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拆迁村上百“女儿户”无缘安置费,村民:嫁出去就是外人

刘亚洲/北京时间

2016-11-11 18: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由于“女儿户”的身份,来自山西省太原市寨沟村的张文一家拆迁置换的房屋面积比其他村民少,也没有过渡安置费。该村支书表示,这样的政策,遵照农村传统制定。
从今年三月到现在,山西省太原市万柏林区神堂沟街道寨沟村的张文(化名)日子过得很“憋屈”。由于“女儿户”(女性单独立户,或出嫁女子户口未迁出者及子女)的身份,张文一家拆迁置换的房屋面积比其他村民少,也没有过渡安置费。
太原市万柏林区今年启动7个城中村的整村拆除,寨沟村就是其中之一。3月15日,寨沟村拆迁启动,目前已经基本结束。
张文认为,这一政策是对女性的歧视。几个月来,她和其他“女儿户”多次维权无果。该村支书表示,这样的政策,遵照农村传统制定,由村民大会通过,“拆迁时没有一个强拆,说明大家都是认可的”。
有法律人士认为,“女儿户”一词带有重男轻女色彩,这种拆迁方案涉嫌违反男女平等原则。
村规:女儿户“已出嫁不算实际居住人”
寨沟村拆迁补偿安置方案。  本文图片均为北京时间 图
寨沟村拆迁补偿安置方案中提到,宅基地按照面积每分(面积单位,十分为一亩)可以置换90平米的房子、20平米商铺,每户还有一个车位。对于村民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在三年的过渡期中,村民还可以拿到一笔过渡安置费,标准有两种,宅基地面积*40元*36个月或者每人一年2万*3年,村民可以自主选择。如果按人数选择,必须以院内实际居住人数为准。考虑到家里人数较多,很多村民选择的都是每人6万的过渡安置费标准。
然而,寨沟村大约一百人的“女儿户”,村里认为“已经出嫁,不算实际居住人”,所以不能领到过渡安置费。
实际执行中,父母的宅基地置换来的房子、商铺、车位,女儿户也无法参与分配,她们只能领到每人30或20平米的补偿。
寨沟村的拆迁方案显示,“本人单独立户,和出嫁女户口未迁出者及子女,视为“女儿户”。以2007年5月31日为界,之前落户的可享受每人30平米补偿,之后落户的为每人20平米。“虽然没有明说房子、商铺不给女儿,但女儿户都被单独给了这三十平米了,自然也就不能去分那90平了。”
正在进行拆迁改造的寨沟村。
以张文家为例,她和父母及弟弟共同居住的宅基地为父母所有,拆迁中父母和弟弟算作一户,可以拿到每分地90平住房、商铺、车位、过渡费等。已经出嫁但并未迁走户口的张文,算作“女儿户”,只能拿到30平米每人的补偿,并且没有过渡费。
拆迁签字的环节,村里要求宅院的户主参与村民大会并签字即可。张文等“女儿户”在村里没有宅基地,也就没有权力决定是否接受协议。
“女儿户”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在得知拆迁协议后,她们曾多次到村里、街道、信访等地讨要说法,村里的答复一直是“标准按照农村传统制定”,街道则认定“女儿户”不属于常住人口,不能拿到过渡费。
“政府的拆迁要按法律程序来,怎么能按照农村的规矩呢?” 张文说。
有“女儿户”告诉“北京时间”,自己的孩子当初在村里落户时,还被迫签了一个“放弃拆迁补偿资格”的协议。
“北京时间”联系了村里几户村民,有人认为男女应该平等对待,户口在村里自然应该拿到一样的补偿,但也有人觉得补偿政策也一定程度照顾了女儿户的利益,女儿都嫁出去了,就是外人,不应该留在村里“跟村民抢补偿”。
村支书:很多女孩出嫁不迁户口等拆迁
寨沟村党支部书记王虎龙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在拆迁中确实存在对“女儿户”区别对待的问题。但这样的政策,是遵照的是农村的传统制定的,并且实际执行中已经在努力维护“女儿户”的权益了。
太原日报对寨沟村改造的报道。
