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 | 中国画离开书法还能走多远?

澎湃新闻 综合报道

2016-12-16 08:4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中国画创作发展到当下出现了很多问题,包括市场的干扰、传统底蕴的缺失,以及艺术教育出现的一些问题,在此之中,中国画与书法的关系无疑是核心议题之一。中国画离开书法还能走多远?在北京画院传统中国画研究中心今年的年会上,参会学者与艺术家就此话题展开了热烈讨论,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特选发部分观点。
齐白石,借山图卷(共二十二开) 之四,1910,北京画院收藏
李树声(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教授):书与画本身就是一种审美趣味
谈中国传统绘画的时候,书与画本身就是一种审美趣味。我们使用的材料工具不一样,我们的审美趣味,我们欣赏、喜欢的东西跟外国人也不一样。西方人是先有一个物象,然后把这个物象搬到绘画的空间,放到一个平面里,然后表现得逼真。自古以来,我们的传统绘画比较强调主客观的统一,要是离开六法,那就离开了我们这个传统的法度。我们的传统是“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这八个大字也是永远不能忘的。 我在美术界已经64年了,我的体会是:真正想要去笔又去墨,那就甭要中国画,要中国画,就永远不能去。离开了书法,中国画走不了多远。
李凯(天津博物馆副馆长):书法元素越来越少肯定是异化了
中国画书法因素的逐渐退出,与画家学习基础变得狭窄、书写习惯的变化、我们国画教育的体制、我们的评价体系,特别是与我们这几十年对中国绘画优良传统缺少足够尊重,不注重传承有着直接的关系。
中国文化从来不是强势文化,西方绘画被视为现代的绘画,中国画往往被一些人视为穷途末路,传承的割裂和减弱,结果必定显现。我们在审视世界各民族绘画艺术时,会感到中国绘画是独立于西方绘画系统的,是源远流长、独具特色的,是高度发达的艺术。而今中国画的发展基于西方艺术的嫁接融合,在全球化的背景下,风格发展也是自然而然的。但是中国画如果将书法褪去,无疑中国画的民族文化特点将会愈加衰退。中国画离开了书法是不是可以画下去?但是这个元素越来越少,肯定是异化了。
中国画教学中,应该强化书法教学,应该临习经典作品,让学习书画的人都认识经典、理解经典,要认识中国绘画发展的规律,而且要大量观摩经典作品。
苏轼,黄州寒食诗帖,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杜鹏飞(清华大学博物馆馆长):文化才是艺术的内核
书法作为绘画的基本语言、基本元素,它是基石。没有基石,你把书法的因素剥离开之后,真的就不剩下什么,一定就坍塌了。还怎么谈到它能走多远呢?
就书法而言,我们在技法上有很大的进步,但又没有大家。绘画也是如此。归根到底是文化层面上的问题,是我们在艺术教育当中对文化不够重视形成的。文化才是艺术的内核,才是它精神寄托的所在。
最后回应一下,吴冠中先生讲到“笔墨等于零”,其实吴先生讲这句话的时候是有前提的,现在常常把前提抛掉了,我要还原一下,他是说:脱离了绘画造型的笔墨等于零。
吴冠中,春风又绿江南岸,2007,中国美术馆收藏
刘墨(北大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一个说的是造型艺术,一个说的是文人情怀
刚才说吴冠中“脱离造型的笔墨等于零”,我再还原一下:1992年,香港明报月刊的主编请吴冠中吃饭,万清力也在。聊的过程中,万清力听到吴冠中说了一句话:笔墨等于零,他站了起来,说:吴先生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吴冠中讲:我说笔墨等于零。两个人就吵了起来。后来明报主编说你们两个别吵,各写一篇文章,放在我的明报上发。后来这篇文章出来,万清力一看,吴冠中加了“造型”两个字,他说,脱离造型的笔墨等于零。这是万清力亲口跟我讲的。
吴冠中谈的是造型艺术,万清力是文人情怀,他讲的是明清以来从董其昌到黄宾虹到陆俨少,其实两个人说的完全是两回事,不太搭界。
这里面还想补充一下,刘国松的师傅是丁衍庸,丁衍庸1978年在香港去世的。刘国松有一次去看丁衍庸,丁衍庸正在用羊毫写字,他很高兴,他说国松你看我二十年下来,我这个羊毫终于写的像狼毫那么挺拔了。刘国松就问老师,你不会直接用狼毫笔吗?一个是强调火候,讲的修养,讲的内功,一个是直接讲的视觉效果。
李苦禅,白菜蘑菇,1959,北京画院收藏
王明明(中国美协副主席、北京画院院长):进入中国画里探究最深的东西
我画画这么多年,从五岁开始,一直没离开毛笔。我觉得我对中国画的理解是慢慢深入,而且到现在也没有完全理解,因为中国文化太博大精深了。6岁的时候,我爸爸带我去见李苦禅,我把我写的字拿给他看,老先生拿来以后,他没正面看,他翻过来看,当时我不理解,他跟我爸爸说,看这个孩子用笔是不是沉稳,力透纸背,当时我很小,可是我就记住了,这个线条要吃进去。
我现在想的问题是,绘画和书法的最高境界是什么?绝对不是技艺的层面,绝对是形而上的层面,那些大师所追求的,是我们根本摸不着的东西。这是我的体会。
