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谈特朗普执政目标:三大内政问题是重点,外交会慢慢收缩

澎湃新闻记者 李怡清

2016-11-14 08: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多数“看好希拉里”的预判中,暨南大学教授、海国图智研究院院长陈定定则从今年3月就开始坚定地认为特朗普将打败希拉里,从而引来种种争议。
“我们立场鲜明,争议很大。”合著有《国际关系中的预测、理论与实践》一书的陈定定对此直言不讳,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陈定定畅聊了美国的分裂和特朗普的执政未来,他认为美国有分化与裂痕,但短期内不会真的分裂;他再度作出预计:特朗普做两届总统没问题。
科学预测就是逻辑+数据
特朗普出现后民意一直很高。东方IC 资料
澎湃新闻:首先请陈院长介绍一下,你是如何借助“社会科学预测研究”成功地判断特朗普能够赢得大选的?
陈定定:特朗普出现后民意一直很高,共和党内初选关键的转折点在于特朗普赢下了北卡罗莱纳州,北卡是一个很保守的州,黑人很多,而当时特朗普发表了很多带有歧视性的语言。他能赢下北卡是具有标志意义的,所以当时我认为他在党内出线是没问题的。
而我认为他能战胜希拉里,最主要的原因有4点:反全球化的时代潮流、“大嘴”的选举策略及他善用社交软件直达选民、希拉里的个人历史包袱,以及民间情绪,尤其是美国中下层劳动人民的愤怒与排外。这个逻辑一直没有变。同时,民调也非常重要,如果脱离了民调就没有数据只有逻辑了。
预测是一种科学,科学一定要有逻辑+数据,两者结合起来分析,来证明一个假设。在11月9日之前,(特朗普能赢)就是一个假设,背后有数据与逻辑。那天特朗普也可能会输,但这个与科学没有关系。科学并不是说假设的一定对,科学只是一种分析的方法,(假设)对错都没有关系,因为论证的方法与逻辑是科学的,错了也知道错在哪里。现在大家都知道低估了他的民调数据、许多人因为“政治正确”不敢说实话,但其实原来大家也知道这些,只是没有予以重视。
美国有分化与裂痕,短期内不会真的分裂
加州选民关注大选结果。视觉中国 图
澎湃新闻:据你观察,美国各界对特朗普的当选有着怎样的反应?
陈定定:(政客们)调整很快,还不到3天很多人已经调整过来了。其实他们本来就是演戏,并不是与特朗普有什么深仇大恨,他们以前关系都很好的。大选就是演戏,演戏给谁看?给选民看。之前特朗普和希拉里都互相放狠话 ,现在不是很好嘛。以前他们是朋友,希拉里夫妇会来参加特朗普的婚礼,以后也还是一样的。所以大选中的语言,不要太把它当回事。
至于其他一些阶层,可能会因为价值观(的差异),对特朗普的当选有些反应。比如有的学生会说,因为特朗普当选心里难过,要去看心理医生了,不来上课了,这些是有的。
澎湃新闻:我们看到美国许多民众走上街头表达对特朗普当选总统的不满与抗议,甚至也出现了枪击、封闭公路等个别极端行为,西部的加州甚至出现了要求独立的声音。许多人都在讨论美国的分裂,你认为特朗普在其总统任期内需要如何治愈这些裂痕?
陈定定:美国分化与裂痕是有的,但短期内不太会真的分裂,长期而言谁也说不准。
美国现在是经济出了大问题。全球化30年之后,世界经济趋向平衡,有两种人最为受益:一种是发展中国家的大多数国民,这是我们可以亲身体会到的;另外一种是发达国家的富人阶层,他们掌握财富和社会资源,会越来越富。而最倒霉的就是发达国家的中下层,美国有至少1亿中产阶级及以下的人,我在美国亲身感受到,他们真的很不高兴。这种情绪一定要有一个发泄的地方,在美国就是用选票。
而加州很有钱,就像有石油又有钱的苏格兰要脱离英国一样,加州在美国国内是富裕的。“仓廪实而知礼节”,不愁钱了就会显得更为善良、慷慨,才会关注同性恋、动物保护、气候变暖这类议题,没钱的时候哪还能顾别人,这就是人性。所以加州在既不依赖美国政府的财政,再加上如果价值观完全不一致的情况下,当然要“脱”。
执政重点:经济、移民和反恐
澎湃新闻:现在美国媒体都在猜测未来其政府要员的人选,其中有颇有争议的保守派,也有此前并不支持特朗普的人员。你认为特朗普就任总统后,其幕僚团队、政府核心官员将会如何安排?他会不会把一些之前反对他的、或是自由派的人拉到他的执政团队里来?
陈定定:特朗普是一个很灵活的、非常实用主义的人。他原本就是民主党人,十几年前才变成一个共和党人,按照共和党现在的标准也不会接纳这样的人,离过婚又支持堕胎。
其实主流媒体把他刻板化了,他没有从政经验并不重要,(执政)并不需要经验。关键是用人,他掌握大方向、做重大决策、用能干的人,就行了。
澎湃新闻:你提到总统就是要做重大决策,而很多分析恰恰是担忧特朗普在重大决策上的不确定性。
陈定定:相反,他恰恰是非常确定的。这方面我们又上了美国一些媒体的当了,媒体之所以总强调他有不确定性就是为了恐吓选民,让他们不放心这么一个“不确定”的人做总统。但今天(大选过后)媒体就不再说他控制着核武器按钮是不是不确定了。大家都知道,这就是个说辞,找个理由让大家不要投他票。竞选语言不能百分百信。
我们要看他的最高原则是什么,他的竞选口号就是他的最高原则:“让美国更伟大、更安全”(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Safe Again)。伟大就是重整经济和就业,安全就是移民和反恐两大问题,这三大目标就是他的最高原则,是确定的、一定不会变的。至于具体的政策,会有调整,这一点他有不确定性,奥巴马也有不确定性,谁都有不确定性。
