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可怕的五大景点,胆小的就别去了

Doris

2016-11-06 18: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旅行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但喜欢冒险的人就得非要去一些恐怖的地方看看。最近Conde Nast Traveler选出了世界上最可怕的五大景点,如果你胆子不够大,还是先别去了吧。
地狱之门@塔吉克共和国

地狱之门(The Door to Hell)位于前苏联的塔吉克斯坦,现在的塔吉克共和国境内,一个叫达沃滋(Darvaz)的一个小镇。
20世纪70年代,一批前苏联的地质学家们在这里钻探寻找天然气。在钻探的过程中,突然打穿了一个巨大的地下洞窟,所有装备、帐篷连同勘探现场都陷落到洞中。谁都不敢下去,因为巨大的洞窟里面充满了天然气。所以他们决定点燃了天然气,以免有毒气体外泄。
可从那以后,洞窟就一直燃烧着,这几十年从没有停歇过。
没人知道这些年总烧掉了多少吨优质天然气,但看起来这洞窟下面似乎还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储量。
去年,加拿大44岁探险家乔治·康罗尼斯(George Kourounis)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进入土库曼斯坦“地狱之门”(The Door to Hell)的人,并发布照片向世人展示了其真实面目。
北永加斯路@玻利维亚

北永加斯路(North Yungas Road),人们更习惯称它为死亡之路,全长61至69公里,每年在这里有200-300人死于交通事故,被美国发展协会评为世界最危险的路。这条路的有些地点宽度只有约10英尺,而道路的旁边就是深达1000英尺的万丈深渊和热带雨林。道路宽仅陡峭断壁上凿出的一车道左右,也几乎没有护栏。
2006年,玻利维亚政府对这条公路进行了一番修整,而且在这条路的旁边又修了一条相对安全很多的全新公路。但是,每年还是有很多人骑着自行车或者摩托车来体验“死亡之路”的可怕。
Nagoro村@日本

日本南部一座名为Nagoro的村庄人烟寥寥。村庄位置偏僻、地形崎岖,诡异的是,每当这里死去或离开一个村民,一位老奶奶就会缝制一个稻草人来代替他(她)。如今,这个村里只有三十几个活人,却有上百个稻草人。
制作稻草人的是现年67岁的月见绫野,她是这里最年轻的居民,她从大阪搬回这座村庄来照顾年迈的父亲。月见绫野将真人大小的稻草人娃娃摆放在真人可能出现的任何地方,它们挤在农舍的角落里,坐在栅栏和大树旁,排在废弃的公共汽车站前,有的娃娃在田里“耕作”,甚至还有在废弃的学校里“游荡”的娃娃。
实际上,Nagoro曾经是一个拥有上百位村民的热闹村落,并有大坝和大工厂。但随着时代的变迁,村民们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慢慢地搬入了周边的大城市。
十字架山@立陶宛

十字架山(Hill of Crosses)是立陶宛北部城市希奥利艾以北12公里处的一个朝圣地。其确切的起源无人知晓,不过据认为第一批十字架是1831年11月立陶宛人反俄起义后,放置在从前的一个军事掩体处。几个世纪中,前来朝圣的天主教徒在这里安置了许多十字架,以及巨大的苦像、立陶宛爱国者的雕塑、圣母雕像以及数以千计的小型雕像和玫瑰经念珠。目前十字架的数量据估计大约有50000个。
就像哭墙之于以色列,十字架山也是立陶宛最重要的景点之一。上千上万的十字架在微风中摇摆的声音汇聚成足以让你心灵颤抖的重音。
萨加达悬棺@菲律宾

萨加达周围的石灰岩洞穴是很多死亡者的家园。当地有一个传统习俗,通常家境殷实的成年人棺材可以放在洞穴里,而小孩和穷人的棺材只能挂在悬崖上。根据当地古老的说法,如果人的棺材挂得越高,亡灵人的灵魂才能更接近天堂。安放悬棺需要耗费很多的人力物力。人们需要先将自己用绳索固定在悬崖峭壁上,然后慢慢托运并安放棺材,随后家人将悼念去世的亲人。如今,这种习俗几乎完全消失。
责任编辑:叶佳雯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