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Zara要凉了? 拉夏贝尔被申请破产清算

2021-11-24 11:30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媒体

字号

记者注意到,11月22日晚间,拉夏贝尔发布关于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的提示性公告。
公告内容指出,2021年11月22日,拉夏贝尔从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法院获悉,公司债权人嘉兴诚欣制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兴诚欣”)、海宁红树林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树林”)、浙江中大新佳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中大”)递交了《破产申请书》。
记者查阅《破产申请书》发现,拉夏贝尔与上述3家公司存在合同纠纷,且未按各自调解书中确定的金额和日期付款。除了嘉兴诚欣未公布与拉夏贝尔具体的债务金额外,拉夏贝尔应向红树林和浙江中大共计支付1219.65万元。
3家公司认为,拉夏贝尔已经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因此向法院提交《破产申请书》。
公告还指出,如最终相关法院受理公司破产清算申请且公司被法院宣告破产,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3.4.14的规定,公司A股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事实上,拉夏贝尔确实面临较大的债务负担及经营压力。截至2021年9月30日,拉夏贝尔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约为-8.96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归母净利润约为-2.89亿元。
2014年,拉夏贝尔在港交所上市;2017年,其又登陆A股市场,成为首个“A+H”股服装品牌。拉夏贝尔A股市值曾飙升至120亿元,2017年营收近104亿元,一度成为国内营收最高的女装上市企业。
截至2021年11月23日收盘,*ST拉夏收跌2.12%,报2.31元/股,市值仅8.68亿元。这也意味着,*ST拉夏市值距离高峰时已蒸发超110亿元。
*ST拉夏月K线图
事实上,拉夏贝尔身陷债务危机已达2年之久。早在2019年10月,拉夏贝尔就被曝两千多家分店关闭,连总部大楼都出租。
2020年7月1日,*ST拉夏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2020年7月2日,拉夏贝尔被调出港股通股票名单;2020年7月2日、7月7日,拉夏贝尔数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超1340万元;2020年7月12日,公司实控人邢加兴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有全部A股股份被司法冻结……
截至2021年10月28日,拉夏贝尔累计涉及未审结/未调解诉讼案件58起(包含此次新增诉讼未审结案件),涉案金额约为5.3亿元。
此次拉夏贝尔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无疑是雪上加霜。拉夏贝尔能挺过去吗?
负债近40亿,曾经的国产第一女装拉夏贝尔恐难以翻身
还未稳住脚跟便开始疯狂超速,最后失控成了拉夏贝尔的必然结果。
​​2021年10月,拉夏贝尔旗下144个银行账户被冻结,4处不动产被查封,两家公司被拍卖的新闻引起了业内人士的广泛关注。据拉夏贝尔前三季度财务数据显示,该公司在报告期内营业收入仅为3.65亿元,净亏损2.89亿元,同比下降78.16%;目前拉夏贝尔的总资产为28.9亿元,但总负债却近40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134%。截至2021年11月13日,拉夏贝尔的每股为2.35元,比起最高股时,市值下跌超过90%。
11月16日晚,拉夏贝尔公布,公司于2021年11月16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新疆监管局责令改正措施决定书的公告。内容显示,新疆证监局自2021年9月起对拉夏贝尔进行了现场检查,检查发现公司存在三方面多项问题,具体涉及公司治理、信息披露、会计核算和年报编制。