澎湃新闻:除了上述的三大目标,特朗普政府在外交上会有怎样的特点?许多人说他是个孤立主义者,未来美国在外交上会收缩。
陈定定:经济、移民、反恐这三个内政问题将会是特朗普执政的重点。而在外交方面,他是偏向维稳的而非进攻性的。“孤立主义”是有一定定义的,国外的事情都不管,以美国现在的国际地位肯定做不到这一点。特朗普的外交会慢慢收缩,对其他地区的事情不那么热心了,先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
民主党的最佳策略:等着对方失误
希拉里参加同性恋骄傲游行。对民主党来说,同性恋、环保等“牌”都已经打到极致。视觉中国 资料
澎湃新闻:此次选举中,共和党赢下了白宫和参众两院,同时,也拥有了任命至少一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机会。您认为,这种“一统天下”的局面能否帮助特朗普顺利地推行他的政策?
陈定定:对,别忘了还有州长,33个州的州长全是共和党人。今年共和党一片红。所以至少两年内,在下次中期选举之前做到这一点没问题。
澎湃新闻:如此“做大”的共和党内部能否一直保持团结?还是有可能祸起萧墙产生内斗内耗?
陈定定:上了台就是“分赃”——分位置,这种(党内派系)斗争是会有的,但是这与没上台时候的那种斗争、党内分裂的斗争是不一样的。现在轮到民主党分裂。通常谁输了谁才分裂,赢了大家都笑嘻嘻地开心得很。原来天天打嘴仗的现在都是好哥们。
澎湃新闻:面临“分裂”的民主党,未来4年怎么过?
陈定定:民主党这次倒不是说输得怎么厉害,但问题在于他们的“牌”没法打下去了。认同政治、“老少边穷”、同性恋、环保等,这些“牌”都已经打到极致,这些人都已经投票给民主党了,那么另外的票源在哪里?所以民主党面临很大的问题,首先要保持自己的选民不流失,还要再拉拢其他的选民。这在目前的气候下并不容易。所以我估计如果没有身体意外或大的天灾人祸,特朗普做8年总统应该没有问题。
澎湃新闻:那么8年之后民主党能有机会翻盘吗?他们要往哪个方向去努力?
陈定定:8年后应该有戏。最佳策略就是:什么都不做,等着对方失误。一般都是这样,小布什(任期)8年把自己搞垮了,民主党就攻下来了。两党政治体制下,少数派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使坏”阻碍事情,让选民觉得这届政府真无能,然后又把(执政党)选下去了。所以民主党想要做成什么事情是做不了,但可以“使坏”,搞搞抗议,等共和党犯一个大错误。如果未来8年美国经济还是很糟糕,或者又开始打仗了,他们就有机会。
华盛顿所有那些花招,他都懂
澎湃新闻:作为一名非建制派,也是美国历史上首位没有任何参政、外交经验的富豪总统,特朗普执政优势在哪?
陈定定:他只是没有正式地担任公职,但是他对于美国政治一直在以各种方式参与,包括以前想要搞改革党。他(对政治)有几十年的热情,也一直在参与。虽然表面上没有从政经验,但华盛顿所有那些花招,他都懂。他是“局内人”。但是他并没有传统政客那样的利益集团和派系瓜葛,一旦卷进去了就不能大刀阔斧地改革,这是他(没有参政经验)的好处。
澎湃新闻:有美国学者分析认为,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最高法院2015年通过的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决定由可能受到挑战,你怎么看?
陈定定:等(特朗普)新任命一位大法官,这个肯定要重审。法律都是这样,从来没有说通过了之后就不能改的,包括宪法也可以修改。有人起诉(最高法院)就可以重审并把它推翻。我估计这个可能性还挺大的,现在上台的保守派一向看不惯这些,会抓住机会。
这也是政治斗争的一部分,谁在台上就把对方(的政策)干掉,对方上来再把自己的干掉。很多人也在反思,但是改变的时候可能还没到。
澎湃新闻:的确,美国大选前后对于美国民主的讨论也非常热烈,甚至用“民主的崩塌”来形容这场选战。你曾提到,美国的民主不存在重大危机,但是政治体制需要改革,在你看来应该怎么改?
陈定定:特朗普的葛底斯堡演讲,讲得非常好(编者注:该演讲阐述了特朗普如赢得大选,其就任总统后100天内的执政计划)。许多人觉得他做不到,我觉得他还是有点野心的。他表示所有担任议员、公职的人,退休以后5年之内不能从事游说工作。现在许多美国国务院高官一退休就进政策咨询公司,他们做什么?就是用人情拉买卖,这就是腐败。(特朗普这一政策)非常狠,这与民主制度没有关系,就是治理的手段,与我们的反腐比较像。
此外,美国还有一个不太好的制度,就是两院的议员可以有无限制的任期。有些人到80岁了,什么也不懂,坐着轮椅去掌握很高的权力。特朗普预计要推出国会议员任期制,连任不能超过3届、12年。
特朗普本身就是一个比较独立的、超党派的人,不过是披着共和党的外衣赢得了选举,只有这种人才下得了手。他提出的这些措施,是站在两党的对立面的,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的议员,他都要去动奶酪。
责任编辑:孙梦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大选,特朗普,特朗普政策,大选预测

继续阅读

评论(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