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迭代⑤|网红孵化试验:义乌在高校设电商模特班

澎湃新闻记者 明鹊 发自浙江义乌

2016-12-06 12: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4月11日,义乌举行了首届电商网络模特大赛总决赛,从全国5万名电商模特中筛选出的32名模特在义乌走秀。澎湃新闻记者 寇聪 杨一 编辑 张敏(03:25)
一年半以前,义乌工商学院酒店管理专业的学生鲁雅莉不会想到,自己会和“网红”有什么关系。
直到去年开学前的某一天,她被新设的“网红班”教导室主任虞海斌找到, “觉得我颜值、身高,专业知识等,各方面的条件都还可以。” 虞海斌建议她转到新设的“网红班”。
2015年9月,义乌工商学院“电子商务网络模特班”开课,成为全国第一个高校“网红班”。包括鲁雅莉在内的32名来自房地产、酒店管理、电子商务、会计等专业的学生成为这个班的第一届学生。
在有20多万中小企业的浙江义乌,“网红班”是当地“快速实现网红产业化”的计划环节之一。就在这个班开课半年后,4月11日,义乌举行了首届电商网络模特大赛总决赛,从全国5万名电商模特中选出的32名模特在义乌走秀。
在此次模特大赛承办方上海英模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裁郑屹看来,当下互联网环境下,需要以快速高效的方式培养新人,把他们变得有价值,通过电商以及社交平台探索一种新的营利模式。
对于鲁雅莉和她的同学们来说,“网红”的大门已经打开,但通往网红的道路仍有许多的不确定。
“网红经济”成为义乌这座拥有80万种小商品的城市、20万中小企业对接市场的新催化剂。文内图均来自澎湃新闻记者 徐晓林
网红培养班
2015年上半年,创意设计学院院长金红梅接到义乌市领导和学校的通知,让她在学校负责一个新的专业。
浙江义乌有180多万种小商品,以“小商品城”闻名全国。在电商勃兴背景下,义乌成为中国的“微商”中心之一,而以孵化网红为目的的“网红班”正是当地“网红产业化”和电商资源变现计划的一环。
“网红是我们市政府在推动,跟相关企业合作,学校参与,现在也只是一个起步的阶段。”金红梅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网红班”已纳入该学院的“十三五规划”,2016年11月,又以“模特与礼仪”专业向浙江省教育厅申报。
《21世纪经济报道》曾报道称,2015年初,义乌市(政府)主动联系英模文化公司,希望共同培训网红,成立网红和微商、电商联盟,以及建设实训基地。2016年4月,在英模公司承办的首届中国电商网络模特大赛总决赛“庆功宴”上,39岁的义乌副市长贺少军对参赛的选手表示,“电商模特产业未来要走向全球,义乌是你们的起点。”
“网红班”有十几位学生参加了此次活动海选,只有王鑫进入最后的总决赛。
在镜头前表现自如的王鑫,各方面条件都很优越,在外承接了很多活动和拍摄,是“网红班”学生中较活跃的一位。相比之下,多数学生因为从其他专业转入,也不是“艺术特长生”,在教师虞海斌看来,“颜值、身高,以及专业知识方面,多数条件有限。”
2015级的李直书,身高180厘米,有健硕的体格和清秀的面容,是虞海斌眼中各方面条件都较好的一位。出生于温州泰顺县一个小镇,李直书的父母都在河南打工,从小性格乖巧的他,自称是为了锻炼交际能力才转入网红班。
“他是最积极的”,班里的同学评价李直书,上课从不会缺席,比其他同学都认真。相反,班级中不少人经常迟到或旷课。比如星期一的早上,2014级的潘骏又一次迟到了。
潘骏来自江西,家里开了一家服装厂,有两百多个网络营业员。“我3岁的时候,父母就去外面创业,后来他们又去了柬埔寨,到2008年才回九江开厂。”
在父母远离家乡谋生的那些年,潘骏跟爷爷奶奶住在九江的一个小镇上,直到初中才转入九江市,他感觉“穿着和谈吐都不如城里孩子”,转校一年后他才融入集体。