根据这份公告,拉夏贝尔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邢加兴也收到了一份决定书。2个月前,拉夏贝尔就曾发布公告,指出这位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占用拉夏贝尔资金950万元。对此,新疆证监局决定对邢加兴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督管理措施,并记入证券市场诚信档案。
拉夏贝尔(La Chapelle)品牌始创于1998年,由邢加兴一手创建,曾经靠着衣如其名的浪漫、清新征服了无数女孩,一路扶摇直上做成了中国女装之王。
2003年 “非典”时期,拉夏贝尔在邢加兴的带领下进行了一场“豪赌”,其它品牌纷纷在受到重创之时选择收缩生产、撤销订单的安全牌,拉夏贝尔却反其道而行之,选择加大马力生产。
事实证明,这一局拉夏贝尔赌对了。疫情过后迎来一大波消费狂潮,那时的人们涌入商场,拉夏贝尔以3折的力度疯狂促销,早期生产的囤货被一扫而空。非典这一战,让拉夏贝尔一路高歌。
拉夏贝尔的成功离不开几个时间节点:2003年、2007年、2009年、2014年、2017年。
2007年,拉夏贝尔拿到了第一轮融资。2009年随着君联资本的入局,拉夏贝尔开启了飞速发展的阶段;2014年赴港上市;2016年,拉夏贝尔销售额已突破百亿;2017年在上交所挂牌,成为国内首家“A+H”两地上市的服装企业,这时的拉夏贝尔已经在全国拥有近万家门店,数十个子品牌线。登陆A股市场后,品牌市值曾一度飙升至120亿元,2017年营收近104亿元。
除了借助了资本市场的力量,拉夏贝尔的快速发展更得益于它的上新速度。邢加兴曾表示:“如果巴黎有时装秀,第二天相关信息就会出现在我们的邮箱里”。拉夏贝尔效仿ZARA的快时尚模式,上新频率快,有数据显示,2016年拉夏贝尔产品上新速度就可以达到7-15天,其背后拥有一条强大的供应链。
盲目扩张之下,跌下神坛是必然结果
17年前,拉夏贝尔在非典中异军突起;17年后,拉夏贝尔在新冠肺炎中敲响退市的警报。当一代国产女装之王从辉煌到没落,结果虽令人唏嘘,但纵观品牌的经营模式,失败只是必然走向。
2017年在A股上市,是拉夏贝尔发展的最高点,同时也是走向下坡路的起点。
2018年,迎来了拉夏贝尔成立20年以来的首次亏损,净利润为-1.99亿元,同比下降了131.24%同年现金流从2017年的5.57亿元减少至1.57亿元。
近五年拉夏贝尔现金流净额
“设计抄袭、质量差,谈何竞争力?
拉夏贝尔一手好牌打稀烂,究其根本,品牌本身的服装在当前市场环境下不存在强有力的竞争力。作为ZARA的模仿者, 拉夏贝尔的设计和质量却不及格,甚至一直走向下坡路。设计大多靠着一些不动脑的抄袭、流行元素拼接而成,虽上新快,但款式千篇一律,严重缺少设计感,这也是品牌很显著的短板。
拉夏贝尔设计抄袭各路品牌
在黑猫投诉搜索“拉夏贝尔”共出现102条投诉信息,其中货不对版本、质量差、异味大等内容占了多数。
黑猫投诉关于拉夏贝尔内容
设计和质量本是一个服装品牌的命门,但当一个品牌连这两手都抓不住时,何谈发展和未来。
暴发户式的经营模式
拉夏贝尔其公司旗下拥有"La Chapelle"、"La Chapelle SPORT"、"Candies "、"La Chapelle Homme"、"7.Modifier"、"La Babite"、"Laetia by La Chapelle "等众多子品牌。
从品牌创立以来,拉夏贝尔一直坚持多品牌的策略,除了疯狂开店,还做了多品牌的扩张,以求来支撑营收高增长。拉夏贝尔2011年零售网点为1841个,2012年为3340个,2013年增长至5384个、2014年为6887个,2015年为7893个,2016年为8907个,平均每年都在以1000个左右的速度增长。
的确,拉夏贝尔曾一度吃到了多品牌策略的甜头,就在2013年,旗下一个运动女装品牌 LaChapelleSport 就达到了20亿的收入。
La Chapelle Sport
在拉夏贝尔2014年赴港上市的招股书显示,按照2013年的零售额计算,Bestseller(绫致时装)市占率达到12.6%,第二名是E-land集团,其后便是拉夏贝尔的5.7%,而这一数字当时已超过了ZARA的3.2%。
到了17年上市之后,拉夏贝尔开启了“变本加厉”的扩张模式,这一年拉夏贝尔的门店数量达到9448家店。但是曾经让品牌获利的手段早已埋下了隐患,只在女装领域出色的它,根本消化不了这么多不同类型的品牌,这些子品牌不仅没有起到1+1>2的效果,反而相互拆台。
与此同时,拉夏贝尔“多品牌、直营为主”的经营模式面临人工、租金等运营成本日益增加的巨大压力。拉夏贝尔也曾在财报中细数提到过这种业务模式的8大挑战,其中最难以避免的就是人工、租金等运营成本日益增加与单店销售增长压力之间的矛盾。
即便如此,拉夏贝尔依然没有停下扩张的步伐。2018年6月,拉夏贝尔以2080万欧元从VIVARTE SAS手中买下了Naf Naf 40%的股权,然而最后结果是,Naf Naf在2020年因为无力清偿供应商及当地政府欠款,被当地法院进行司法重整。在这场收购中,拉夏贝尔累计亏损了4.43亿。
