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不懂,囤物只是因为太热爱生活

Daisy

2016-11-24 09: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说到囤物,我们可能马上会想到一些让密集恐惧症们感到害怕的画面。堆积如山的旧东西常常会让居住其中的物主本人都感到“行动不便”。不过,如果和身边那些喜欢囤物的家伙聊聊天,也许你会发现,他们的世界并没有那么可怕,只是太热爱生活了。
经典日剧《交响情人梦》里,天才钢琴少女野田惠就是很多人心目中典型的囤物狂人。当她第一次出场时,震惊观众的大概不是她的琴技,而是那让人抓狂的“垃圾房”。
即便看上去如此让人倒胃口,野田妹妹依然舍不得丢掉这些东西。你要问她原因,答案是这样的。
最后,也许只是出于忍无可忍,男主为这个可怕的邻居整理好了这些箱子,然后放到了她的阳台。也就是说,都没有扔(微笑脸)。
对于喜欢囤物的人来说,物品代表了他们所珍藏的关系与过去。而且,如果他们愿意好好整理,这些东西似乎并不会成为自己或家人生活的负担。我们采访了身边的几位囤物爱好者,从他们的个人经历来看,囤物似乎并不可怕,搞不好还是一件让人幸福的事。
旧物砌成的老故事
庄奶奶,68岁

对于那些经历了岁月洗礼的人们来说,囤物并不是因为怠于整理,而是出于节约的习惯,以及对过去的纪念。那些旧物无不关于家人、关于生活,与他们之间有着说不完的联系。庄奶奶就是这样的一位旧物达人。她在三代同堂的家中自己空出了一块专门收藏旧物的角落,那里塞满了她生活的痕迹:老皮箱、五斗橱、老式衣柜碗柜、缝纫机、小方桌等等,这些东西堆在一起,仿佛在絮叨着一个老故事。
庄奶奶的小方桌,以前夏天的时候摆在天井里,一家人围坐在边上吃饭、嗑瓜子、看星星。
这些保存完好的老皮箱是庄奶奶的嫁妆,里面塞着旧衣服、毛线和布料。据说,每逢人生大事就要做箱子是庄奶奶家的传统,讲不定,到孙女这一代结婚的时候还会这么做呢。
庄奶奶囤了不少“大家伙”,比如这只看上去特别占地方、却怎么也不舍得扔掉的旧橱柜。

在庄奶奶所收集的这些旧物中,有些是上一辈的家传,有些则是自己经手置办的东西。虽然家人有时会觉得,不用的东西没有必要藏着,可以直接扔掉,但是都理解她的行为。而庄奶奶自己也觉得,这些东西并不算多,不会给家里带来杂乱的影响。
“老男孩”的收藏史
Wyky,35岁
Wyky的爱好广泛,零零碎碎的旧物记录了他从年轻起到现在的各种爱好。这些在过去的岁月里无比平凡的东西,幸存到了今天,每一样都成了限量版。Wyky一个人的收藏史,几乎能够代表同龄人的许多回忆。
这只足球是Wyky的姑父在20多年前送给他的,根据他的回忆,那应该是甲A联赛,申花队夺冠的那年。这只签名纪念足球上有徐根宝、范志毅等昔日红极一时的上海球星签名。
Wyky介绍说,这个叫“香烟牌子”,是80年代上海弄堂里的玩具,将其剪成一小张一小张后可以和别的小朋友拍卡片,拍到两张都翻面了即获胜,有时也能赢走别人的卡片。起初,图片都是一些经典的文学作品,比如西游记、红楼梦。后来,日美动画片开始引进国内后,就大量出现了变形金刚、圣斗士等题材的香烟牌子,这些在当时是非常风靡的。
这些刻纸是从90年代初一直保存到现在的“老货”,因为印有当时热播的动画片人物,刻纸成为相当流行的手工制作,把白色部分镂空以后,拿一张白纸垫在下面,用铅笔轻轻划满整幅刻纸,就能把图案转印在白纸上。
小浣熊干脆面人物卡片。这是在干脆面包装里随机附赠的收集卡片,前后出过“水浒传”和“三国演义”两套主题的。Wyky发动了全班的同学吃干脆面,才基本集齐全套。
Wyky从20多年以前保留至今的早期漫画书。无论是香烟牌子、刻纸还是漫画书,日本动漫似乎从一定程度上构成了他的青春。

