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都市化进程报告:东北“垫底”亟待解决,贫困带制约北京

澎湃新闻记者 官雪晖

2016-10-21 14:1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6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秋季论坛暨《中国都市化进程报告2016》发布会现场。  上海交通大学 图
“平时我们对一些城市都有个人评价,但这和我们依据一些客观可信的数据进行的排名也许并不一致。比如大家一直觉得大连是很好的城市,但排名可能不是这样。”10月20日晚,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士林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表示。
当天下午,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发布了《中国都市化进程报告2016》。报告指出,我国36个大都市中,近年来第一名和最后一名分别是北京、大连,且差距悬殊正逐年拉大。
从2007年开始,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每年推出一本《中国都市化进程报告》,聚焦当年的城市发展现状与趋势。
与去年完全按照人口数量进行城市筛选不同,今年的报告直接选取了直辖市、副省级市和省会城市三类共36座城市作为“大都市”,以都市人口、经济、生活质量、文化等4个一级指数,都市优质人口、文化魅力等12个二级指数建立评价指数体系,对36座城市进行综合排名。
报告主编刘士林在发布会上谈到,尽管2015年以来城市发展的热点主要表现在“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三大战略和特色小镇,但这些战略离开了大都市都不可能有支撑体系,因此进行大都市的研究依然十分重要。
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士林发言。
东北“垫底”问题亟待解决
据2015年中国大都市发展的基本数据情况,报告得出了中国36个大都市的发展现状与基本态势。
在经济总量方面,上海、北京和广州占据前三甲,但经济增长速度明显放缓,大连、沈阳、长春三座城市则排名垫底。
在人均GDP方面,深圳、广州、南京领跑36个中国大都市,依次为157985元、134066元和118171元;排在最后的三个城市是海口、兰州和哈尔滨,分别是52501元、56972元和59027元。
在人口总量方面,重庆、上海和北京位列前三,大连、哈尔滨等城市排名居后并均开始面临负增长的问题。
上述报告也指出,东北经济振兴依然任重道远。
“沈阳本身应该是东北的经济中心,但沈阳的老棚户区、一些工矿企业等老牌基地现在负担很重。”10月20日晚,刘士林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
“目前转型有亮点,例如沈阳电力机械总厂,但还不足以扭转经济方式落后、企业转移升级的困难局面。”刘士林说。
据《中国能源报》2014年3月报道,作为中国能建装备制造企业转型升级的典型,沈阳电力机械总厂从主要经营火电辅机较低端产品,到经营自主研发的国产化核电产品,进行了战略调整,成功实现扭亏为盈。
刘士林认为,目前东北发展面临的困境主要在于人才流失和行政管理问题较大。“给了钱、政策,但主要还是人的问题、体制的问题、社会环境的问题,行政对经济的干预比较重。”
《中国都市化进程报告2016》发布会现场。
浙江特色小镇“不可复制”
10月20日下午同期举行的2016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秋季论坛上,不少学者分享了自己在“特色小镇”这一领域的研究成果。
2016年7月,住房城乡建设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联合下发《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提出到2020年,培育1000个左右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休闲旅游、商贸物流、现代制造、教育科技、传统文化、美丽宜居等特色小镇,引领带动全国小城镇建设,不断提高建设水平和发展质量。
