史上经典的英雄角色。
同样,近年来也有很多电影证明了,反派一样可以令人着迷。《星际迷航》中的卷福,《蝙蝠侠之黑暗骑士》中的小丑,他们不仅让整部影片更为丰富饱满,更把这些邪恶的角色塑造得有血有肉。即使是近来烂到天际的《自杀小队》,也至少贡献了亦正亦邪、性感的反派女神哈莉·奎恩。
《自杀小队》中的反派女神哈莉·奎恩(右)
然而本片中,反派们却用自以为最炫酷的方式展示着自己的智商。最早登场的大反派“将军”,不仅犯罪动机如孩童一般幼稚,犯罪手法更是中二得像武藏小次郎。随后代替他继续为非作歹的孪生弟弟,除了耍了一个无聊的“双胞胎之你以为我死了其实我还有个孪生兄弟长得一模一样,你是不是被骗了,哈哈哈”梗之外,就是将耍酷作为自己的主要业务,最后的死也毫无创意。
而在影片后半段,反派死光了,为了延续剧情,刘青云只好接过犯罪接力棒。你问为什么他突然就变坏了?前面已经说过,因为他移植了反派的器官,所以就“毫不意外”地继承了其邪恶欲望——原来这就是器官移植的惊天秘密啊我去!
于是他就随手打破了前半部分精心塑造的冷静睿智的教授形象,摇身一变成了癫狂的灭世者。同时也顺便继承了器官前任的智商,任由主角“鱼肉”,为全片失败的人物设计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如果说作为电影灵魂的人物设计糟糕是本片的第二宗罪的话,那电影的基本故事脉络,估计就要为电影的注水质量背最重的一口锅了。
作为悬疑犯罪电影,该片的确做到了导演所说的类型创新,但是这个创新着实令人啼笑皆非。
首先你很难为每一个角色的行为找到必然的动机。其次在警匪片最核心的正邪对决情节设定上,不同于以往的犯罪题材电影热衷于推理解密、最后揭露boss后大战一场的常规套路,本作另辟蹊径,反派没有一点防备也没有一丝丝顾虑,简单粗暴,甚至不用主角去推断就主动现身,对着主角呼唤 “快来抓我吧,我在幸福的彼岸等你来相会”。
《惊天破》剧照
不管是前半段的“将军”兄弟,还是后半段的刘青云,都是就差扯开胸口怒吼向我开炮的主儿。本以为拥有这般谜之自信的反派们,至少应该准备了一到两个反杀主角的大招,没想到本片的反派们就是这么地有情怀,能动口的绝不动手,除了和主角打打嘴仗外就没有开发其他技能了。
更过分的是,不知是懒得听主角废话还是什么原因,本来专属于主角正义时刻的嘴炮时间也被反派给免了,不用主角动口,一言不合就自我了断。甚至作为拥有全片最佳杀主角机会的佟丽娅,也在主角昏迷、在地没有观众收听的情况下,发表了一番谜之感言后,放弃了给他一刀,而是自我了断。
活里逃生的主角马进同学前往反派好市民刘先生家,友好地邀请刘先生一起观看了浪漫的烟花表演后,了断了刘先生,这场漫长的惊天破功演出才终于宣告结束。
《惊天破》剧照
其实认真说起来,这部电影并不是没有认真制作。无论是导演耗费如此长的时间去构思,还是影片中的国内外取景和各种大场面,都可以看出团队是想要做出一部好作品的。然而认真并不等同于精品,电影为了追求类型的丰富和新鲜杂糅了过多的元素,反而放弃了最重要的故事内核。
看完这部电影后,我想起了今年的另一部“玄学作品”《惊天魔盗团2》。同样眼花缭乱了两个小时,就是不能好好地讲一个顺溜的故事。事实上,这也是时下商业片的一大通病,不愿意浪费时间精雕细琢剧本,转而追求华丽无用的特效与明星效应。
《惊天破》剧照
但作为观众的我们,明显更愿意为有血有肉的角色和听一个有意思的故事掏钱进影院吧。空有花架没有内核的电影,真的是越来越没有吸引力了。
责任编辑:朱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惊天破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