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部级干部挂帅本轮中央环保督察:部分地市班子被批疏于专研

陈相利/政知局

2016-11-24 09:3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铁腕治污有了反馈单。
7月,2016年第一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工作全面启动,对内蒙古、黑龙江、江苏、江西、河南、广西、云南、宁夏等8省份开展环保督察工作。
政知局注意到,截至11月23日,8地环保督察情况反馈全部公布,共问责3422人,约谈2176人,罚款1.98亿元。
这些成果无疑是看得见摸得着、震撼人心的,这次的督察力度之大让人印象深刻,而第二批督察也即将开始。
环保督察的猛烈风暴,如此强劲地刮了起来。
8月7日,中央第七环境保护督察组现场检查云南省抚仙湖保护情况。
省部级官员任督察组组长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环保督察是新环保法实施以来首次大规模“重拳出击”。2015年7月,中央深改组会议审议通过《环境保护督察方案(试行)》,首次提出环境保护“党政同责”“一岗双责”,这意味着地方党委将与政府一道接受监督,督察的内容也从“督企”到了“督政”。督察结束后,重大问题要向中央报告,督察结果将作为对领导干部考核评价任免的重要依据。
从今年起,中央环保督察组计划用两年左右时间对全国各省区市全部督察一遍。去年12月底到今年2月,中央环保督察试点的首站选在了河北。随后在今年7月,第一批中央环保督察组开始密集进驻内蒙古、黑龙江、江苏、江西、河南、广西、云南、宁夏8地。
相较之前的环保监督检查,此批中央环保督察呈现出“层级高”和“权威性”的特点。
“层级高”首先体现在督察组成员上,根据安排,督察组组长由现职或近期退出领导岗位的省部级干部担任,副组长由环保部现职副部级干部担任。例如,派驻内蒙古的中央第一环保督察组由全国人大环资委主任委员陆浩任组长、环保部副部长翟青任副组长;派驻江苏省的中央第三环保督察组由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吴新雄任组长,环保部副部长赵英民任副组长;派驻宁夏的中央第八环保督察组,由全国人大环资委副主任委员蒋巨峰任组长;派驻广西的中央第六环保督察组由住建部原部长姜伟新任组长,环保部副部长黄润秋任副组长。
8个督察组进驻期间,共与195位省级领导、136位省级有关部门和地市党政主要负责人进行个别谈话,调阅各类资料2.3万余份,对84个市(州、盟)开展下沉督察或补充督察,现场抽查各类点位1500多个,梳理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100个。
华中科技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院长欧阳康告诉政知局,我国生态环境监督体系正在发生变革,中央对全国各地的生态环境状况从上到下直接地开展系统监督,是出于克服地方保护主义的考虑。换言之,就是要督促地方政府和环保部门解决“想管管不了、想查不敢查、查了处理不了”的问题。
有地方常委会一年不研究环保问题
根据第一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的反馈结果,共计3422人被问责,多数给予党纪政纪处分,310人因破坏生态和污染环境被拘留,2176人被约谈,罚款总额1.98亿元。“不作为、慢作为、党政同责落实不到位、自然保护区生态功能基本丧失”等是多个省份的共性问题。
在对内蒙古自治区的反馈中,中央环保督察组明确表示,“很多地方干部没有认识到绿水青山就是财富,一些地区生态破坏情况令人心痛”。督察反馈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半数盟、市党委常委会很少专题研究环境保护,有的甚至一年间没有研究环境保护问题。
空气质量亦是此次环保督察关注的重点。河南省的郑州市、濮阳市、新乡市,黑龙江省的哈尔滨市,宁夏自治区的银川市、石嘴山市,内蒙古的呼伦贝尔市,江苏省的徐州市均因大气污染状况被“点名”。反馈指出,郑州空气质量在全国74个重点城市排名中,从2013年倒数第十位一路下滑到2016年上半年倒数第三位。而宁夏自治区2014年、2015年PM10年均浓度分别比2013年增长20.6%和21.8%,连续两年未完成国家大气考核任务。
