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选右派初选首轮投票,“特朗普效应”会在欧洲发酵吗

龚克/旅法媒体人

2016-11-22 12: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2016年11月20日,法国2017年总统选举中右阵营初选举行首轮投票。 本文图片 东方IC 图
11月20日,法国2017年总统选举中右阵营初选举行首轮投票,七名候选人中产生两名优胜者进入第二轮。结果此前异军突起的前总理弗朗索瓦·菲永(François Fillon)席卷四成多选票,成为当晚最大赢家,和另一位前总理阿兰·朱佩(Alain Juppé)进入第二轮。此前志在必得的前总统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排名第三,被淘汰出局。
首轮选情揭晓后,媒体和观察人士不约而同发问,这是否构成法国政治向右转的一个标志?甚至更严重一点说,是否成为“特朗普效应”在欧洲的发酵?事实上,距离27日第二轮选举尚有数日,其中还将上演菲永和朱佩的一对一辩论,中右阵营初选究竟鹿死谁手,事实上还存在很多变数。
从三足鼎立到一马当先
此次中右阵营初选共有七位候选人下场角逐,除了菲永、朱佩和萨科齐之外,还有两位众议员勒梅尔( Bruno Le Maire )和莫瑞泽( Nathalie Kosciusko-Morizet )、基督教民主党主席普瓦松(Jean-Frédéric Poisson),以及共和党前党主席科佩 ( Jean François Copé )。
初选采用开放形式,虽然主要面对中右阵营选民,但不设严格筛选程序,任何有资质选民只要支付两欧元(折合人民币约15元),并签署一份宪章,声明自己“分享中右阵营共和价值观,并致力于政府更迭以便让法国重入正轨”,即可参加投票。显然,这一极低的门槛条件无法阻止大量左派和极右选民参与其中,进行跨党投票。
20日当天,全法范围内的10228个投票站从上午8点到傍晚19点之间接待了大约400万投票者,创下前所未有的初选投票纪录,也远远超出组织者的预估。
数月以来,各项民调都显示朱佩和萨科齐最有可能进入第二轮,而两人之间对决又是朱佩赢面较大。但在投票前一两周时间里,原本不被看好的菲永,人气急剧提升,格局从一对一决斗变成了三足鼎立态势。
结果,投票进程让人大跌眼镜。计票开始之后,菲永一马当先,在大约3000个投票站完成计票之后,菲永以42.8%的巨大优势,领先于朱佩的26.2%和萨科齐的23.7%;大约半数投票站揭晓之后,菲永的优势进一步上升到43.6%,而朱佩和萨科齐之间也逐渐拉开差距。
巴黎时间当天21:30,当时得票率仅2.7%的勒梅尔第一个发表演讲,承认在选举中落败,并表示将在第二轮支持菲永。半小时之后,排名第三的萨科齐发表声明承认败选,同样表示会投票给菲永。再晚一些,唯一的女性候选人莫瑞泽也向支持者告别,并表示次轮将会支持朱佩。这样一来,尽管当时还有将近五分之一的投票站尚未完成计票,但随着对手认输,菲永和朱佩已经笃定出线。
当天22:40,菲永发表演讲,宣布赢得第一轮投票。而朱佩紧随其后亮相,宣布晋级第二轮。后者不无落寞地承认,今天的投票结果令人意外,不过他矢言将“继续战斗”,在下周日创造另一个“意外”,即实现逆转。
在此前很长时间的民调中,菲永都在七位候选人中排名第四。不过在首轮投票前一周多时间里,他的选情明显上扬,但除个别民调之外,大部分公共舆论的想象力很大程度仍然停留在:他是否有可能将萨科齐拉下马,以第二名身份和朱佩一争高下。但恐怕任何一家媒体都没有预见到菲永的优势如此巨大,用法国媒体普遍使用的措辞来说,几乎达到了“碾压”(écraser)所有对手的程度。
最终,虽然有数百个投票站到次日上午仍未能完成计票,但大局已定: 菲永以44.1%的优势赢得首轮,朱佩以28.6%位居次席,而萨科齐只拿到20.6%。
萨科齐黯然退场,朱佩岌岌可危?
