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村长”誓言“许身报国”,潘基文真要问鼎韩国总统吗?

澎湃新闻记者 李佩

2016-12-24 13: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一心想着国民的林肯总统,其‘民有、民治、民享’(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的政治不仅将留在美国人民心中,也将久久留在世界许多人心中。”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视觉中国 资料图
据《朝鲜日报》12月23日报道,当地时间21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访问位于美国伊利诺伊州斯普林菲尔德的美国第十六届总统亚伯拉罕·林肯的墓地时,如是说道。
而就在前一天,在联合国总部与韩国驻当地记者的座谈会上,当被问及是否有意竞选总统时,即将于12月31日卸任的潘基文表示:“如果自己在担任联合国秘书长期间的所看、所学和所感能对大韩民国的发展有所帮助的话,即使烈火焚身也将竭尽全力。”
诸多韩媒分析,如果视潘基文的“许身报国”宣言为加入总统竞选的强烈信号的话,他在此番言论之后将任内最后一次官方行程的目的地定为全世界最受尊敬的领袖之一的林肯墓,是其竞选行动的第一步,意图在于埋下政治伏笔,打造“包容的领导者”形象。
尽管后来联合国秘书长室称潘基文此行是单纯的受邀前往,与韩国总统选举无关,作为历史上第一位来自东亚、第二位来自亚洲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早已经被推上风口浪尖,被韩国国内视为角逐下一届韩国总统宝座的有力人选。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朝鲜半岛问题专家张琏瑰此前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如果潘基文竞选韩国总统,就必须要在爆发“亲信门”的情况下划清与执政党的界限,同时提出自己对于当下韩国困局的解决方法。“但是在总统总是难以善终的韩国政局中,潘基文需要谨慎地考虑这一选择。”
“地球村村长”潘基文:其他候选人所不具备的优势
长期以来,潘基文都以联合国秘书长的形象活跃在外交舞台上,并以认真的工作态度和和蔼可亲的工作作风,赢得了西方媒体良好的口碑,不仅被公认为韩国外交界的“美国通”,也被西方媒体赞誉为“和蔼可亲的外交官”,韩国政府曾三次将大韩民国最高勤政勋章颁发给了潘基文,以表彰他对祖国所作的贡献。
因此,潘基文联合国秘书长的这一身份,不仅为其在韩国国民心中树立良好的形象助力,也被认为是具有丰富处理政治事务的杰出代表。《民族日报》此前报道称,称这是之前所有总统候选人所不具备的一个优势。
明知大学申律教授表示,“联合国秘书长这一职位一向被人们认为是‘世界总统’,形象非常高大”。新国家党议员金正薰也表示,“在东北亚和朝鲜局势日益激化的情况下,潘基文秘书长的经验尤为珍贵”。韩国《中央日报》甚至称,潘基文迄今为止在外交领域积累的丰富经验已在国际舞台上处于不可替代的地位,有助于韩国国内的政策越来越趋向与国际问题接轨。
此外,潘基文出身(在韩国政治界握有地区决定性一票的)韩国忠清道,韩国相继有几任总统均出身忠清道。他的出身也可以说是一个优势,正符合韩国当下“忠清热门论”这一说法。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朴槿惠“亲信门”爆发之后,民众对于政治中的区域派系抱有极大的反感,潘基文的出身优势或将因此打折。
新国家党朱光德议员则对《民族日报》表示,在激烈对峙的复杂政治斗争中,潘基文“不涉足令国民失望的现实政界,可以更轻易推进国民团结”,即具有能够在选举中吸引中间和保守阶层的潜力。
“韩国总统”候选人潘基文:国内政治经验缺乏
