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版林书豪”在美国篮坛崛起,她身后还有位中国“虎妈”

Ohm Youngmisuk 酥胸/编译

2016-12-18 16:4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专访女版林书豪:亚裔女孩不是书呆子。 视频来源 腾讯体育(00:52)
杰森·特里18年的职业生涯让他跑遍了美国,但6年前的一次亲历,或许他这辈子再也不会遇到。
当时,特里6年级的女儿杰笙娜(Jasionna)在德州有一场比赛,他去为女儿打气,结果目睹了一对华裔母女一次严苛的篮球训练。
那个华人小姑娘一丝不苟地做着接球投篮、运一步急停投篮的训练时,特里忍不住一直盯着看。他被这个小姑娘的基本功、精准的投篮手感、扎实的脚步以及这个年纪少有的纪律性惊到了。
特里对这对“母子兵”有着太多的疑问,她们哪儿来的?这位母亲是怎么学会这些NBA式训练的?这姑娘到底多大?所以特里上前毛遂自荐。
(本文为OnFire篮球APP编译,独家授权澎湃新闻刊载)
这个姑娘是个“异类”
“那些训练不一般。”特里回忆道,“小姑娘上6年级,我说,‘才6年级!你就开始做NBA级别的训练了?’她投篮的方式……我从没见过像她这样的人。”
仇莉莉(Natalie Chou)的确算是个异类——一个6尺1(约1米85)的华裔小女孩,有着麦当劳全美阵容的肯定,现在是贝勒大学的大一新生。
一个亚裔女性球员能在美国这种顶尖级别的比赛中效力,实在是少之又少。这名第8位被招募的姑娘,被一些媒体评价为“女版林书豪”。
这样的标签更多的是因为她的黄皮肤以及潜力,并非她的打球风格,但这个称谓仍是她全身心去拥抱的角色。
其实,林书豪和这个贝勒新生相熟,和林一样,仇莉莉也希望成为亚裔社群里的模范,能够激励下一代亚裔女篮球员。
“一旦人们能看到她,我想她会有她自己的绰号和轨迹的。”特里说,“她并不像林书豪一样光彩夺目,但她的基本功,她的打球方式很纯粹,这些只会变得越来越好。我不知道有多少亚裔在WNBA打过球,但她会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在中国打过职业篮球的李荃丽,对女儿仇莉莉严苛敦促,特里后来也成了导师,现在她已经是本届“全美三杰”之一。
这个多才多艺的后卫,在贝勒大学的前9场比赛中全部登场,场均12.1分钟能得到3.4分,三分线外14中4,算是一个比较缓慢的适应过程。作为上赛季36胜2负的球队,贝勒大学上赛季有四名先发本赛季都继续为球队效力,主教练金·马尔基可以继续对这届淘到的珍宝保持耐心,这其中还包括劳伦·考克斯以及排名全美第40位的潜力新人卡尔维恩·兰德拉姆。
但仇莉莉在达拉斯的普兰诺西高中最后一年的成绩——场均24分、7篮板并和考克斯一起在2014年帮助美国17岁以下青年队拿到金牌——让林书豪对她的未来非常看好。
“我觉得对于我们亚裔来说,我会一直支持这样类似的故事。”林书豪今年早些时候知悉了仇莉莉的故事,“(一个美国亚裔女性篮球运动员)会在很多方面打破坚冰,这就是为什么我支持她的原因。”
母女三人的美国之梦

