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大使在土耳其遇刺:土俄关系正常化引起了谁的不安?

昝涛/北京大学历史系世界史研究院副教授

2016-12-20 15: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昨夜,在德国、瑞士和土耳其连续发生3起袭击事件,持续预示着世界的动荡。在昝涛教授看来,在“坍塌地区”恐袭,和欧洲地区的恐袭,要分开看待,土耳其最近连发的两次恐怖袭击,主要是针对国家权力。土耳其和俄罗斯关系的正常化表现出土耳其对于叙利亚立场的暧昧态度:一方面埃尔多安宣称维护叙利亚公正,另一方面却又和轰炸叙利亚的普京合作。只不过,这一复杂的国际关系和大国地缘政治在叙利亚土地上的博弈,再度以俄罗斯把此次事件定义为“恐怖袭击”而宣告终结。
当地时间2016年12月20日,土耳其安卡拉,俄罗斯驻土耳其使馆附近放置的悼念鲜花。 视觉中国 图
俄罗斯驻土大使卡尔洛夫12月19日在安卡拉遇袭身亡。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和普京通电话,主要强调此次事件力图搞两个破坏,一是破坏俄土关系,因为两国这半年来关系正常化很快,引起了相关国家和方面的不安和仇视。二是力图破坏俄土在叙利亚问题上的进展。但普京和埃尔多安也强调,这件事不会破坏俄土关系,也不会破坏叙利亚进程受到。他们已经定性为恐怖主义行为,也会借此加大反恐力度。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现在俄土在近几个月的关系,尤其是在叙利亚问题上,有了更大的自主性和话语权。他们希望通过这几个方面的合作尽快推动叙利亚问题解决。尤其是对土耳其来说,它在很多方面是倚重俄罗斯的。然而在对阿萨德的态度上,土与俄罗斯和伊朗的立场长期存在不一致。土耳其不放心阿萨德。未来如果阿萨德还要保留重要地位,对土耳其来说不太保险。但现在反对派也没有太多赢面,所以土耳其在其中想要确保自身利益,一是边境安全,二是它在库尔德问题上的立场能够得到各个方面的谅解。这是土耳其的诉求,这是土耳其需要俄罗斯、美国等合作的方面。但土的诉求在美国方面没有得到积极回应,所以转向俄罗斯是个必然选择。
与此同时,最近阿勒颇的局势也使得叙利亚的反对派前景不容乐观,他们也很担心被牺牲掉。土耳其如果得到俄罗斯和伊朗在库尔德问题上的合作,那么它对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和反对派的态度或许会有变化。土耳其归根到底需要确保自身的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并在其南部边境地带拓展势力范围。在这种情况下,包括极端组织、叙利亚反对派在内的多方势力都会对俄土之间的关系改善有所担忧。当然,就这件事情本身而言,在还没有更进一步消息之前,也不排除是个人通过极端形式表达自己的政治观点。
恐袭在欧洲、中东地区频发,这需要分开来看。欧洲的恐怖主义泛滥与其内部政治有密切关系。从其内部看,经济上恢复乏力,人民生活、福利降低,从而引发将外来移民视为威胁的思潮和运动。所以袭击、暴力事件,不一定就是通常所说的恐怖分子干的,也可能是极端政治派别表达自己的政治观点的一种方式。从大的国际环境来看,伊斯兰国在中东地区遭受重大打击,接下来,恐怖主义外溢的效果会在欧洲显现。对土耳其来说,最近连着两次恐怖袭击,主要是针对国家权力,这很符合库尔德恐怖组织的一贯做法,这和欧洲不一样。但两个地方的恐袭、暴力事件都同时触及到了历史的关键性节点,即中东地区局势,对土耳其来说,这表现为库尔德问题,对欧洲来说就是难民危机、移民问题,并与其右倾化和民粹化关联起来。这是中东地区这一全球化塌陷地带的动荡在不同地区触发后的反应。
欧洲和中东所面临的动荡,短时间内不容乐观。土耳其自身面临内政、外交、地缘政治等诸多问题。欧洲更不让人乐观,欧洲自身政治经济发展这几年也存在很大问题,这些问题也是自二战后世界历史上的第二轮全球化(相对于19世纪英国主导的第一轮而言)深入展开以来所孕育的,尤其随着新兴经济体的上升加速,这些问题不可能一朝一夕解决。
1980年代以来,第二轮全球化迅速发展。第二轮全球化走到今天,其结果就是:发达国家的金融和高新技术产业大发展,但制造业中产阶层萎缩,然后是一些走出口导向战略的发展中国家新兴经济体崛起,再就是中东非洲一些地带出现了断裂。
目前的形势都是在这个世界历史大背景下发展的。欧洲和美国民粹主义上升,将矛头指向外来移民和新兴经济体的崛起,保护主义也会更加盛行。塌陷地带上出现恐怖主义泛滥和重新划分疆界的趋势,动荡还会外溢,已经引发欧洲开始加大安全预算;全球性大国和地区性大国又在这些热点地方进行多层面博弈;经济放缓的新兴经济体也面临自己的多种内部问题。
责任编辑:伍勤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俄罗斯大使土耳其遇袭,恐怖主义

继续阅读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