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书记朱爱民被撤职之后:到民企养猪,借扶贫扩张获升总裁

澎湃新闻记者 程真

2016-11-18 16: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秋雨喋喋何时休?小池静静水悠悠。无边云影匆匆过,吾花吾树吾亭楼。”
5年多的沉寂后再度被媒体关注,朱爱民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5年多前,因轰动一时的安徽和县碧桂园违法占地案,已调任安徽临泉县委书记的朱爱民被撤销职务,包括朱爱民在内的和县三任县委书记等11名干部受到处分。
5年多后,朱爱民已经没有了公职人员身份,转型为以经营饲料、畜禽疫苗、生物制品等业务为主的宁波天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邦股份”)副总裁,兼任天邦股份旗下主营养猪业的汉世伟食品集团(以下简称“汉世伟集团”)总裁。
面对5年多前因碧桂园事件被撤职一事,朱爱民称尽管碧桂园项目在自己到任和县前就已签约,而案发时他已离开和县,但他并无怨言,“出了事总要有人担责”。
但对这个案子,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时任局长李建勤的说法是,“朱爱民在任和县县委书记以及县长时,一手操控了碧桂园项目。”按照法律规定,朱爱民需承担法律责任。
谈到为何跳出体制、加盟民营企业,朱爱民则解释称,官场的辗转反复使他感觉失去了一个干事创业的平台。在做过两县县委书记后,仕途于他而言已经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他想尝试另外的活法。
朱爱民同时强调,自己加盟民营企业,靠的并不是所谓过去的人脉和资源,而是自己本身具备的学习、沟通和管理能力。“一个受过处分的原政府官员是不受欢迎的,何况我们的猪场多在我工作的地方之外,没有原有关系可以帮助。”他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解释称,“如果说有作用,只能说了解政府部门的所思所想。”
在天邦股份董事长张邦辉看来,一些党政官员从官场到商场的转型并不成功,可是在朱爱民身上,这种转型可以说是成功的。
和县碧桂园如山湖城项目。 澎湃新闻记者 程真 图
伤疤
澎湃新闻记者见到朱爱民时,他正在接待一个外地的合作团队,官员下海不可避免地成为聊天话题。
事情缘起于10月中旬天邦股份的一则公告。公告称,2016年10月19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审核通过了天邦股份非公开发行股票的申请。
另据天邦股份2016年8月24日发布的2016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该公司拟非公开发行股票预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48000 万元(含本数),扣除发行费用后将用于现代化生猪养殖产业化项目。
根据天邦股份旗下各公司分工,汉世伟集团主营养猪,而朱爱民为汉世伟集团总裁,于是一条“安徽一被撤职县委书记下海经商,如今欲募资14.8亿养猪”的消息便在网络上热传。
“县委书记,撤职,14.8亿,还养猪,搞得这14.8亿是我自己的一样!”朱爱民颇为无奈。
其实,无论是在天邦股份内部还是朱爱民本人,都并不讳言他曾经的县委书记身份,但他们不愿多提朱爱民的临泉县委书记职务被撤销一事。
“虽然看开了,但这就像一道伤疤,每揭开一次就会疼一次。”快6年了,正处知天命之年的朱爱民还是这样认为。
朱爱民,1966年生于安徽省长丰县孔店,13岁赴巢县求学,研究生学历。
50岁之前,朱爱民一直在仕途发展,先后任巢湖团地委书记、巢湖团市委书记,居巢区区委副书记,巢湖市(原地级市)计生委主任、信访局局长,和县县长、县委书记,临泉县委书记,阜阳经济技术开发区(以下简称“阜阳经开区”)管委会副主任、工委委员。
2015年5月,朱爱民辞去公职加盟天邦股份,任天邦股份全资子公司汉世伟集团分管人事和行政工作的副总裁,一年后升任天邦股份副总裁兼汉世伟集团总裁。
朱爱民曾任安徽临泉县委书记。 新华网安徽频道
跌落
加盟天邦股份前,朱爱民曾有过一段较为坎坷的官场经历。
作为一位从政30年、特别是担任过两县县委书记的原党政官员,朱爱民选择离开体制和一桩地产企业违法占地案有关,这个案子“颠覆”了他原本的仕途轨迹。
2010年8月2日,安徽省国土资源厅下发《国土资源重大违法案件公开挂牌督办通知书》,将位于和县石杨镇的碧桂园如山湖城项目列入公开挂牌督办案件,并要求巢湖市国土资源局在30日内依法立案查处。
