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博士的脑洞|特朗普是反自以为是精英主义的胜利

万喆(特约评论员)

2016-11-09 19: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特朗普是一个时代的终结。尽管还不能知道他是否能够成为一个时代的开端。
精英们的没有料到
全球也许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这么这么这么在意过美国大选。金融市场的敏感神经已经几乎崩到了极致。
黄金价格首当其冲,和两位候选人一样蹿上跳下忙得不亦乐乎。在10月28日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宣布重启对希拉里 “邮件门”的调查之后,投资者避险情绪被引爆,从而刺激金价大幅攀升。在完成检查新发现的与希拉里私人服务器相关的邮件之后,FBI 11月6日表示仍然相信没有理由指控希拉里,金价反弹势头连续遭遇打击。
其实所有市场都一样心急如焚投身以火。FBI宣布重启调查,标普应声而跌,长跌。这种迹象,在近二十年里,只有在2008年10月和2011年发生过。前者是发生了次贷危机继而引发全球金融危机,全球至今也没能恢复过来;后者是美国财政悬崖和欧债危机,美国评级被降级,欧元区濒临分崩离析。而当FBI局长说出别无证据时,标普和全球市场一起狂欢。
原本根据民调推算,希拉里此次胜选的概率高达90%,特朗普仅为10%。看上去几乎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赛竞选。然而,开票以来,事态逆转,紧随而来的,是现货黄金大涨,在川普拿下佛罗里达州和北卡的同时,金价突破1320美元/盎司。
而美元指数跌,标普500指数期货下跌,美元兑日元暴跌,墨西哥比索创下2008年、雷曼倒闭以来的最大跌幅。其他的呢?道琼斯指数期货下跌,纳斯达克100指数期货跌,东证指数下跌,日经225指数下跌,澳洲ASX指数跌。
精英们的不被需要
又一“黑天鹅”?
啊,我为什么说“又”呢?因为继英国脱欧之后?
然而,在英国脱欧之后难道我们还没有领悟到,这不是一场手抖投错了票脑抽搭错了线的偶然事件,这是经济社会在默然中已经积蓄出足够的不满和表达不满的力量的必然结果。
然而,当特朗普在共和党初选中被大家认为是一匹“黑马”冲出重围出奇制胜的时候,难道我们还没有领悟到,这不是一场做秀哗众取宠无脑乌合之众的偶然事件,这是经济社会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的一种表现。
如果所谓金融市场还将此当做“黑天鹅”来啧啧称奇,如果所谓“精英”还在对此鄙夷,那只能说,这就是何以造成今天这样结果的真正原因。
从美国选举看,有一些州是两党的基本盘,基本上没有什么悬念,而决胜主要在于几个大的摇摆州的取向。位于“锈带”(Rustbelt,即工业衰退地带)的摇摆州,诸如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威斯康辛、俄亥俄以及爱荷华等州是两家必争之地。而自1992年以来,民主党在这些白人工人阶级以及年长者较多的地区表现更好,在过去六次选举中,民主党在“锈带”区域赢得了30次州选举中的27次。而反观此次大选,特朗普的胜利,则是在“锈带”的几个州取得了支持。在威斯康辛等的胜利更是共和党几十年来的突破。
突破的意思是,你没有料到。没有料到的意思是,你耳目闭塞。耳目闭塞的意思是,你目中无人。目中无人的意思是,你自以为是。
精英们的影响力无效
是的,这就是今天全球屡屡发生市场难以预测事件的真正原因,无非就是,这些本以为掌控了市场和各种事件的“上层”和“主流”们,你真是太自我所以太世故,太世故所以太天真了。
共和党正是传统意义上的精英。他们理应代表着中上层的利益。而民主党则理应代表着中下层的利益。许多年以来,已经有不少媒体、专家和选民呼吁,两党的政策取向已经越来越接近,以至于有时候都不容易从选举政策来区分两党面目了。
不错,到了这一次,则更为明显。
许多基本面的选民,倒置了。少数族裔、边缘群体、低收入人群等,本来都是民主党的坚定支持者,如今成了特朗普的粉丝。商界大佬、华尔街之狼、硅谷才子等,本来应该对共和党更有点黏性,现在都拥簇在希拉里周围。
如果在大选前打开、翻开或点开任何一种主流媒体,无论是CNN,或ABC、BBC、NBC,都会看到对于特朗普能够当上总统的嗤之以鼻,无论是经济学人、外交学人,都会读到对于特朗普能够走到这一步感到不解和可笑,无论是学术机构、投行机构,都会发现对于特朗普可能当政表达了不情愿不屈服。
希拉里赢是各路精英们的愿望,他们掌控了几乎所有的宣传渠道,并且在所有能够掌控的渠道上大加宣扬,以为就此影响了所有的受众。
是的,希拉里赢得了Wall Street。华尔街和类似的精英们以为自己可以代表一切。
然后,输掉了Blue Wall。工业带中一文不名的非精英们不那么想。