自然保护区环境破坏的问题在多个省份也有明显表现。例如黄河湿地保护区三门峡段有多家企业无序开采,盐城国家级珍禽自然保护区内违法进行多种开发活动,鄂尔多斯遗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功能基本丧失。
此外,督察反馈指出,在应对环境保护督察方面,部分地区例如河南商丘市有关基层单位采取简单粗放做法,产生了不良社会影响。此前有媒体报道,在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河南期间,商丘市城管部门曾下发通知,要求市内所有大排档、烧烤店等饭馆全部关门,让“吃饭成了商丘市民的一大难题”,引发店主及市民不满。
环保考核与政绩考核为何不同?
此批环保督察问责人数最多的省份为河南,共有1231人被追究相关责任,占8地问责人数的三成以上。政知局发现,在督察反馈时提到,2015年,河南省环境保护责任目标考核中,郑州市考核结果为未完成,但在经济社会发展目标考核中,郑州市考核结果为优秀,环保考核和政绩考核结果并不一样。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分析说,郑州在政绩考核中,环保所占比例可能相对比较少,对整体绩效考核指标基本上没有什么影响。
“这件事情比较具有戏剧性。”欧阳康认为郑州的这个案例比较典型,这种情况可能在很多地方都存在。“什么叫政绩?过去在以郑州为代表的很多地方领导心中,政绩就是GDP增长,就是经济发展的速度,就是蛋糕能不能及时做大。”只要把经济发展目标完成了,不出现大的问题,他们就觉得政绩已经很好了。“他们的政绩观里没有包含环境、生态、绿色发展等,这种政绩观本来就是错误的。”
“现在看来这一次督察很重要的目标就是要扭转这样一种传统的政绩观。”欧阳康告诉政知局,不顾环境、资源及能源的消耗,只顾经济的发展速度和规模,“我们已经尝到了它的很多苦头了,现在的雾霾、土地的污染、水污染等,就是过去的这样一种传统的政绩观带来的。”
秤砣虽小,但要压千斤
欧阳康提出,应实行环保考核一票否决制。“就好像一杆秤,秤的那一边要称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生态等,而绿色环保就是那个秤砣,秤砣虽小,但要压千斤。”在某种意义上,它就是一个否定性指标,这个否定性指标的权重是大于所有其他指标的。它是一个前提,我们的发展必须建立在绿色、文明、健康的意义上,才真正叫发展。再多别的功劳顶不过环境破坏的罪过,要从这样一个高度来认识。
竹立家则建议,在未来五年,各省区加大环保在政绩考核之中的比重,“环保占绩效考核可达20%的比重。空气质量提高了,才能保证老百姓的生活质量。”据竹立家介绍,当前各省绩效考核还是属于自发制定的状态。他透露,目前中央层面正将地方政府的整体绩效体系纳入研究,准备从宏观层面研究出一个终极政府绩效考核的框架,“各省在框架范围内,根据自己发展状况,来制定一个切实可行的政绩考核体系。例如北京,环境指标就要加权比较大,而像青海等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地区,经济方面的加权就比较重一些。”
竹立家表示,政府绩效考核技术化的水平,决定了国家的治理水平,是决定政策能够有效落实的一个最基本的因素。通过严格量化、技术化的逐步提高,形成一个更完善的政府考核体系指导框架,才能真正把治理落在实处。
多知道点
督察结果如何应用?

中央环保督察组对督察结果的应用格外重视,具体包括三个层次,一是把整个督察情况移交中央组织部,作为对被督察省区市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考核评价和任免、责任追究的重要依据,也供在中央资金安排时充分运用;二是发现的具体环保问题,大部分移交给省级环保部门去查处,有的由环保部直接查处;三是可能涉及到违规、失职、乱作为的一些问题线索,按程序移交给有关部门。督察要求,首批中央环保督察组入驻的省份,要抓紧研究制定整改方案,在30个工作日内报送国务院。整改方案和整改落实情况要按照有关规定,及时向社会公开。
(原题为《部级高官出京“玩真的”,省里半数地市常委班子挨批》)
责任编辑:李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环保督察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