这场角逐中最大的输家,毫无疑问是萨科齐。在2012年总统大选失败之后,萨科齐声称退出政坛,但后来又上演“归去来兮”,并将“人民运动联盟”(UMP)改组为“共和党”(Les Republicains),清洗党内领导层,为东山再起做出一系列铺垫。但这些工作都随着20.6%的得票率化为乌有。
在承认败选的演讲中,萨科齐颇为心灰意冷地提到,他今后将过一种“更多私人热情、更少公共热情”的生活,以此暗示将再次退出政坛。虽然鉴于此前出尔反尔的经历,这话让人不敢笃信。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这次投票结果的确对萨科齐造成重大打击,或许更甚于2012年的失败。
此前政界和媒体普遍认为,中右阵营初选将是朱佩和萨科齐的对决,虽然朱佩民意占先,但萨科齐尚可一搏。而如今排名第三、得票率不到菲永半数的事实则表明,萨科齐已经被选民抛弃,即便困兽犹斗,在未来的政治生活中充其量只能扮演二流角色。法国媒体已经用“退出历史舞台”这样的字眼,来形容这位心高气傲的前总统。
另一方面,虽然在首轮中菲永以15个百分点领先朱佩,看上去胜券在握,大部分媒体也都看好菲永,但事实上次轮依然充满变数。
首先,萨科齐虽然表态自己支持菲永,但同时让拥护者“自由投票”,透露出明显的不情愿。事实上,他和菲永、朱佩二人都积怨甚深,号召支持者投给谁都颇为尴尬。因此,很难准确估算他所掌握的20%票数将如何分流,甚至很难统计出这部分人群的次轮投票率。尤其是考虑到萨科齐此前刻意操作竞选方针向右靠拢,同极右翼的国民阵线争夺基本盘,如今他退场之后,这部分选民群体是效仿他个人、归附意识形态立场最接近的菲永,还是回归到玛琳娜·勒庞身边,目前还很难估测。
其次,11月24日菲永和朱佩的一对一辩论,或许将扮演关键角色。虽然都曾担任总理职务,但朱佩任期远在1995-1997年,虽然不受欢迎但已经是陈年旧事,而菲永则是萨科齐任期内的政治搭档,法国选民对那五年从期待到失望的经历还记忆犹新,而菲永也不可避免地要承担一定责任,而且后者此次提出提高增值税率、裁撤50万公务员岗位等方案,事实上并不容易推行。如果朱佩调整策略,有效地攻击菲永的政策软肋来说服选民,也并非没有胜算。
再次,更为复杂的一点是,初选采用的开放模式,导致几乎无法阻止其他阵营的选民跨党投票。虽然名为中右阵营初选,但从首轮来看,从左派选民到国民阵线拥趸都参与其中。菲永的意外大胜,在多大程度上是出自右派民众选择,多大程度上受到策略性跨党投票的影响,目前并未有定论。而首轮投票的戏剧性结果,可能会进一步刺激跨党投票现象。尤其是对本党不抱希望的左派选民,是否会在次轮投票时大规模入场,扰乱中右阵营的既定生态,甚至从根本上改变这场初选的性质,都还在未定之数。通常而言,左派选民更容易接受立场相对接近的朱佩,如果跨党投票规模足够大,朱佩仍然不乏借力翻盘的机会。
西部世界的内战,革命时代的回声
菲永和朱佩的得票率,其实都和地域有密切联系,确切地说,这是一场“西部世界”的内战。菲永虽然在巴黎选区当选议员,但他此次在巴黎的得票率并不高。相反,法国中西部从勒芒到南特一线是菲永的大票仓。生于该地区萨特省的菲永,近三十年来一直从当地选区出任议员,并曾在萨特河畔萨布雷市担任市长近二十年,此次投票中,他在该市的得票率创纪录地达到84.5%。政治人物的地方根基体现得淋漓尽致。
同样,现任波尔多市市长的朱佩,也当仁不让地把这个法国西南部重镇收入囊中,而且在波尔多市所辐射的整个西南地区,朱佩都显示出明显的影响力。不过问题在于,越往法国东北延伸,朱佩的影响力越稀薄,且呈现出不均衡特征,在斯特拉斯堡、里尔等东部和北部地区,朱佩的得票率都不超过20%。相反,除了西南部之外,菲永在全国范围内的得票率都相当均衡且稳定,绝大部分地区超过40%;