舆论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就以为可以将权力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结果是白天不懂夜的黑。所有的政治评论员,都在演播室里犯尴尬症。
精英正是变革对象
特朗普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政治精英。他没有循规蹈矩从年轻时就立志刷一个永无瑕疵的存在,通过团队精心包装成亲切有趣永不犯错的形象,一步步在选举中永能脱颖而出鹤立鸡群。他既想做花花公子,又想做娱乐明星,在商业上和政治上都出言不逊,即使参与政治,也几易党派。
希拉里正是这样的政治精英,许多专家称她是多年来准备最为充分、成熟、具备资格执政的一个候选人。不错,若是回头看,她的每一步,都是在为入主白宫铺路。每、一、步!不得不让人惊叹,她真是一个目标极明确而执行力超强的人,大概她从懂事起就打算要做美国总统了。
然而。
特朗普并不是“黑马”。8年前奥巴马以一句“Yes,We can”携不甚足够的经验和资历问鼎白宫时,我们就已经知道了美国民众的诉求,已经在发生变化。
所以,当奥巴马的变革太过温吞,而特朗普带来更激烈的改革诉求时,群众的沸点来到了。
这说明什么?说明大众早已对于既有制度封闭性的不满,对于阶层封闭性的不满,对于信息封闭性的不满,对于社会变革的向往。
所以,当主流越是强调希拉里的有料和特朗普的无稽,越是会加强这种反效果。这就是特朗普能够在初选中披荆斩棘杀出重围的原因。这或者是他刚参选时也并没有想到的。
只是,这种结果并没有给所谓主流和精英以真正的自我反省,他们将之视为偶然甚至乌龙,继续甚至变本加厉的希望围追堵截特朗普,连党内大佬都出来反水。
由于没有将其中逻辑整明白,对于特朗普的反制也许只能起到反作用。
而整个过程显现出的不公则让民众更加深了他们的印象。
对于其最后当选,只能震惊,震惊,还是震惊。
精英是个什么东西?
可怕而有趣的是,什么是精英?
特朗普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非精英。他出身富裕家庭,父亲是纽约市最大的房地产商。一位叔父是麻省理工的天才科学家。他本人毕业于沃顿商学院,身为地产大亨,还兼任节目主持,在真人秀里叱咤风云,在每一集登上直升机以至于一头难辨真假的大背头被吹得东倒西歪时和在每一集大手一挥气势凶猛的说出“You are FIRED!”时显示出极度的土豪气和精英感。他的儿子女儿都十分精致,基本属于行不差踏不错婚得好嫁得妙比你有钱比你有颜值还比你努力的人,站出来一口一个“我爱你老爸”,在观念保守的美国人眼里,虽然各有各妈,但家庭关系蜜里调油坚不可摧。
是的,我们好像在赞同精英主义,但我们是否真知道谁是精英谁应该是精英?
特朗普与希拉里的对垒,原本就像是倚天剑对阵野球拳。倚天剑却输了阵。
如果我说这是灭绝师太对令狐冲的选择,未免不确实。但说是大众偏好从花无缺转向了江小鱼,无论是在美国大选,或是在别处,大家应该能够感同身受。
因为人们的口味变了。
从过去爱那种被修饰得完美无缺高高在上的口味,变成了会犯错会自黑会仗义执言会真情流露。
希拉里的缺点,在于她没有缺点。当她的缺点被发现时,更印证大众对于完美人设的深深怀疑。
特朗普的优点,在于他就是有缺点。即使他被发现缺点,大众也能够接受他的反馈以为是真诚。
这其实也是一堂社会学和传播学的课程。当此时代,人们的诉求和语境都与过去大不相同。过去当一回精英,犹如封神,一言可以兴邦。现在自诩精英无异于自找砖拍。这在我们的实际生活中其实也能感受得到。
后记
美国大选不是结束,只是开始。2016不是偶然,只是开端。黑天鹅事件并不黑,而会引导国际社会走向新常态。
这其中,有全球化带来的社会问题,有贫富不均带来的经济问题,也有二战后各国建立的赖以为生存基础和价值基础的体制机制因其不断老化、固化和僵化带来的社会各阶层的不满和反抗,还有新一代成长及互联网场景下去中心化带来的反主流、反偶像思潮。
这些在此次美国大选中均表现得一览无遗,而最为明显的,还不是所谓民粹主义崛起对既有价值观的冲击,而是所谓主流社会并不真的能够理解整个社会的情绪、诉求从何而来,而是所谓精英阶层还在以对抗的形式而非愿意附身去倾听自己不想了解的“荒谬”究竟为何,而是那些制定和保守主流价值观的人可能已经忘了自己所拥护价值观的核心所在。
我们不要轻易定义谁为“反精英主义”。因为他们不是。
他们是“反自以为是精英主义”。而特朗普的胜利,正是反自以为是精英主义的胜利。
特朗普的胜利,不是因为特朗普找到了解决办法,而是因为他表达了不想让那些不愿意去真正找办法的人下台的呼声。所以特朗普是一个时代的终结。尽管还不能知道他是否能够成为一个时代的开端。他将如何,我们还要拭目以待。希望他不会在另一条路上变成他反对的那种人。
而从此事背后看,更值得警醒。
社会撕裂,社会之痛。
但要解决问题,弥合伤痛,需要的不是一个“民粹主义”的帽子,不是对于中下层人群的指责和发难,而需要这样常常自认为或者确实在社会中占据了主流地位的人,有更大的勇气面对事实,剖析自己,剖析社会隐痛的来源。
不要自诩精英,就将社会分割。
责任编辑:郑景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