青春就是一堆美好而无用的东西啊
Vania,23岁

热爱干净、有着艺术家气质的Vania同样是一位资深的囤货专家,囤龄至少有15年。不过,他所储存的东西并不是任何杂七杂八的旧物,而仅限于盒子、包装、以及“一切可以在未来用以回忆青春的东西”。
Vania至今还保存着初中时和闺蜜基友们互传的纸条及信件。幼稚的语言里藏着只属于那个年龄的情绪和想法。翻看的时候,仿佛青春期并没有走远。
收到过的各种贺卡,也许是如今擅长发送微信的孩子们无法理解的幸福感。
世博会的门票,分分钟让人想起那些年排过的长队和见证过的盛况。
大学里做交换生时候的各种票根,连在一起仿佛可以把那些地方再走一遍。
无论是纸条、票根、贺卡、还是明信片,对于Vania而言都是值得纪念的青春。回想起来的时候,青春里有这么多证物,也是一件让人羡慕的事。
Vania对自己所囤积的这些东西有着严格的标准,那就是要好看。比如华而不实的月饼盒子、喜糖盒子和各种礼盒都是他忍不住要收藏的对象。不过,他对于一号店、亚马逊、天猫超市的那些朴素的快递硬卡纸盒也有收藏的习惯。根据Vania的说法,他通常是以“结实的纸板箱可以放东西,而棕色莫名地有种朴实的安全感”的心情留下了这些“其实并没有什么用”的东西。在他看来,这些纸箱的质感给他带来了莫大的安全感,有时会让他产生“想像布达佩斯大饭店里男女主掉进蛋糕盒子堆那样埋在一堆盒子里”的幸福念头。“像电影中那样,和心爱的人一起埋在一堆盒子里,顺便聊一聊那些票根和纸条的故事。想想就叫人忍不住微笑呢。”
当然,除了这些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囤物理由,Vania认为这些盒子也可以用作收纳,非常实用。总之,Vania的囤物是一项兼具审美、实用、环保等因素的日常活动,但令人遗憾的是,这样有意义的活动并没有受到父母的理解与支持,多数的盒子与包装已经被扔进了垃圾桶,无法以图片的方式呈现于此。
多愁善感的少女心
Lulu,20岁

Lulu小姐自认是一个有严重怀旧情结的人,“我喜欢囤物,一方面是我舍不得把它们扔掉,一方面是收集一些美好的东西可以给我一种奇怪的满足感。”
Lulu的囤物故事有一个神奇的开头。“小时候看过一部动画片,说半夜睡着的时候,小女孩的玩具和家里的东西都会活过来,如果小女孩对它们不好,它们就会因为难过而哭泣。我小时候一度信以为真,所以总是很好地对待我的玩偶,晚上给它们盖被子。”(听到这里,作者本人表示非常庆幸自己小时候没有看过这部动画片)或许是基于童年这样的故事,Lulu总是舍不掉扔掉属于过她的东西。“每次丢掉一件东西之前,总是觉得它很可怜,而且感觉自己就要这样永远地失去它了。”
据说如果没有被主人善待就会哭泣的珍贵娃娃们。

除了动画片,与生俱来的少女情怀也让她养成了收集某些小物件的习惯,比如本子和发卡。“很多本子总是写了一点或者压根没有写过,但是只要我看到封面温暖的本子和柔软的纸张,我就会觉得特别舒心。以前还喜欢用发卡做发型,可以在家里一个人玩上半天。喜欢搜集这些是因为,在零花钱不多的少女时代,希望有一些属于自己的美好东西,而这几样小物件,不贵又很实用,实在恰当不过。”
除了娃娃和这些八成新的笔记本,Lulu已经清理了自己过去的囤物痕迹。

不过,久而久之,这样的囤物习惯也给她本人以及身边的人带来了麻烦。“囤物之后的结果总是让人糟心,因为当你要去整理东西的时候,就会非常的头疼。对于囤物症患者而言,真正需要的是足够的储物空间和整理东西的时间,不然,你很有可能被周围的人控诉。”(你也知道啊……)因此,现在的她已经决定从源头抓起,在买东西的时候思考再三,绝不买任何不需要的东西。
在她看来,舍不得丢东西的人,也会用同样的温柔去对待自己生命中出现过的那些人。这么说来,囤物好像是一件很有道理的事呢。
对于大多数有囤物习惯的人来说,因为珍惜生活里发生的种种,才会任由那些与之相关的物品不断地堆叠。囤物本身无可厚非,如果能把它们整理好,也是你独有的宝物。不过我们必须再说一次——前提是,把它们整理好。
责任编辑:张颖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