正如硬币总有两面一样,与潘基文丰富的国际事务经验相对应的,则是潘基文在过去十年内在韩国政治中的缺席。
尽管在成为联合国秘书长之前,潘基文曾在韩国外交通商部内长期任职,并曾在出任外长期间扮演了六方会谈过程中的关键人物,但是不少人质疑在面对处理韩国事务时,潘基文是否是协调国内政治和各种纠纷最适合人选。
英国经济周刊《经济学人》曾评论称潘基文是“历任秘书长中最差的一位”,认为任职联合国秘书长十年来,在协调国际社会纠纷方面没有能够真正拿得出手的成果。与作为联合国秘书长协调国际事务不同,下一任的韩国总统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事务则是诸如增加就业岗位、改革产业结构、教育和福利等一系列政策性问题,而远离韩国政坛十年之久的潘基文并不具备解决这一问题的优势。
仁川大学李俊汉教授对《民族日报》表示,潘基文在专业能力或推进能力上略显不足;此外,总统选举之路充满不可预知的血雨腥风,整个过程需要的是政治爆发力,而这种爆发力不是短期内能够获得的。目前,外交官出身的潘基文,其政治实力或抗击打能力如何尚未得到检验。
竞选之前:回应党性混乱的质疑
韩国《中央日报》认为,潘基文如果要角逐韩国总统大选,目前还需要客服两大困难。其一是正确回应其党性混乱的质疑声;其二是展示出对整个国家的政治设计。
朴槿惠“亲信门”爆发之前,潘基文一度被认为如果要参与竞选,必将与朴槿惠所在的执政党进行联盟。据《民族日报》12月23日报道,潘基文对朴槿惠的多项政策曾均表示赞同。对韩日慰安妇协商,他曾评价“朴槿惠总统目光长远、决断英明,历史必将给予高度评价”;同时,其还是新农村运动的热情赞颂者,一度让人产生“朴潘联盟”的错觉。
尽管在20日联合国总部与韩国驻当地记者的座谈会上,潘秘书长对现行政要的派系政治展开了猛烈抨击,被认为将自己与国内政治进行了划分。据《中央日报》12月21日报道,潘基文指出,国家政事不应该划分诸如“非朴系”和“亲朴系”等派系,同时指出 “国民的失望和挫折感表明了对当今政治人士的不满”。同时,他还强调,“我要说的是,迄今为止我一直俯首奉公,不曾有过个人生活。不管什么样的人,我都能与他进行交谈”, 展现了自己的亲民形象。
潘基文还强调,“政治不是自己一个人能做的事,至于怎么办,将在回国后听取各界国民意见后再做决定”。有分析认为,此番谈话旨在表明他将不会加入亲朴系或新国家党,而会与现有政治圈保持一定距离,并将整合政治改革势力。
张琏瑰教授对澎湃新闻表示: “韩国的政治实际上就是党派政治。任何一个想要加入竞选的候选人,都必须依靠一定的党派势力才能够在选举过程中占据一席之地。”因此,从这个角度看,潘基文对于韩国国内派系的批评,正体现了其对于国内政治生态的陌生。
《中央日报》指出,客观上讲,未来可供潘基文选择有三条道路,分别为:潘基文创立新党、加盟新国家党非朴系新党、加入国民之党。而无论潘基文最终将作何选择,其都应该在“第三地带”活动,并成为韩国总统大选候选人。
重中之重:勾画全新政治蓝图
在对国家的政治设计上,潘基文同样面临重大的挑战。宣布退出新国家党的刘承旼议员12月22日在接受《民族日报》时表示: “听到潘秘书长说‘政党有什么重要的?’,我怀疑他对民主主义政治的基础是否理解。”同时,他指出,怀疑毕生从事外交、长年在外国的潘基文秘书长对于如今韩国国民们正在经历的时代性难题是否也有同感、苦恼,是否有对策。刘承旼直接指出了潘基文缺乏国内政治经验的这一短板。
在这一问题上,《中央日报》建议潘基文首先让民众看到能够扭转目前退步的韩国政治的未来前景,同时在是否正确行使了联合国秘书长的权力等问题上,还应接受多方面冷静、客观的评价和检验。
“现在,国家受到多方面重创,政治病入膏肓。如果只有声望以及政治工程学,而不能展现出业绩以及前景的话,不仅对潘基文自身,对整个韩国都相当不幸。”
责任编辑:李怡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潘基文,韩国总统

继续阅读

评论(5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