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枯”建议者胡振鹏:若非为了保护鄱阳湖,江西并不想建闸

澎湃新闻记者 刘楚

2016-12-07 08: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调枯”建议者胡振鹏:若非为了保护鄱阳湖,江西并不想建闸
航拍鄱阳湖建闸选址地:宽2.8千米,候鸟栖息的草洲将消失【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胡振鹏记得,在2006年之前的有关鄱阳湖工程大事纪中,他被列为工程的反对者之一。
彼时提出的“湖控工程”,在胡振鹏看来,对鄱阳湖全面控制,会增大长江中下游的防洪压力,未从全流域角度考虑江湖关系和生态问题,既不会得到有关地方的支持,也不会得到国家的支持。直到2006年,“那一年的的干旱给我的感触太深了,从那时起我才开始想,如何解决鄱阳湖干旱及其生态这个问题。”
胡振鹏现任江西省生态文明研究与促进会会长、南昌大学教授,曾任江西省政府副省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鄱阳湖冬季枯水期,江西省都昌县都昌水文站附近露出的草洲。 本文图片均来自 澎湃新闻记者 刘霁
12月4日,他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称,2008年初,他在全国两会期间,向当时水利部的多位老专家提出了自己“调枯不控洪”的想法,得到专家们的肯定。
此后,鄱阳湖水利枢纽才逐步进入了调研、规划、论证阶段。2012年,《鄱阳湖水利枢纽项目规划建议书》通过水利部行业审查;2016年2月,国家发改委向国务院报送了《国家发改委关于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建设有关情况和意见的报告》。此后至目前,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正式转入可行性研究论证阶段。
胡振鹏说,对于鄱阳湖采取建闸外的其他替代方案,“我们能想到的解决方法都论证过,甚至试验过”,包括23个大型水库联合调度、利用地下水资源或者挖沟到深水河道取水,但最后的结论都是解决不了问题。
鄱阳湖生态问题与三峡工程息息相关
近日,有权威水利专家公开表态,希望从国家层面讨论鄱阳湖生态问题,各省市不应“自扫门前雪”,并提出一旦鄱阳湖开了先例,今后洞庭湖建坝(闸)将没有理由不被允许。
胡振鹏反驳称,世界各国过水性湖泊没有完全不控制的,“现在长江中下游除了鄱阳湖、洞庭湖等少数湖泊未建闸,大大小小的水坝、水闸太多了,为什么鄱阳湖不能建闸?关键是为什么目的控制、怎么控制?”
其实,与目前大部分的意见一致,胡振鹏同样认为鄱阳湖的生态问题与三峡工程息息相关,但他对于目前三峡工程的调度运行表示理解。
“三峡规划论证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枯水期蓄水时会出现的问题,但三峡主要承担防洪、发电的任务,我们也能理解。”
此外,胡振鹏透露,江西省跟下游的每一个省市都经过了协商,遵循“来多少水、放多少水”的原则,丰水期间鄱阳湖闸门全开,解决安徽、上海、江苏等省市的后顾之忧,“他们没有反对建鄱阳湖水利枢纽,只是要求工程能由长江委统一调度。”
“不在鄱阳湖生态没完全退化时保护,就迟了”
鄱阳湖建闸选址地庐山市南门码头停泊的渔船。
有环保组织认为,鄱阳湖作为国际重要湿地,水利枢纽工程将会破坏生态环境,对候鸟和江豚等造成不利影响。
对此,胡振鹏说,上述问题江西方面进行了大量的调查监测、全面的研究,自己也对湿地植被、白鹤等越冬候鸟有所研究,“我们对建闸后产生的影响心里基本有数,否则轻率地去做这件事,让候鸟、江豚在我们这代人消失,对得起子孙后代吗?怎么向全国人民交代?”
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介绍书“一湖清水”中透露,项目总投资近130亿,全部由财政支出。
对此,很多人质疑,“缩水”后的鄱阳湖工程耗资这么大,也没有发电效益,是否仍有建设的必要?
胡振鹏感叹,正因为是个纯公益的项目,若不是为了保护鄱阳湖,江西并不想建闸,“但是我们不在鄱阳湖湿地生态系统没有完全退化的时候保护,今后就迟了。”
胡振鹏也表示,之所以目前仍有很多的质疑,与项目研究的进展、步骤有关。可行性研究的环境影响评价还未正式开始,尚未到达公布环评报告的阶段,“现在仅仅是环评公众参与第一次公示,等到第二次公示时,具体方案公布之后,那时候我想公众会对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更加了解,所提的建议将更有针对性。”
然而,对于工程最终能否“上马”,胡振鹏还是犹豫了一下,“总之,一切按照基本建设程序办,但我对鄱阳湖的研究会坚持下去。”
尽管已经退居二线,但68岁的胡振鹏说自己从未放下鄱阳湖,“我研究了一辈子鄱阳湖,目的是研究生态友好的水资源开发利用的理论和模式,研究会一直做到我做不动为止,可以说,当前在各个单独的方面肯定有人比我更了解,但没有人比我更全面地了解鄱阳湖。”
都昌县正在更靠近鄱阳湖水边的地方建设新的水厂,供水能力每天可达6万吨。
【对话胡振鹏】

