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帮特朗普赢得了大选?这个想法也许没那么疯狂

华思睿

2016-11-14 17: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托米·劳伦在节目中说“唐纳德·特朗普不是种族主义者。”
10月24日,距离大选两周,距离FBI宣布发现“邮件门”更多相关邮件还有四天,川普在第三场辩论中表现差强人意,希拉里选情稳定在高位,媒体们谈论最多的话题之一还是“希拉里是否能获得压倒性胜利”,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在Facebook上悄然上线了直播节目,除了特朗普团队的成员,主持人的名单中还有一位金发碧眼的“九零后”——托米·劳伦(Tomi Lahren)。
比起成名已久的主流电视网络的主持们,这位出生于1992年的姑娘远算不上知名,但在粉丝的眼里,托米可能已取代了福克斯电视台的女主播梅根·凯利(Megyn Kelly)成为了他们心目中的新一代“女神”。
特朗普在推特上提到托米·劳伦:“很高兴听说你喜欢我的表现。看到有一些聪明的金发电视时事评论员真好。别去福克斯新闻。”
托米现在就职于保守派媒体The Blaze,在Facebook上,她的公共主页拥有超过300万粉丝,这一数字甚至超过了BuzzFeed、Vox等新媒体巨头,她的节目《最终思考》(Final Thoughts)每一期节目的点击量都高达上百万。8月29日,托米在节目中抨击美国黑人橄榄球明星科林‧卡佩尼克为抗议警察暴力在奏国歌时拒绝起立的行为,她面对镜头呐喊道:“到底谁该负责?到底要到什么时候这些黑人群体才能回过头来,对黑人群体面临的问题担负起责任?”这段视频仅仅在Facebook上就创造了6600万的天量浏览量。
像托米这样的“美国政治网红”,在Facebook上并不鲜见,几乎每一个Facebook用户可能都遇到过这样的场景——你在时间线上发现一段视频,一位你听过或是没有听过名字的主持人,坐在镜头前用激动的语气评论最近发生的新闻事件。他们的叙事与你的观点恰好不谋而合,于是你在看完之后按下了分享按钮。
其实,这样的“不谋而合”并不是巧合。 十年前,Facebook推出了新闻推送(News Feed)功能,旨在通过算法让用户看到最想看到的东西,经过数十年的改进和修正,这一算法不仅成为了Facebook最赚钱的工具,也成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最主要渠道 。通过这个算法,用户看到怎样的信息,看到消息的排序,都由它来决定,用户甚至不需要采用“果取关”来避免看到不想看到的内容。这套算法会根据用户在每条信息上停留的时间、采取的行动(分享、点赞或评论),判断该用户对该信息的态度,从而在其时间线上添置更多相似的消息。
《华尔街日报》制作了“Blue Feed, Red Feed(蓝色推送,红色推送)”的可视化产品,展示人们在facebook上只会看到和自己政治立场一致的推送新闻。
需要引起注意的是,这一算法在为人们带来便利、让他们更有可能发现自己喜欢的内容的同时,也损害了他们探索相反观点的可能性。反映到政治上,如果你是自由派,你或许并不会在自己的时间线上发现前文所述的那段被转发了上千次的《最终思考》;如果你是保守派,你也很难看到一段嘲笑特朗普的视频。今年5月,《华尔街日报》制作了“Blue Feed, Red Feed(蓝色推送,红色推送)”的可视化产品,展现了这一割裂的场景:同一场事件,政治立场不同的人看到的完全是不一样的叙事和描述。特朗普胜选后,自由派的时间线上充斥着全美各地此起彼伏的抗议游行;而保守派的时间线上,却尽是对特朗普的赞扬和对希拉里及其支持者的嘲讽。
8月19日,《崔那娃每日秀》栏目推出了一期特朗普支持者的搞笑采访节目,在节目中,一名特朗普支持者告诉记者自己的消息源是“Facebook、推特……所有一切”。这并不是一个笑话,皮尤的一项调查显示,有66%的Facebook用户把Facebook作为自己获取新闻的主要途径。人们获取新闻的习惯已经发生了改变,不再是输入一家新闻网站的网址阅读网站上的内容,而是在Facebook和推特上获取信息。用户习惯的这种改变让新闻出版界的巨头们不得不和更多未知的对手抢占空间。
BuzzFeed最近的一篇调查报道发现,在马其顿的一座小镇上,一群青少年创建了超过100个支持特朗普的网站,每天制作发布大量剽窃和虚假的消息,写出《教皇方济各禁止天主教徒为希拉里投票》、《奥普拉告诉福克斯新闻“一些白人必须去死”》等耸人听闻的标题,依靠流量牟利。而这些内容会和主流媒体们以同等的地位竞争时间线上有限的空间,供读者消费。
这套算法不断帮助人们给自己的“回音室”添砖加瓦,让人们不断地固化自己原来的观点,忽视了不同的声音和观点。时间线上充斥着的高度情绪化的内容也为他们提供了宣泄口。在遇到不同观点时, 人们只是嘲笑对方“你错了”,甚至不再试图告诉对方为什么错了,仿佛自己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对方同样也觉得理所当然一样。
今年八月,Facebook又一次宣布调整News Feed的算法,让用户看到更多“自己朋友分享的内容”,而这一举措很可能会让原本已经存在的“过滤气泡”变得更加厚实,让用户们沉浸在自己和自己的朋友组成的“回音室”中越陷越深。皮尤民调中心8月份的一份调查发现,特朗普的支持者中只有四分之一表示自己有很多或是一些支持希拉里的朋友,而希拉里的支持者中也只有18%有很多或是一些支持特朗普的朋友。Facebook的这一改动,很有可能会让用户们看到和听到越来越多自己想听到、赞同的东西,躲开自己不喜欢、不赞同的内容。
短短十二年,Facebook已经从真实世界之外的一个普通网站变成了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尽管Facebook表示自己只是一个中立的平台,帮助用户分享信息,但作为Facebook摇钱树的News Feed算法实际上已经扮演了为用户选择内容的新闻编辑的角色,而更多的新闻出版商在大量流量来源于Facebook的情况下,更有动力以流量为导向创作“标题党”,甚至在编辑原则上做出妥协。而更令人担忧的是,这套算法至今依然是一座黑箱,除了Facebook自己无人能清楚了解背后的逻辑。
大选结束后,Facebook的CEO扎克伯格表示,认为Facebook上的假新闻影响了大选的结果的想法“非常疯狂”,选民们是根据自己的生活经验作出了判断,而非受到假新闻影响。然而,对大部分人来说,Facebook早就成为了生活经验的一部分,Facebook上那些充满情绪甚至虚假的内容无疑也在影响着人们的判断。
据《达拉斯新闻》报道,大选夜当晚,托米走进The Blaze的办公室,遭到认为特朗普已经毫无胜算的同事们一如既往的嘲笑:“你今天过后还会好吗?”随着每个州的结果慢慢地出炉,托米的同事们和老板Glenn Beck陆续失望地离开了办公室,托米赢了。她在大选后的新一期《最终思考》中说道:“这不是说‘我早就告诉你了’的时候,这是让美国重新伟大的时候!”
而另一边,扎克伯格也在思考着他创造的巨无霸在如何影响着媒体行业和美国的民主,他说:“我希望我们能对这个世界有正面的影响,我希望人们能获取多元的信息。”要实现这一目标,Facebook是时候承担起更大的责任了。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Facebook,美国政治网红,新闻推送算法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