与贝勒女篮更衣室相邻的休息室里,李荃丽坐在一个巨大的沙发上。临近的是一个任何篮球教练都会爱上的录影室,在那儿她的小女儿仇莉莉正在用中文接受采访,她的姐姐梦婷(小名为婷婷)还嘲笑她的口音为“洋泾浜”。
李荃丽有着奉献精神并且有抱负,她敦促孩子们通过冷酷的训练精神和毫不动摇的决心以达到完美,她的严苛也无数次让仇莉莉潸然泪下。
特里招募仇莉莉为他的喷气机女子AAU(美国业余体育联盟)篮球队打了四个赛季了。“有时候也就是半场比赛,也许仇莉莉只是投丢了两三个球,或者失误了几次,或者没有达到她妈妈的标准。”特里说,“李荃丽会在中场时直接找到她女儿,我不知道她究竟会说什么,但仇莉莉会泪眼婆娑的,随后她会上场打出一个出色的下半场。她们之间这种介乎母女和师生之间的关系很好,我能看出她非常崇拜她的妈妈,即便是作为旁观者也不禁为之震撼。”
在9月末的一天,在贝勒女篮更衣室附近,李荃丽的眼睛噙满泪水,声音都开始颤抖。她未曾想到,女儿有一天能够为全美最优秀的四支女篮球队之一效力,而她能坐在这座球馆里目睹这一切。
她的内心为自豪所包裹,就像是自己四十年来的含辛茹苦终于有了回报。
从北京到贝勒大学,李荃丽为了让女儿能够到达这一高度放弃了太多太多。
这是一个要确保她女儿不能有哪怕一丝一毫放松的女人,这是一个能够让特里和马尔基这样的人感到震惊的女人。
“这已经超乎我的想象。”李荃丽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我的两个女儿都很优秀,我已经竭尽所能去抚育她们。我们能来到这儿非常幸运,如果任何人决心去成功,去实现你的梦想,那这儿就是让一切成真的地方。有很多的牺牲,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李的第一次牺牲是在她12岁的时候,从她离开家人孤身一人去北京的球队训练时就开始了。
13岁的时候,李的收入并不高,但这已经比母亲每日在工厂卖力气赚的钱要多了。9年以后,李退役了,决心专注于学业。很快她就结婚了,并跟随丈夫约瑟夫·仇来到德州的博蒙特小镇,仇在那里的拉玛尔大学进修工程学。适应美国让李很纠结,她在美国谁也不认识,英语也说不太利索,“日常生活我能应付得了,但我在这儿仍然觉得有些迷茫。”
李在她最拿手的东西身上找到了寄托——篮球和努力。她开始会去拉玛尔大学的篮球馆打些野球。黄皮肤之下的肉身,血脉中流淌着都是篮球。这是她能和美国人交流的最好的方式。她开始成为一名篮球指导,教孩子们打球。
和所有移民去美国的亚裔家长一样,李把她最大的精力都投入了她的两个掌上明珠的身上,她的两位爱女。
李从婷婷7岁的时候开始教她打球,妹妹当时每节篮球课都会跟着她们一起,不久在她5岁的时候,她就不仅仅会拍球,甚至能够做体前变向了。
李最终和丈夫离了婚,在独自抚养两个孩子的过程中,她坚信想要让她们在美国获得成功,就必须严格敦促她们。
“虎妈”?或许并不准确
她从来没见过一个中国或者亚裔的女孩在德州打篮球。她抱定决心,想要向世人证明她是最好的篮球技巧教练,她女儿也可以和任何人一起上场打球——无论外人究竟会基于肤色做出什么样的评价。
“我猜,那个形容中国母亲的词应该是‘虎妈’。”婷婷强调,母亲知道什么时候应该让步,让她们姐们通过经验自我成长,“对于我的学业方面她会严苛,对于仇莉莉则是篮球方面。我想很多期望的成因源自我们是第一代移民。我妈妈做出了太多的牺牲,就像她刚来美国的时候,一无所有。就敬业精神、决心和永不放弃这一点上,她千叮咛万嘱咐。”
就当婷婷开始埋头书海的时候,仇莉莉开始渐渐继承母亲的衣钵。一天两练是家常便饭,她这个年纪应该享受的愉悦都抛出脑后。相比于在朋友家夜不归宿和校园舞会,她选择了篮球训练营和锦标赛。
“我从来没参加过高中派对。”仇莉莉并没有后悔,“反正,我无论如何也参加不了高中的派对。我从来没有在课余和朋友们出去玩耍什么的,或者是周末,因为我总是在打篮球。”
仇莉莉永远不想让她的母亲失望,她能理解母亲为姐妹俩付出的牺牲。那股迫切的成功感,一直未曾远离。
在AAU或者高中比赛的时候,她知道母亲总会坐在前排中间的位置。她总是能听见李荃丽的声音,不停地用中文给她做着各种指导——或鼓励或批评。“她总是会说,‘打她啦’”婷婷说,“在中文里的意思是你得一对一搞定她。”
“你不仅要让在场每一个人对你印象深刻,你还得让母亲和家人对你满意,这挺有压力的。” 仇莉莉坦诚,“相比于其他的意见,我更在乎我妈妈的,当然马尔基教练除外,她的所有话我都照单全收。但我母亲失望的时候我能感受到,最糟糕的是她一句话都不说,那就是你知道你搞砸了的时候。”
在被问到是否知道“虎妈”是什么的时候,李荃丽笑了。
“我知道,‘虎妈嘛’,就像是你对孩子太苛刻了,对每个人都是,太刻薄了。是的,某种程度上是的。”李荃丽说,“我不能说我就是个‘虎妈’。我不认为这是个褒义词,但是我对她们很严格,这不会很容易,没有人会比你更宝贝她们。”
那个啪啪扇脸的亚洲妮子