如果不是为了保护鄱阳湖,江西也不想建闸
澎湃新闻:当前鄱阳湖水利枢纽的争议,大抵是很多人觉得建闸会破坏江湖连通。您对此事怎么看?
胡振鹏:按照鄱阳湖流域和长江水情,按照工程水位运行方案计算,鄱阳湖建闸后,算下来平均每年大约有100天左右时间(11月至次年2月前后)江湖是部分阻隔的,但必须做到鄱阳湖进多少水,就要下泄多少水;另外有250-260天的时间闸门是全开的,不存在完全阻隔的问题。
澎湃新闻:现在建闸方案砍掉了发电功能,有人说防洪、发电和灌溉是传统水利的三大功能,现在传统水利工程的两大基本功能都没有了,还能有多大效益?而且,工程130亿元系纯财政支持,每年1亿元的维护费用是否值得? 
胡振鹏:鄱阳湖水利枢纽是一个纯公益的项目,如果不是为了保护鄱阳湖,江西方面也不想建闸,但是我们在鄱阳湖湿地生态系统没有完全退化的时候不保护,将来就迟了。生态系统退化后,很难恢复原状。
如果等到十年后再来推进这个项目,我想会比现在容易得多。
目前计划总投资126亿元,不过实际每年的维护费用,其实还不确定。因为目前仍然是在可行性研究阶段,还没到实际运行,需要一步一步来。
工业革命以来,人类凭借着先进的科技和雄厚的经济实力,对江河湖泊进行全面控制,这种发展模式是不可持续的;但是,对江河湖泊完全不干预也不行。我的理想是研究一种生态友好的水资源开发利用模式,我很期望将鄱阳湖工程打造成与都江堰类似的项目。
澎湃新闻:一旦批准鄱阳湖建闸,其他湖泊如洞庭湖也可能会要求建坝(闸),您怎么看?
胡振鹏:世界上几乎没有通江湖泊是不控制的,拿美国五大湖来说,水位也常年受到水利工程的严格控制。现在长江中下游除了鄱阳湖、洞庭湖等少数湖泊未建闸,大大小小的水坝、水闸太多了。关键是控制湖泊是为什么、怎样调控。
水位太高了,候鸟会向鄱阳湖周边地区转移
澎湃新闻:针对工程规划关于候鸟和江豚的保护方案,有专家认为枯水期的延长恰恰给了白鹤更多的食物,而可通过江豚的闸门预留通道也被WWF(世界自然基金会)质疑没有成功先例,对此如何看待?
胡振鹏:候鸟越冬时鄱阳湖水位既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还要保持慢慢消退的状态,这样才能源源不断地给候鸟提供食物。水位太高了,候鸟会向鄱阳湖周边地区转移。
一个例子是,2015年冬天发生冬汛,11月下旬平均水位达有记录以来最高水位12.69m(黄海高程),比同期平均水位多淹没草洲213km²,然而鄱阳湖及其周边尚有越冬候鸟48万只(多年来的平均数为34万只)。
不过,高水位也同样带来了问题,就是大雁和鸭类食物减少,之后出现了候鸟跑去农田觅食的问题。我认为鄱阳湖及周边地区对越冬候鸟有一定的承载力,但要加大宣传,让周边居民不要去伤害候鸟,能够与候鸟和谐地相处。
而就江豚问题,我们给江豚留了4孔60米的宽度的闸门。因为早已建设完成的鄱阳湖湖口铁路大桥就是一孔就是60米宽,事实表明,江豚通过是没有问题的。
在早前,上世纪50年代南昌的赣江铁路桥,一跨20米宽,江豚依然能通过,赣江也有江豚觅食。
对湿地植被、水生物和候鸟越冬,水位控制方案均进行了考虑,对建闸后产生的影响心里基本有数,否则我们怎么会去做这件事,总不能让候鸟、江豚在我们这代人消失吧?否则,怎么向子孙后代交代?
澎湃新闻:建闸后会对水质产生影响吗?
胡振鹏:我们做过建闸后对水质的影响研究,总磷、总氮是影响鄱阳湖水质的主要污染物,在入湖污染负荷不增加的情况下,建闸不会改变鄱阳湖区总磷、总氮分布基本规律和格局。
除建闸外的其他方案都论证试验过,都行不通
澎湃新闻:有专家提出,由于湖区农田和居民数量有限,完全可以采取其他办法解决。解决湖区农田灌溉、居民饮水的问题,有没有其他办法? 有的组织或专家质疑江西并没有进行过除了建闸之外的有效方案。
胡振鹏:我们能想到的解决方法都论证过,甚至试验过。比如鄱阳湖区周边有约130个固定提灌站,如果考虑挖沟到深水河道取水,最远的地方需要挖10多公里,挖掉的草洲以及弃土堆积损失的草洲,不会比工程方案淹没的草洲少。
也有人提出利用鄱阳湖五河水库联合调度来解决问题,然而我们曾经计算过,在满足水库现有的基本功能前提下,全部23个大型水库共同作用下,仅能提高鄱阳湖水位9-15cm,也解决不了问题。
现在有些专家提出利用地下水资源解决枯水期周边居民饮水问题,其实早在2002年,江西省就曾在湖区99个行政村改造自来水,结果卫生部门检测发现,铁和锰元素浓度严重超标,目前没有找到去除铁、锰离子的有效方法。这还没有考虑成本问题,利用地下水要比地表水成本贵得多。
责任编辑:李云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鄱阳湖建闸 争议 江豚

继续阅读

评论(706)

追问(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