2011年4月18日,国土资源部发布《5起公开通报的国土资源领域违法违规案件》,其中安徽省和县政府违法批、占土地案位列第一。
国土资源部认定,2007年6月至2008年7月,和县政府违法批准征收集体土地5043.83亩,违规收储国有农用地1239.9亩,用于建设如山湖城项目。其中的3034.89亩集体土地(耕地1248.09亩)被和县政府于2007年6月和2009年8月间,分两期违规出让给碧桂园旗下的安徽和县碧桂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安徽和县碧桂园凤凰酒店有限公司。
2010年12月,因碧桂园违法占地案,当时已任安徽临泉县委书记一年多的朱爱民被撤销党内职务,另有包括其他两任和县县委书记在内的10名干部也受到处分。
此后,被撤职的朱爱民赋闲在家两年多,一直到2013年5月才低调“复出”,获任级别相同、但与县委书记职权相差较大的阜阳经开区管委会副主任、工委委员。
朱爱民自己也认为,碧桂园事件是其从政生涯的拐点,“可以说是从巅峰一下跌落到谷底。”

据朱爱民透露,被撤销临泉县委书记职务之前,他已成为阜阳市副厅级干部考察对象,而此时碧桂园事发,他几乎到了“绝望”的边缘。
不仅如此,在被撤职前后,朱爱民的家庭生活也遭遇了巨大变故:妻子提出离婚,朱爱民没有拒绝。
“前妻要离婚,也不仅仅是因为我被撤职,之前已经有一些矛盾。”5年多后,朱爱民谈到这段经历时已经较为平静。“我不恨她。毕竟,一个男人,如果不能给女人安稳的生活,又有什么理由对她要求过多呢?”
2016年1月18日,汉世伟集团总裁朱爱民出席天邦股份十九周年庆典。 宁波天邦股份有限公司官网
选调
被撤职后,朱爱民一度也心灰意冷,“我能活到现在其实也算不容易。”他颇为自嘲地说。
两年多的赋闲时间,朱爱民称自己主要是与书为伴,他在网上买了大量书籍,“读了个遍”。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那段日子终于“有时间给自己了”。
尽管仕途和家庭都遭遇了巨大变故,朱爱民谈到自己过去的“政绩”时仍充满了成就感。
比如,2005年4月,当朱爱民调任巢湖市信访局局长时,当地的信访形势是已连续两年排在安徽全省末三位。经过朱爱民的一年多努力,巢湖的这一排序升为全省正数前三。
一位原巢湖市处级干部也向澎湃新闻表示,虽然对当年巢湖的具体信访数据并不清楚,但朱爱民就任信访局局长后,巢湖的信访形势确实好转了不少。
再如,从2006年12月到任至2009年4月离开,不足两年半的时间里,朱爱民在和县主抓了规划与招商、郑蒲港、镇淮新街、台创园、三山三湖三寺北部旅游、安徽省精细化工基地及盘景水泥等工作。
2009年4月,在安徽的皖南皖北干部交流中,朱爱民交流至隶属皖北阜阳市的临泉县任县委书记。
在2009年4月7日举行的人事任命会议上,官方介绍了此次干部调整的背景,并依照惯例对朱爱民的和县政绩进行了评价。
时任地级巢湖市市委副书记孙丽芳在会上指出,朱爱民确立的“围绕一个目标、实施三大战略、打造四大基地、建设五大板块、做强六大产业”的发展思路,符合和县发展实际,并被实践证明切实可行、成效明显。2008年,全县6项主要经济指标增幅均超过全省、全市平均水平。
汉世伟集团家庭农场。 澎湃新闻记者 程真 图
新政
带着和县的“情谊”,朱爱民来到了临泉。
关于到临泉,朱爱民有一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如果可以选择,我是不愿意来的。”
地处豫皖两省交界的临泉曾被外界称为皖西北的“西伯利亚”。这个拥有230万人口的农业县,是全国第一人口大县,基层治理形势长期以来较为复杂,特别是计划生育、禁毒等工作一度十分棘手。
此外,作为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临泉的贫困人口和贫困村总量位列安徽全省第一。全县不通铁路,不通高速公路,水路也不畅。
在朱爱民赴任时的2009年4月,临泉又刚刚发生了县委原书记王政、县委政法委原书记杨华杰等贪腐窝案。在王政的54个请托人中,绝大部分是临泉党政机关干部,其中杨华杰就行贿了30多万元。临泉的吏治腐败已经到了不得不痛下猛药的时刻。
正是在这个时候,被安徽省委赋予“加强皖北地区政治生态建设”重任的朱爱民调任临泉。他认为,这体现了组织上对他的肯定和信任。
朱爱民后来在接受《江苏经济报》采访时指出,临泉虽然落后,但落后也是一种资源。最为落后时,往往是契机的开始。落后并不后怕,关键怕甘于落后。
面对被严重破坏的政治生态,朱爱民的“临泉新政”从整顿吏治和干部选拔开始。