我特别庆幸,没上美术学院,我考上了中央工艺美院,没去。为什么庆幸呢?有一个好处,没有任何人束缚我。可是我有一个特别的条件,就是我小时候见过很多老先生。齐白石1957年去世,我刚刚开始画画,我爸爸说如果他1959年去世,我肯定能见着。我当时见了陈半丁、吴作人,包括张正宇,他还给我画了一只猫寄过来。我去见陈半丁,他也给我一尺的梅花。“文革”的时候,见刘凌沧、蒋兆和、周思聪、卢沉,他们给我艺术启蒙。那时我家对门是顿立夫,我经常去找顿先生,跟他长谈。后来我一直在画画,蒋兆和先生让我解决造型问题。画到40岁左右,我觉得中国画并不单是造型问题,也不是解决笔墨的问题。我在想,中国画大画家一般都是大器晚成,六十岁以后才成名。人家说越画越老到,到底怎么回事?
齐白石,人骂我我也骂人,北京画院收藏
为什么提出这个问题?我三十岁的时候根本看不进去传统,我四十岁的时候刚读一些传统的东西,那个时候我们的教育就是这样。可是到现在,我觉得如果不进入这个源流里面,你根本摘不到它最核心的东西是什么。这个核心的东西都是画外的,是一种修养,一种对中国整体艺术的认识。我们现在把中国画的山水、花鸟、人物、书法完全割裂开,根本产生不了大师,因为中国画的技法本来就很少,没发一一割裂开来。反过来说,我们看今天的“重大历史题材”创作,“五千年文明”创作,大家只去刻画、塑造某个历史人物,却没有画出符合那个时代意境的作品。比如有人画兰亭,画了四十个人都在那里站着,没有一点背景,而中国画却主要在景,在意境。
中国画就是要创造意境,达到一种中国特有的境界。所以我们看傅山会特别感动,他最后能达到那个境界,完全是人、修养和技法统一了。这些大师最后扔的是什么?扔的是那些花架子的技法,有很多是一辈子把这技法全扔掉。
我们回归到传统是为了什么?这个也值得我们探讨的。八十年代中国画“革新”潮,到九十年代,大家做过不同尝试以后,内心空虚而渴望回归。回归了以后又是见什么学什么?那是皮毛。我们缺少的是一种对艺术的定义和自己的坚守。
如何对待中国画,就像如何对待中医,外国人永远不理解。他拿一根针,把了脉,开几副草药就治好了。你说科学吗?争论来争论去,倒霉的是中医。最后学中医的人都是学了西医以后再转中医,学中国画的人是学了西画再转中国画,骨子里就不对了。所以我觉得中国人的智慧就在于中医、戏剧,还有绘画和书法,达到了形而上的最巅峰,这是我对中国艺术的一种敬畏。
所以我特别敬佩我的老师周思聪,她在短暂的人生中经历了几个转折,她病痛十年,把所有的技法扔掉,最后达到升华的境界。她的荷花,那种生命力,没有办法复制。我们一生中,在追求中国画和中国书法的时候,我们到底是要追求什么?
周思聪,红荷,北京画院收藏
在这个问题上,我一直特别迷茫。几十年中国画的创新是在样式的变化中往前走,内在的、根本性的东西被抹杀了,中国画的边界和标准越来越模糊,毫不夸张地说,正逐渐走向消亡。当然,标准消失了以后,变成大家只要拿到这个舞台上的就都是好东西了。可是我觉得你们博物馆人所立的标准,那就是历史的标准。我们现在活着的人说什么都没有用,以后不是美术馆的标准,是博物馆的标准。我觉得你们博物馆的人才有标准判断谁能进入这个历史的文脉。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书法决定了中国画的高度。在书法上有所研究和探索,不是说你写得多好,也不是说你能超过谁,你所有的用笔,所有的东西,经过了几十年的练习,就是跟别人不一样。现在能有一百人看出你有什么变化吗?可能99个人看不出来,可是你要自信,要在这里面练下去,要学下去。那就是说中国画里探究的最深的东西。你能进入它的语境中,你会很欣赏。我觉得,我们的前辈他们进入了以后,也不会给你说。可能我们永远进不去,这是一代人和前一代人的差距。
现在学画的,有多少天才的画家呢?学画是去拿文凭的,可能有90%的人是不喜欢这件事的,拿到这个文凭要去谋业,要参加全国美展,要入会,要成名,最后,就呈现了我们现在全国美展的现象。而且全国美展上,我感觉我们评委的水平也并不高,他看不出好坏,他看的只是效果。我们讨论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是不需要答案的,可是我们需要对撞,需要提高认识。我觉得我最享受的是找一个知音,他们就谈谈,是往上走,而不是往下走。
八大山人,行草题鱼图轴
姚震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书法训练是一种修心
书法和中国画,从技术层面来说,最表层的应该是笔墨问题了。我觉得更重要的还是一种体验,通过书法去体验这种传统的美。书法里面也可以看到一种和内容结合以后的诗意的美,这种美和你读一首诗和看字的情况不一样,这种体验更能打动我们。就我来说,书法的训练或者阅读其实更多的是一种修心,更重要的是滋养,这是我们学习书法更高层面的东西。这是对我们画国画的在精神层面的一个提升。
对书法训练、临帖或者书法日课,并不是刻意去做的事,这是一种日常。每天都处在这种气息当中,对画国画就有很有好处,这是潜移默化的。
责任编辑:朱洁树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国画,书法

继续阅读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