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有11个孩子的父亲涉故意杀人受审:很后悔,求从轻发落

澎湃新闻记者 胥辉 实习生 马欣宜

2016-10-29 07: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四川省蓬溪县蓬南镇三台村村民何洪,一直坚持人多好办事、“存钱不如存人”的想法,与妻子张杏子先后生育了11个儿女。他的整个家庭也因此陷入极度贫困,一度引发媒体关注和广泛争议。如今,这个家庭又陷入人命官司。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此前报道:2016年春节期间,何洪酒后与同族叔叔、83岁的守庙人何履海因纠纷打斗,后者经抢救无效死亡。何洪被公安机关以涉嫌故意伤害罪逮捕。
10月25日,该案由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蓬溪县法院开庭审理。澎湃新闻从庭审现场获悉,公诉机关对何洪的指控,已由批捕时的“故意伤害罪”变更为“故意杀人罪”。
何洪在法庭上称,对何履海的死亡他也很后悔,但自己的确不是故意的,希望法庭考虑到他家庭的特殊情况,对其从轻发落,让他早日回家照顾孩子。
庭审结束,何洪的妻子带着孩子站在法院门口,久久不愿离去。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胥辉 图
酒后酿命案,11娃父亲受审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2016年2月16日,何洪携家里9口人在蓬溪县蓬南镇三台村天佛寺赶庙会,庙里和以往一样大摆酒席,免费招待香客。何洪的妻子张杏子常在这时去庙里帮厨,然后让孩子们在这里吃一顿饭。
何履海是负责看守寺庙的独身老人,也是何洪的本家叔叔。
起诉书显示,这天12时许,寺庙开席,何洪和何履海等人坐一桌。到14时许,何洪大约已喝完六两白酒,其他人都已吃完饭陆续离开,但平时只有二两酒量的何洪似乎仍未尽兴,找到守庙人何履海继续要酒喝,遭到何履海拒绝。两人为此发生口角和抓扯。
何洪将何履海推倒,骑在何履海身上乱打一阵才放手。何履海起身,趁何洪不备,从殿内拿出一把菜刀砍向何洪的后脑勺。何洪转身,一把抓住何履海的手,抢过菜刀,将对方再次按倒在地,朝其头部一阵乱砍,直到其他人发现后报警。
警察赶到现场,双方被送往蓬溪县蓬南中心卫生院治疗。何履海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学鉴定,系颅脑损伤死亡。
10月25日,该案在蓬溪县法院开庭审理。
何洪在法庭上称,他记得当天喝了酒,再去找何履海要酒时,不仅遭到拒绝,还被羞辱。何履海骂他“丢尽了何家的脸”,并踢了他一脚,两人才殴打到一起。
庭审过程中,许多当地人在法院外围观。
公诉方出示的证据材料显示,在与何履海的打斗中,其三个未成年子女——老五、老六、老八都参与其中,有的拿铁锹打何履海的腰部和头部。何洪说他记不清自己是否拿刀砍了何履海。
澎湃新闻注意到,法庭上,何洪记得自己有11个孩子,但最大的和最小的多少岁记不起来了。法官询问其学历时,他称自己是小学,但公诉方的起诉材料显示,他为高中学历。
何洪说,他与何履海无冤无仇,并不想致他于死地,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也很后悔。同时,希望法官体谅他家的具体情况,对其从轻发落,让他早日回家照顾孩子。
何洪的辩护人认为,何洪的三个未成年子女也参与了当时的打斗,但究竟是何洪一人,还是几个人共同致何履海死亡,目前无法确认,而且没有证据证明,何洪对受害人的伤害是有预谋的,该案不应定性为“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更合适。
家庭继续由政府代管
何洪被法警带上法庭时,不停地向旁听席张望。开庭大约20分钟后,法院门口传来一阵嘈杂声,何洪的妻子张杏子带着6个孩子出现在了法院门口。
交涉后,张杏子和已成年的二儿子何君徽进入法庭旁听,其余5个未成年的孩子在法院门口,由法院工作人员帮着照看。
何洪家境贫困,图为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由于大女儿离家出走,何洪被捕之后,18岁的二儿子何君徽成了家里的顶梁柱,每天拿着材料为何洪的事奔走。几个月前,何君徽前往成都,与一家为他们提供法律援助的律所签订了代理协议。他说:“那是他第一次出远门。”
相比于张杏子,何君徽是家里唯一能正常交流的成年人,但同样让代理律师头疼,“他很执拗,很难听进去别人的意见,说话做事不断重复。”为何洪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汤洵说。
何君徽法庭旁听后,便在旁听席上一边若无旁人地整理案件资料,一遍遍不断举手要求发言。法官数次终止庭审,重申法庭纪律。
庭审时,何洪的另外五个孩子在法院大门口的大门和墙壁上翻来翻去,引来不少群众的围观,有人指指点点:“那就是生了11个娃那家人。”张杏子和何君徽从法庭出来,在法院门前抹着眼泪,久久不愿离开。
何洪所在村、镇干部当天也前来参加旁听,并开来一辆越野车,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庭审结束后,负责将几个孩子安全送回学校。目前兼任这个家庭“监护人”的村干部张蒙(音)告诉澎湃新闻,现在这个家里的生活所需,基本由镇民政部门负责。他们有什么需要,一般就告诉他,他再告知民政部门解决。
在何洪案开庭前一天,张蒙去和张杏子、何君徽商议:开庭时没成年的孩子就不要去了,毕竟都还小,在法庭上看到父亲那样,可能会情绪失控,影响庭审秩序,对他们的成长也不好。
但第二天,张杏子还是带着老二之外的另外五个未成年孩子到了法院。她的解释是:“娃儿们想看爸爸了。”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四川 超生 命案

相关推荐

评论(11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