2009年5月,朱爱民到任刚一个月,临泉电视台开始推出“电视访谈”系列专栏,临泉县各基层单位的“一把手”逐一“过堂亮相”,公开承诺为百姓办实事办好事的目标及措施。
2009年8月13日,临泉电视台“史无前例”地现场直播“临泉县公开推荐竞职选拔科级干部会议”实况。通过公开推荐、电视PK、县委全委会票决等程序,选拔出了开发园区主任、乡镇党委书记等要害单位的9位“一把手”。《江苏经济报》当时的报道称,这着实让200多万临泉人为之一振。
直到2010年12月被撤销县委书记职务,朱爱民在临泉工作了20个月时间,主抓了开通公交车、治理吃空饷、公开选聘干部、干部述职电视直播、工业园区整顿及举办杂技节等工作。而为了表达做好临泉禁毒工作的决心,他还戒除了自己多年来的抽烟习惯。
2010年8月,和县政府违法批、占土地案案发,4个月后,朱爱民被撤销临泉县委书记职务。
评价
2010年11月,临泉官方媒体中曾数日不见朱爱民的身影,当地有关朱爱民的各种小道消息随之广为流传。在临泉论坛、临泉在线等地方网络论坛上,围绕朱爱民会不会“出事”,两方网友甚至展开了论战。
一个月后,朱爱民被正式撤销临泉县委书记职务。
“知道他在老百姓中评价挺好。”临泉一位科级干部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但对于朱爱民曾被撤职一事,她不愿表达个人观点。
不愿明确表达个人观点的,还有朱爱民本人。
“因碧桂园事件被处理的10多名干部,当时只有我已经离开巢湖在外地任职。”朱爱民只是特别强调几个时间节点:2006年12月他到和县任职,2006年5月和县碧桂园项目在香港签约时,他还在巢湖市信访局局长任上;2007年6月碧桂园项目土地调整时,其职务为和县县长而不是县委书记;2010年8月碧桂园案案发,当时他已离开和县任职临泉县委书记。
但依据《法制日报》2011年4月19日的报道,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时任局长李建勤在谈到和县碧桂园案时曾指出,“朱爱民在任和县县委书记以及县长时,一手操控了碧桂园项目。”按照法律规定,朱爱民当然要承担法律责任。
据朱爱民称,碧桂园案案发后,国土资源部和安徽省纪委都调查过其中是否涉及干部腐败和权钱交易,但调查结果没有发现这些问题。
转场
朱爱民称自己对组织的处理并没有怨言,对自己的选择也无怨无悔。
遭撤职后,他称确也曾消沉过,后来选择在读书中寻求启发和方向。书让他了解历史,宽阔心胸,知道了挫折往往是人生最好的催化剂,要以一颗平常心来对待工作和生活。
2015年4月的一天,当时已任阜阳经开区管委会副主任的朱爱民,接到天邦股份董事长张邦辉的电话,请他到汉世伟集团位于马鞍山市和县乌江工业园的总部“品尝猪肉”。
正是这一餐饭,直接“点燃”了朱爱民离开体制、下海经商的想法。
席间,张邦辉向朱爱民介绍,汉世伟集团专业从事养猪,通过收购,已成为中国10大养猪企业之一。而经引进美国品种、饲料配方改善以及用益生菌、丁酸梭菌等替代抗生素,天邦股份生产出了自己的“美味猪肉”。
朱爱民回忆起,餐桌上,一盘“白肉”豁然眼前:只是简单地用清水煮熟,未加任何调料,却飘过一股“儿时猪肉的香味”。
他忽然感到,在食品安全问题备受重视的时代,生产安全美味的猪肉,是一件大事。
而餐桌上的陪同人员也给朱爱民带来了更多启发。他们是和县督查局原局长黄朝阳、安徽省江北产业集中区管委会规划建设部原总监严凤龙等,当时均已辞去公职加盟天邦股份。
朱爱民说,看到自己以前的老同事在天邦股份干得挺好,这也坚定了自己当时突如其来的也加入的想法。
“我来和你一起养猪。”这句话一出,朱爱民的人生由此“从官场转到猪场”。
事后想来,朱爱民觉得他加盟天邦股份并不是一时冲动。他认为,天邦股份至少有两点使他愿意加入:一是愿景,天邦股份计划养猪3000万头,实现千亿市值;二是情怀,天邦股份立志做安全、美味的猪肉,“我也能在这宏大的事业中实现自己的理想。”
习惯
朱爱民加盟的想法虽提出来了,但张邦辉并没有马上答应。
张邦辉并不是很看重朱爱民的原县委书记身份。在天邦股份,目前已有不少来自党政机关、国有企业及科研院所的原体制内人士加盟。张邦辉解释说,请这些人来,他们所谓的人脉资源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专业能力及行业影响力。
张邦辉自己过去就是一位体制内人士,曾供职于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不过他认为自己对体制内人士没有偏好。比如,在朱爱民加入天邦股份并引进了几位体制内人士后,张邦辉曾向他提出“不需要引进过多政府人士”的建议。
就朱爱民本人而言,其两县县委原书记的身份也给张邦辉带来疑虑:当惯县委书记的朱爱民,身上会不会也有一些来自官场的习惯?最简单地说,是不是也要比照一定级别的党政干部,给朱爱民配上专职秘书和司机?