从历史眼光来看,值得玩味的是,菲永和朱佩之争某种意义上说就像是法国革命期间旺代之乱和吉伦特派的现代翻版。菲永的票仓涵盖勒芒到南特一线,其中就包括著名的旺代省。法国革命期间,旺代地区笃信天主教的农民不满首都巴黎的革命激进政策,民变蜂起,后来逐渐演变成为残酷内战,数年方休。菲永秉持撒切尔式的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但价值观层面保守严肃,积极反对同性恋婚姻,主张限制移民,强硬对待恐怖主义嫌犯,选战期间他出书《战胜伊斯兰极权主义》,对提升选情起了显著作用。在很多保守天主教徒眼中,菲永是他们的最佳代言人,甚至比另一位来自基督教民主党的候选人普瓦松成色更足。这次他的高得票率当中,价值观认同因素占有相当大的比例。投票结果揭晓之后,许多法国媒体指出,菲永赖以占尽先机的,正是坚守传统的、天主教的、外省的选民群体。
相反,朱佩主掌的波尔多市是吉伦特省的省会。法国革命中著名的吉伦特派正是出自此地。当年这一派别代表了工商资产阶级的利益,在王政派失势后上台执政,却在同雅各宾派的权力斗争中落败,主要人物被推上断头台。尽管如此,吉伦特派不失为一支充满革命情怀、信奉启蒙思想、总体尚属稳健的政治力量。旺代地区的农民和吉伦特派的工商资产者之间,存在着深刻的鸿沟。而今天朱佩代表的温和右翼,在地缘与气质上同吉伦特派不乏契合之处。他在同性恋婚姻等问题上的折中立场,也导致天主教徒群体的疏远,甚至认为他是一个伪装成右派人物的社会党人。
固然,这种比拟只是近似意义上的,且局限在法国右派内部初选的投票形势,无法在每一方面都严格对应。但某种意义上说,这种从地缘因素衍生出来的意识形态对峙局面,的确构成了法国革命的一个遥远回声,折射出某种历史延续性,从中可以更好地理解两位同属右派阵营的候选人在政治光谱上的不同位置,以及势力消长的内在原因。
结语:释放政治地壳运动中的压力
虽然民调已经提前打过预防针,但此次菲永的异军突起,尤其是他“碾压”对手的幅度仍然令人意外。或许应了中国古语“鹤蚌相争、渔翁得利”,朱佩和萨科齐一直站在聚光灯下领跑,难免令人疲劳,从而给了菲永以后发制人的机会。当然,他和朱佩谁能笑到最后,还得等到27日才能真正分晓。
但从宏观角度来看,无论最终谁在这场右派初选中脱颖而出,对于预防 “黑天鹅事件”重现都不乏意义。
这种事件最极端的表现,就是极右翼国民阵线历史性地赢得总统大选,成为特朗普式胜利的一个欧洲版本。而目前民调普遍显示(姑且假定成立)的一个预设是,国民阵线将继2002年之后,再次进入总统选举第二轮。但这种晋级本身并不是决定性因素,它所面临的对手将至关重要。2002年时老勒庞(Jean-Marie le Pen)闯入第二轮,一时风头无双,但随后中左和中右阵营结成“共和阵线”,共同反对勒庞,帮助希拉克拿到了创下历史纪录的82%选票,把对手反衬得像个笑话。
十余年之后,在全球民粹主义涨潮的背景下,法国极右派以更大声势卷土重来。值得庆幸的一点是,目前看来,法国的政治生态并没有撕裂到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一样的程度,和执意参选的左派总统奥朗德相比,无论是朱佩还是菲永出面对垒极右,都仍然有很大机会成功阻遏玛琳娜-勒庞的上位。
此次创纪录的四百万人投票(次轮可望更高),相当于预演了一次总统选举。无论谁赢得初选,都相当于将政治地壳运动中积攒的“右转”压力释放出一部分。一次小范围、低烈度的地震,或许反而将降低巨震的风险。
责任编辑:朱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法国大选初选,中右阵营,地域政治,国民阵线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