和初中的那次转校有些相似,转入“网红班”后,潘骏感觉迷茫,“不懂自己要干什么,我们的专业能干什么。”他觉得,模特专业也不一定要做模特,“网红”对他而言是更遥远的事情。
2016年5月5日晚,义乌工商学院“电商网络模特班”的学生正在上表演课。
“网红班”的同学在形体课前压腿。这种从零开始的基础训练对很多人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跨界专业
自2015年秋天开班,2014级“网红班”招收了14位学生,2015级招收了18位(2014级和2015级同时进入新的专业)2016级“网红班”新进了6位新生,加起来一共是38位学生。
这个班一周有约30节课(大三的课比较少),包括形体训练、舞蹈、棚拍课、表演课等。因为学校条件有限,有些课是三个年级一起上。
5月26日晚上,义乌工商学院舞蹈房里,一堂影视表演课正在进行:一张灰白色的桌子被抬了出来,男生张雍坐在桌边的凳子上,女生依次上台与他排练情景小品。
头发过肩,鼻梁上架着黑边眼镜的表演课老师于亚东用一种缓慢有力的语气说:“有几个错误不能犯,比如说笑场,必须绷住,只有导演喊停,你才可以调整。”
排练现场,穿黑色休闲裙的吕欣霓上场了,“爸,陪你去买奶茶吧?”坐凳子上的张雍拒绝了,几次较量后,吕欣霓开始死缠烂打,但张雍坚持拒绝姿态,剧情进入了死胡同。
于亚东是浙江传媒学院的老师,被义乌工商学院外聘过来任教。教惯了艺术班的学生,于亚东有时也替“网红”学生着急。“这些(‘网红班’)学生,从别的专业跨过来,整体上都不大适应。”
一份由义乌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和义乌市电子商务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发布的《电商网络模特白皮书》定义“电商网络模特”为“结合互联网和电商事业发展,以个人肖像、形体为主的,来展示或销售产品的人员”。
在郑屹看来,“未来的互联网模特经济跟传统的模特经济将会有很大的区别,不再是靠单一的能力就能赚很多钱了,多才多艺才能吸收到更多粉丝”。于亚东同样认为,“这是一个多元化的专业,以后是要跨界的,要会走秀、会表演、会拍摄……”
“网红班”的一切都是在摸索,很多课程是根据学生的反应来调整,“比如化妆课,上了七八周就停了,因为感兴趣的学生少。” 实践棚拍课老师曹前教学生给产品拍照,或者给模特拍照:“对于现在教的这批学生,我就希望他们在镜头前自信点。”曹前认为,可以做一些“有内容”的直播,“比如直播给自己化妆造型,或者修图啊什么的。”
“网红班”的师资设备也在陆续添加中,“增加动感单车,各种T台音箱,还有摄影棚……” 为了更好培养“网红”,义乌工商学院还特意派老师到各地考察,“有些学校开了车模专业,他们通过学校接活动,发一部分钱给学生,还有一部分用于专业建设。”
义乌工商学院鼓励学生创业实践,甚至一直都有淘宝钻抵学分的传统。相比学院其他专业的学生,“网红班”学生接触面更广。“比如去兼职,原来只能去发传单、当服务员,现在可以接平面拍摄、走秀活动等。”
“第一次拍了两个小时,拿了600块钱,拿到钱后很开心。”安徽姑娘明晨坦言。通过在外兼职,一些学生能赚取生活费,还有学生甚至不用父母缴学费。鲁雅莉现在一个月能赚一万块钱,不过她称开支也很大,“要买一些饰品啊,鞋子啊什么的。”
自“网红班”开办后,一些公司专门来学校找模特,学校要求每个女生都要化妆,“因为随时都有商家过来挑模特”。但后来发现这样不行,“会让学生感觉来学校是为了赚钱。”班主任老师鄢斌说。
“网红班”的学生在上礼仪课。学校外聘了专业的礼仪导师,从坐姿开始训练学生的行为举止。
影视表演课程用的教材由代课教师自编。对于学生与教师双方来说“电商网络模特”都是一个全新的领域。
就业之路
5月27日傍晚,鲁雅莉被接到义乌城西,为一家拖鞋公司拍摄视频。