拉夏贝尔2019年度业绩快报显示,去年拉夏贝尔实现营业收入76.4亿元,同比下降24.9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0.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亏损18.9亿元。加之2020年整个行业受到新冠疫情的冲击,对拉夏贝尔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2020年6月13日,拉夏贝尔发布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提示性公告。
与此同时,拉夏贝尔的盲目扩张带来的是严重的库存积压,这也导致了品牌现金流的逐年减少。
止不住的亏损和债务令拉夏贝尔彻底跌落神坛,这个昔日巨头不仅面临退市风险,甚至面临破产危机。
拉夏贝尔的无效自救
曾经一次参访中,创始人邢加兴提到,开始发现拉夏贝尔发展出了问题是在2018年10月份,“当时我们店铺销售额整体有20%的下降,11月份,我们就把全国所有门店的数据拉出来,发现问题很严重,所以就赶紧去做调整。”
为应对危机,邢加兴决定“断臂求生”,于是自2019年开始,关掉亏损的店铺、出售部分固定资产、优化员工结构……
2019年时,拉夏贝尔的门店数量还有9269家,而到了2020年末,拉夏贝尔的门店数量仅剩959家,而截止今年9月末,拉夏贝尔的门店数量仅剩300余家。
同年,拉夏贝尔一改历来的直营模式,开启了联营和加盟模式。2019年一年内,公司加盟网点净增726个,达757家;加盟收入5.10亿元,对公司收入的贡献由上年的0.07%升至6.65%。然而,加盟店的快速扩张未能持续。
但仅靠关店、开放加盟店等手段并不能还无法解决拉夏贝尔面临的经济危机,品牌甚至还曾出租过总部大楼来获取资金。根据其发布的公告显示,2021年1—6月期间,拉夏贝尔有3600万余元的收入来源自出租不动产。
很显然,拉夏贝尔的一系列“断臂求生”的自救手段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奏效,自2020年5月份开始,拉夏贝尔已经披露至少6次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提示性公告,致使拉夏贝尔不得已走到了卖吊牌(*ST拉夏(603157.SH))这一步。即公司线上拟调整为“品牌授权+运营服务”的轻资产模式,将旗下品牌系列商标分别授权给供应商、经销商及代理运营商等,交由专业的公司代为运营,授权范围涵盖旗下所有品牌、所有互联网平台。
人事改革无法拯救水深火热的拉夏贝尔
历经亏损、关店、剥离旗下品牌、子公司破产清算、实控人爆仓之后,邢加兴最终离场。
邢加兴
2019年10月底,邢加兴卸去总裁职务,原联席总裁于强接棒公司总裁,原营销副总裁尹新仔则升任高级副总裁,邢加兴在此次辞职后,仍担任拉夏贝尔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2020年2月3日,邢加兴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相应职务,辞职后将不再担任任何职务。与此同时,邢加兴提名陆尔穗、蔡国新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并建议由陆尔穗作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人选。2月4日公告显示,董事会同意陆尔穗、蔡国新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
拉夏贝尔经营困境与“人祸”并存
从2021年1月开始,拉夏贝尔半年换了四任董事长。2021年1月,去年5月刚上任不久的董事长段学锋向董事会提出辞职;段学锋辞职后,由张莹接任董事长职务,任职不到一个月,张莹就提出了辞职,随后董事长再由吴金应接任;吴金应在董事长位置上也仅坐了3个月,于今年5月向公司递交辞呈。同一时间,公司另一名高层独立董事黄斯颖也递交了辞呈;后由张鑫接任吴金应的董事长职务,值得一提的是,张鑫还是文盛资产股权投资部副总经理。
从拉夏贝尔最新的三季报来看,张鑫及文盛资产入主拉夏贝尔后,拉夏贝尔的业绩仍没有明显改观。
还未稳住脚跟便开始疯狂超速,最后失控成了拉夏贝尔的必然结果。这个曾经辉煌过的品牌一直在与时代错过,一步错步步错,因忙着扩张线下渠道而错过了布局电商的大好时机,等回过头来,市场早已没了它的一席之地。亡羊补牢,为时已晚,“千疮百孔”的拉夏贝尔怕是挺不过明年了。​​​​
(来源:红星新闻、凤凰网)
综合编辑:韩璐莹
关键词 >> 拉夏贝尔,被申请破产清算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