虽然后来的事实证明没有张邦辉担心的这个“毛病”,但朱爱民也承认,他身上确实还存在着一些跟长期在体制内任职有关的习惯。
朱爱民觉得,他比较相信自己的判断,在决策时对不同意见不太听得进去。他也认识到这个习惯不好,“正在改正”。
而在朱爱民那边,对是否加盟天邦股份其实也还有其他考虑。
据朱爱民透露,也正是2015年4月前后,他听说组织上有调他回合肥任职的想法(巢湖降为县级市后被并入合肥)。此外,也有另外一家企业在跟他接洽加盟。
朱爱民最终决定给张邦辉打电话,再次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在一番面谈后,张邦辉同意他先到汉世伟集团“试试看”。
于是,2015年5月,从政30年的朱爱民正式告别官场,成为一名“养猪人”。
换位
朱爱民能把猪养好吗?
养猪毕竟是一门技术活,并不具备养猪专业知识的朱爱民,开始时不可避免地让外界产生一些质疑:他加盟天邦股份是不是靠官场关系?在天邦股份的业务拓展上,他会不会凭借过去的人脉和资源,对同事甚至是同行造成不公平竞争?
张邦辉对朱爱民也不是没有原则地支持。刚加入汉世伟集团时,朱爱民的职务并不是总裁,而是负责人事和行政工作的副总裁。
好在朱爱民对自己的优势和不足有着清醒的认识,并从一开始就保持着学习和工作热情。
据天邦股份公关与事务部副总经理严小明透露,朱爱民每天早上5点多就起床,7点钟开始工作,晚上则是看书学习,每天都工作十几个小时。他还对培训和学习非常感兴趣,一有培训、特别是国外先进的技术和管理培训就很兴奋。短短几个月下来,朱爱民所掌握的专业术语和数据,已经让从业多年的资深专家感到惊讶。
对于工作中是否依赖从政多年累积的人脉资源的质疑,朱爱民解释说,汉世伟集团的猪场多在他过去工作的地方之外,没有原有关系可以帮助。如果说有作用,只能说了解政府部门的所思所想。他举例说,汉世伟集团的养猪扶贫与种养结合,就是设身处地思考的产物。
按照现行政策,养猪业不需要向政府交纳税收;加上环保和土地问题,不少地方政府并不欢迎养猪业落户。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朱爱民想到了国家正在全力推进的扶贫攻坚战。他把养猪和扶贫脱贫、带动农户致富结合到一起,制定了汉世伟集团的“一二三扶贫”模式。
“一二三扶贫”模式,具体说来即围绕一个母猪场,开发200个家庭农场,实施“三定”扶贫(定地点不离乡,定时间一年,定额度每户纯利润10万)。
目前,由朱爱民主导的这一模式正在一些贫困县陆续实施,并受到地方政府的欢迎和支持。

以安徽省阜南县为例。阜南现有人口170万,其中接近1/10为贫困人口,到2020年全面脱贫的任务很重。按照汉世伟集团与阜南的合作协议,阜南要建成6-8个母猪场,发展家庭1000户以上,实现年出栏商品猪100-150万头。
得益于推广“一二三扶贫”模式为汉世伟集团带来的明显业绩,加盟天邦股份刚一年的朱爱民于2016年5月获得升职,被任命为天邦股份副总裁兼汉世伟集团总裁,全面负责天邦股份的养猪业务板块。
朱爱民说,自己曾经习惯别人喊他“朱书记”,但现在更喜欢被叫“朱总”。
一年半时间过去,“朱总”也已经在新跑道上找到新感觉。他觉得自己现在总算有个既能“安身”又能“安心”的地方,可以为一个目标明确的事业长期努力工作。
前些天,作为“朱总”的朱爱民又新写了一首诗:曾经,我是一颗螺丝钉,牢牢地钉在一地,不管是雾霾,还是风雨。如今,我是一只蜜蜂,自由地追逐花香鸟语,无论是山高,还是林密。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官员下海,朱爱民,养猪书记,安徽临泉

相关推荐

评论(11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