暮色降临,屋里灯光明亮。坐在餐厅的凳子上,鲁雅莉一边看手机,一边等待拍摄。其间,有个工作人员丢给她一只博美犬说:“你得跟它玩一下,让它跟你熟一点。”
在导演布置的空当,鲁雅莉已经开始直播,但是没多久就因为手机没电中断,充了一会儿电,她拍了几段视频,随后发在朋友圈,立即有很多人点赞。
“喜欢PAPI酱,还有日本的小松菜奈……”鲁雅莉点开手机视频,“要是可以的话,挺希望自己成为她们那样的……”
鲁雅莉是“网红班”中少数确定将来要走“网红”道路的人。
老家在浙江淳安县的一个小镇,鲁雅莉10岁的时候,在杭州上班的父母离婚了。她很早就寻求独立,大一的时候,她加入了学院模特社团,开始到外面参加走秀活动。
一米七二的身高,清秀的面容加柔顺的长发,让鲁雅莉在班上显得突出。她接到的工作机会远远超过其他人,除了走秀,她还接拍各类平面和视频,包括服饰、彩妆、丝巾,甚至手机壳等。
第一次走秀时,鲁雅莉扎了一个马尾,穿了件白色短礼服。因为天气冷,加上很紧张,她直打哆嗦,“感觉很漫长,越等越紧张。”大概六七分钟走完秀,听到台下很大的欢呼声,这让鲁雅莉感觉到满足:“哇!在台上的感觉真好,下来还有很多人想跟你搭讪!”
鲁雅莉利用休息时间在舞蹈教室做直播。
事实上,那场活动除了免费的零食外,鲁雅莉没有得到任何报酬,但是她觉得收获非常大。“实践对一个人提高得更快一些。”
利用周末的时间,鲁雅莉接了更多走秀和拍摄活动。“大一开始我就没有向家里要钱,”从一个月赚5000多块钱,鲁雅莉现在一个月能赚一万多块钱。
被虞海斌找到建议转专业时,鲁雅莉想的是,转班之后“机会会更多,就转过来了”。
“网红班”组建后,很多商家来学校挑选模特,学校也会对此进行相关推荐。“但班里很多人接触外面,主要是去做商演的礼仪,一些比较高端的活动极少。”
“学生超爱在外面接活”,虞海斌接着反问,“他们有些去做礼仪,这样会有什么成长?”为了规范学生兼职,学校规定:周一到周五,不准请假,上课时接活,按旷课处理,旷课达到10节,学校将会进行处分。
和社会上的网红培训机构学员相比,“网红班”的学生其实并不懂推销自己,一些学生偶尔会直播,多是参加活动的时候,或者直播跳一段现代舞蹈,棚拍老师曹前曾建议学生直播棚拍课,但多数学生从来没有直播过。
班里像鲁雅莉这样目标明确计划做“网红”的不多。潘骏的父母希望他回家运营网店,但他现在还不是很想回去,他爱好摄影,也喜欢去创业,“想去横店漂流一年再考虑未来”,他曾对澎湃新闻记者说。
而家里做电子商务的丁舸也说不会回家帮父母,也不想从事模特行业,“不想去冒险,怕遇到不好的人,可能会去做办公室文员之类的工作。”
2014级的学生即将在明年六月毕业,学校曾组织过他们开展座谈会。“像那个潘骏,他想去做演员;还有张雍,他们家做生意,可能回去帮家里;鲁雅莉想继续走模特,还有一些不知道做什么……”
鄢彬觉得,“网红班”学生工作不用愁,“义乌网店、各种会展很多”。
“学校会培养他们成为网红吗?”记者问。
“想把这批学生培养成网红不太可能,我们最终会推荐一两个学生走出去。”
“网红”并不是“只要唱唱歌、跳跳舞、卖卖萌就能做”,需要综合能力和专长。虞海斌说,“有的学生觉得,自己长得漂亮,可以不劳而获,这样很容易误入歧途。”
在她看来,目前学生当中,还没有一个具有(成为网红)条件。
“网红是需要包装的,学校层面是做不了网红的。”金红梅说,大约在几周前,创意设计学院和金华一家公司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六位“网红班”学生去公司一边学习一边培训,“那边的团队会对这些学生进行包装,把他们打造成网红。”
责任编辑:黄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义乌 电商模特班 网红

相关推荐

评论(30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