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特聘研究员薛兴国教授在《旅游类特色小镇研究》一文中提出,可以把特色小镇看成旅游资源来发展,并将旅游作为引领产业,和其他行业融合。
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助理刘新静则在《乡村基层治理框架下的特色小镇研究》一文中指出,目前特色小镇的内涵还应该进一步深化,应该与乡村基层治理紧密结合起来。
在她看来,这考验着乡镇政府作为国家政策执行者的乡村基层治理能力。
“特色小镇的发展肯定是利好的消息。”刘士林在采访中对澎湃新闻表示,“以前都是抓大城市,但效果不明显,城市服务水平在下降,市民对文化享受的满意度也在下降。原因在于大城市需要顾及的方面多,一下子做好做出特色很不容易。”
刘士林认为,小城镇的体量较小、各种矛盾关系较为简单,因此“一投入、一建设、一关注,容易出效果”。
但他同时也提出,目前还不宜对特色小镇模式评价太高,并认为浙江特色小镇“不可复制”。
“浙江在国内发展得比较好,这和浙江的经济发展、社会建设水平相关,也和整个长三角这个非常富裕的地区作为它的腹地有关。”他谈到,西北、东北地区前些年也建设了很多旅游小镇,但普遍“比较荒凉”。
他以河北丰宁的坝上草原为例,强调特色小镇的发展依然有赖于自身条件和环境。“这里搞旅游一年只能四五个月,剩下时间大雪封山,因此不敢投太多钱,四五个月的整体接待能力也不会太强。”
环首都贫困带制约北京发展
环首都贫困带也成为刘士林关注的选题之一。
2005年8月,亚洲开发银行公布的《河北省经济发展战略研究》报告首次提到了这一概念,并指出河北省与京津接壤的地区有3798个贫困村、32个贫困县、贫困人口达到272.6万。
刘士林在《城市群规划建设:协调“集中”和“分散”是关键》一文中也谈到,这一贫困带的存在说明了1980年代以来在中国区域和城市规划中一直占支配地位的“点—轴理论”仍有待完善,高度强调“集聚”要谨防造成区域和城市发展出现两极分化。
国家发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冯奎在上述论坛上指出,京津冀还没能建立多层次共同发展治理机制。
冯奎认为,河北应尽快找到自身的比较优势,并可以通过承接北京外迁的部分产业来进行转型升级。例如中关村就在石家庄、承德等建立了河北分园以期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
“石家庄是中西部城市的一个象征”
《中国都市化进程报告》还指出,由于经济总量、增长速度、产业结构和可持续增长等方面的综合影响,石家庄的经济发展指数处于垫底位置,这种情况在中国城市中有一定代表性。
对此,刘士林表示,石家庄可以被视作中西部城市的一个象征。“人口多、产业基础不好、GDP不行、环境污染严重、文化教育卫生公共服务较为落后。中西部很多城市基本都是这样的状况。”
他据此强调,“这些地区经济不是很好、历史欠债多、自然环境条件也不好,怎么建立模式、走出道路来,令人担心。”
2015年出台的河北省“十三五”规划中,石家庄的省会功能被强调,河北也有意利用经京津冀协调发展的战略机遇,将石家庄打造为京津冀城市群“第三极”。
在刘士林看来,要真正解决主要矛盾和问题,还是应该从两个层级入手。“第一个是管理队伍,目前的行政管理队伍素质还有待提高,第二个市民素质,要和北京天津协调起来。”
成渝城市群发展“协调不足”
2015年上半年,重庆经济增速高达11%,有研究机构预测10年后重庆经济排名有可能超过北京等特大型城市。但从今年的《中国都市化进程报告》来看,重庆发展的数据表现并不突出。
刘士林表示:“重庆这两年发展好,国家政策、投资有优势,也有直辖市的红利。但是要看到重庆还有五六百万的贫困人口,人均GDP并不靠前,不能只看经济增长。因为以后的发展还是要看区域的整体水平。”
今年4月26日,《中国城市群发展报告2016》发布,9大城市群中成渝经济区排在第6位。报告指出,成渝经济区虽有重庆、成都等核心城市,但与上海、广州、北京等核心城市相比,辐射能力弱、带动作用不强等问题也比较突出。
在刘士林看来,目前重庆、四川作为两个省级行政区,利害关系复杂,协调起来会比较困难。“成渝经济区内部有一些小城市群,同时包含川、渝两个地方的地区发展就不如其他地区,因为跨行政区划协调起来比较困难。”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国都市化进程

继续阅读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