当妈妈安静的时候,仇莉莉会很紧张,但她从不担心对手会因为她或者她的肤色说些什么。很快,各个体育馆都知道了这个“亚洲妮子”,尤其是加入了特里的AAU球队之后。
“我会从别的球队面前走过,我会听到‘哦!我来防这个亚洲妮子!是我,我现在在防她了!’或者是‘这将会是我最轻松的比赛了’。”仇莉莉说,“我会笑笑,因为我是球队里最棒的那个。她们认为你是亚洲人,你不能打球。通常几分钟过后,她们会意识到,‘哦,piapia打脸!’我通常做了一个动作之后,她们的反应就是,哦,不。防我真是倒了血霉了。”
在观众席上为妹妹加油时,婷婷听见了更多扰人的言论和种族性的鄙夷。
“因为某些原因,总是会有一些打着种族牌的人或者一些负面评价冒出来。”婷婷说,“‘她弱爆了!’或者‘哦,我来防这个……——(译者注:原文和谐掉了,种族歧视用语)’。这些话在你赢了她们之后,会让你感觉更美妙。”
看着仇莉莉让怀疑者闭嘴,特里乐在其中。
“在AAU的第二赛季结束后,大家会说,‘哦,不!谁来防这个亚洲妮子?’”特里说,“她比赛打得太好了,就是看着她成长变得成熟,意识到,‘嘿,我是个中国人,但是我也是一个篮球运动员’。当你看到她的技巧时,你会抛却种族观念。”
之前,在美国女篮史上,有过一些出彩的亚裔球员,就像是李恩俊(译者注:韩裔,Eun Jung Lee音译,也叫Eun Jung Ok),曾经帮助路易斯安那在1985年闯入四强赛,也是球队后来的助教。年代近一些的,还有林德西·山崎,在1998年至2002年时曾是斯坦福排球界和篮球界的明星。
山崎有一半日本血统,2001年的北京世界大学生篮球锦标赛上,她曾代表美国出战,是第一个参加WNBA的日本人,于2002年次轮被迈阿密选中。现效力于 WNBA 华盛顿神秘队的蕾拉尼·米歇尔(Leilani Mitchell)有一半亚裔血统,另一位效力于康州大学的大四球员桑妮亚·庄(Saniya Chong)有一半的中国血统。
然而,总体来看亚裔篮球运动员还是少数。2014/2015赛季,第一分区的所有大学女篮运动员中,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的人数总和,不过占总人数的1%。相比之下,非裔球员占了47.3%,白人球员则有34.9%,数据均来自中弗罗里达大学的运动多样性和伦理研究报告。
“在我25年的时间里,跟我交手过的亚裔女孩不超过两只手就能数的过来,”山崎打了4年职业篮球,曾是旧金山艺术学院的主教练,“我想这么多年来会更具有多样性,但是我很讶异现在没有更多的亚裔篮球运动员的涌现。我想,多是变得更多了,但是总数还是太少了,所以没有引起关注。”
林书豪是第一个在NBA打球的美籍华人,人们都成仇莉莉是“女版林书豪”,他对此还是很谨慎。和特里一样,林书豪希望她能书写自己的故事,同时也对一个亚裔女性偶像能够带来的影响很好奇。
“一个亚裔想要在篮球领域有所突破更不易,他们必须得证明自己更多次,为了能得到别人的承认、尊敬和同等的机会,他们必须得比一般人显得更突出。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亚裔家庭并没有在体育和篮球领域有足够的重视,所以……我觉得(仇莉莉的成功继续下去)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去挑战这一切。”
目标是成为华裔女篮偶像

在马尔基说服仇莉莉选择贝勒大学而不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加州大学和德州大学之前,这名贝勒大学的篮球队主帅和李荃丽有过一次深谈。
“我对于父母这方面很有观察力。”马尔基说,“她的母亲是我称为‘篮球瘾君子’的那种人。就在仇莉莉答应我们之前,李小姐给我打了个电话,她希望知道一件事,这的确把我逗乐了。她说,‘马尔基教练,如果仇莉莉去为你效力,我继续跟着训练她会让你不爽吗?’”
“我说,‘当然不,如果你来贝勒,你来训练馆去训练她,你跟仇莉莉会有更多的时间一起训练。’只要我们打成了共识,教的是同样的东西,你怎么能因为一个母亲想要和女儿多呆一会、多帮助这个孩子发展而怪她呢?”
在马尔基看来,仇莉莉可能是她整个名人堂级别的生涯中都未曾见过的现象。
“李小姐提出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仇莉莉可能会成为你们第一个亚裔全美第一阵容的球员。”马尔基说,“我说,‘是的!’我从来没这么想过。你想到了那重重阻碍以及仇莉莉打破的很多个先例,她可以影响到很多人,可能他们本身并不认为篮球会是他们这辈子该做的事。另一个会让你对她侧目的,是她的体型。当你想到亚裔球员的时候,她们通常会是更矮小、迅捷的后卫。仇莉莉有6尺1,那可不是你经常能看见的类型。”
此刻,虽然仇莉莉在大学篮球界还算不上明星,但她的姐姐婷婷说妹妹天生就是慢热型。
特里说仇莉莉很快就会感到自在,这名NBA总冠军成员也会在休赛期亲自训练她,让她去做自己做的那些训练。
“我试着挑战她,甚至做的训练比我自己训练的量还大,她还能搞得定。”特里说,“只要熟悉过一次,第二次再来的时候,她就完全轻车熟路了。”
与此同时,仇莉莉希望能够借助母亲和姐姐教会给她的全部,去做到前人没有做到的事——成为一个华裔美国女篮偶像。
“(我想要展现出)我们真的可以在运动领域有所建树,并且真的可以很擅长这个。”仇莉莉说,“我们并不是‘一心只读圣贤书’的那类人,我们可比你们想象的要厉害得多。”
注:本文有删节,部分措辞有调整
责任编辑:朱轶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仇莉莉,特里,女版林书豪

继续阅读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