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华为工程师自述④华为妹子的生存写照

末末/80后理工女硕,华为8年半工程师经历

2016-12-13 15: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这是一位在华为工作八年半的工程师的真实经历和感受,从入职到离开,她分6篇文章对自己的经历和体会进行了描述。读者看后,或许能找到华为成功的个中缘由,也可以看到华为员工高薪背后的辛酸与忧愁。同时,作者也以第一视角点出了华为目前存在的问题。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经作者授权将依次刊发这6篇文章,此文为系列文章的第四篇。
一整天的忙碌,会议、电话、问题确认、方案分析.....感觉大脑就像一个立体的交通枢纽,各种交通工具飞驰而过,危险重重又不容喘息懈怠。
突然抬起头,下意识的扫了眼时间,下午五点整。看着办公室里处处忙碌着的同事们,就像刚从一场耗费体力的梦中醒来,有点不真实。我站起身,试图舒展一下僵硬的肩颈,一个女同事吸引了我的目光:她正在和一群高大的男同事讨论问题,个个言辞激烈,瘦瘦小小的她站在中间,极力维持场面。总是这样的,每天的我也是在这样一个男性军团里奋战。我认真注视她的脸,这是一张枯黄的脸,没有血色,缺乏水分,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词,枯叶。是的,就像无数个加完班的夜晚,我在镜子里近距离看到的自己的脸一样。脸上没有任何粉饰,甚至连润肤露滋润过的痕迹都没有。也许清晨是有高级护肤品涂抹的,经过近十个小时和电脑屏幕的亲密对视,现在已然失效。这张脸除了清瘦的轮廓,扎着的马尾辫,似乎找不到其它女性特质了。我又开始注意她的衣着,中规中矩的毛衣,牛仔裤,平底皮鞋,松松垮垮,色调黯淡。没有明艳和婀娜,更谈不上时尚,跟大多数的研发女孩一样。
目力所及,也活动着其它女同事的身影,我行着注目礼一一扫过。一位新晋级的妈妈,正急匆匆的从水房拿了吸奶器奔进旁边的小黑屋,一个从外研所派过来的新婚燕尔的女孩,灌了一保温杯的白开水离开了。一样心事重重的眼睛,少有神采,是谁说的,就好像蒙着一层灰。哎呦,刚刚应届入职的小龙女走过,气场非凡。稚气未脱的脸上洋溢着光彩,眼里多少有点诚惶诚恐,但还是冒着光。我不禁莞尔,就像看到多年前那个鲜活的自己。
叮铃铃,电话响起,三分钟的走神时间结束。一边拿起电话,一边把小心脏抚慰妥帖。在狼群里混战六年,慢慢学着放过自己。但凡所发之事,一定有解,时间机缘而已。对着电话里的怒吼也好,争辩罢好,平心静气。
转眼,下班时间到了,办公室没有出现瞬间喧闹的景象,反正晚上不是培训就是开会,那种颤抖着小心肝等待下班的事情是没有的。如果你下定决心正常下班,那一定得挨着墙角悄悄开溜,否则拎着包的你会在楼道里在电梯间听到诸如此类的祝福:“好幸福啊,晚上不用加班”、“这么早就走了”、“回家了”......有时候挺羡慕隔壁写字楼里的女孩子,踩着恨天高挤在打卡机旁,叽叽喳喳,然后相约逛街呀美食呀,一派世俗的烟火味,却也热气腾腾。而我们,走到几步之遥的公司食堂完成果腹这件事,然后接着工作。
记得刚入职的一天,在办公位接到一个电话,我一应声,人家就问我是不是秘书。“不是的,你为什么这么说呢”?“这个部门除了秘书都是男的呀”。我才知道,一百多人的部门,从我们那年开始,招了三个女的。此后,一批批高学历的理工女,幼时父亲怀里温柔的小情人,求学路上的学霸,前赴后继,投身到这狼性十足的雄性军团。撇去女性特质,收敛起美丽的羽翼,隐匿感性的一面,和男人一起撸起袖子扛仪器、独自海外现场调试、通宵攻关......从一个角度看,这是另一种美,我曾经深深向往的美,经济独立,和男人同工同酬,工作带娃两不误,社会戏称的女汉子。怎么听着跟大跃进时期的“铁姑娘”有点渊源呢。先生说这可是千百年来女人们自己争取的;从另一个角度看,就像今天我从梦魇中跳出来当一个旁观者,看到的是一支支花期错失阳光雨露而过早枯萎的花。
如果说高压工作的磨砺,给了女人一件硬朗的外壳,伪装成汉子,那么妈妈这个身份,使女汉子既成事实。研究生毕业工作个五六年,已过而立,该生孩子了。别人说一孕傻三年,我们是一孕毁三年。没时间让你傻,孕期该干啥干啥,哺乳期那是战斗着的生活。华为规定,女性自怀孕之日起三年内不配股。从此,女汉子的职业生涯急转直下。是的,孩子不在爸爸肚子里,但生出来了也是在同一个家庭里,爸爸却被真空了。妈妈可以一晚上多次哺乳哄睡,然后第二天更努力的工作,以免不被公司待见。爸爸自个在清净地方酣睡。家长会、兴趣班那也是妈妈们的天下。
都说女人的母性是天生的,再经过十个月孕期的亲密共振,一发不可收拾。于是,抚育幼子这事自古而今天然的落到了女人身上,即使在这个女人也同样外出狩猎的年代。而对男人来讲,那颗射中的子弹和其他的并无二致,所以父性是靠社会来培养的。一直以来的社会和职场环境只给了男人狩猎的压力,并没有做父亲的压力。自动自发的父性都不够,就在这不够里还参差不齐。女人就只能自行加血升级,炼成女汉子。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不知道会有多少女超人横空出世。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含辞未吐,气若幽兰”,老祖宗笔下的女子若生活在这个时代,想必也虎虎生威了,不过怎么看着那么可爱呢!所谓伊人,即使已经修炼成了女汉子,也不妨时时窥视一下自己的内心:可是二八芳龄时,心之所往的那个人?
[文本转自微信公众号:末末书屋(momoshuwu_2015),作者简介:末末,生于80年代,理工女硕,华为8年半工程师经历。现自由写作,关于读书,旅行,女性和育儿。澎湃新闻经作者授权刊发]
责任编辑:田春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华为,员工,自述,

继续阅读

评论(10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