王虎龙说,这次的拆迁是按照宅基地来进行补偿的,一套宅基地对应一份置换补偿。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很普遍,宅基地只有男的才能批下来,女孩即便留在村里也没有宅基地。现有的20或30平米的补偿,也是村里是为了照顾她们,从其他户的面积中挤出来的。政府拆迁钱数都是固定的,每人6万的过渡费确实没法再给了。
“我自己也是两个女儿,这个政策我也没有好处的”,王虎龙称。“拆迁政策的制定也都是开了村民大会的,拆迁时也没有一个强拆,说明大家都是认可的”。
他认为,很多女孩出嫁后户口不迁出,就是为了等拆迁。“好多村民把嫁出去的女儿户口重新迁了回来,还有人托关系把女婿的户口也迁进来了。”
王虎龙说,村里居住人口500人,可户口显示有接近800人,其中300人村里都见不到。最近拆迁结束,好多人的户口又迁走了。
关于“放弃拆迁补偿资格”协议,王虎龙承认确有此事,是村里开会通过的,就是怕该迁走的人不走,“搞乱套了”。
城改办:拆迁政策由村里自主决定
“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致电寨沟村隶属的神堂沟街道办事处,一名胥姓值班人员称,“女儿户”没有宅基地,并且很多“女儿户”不在村里居住,只是挂户,所以不享受单独个人过渡费补偿,“在便民热线和信箱中都做过很多次答复了。”
“大部分村民都是愿意拆迁的,拆迁的过程也很顺利。但有些村民素质不高,就是想捞钱。”这名街道工作人员称,拆迁方案开会讨论过多次,也都征求过村民的意见,“白纸黑字都有记录”。
太原市万柏林区城改办的工作人员表示,拆迁政策是按照一村一策,由村里自主决定的。按人分配还是按面积分配、给不给“女儿户”补偿,都由村里根据实际情况确定。这名工作人员称,一般情况都是按照宅基地面积分配,不会专门提到“女儿户”的问题。
同属于万柏林区,也在今年完成拆迁的大王村,拆迁补偿和安置费用完全按照宅基地面积确定,没有宅基地的“女儿户”无法获得补偿。但方案中提到,会解决“女儿户”补偿问题。村民称,具体补偿方案尚未明确。
当地村民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实际执行中,如果没有专门提到“女儿户”,她们很难分到补偿和安置费。
观点:拆迁安置按人分配是“自找麻烦”
“按照面积发安置费由家庭自主分配就可以了,按人分配是自找麻烦。”社科院农村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党国英这样评价寨沟村的拆迁政策。
他表示,农村“女儿户”在拆迁过程中被区别对待是很普遍的现象,特别是经济实力比较强的村子,拆迁、分红过程中类似情况经常出现。
党国英认为,这个说到底还是利益问题,“农村传统观念认为,媳妇娶进来就是自己人,姑娘嫁出去就是外人。”可有的村子条件较好(有分红)或者要拆迁,就会出现媳妇娶进来落户,女儿嫁出去户口却不迁走。
党国英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全国妇联曾联合几个部门专门下过文件,要求保障农村女性合法权益,起到了一定效果,但问题依旧存在。
北京冠领律师事务所周旭亮律师认为,“女儿户”这个词语带有重男轻女色彩,在法律上并无此定义,当地的这种拆迁方案涉嫌违反宪法中男女平等的原则。
周旭亮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女性村民不应因为是否出嫁等情形而被区别对待,在拆迁安置中,只要其户口仍在村集体,应当按照《山西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办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及寨沟社区宅基地分配面积的平均标准,与其他普通户享受包含过渡费在内的同样的补偿和安置。
(原题为《山西拆迁村上百“女儿户”无缘安置费,村民:嫁出去了,就是外人》)
责任编辑:顾亚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女儿户”无缘安置费

继续阅读

评论(1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