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茜茜公主”是如何美容的

王顺君

2017-02-02 10: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837年12月24日,伊丽莎白·阿玛丽·尤金妮娅·冯·维特尔斯巴赫出生在慕尼黑的新宫中,她是巴伐利亚公爵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和夫人卢多薇卡·威廉明娜的第四个孩子,她出生在圣诞节期间,并且是星期日,出生时还有一颗乳牙,这在当时被认为是“幸运”的象征。她的一生似乎确实是非常幸运的,1854年,她嫁给了自己的表哥——奥匈帝国的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成为了“伊丽莎白皇后”;而在中国,她以“茜茜公主”的名字为大众所熟知。
1955年出品的《茜茜公主》是历史上最成功的德语电影,为中国观众留下了美好的回忆。罗密·施奈德所扮演的伊丽莎白皇后可爱、美丽;和皇帝的爱情充满童话般的浪漫色彩。然而,历史上真正的伊丽莎白皇后并非像电影中那般幸福,她的悲剧命运令人唏嘘不已,也许唯一和电影一致的,就是伊丽莎白皇后极其出众的外表。
1955年拍摄的德语电影《茜茜公主》剧照

对于伊丽莎白超凡的美貌,同时代的人留下了很多赞美之词,例如普鲁士王储妃维多利亚在一封1862年写给母亲维多利亚女王信中如此写道:“皇后使我兴奋不已。她的并不完全对称的美貌是无与伦比的。我还从末见过如此光彩和如此动人的面孔。她面孔的线条并不像肖像上画的那么美丽,但在整体上却非常迷人,是任何绘画绝对无法反映出来的,她看起来是进行了过度束身,其实对她这样的身段根本是不需要的。”
伊丽莎白皇后的美貌在19世纪60年代登峰造极,1864年她去德累斯顿参加弟弟卡尔·特奥多尔蒂婚礼,人们形容她“光彩照人”,萨克森王后称赞她“美貌绝伦”,她穿着带星星图案的白色克里诺林裙,编织的发辫上点缀着钻石星花的形象被当时著名的画家温特哈特尔(1805-1873)描绘在画布上,成为她最经典的形象,在一百多年的历史中被无数人所模仿。1864年,美国驻维也纳公使在一封给母亲的信中写道:“皇后是个美的奇迹——挺拔苗条,绝美的身段,丰茂的浅褐色的头发,低矮的希腊式的额头,温柔的眼睛,红色的嘴唇带着甜美的微笑,轻微美妙的声音,腼腆但十分优雅的举止。”
1865年,由当时著名的肖像画家温特哈特尔绘制的伊丽莎白皇后的肖像。

于是,伊丽莎白成为人们口耳相传的“仙女皇后”,事实上,她的美貌并非全部来自遗传或采用化妆等辅助手段来加强,而是疯狂美容和健身的结果,有些手段甚至可以称为“凶残”。那么这位19世纪疯狂的美容达人是如何美容美体的呢?
不敷面膜就要死星人:和现代很多女孩子一样,伊丽莎白非常喜欢敷面膜,使用的都是绝对无添加的天然材质(例如将草莓捣碎加上蜂蜜制作面膜。现代研究表明草莓有清洁和美白肌肤的功效)。她每天晚上都要敷小牛肉面膜,没看错,就是鲜嫩带血的小牛肉,她认为小牛肉面膜可以紧致皮肤,去面部浮肿(现代研究表明,小牛肉富含维生素和胶原蛋白,能有效防止肌肤老化)。
芳香疗法达人:现在很多女孩子迷恋的精油花水之类,都是一百年前伊丽莎白玩剩下的了。她非常喜欢玫瑰花水和薰衣草花水,把它们喷在脸上。此外,她还涂抹含玫瑰精油的面霜。
SPA泡澡狂人:她喜欢用盛满橄榄油的热水泡澡,以保持皮肤的光滑和弹性,有一次橄榄油过分加热,热油差点把皇后烫死。洗澡之后还需要全身按摩,每天都如此。甚至,还用干草将自己全身裹起来,据说现代有些高级SPA会所还会这样做。
奶制品达人:她用各种奶制品护肤,尤其是羊奶,特别受到她的亲睐。
健身达人:她每天都要花好几个小时进行体育锻炼——双杠、吊环、哑铃、举重、击剑;练习强度非常大,由于勤加练习,她到了晚年仍然可以身着紧身晚礼服套装在各种器械上灵巧自由地来回摆荡。而在当时非常保守的社会气氛中,奥地利皇后在这些单杠双杠上摇摆是一件非常不体面、令社会舆论哗然之事,当流言蜚语在报纸上到处传播时,维护妻子的皇帝就使出查封媒体的杀手锏。
维也纳皇宫中伊丽莎白的锻练室,陈列各式体操器械给皇后使用,这在道德保守的当时,是一件丑闻。

暴走狂人:皇后除了骑术精湛,常常长时间骑马之外,每天要以高速暴走好几个小时,为了保护她的安全往往需要一位善走的女官跟着她走。某些时候她心血来潮,走十几公里的长路,就不得不让一辆马车跟着她,车上坐着已经累瘫的女官们。
1863年,外出骑马的伊丽莎白皇后。为了保持自己给人留下的美貌的印象,19世纪70年代之后她就不再主动照相了。

美体紧身衣爱好者:伊丽莎白皇后以她健美挺拔又苗条的身姿而闻名,她的腰围只有50厘米。但她生过4个孩子,为了保持这样细的腰围,她就把自己束进19世纪的紧身衣里。在过度束腰之外,为了视觉效果,她干脆连衬裙都不穿,而是穿紧贴皮肤的薄薄的皮裤,穿衣服的时候往往让裁缝把她缝进裙子里,而不是穿进裙子。至于保持腰身的纤细,她还有一招,就是用浸湿苹果醋的布敷在自己腰部以上,天天带着这块湿漉漉的布睡觉。
美发狂人:伊丽莎白给人留下惊人美貌的印象,很大程度是在于她有一头美得令人赞叹的栗色长发,头发像斗篷一样,光亮又浓密,长至腿部。她对自己的头发格外呵护,她自己都感叹:“我是我头发的奴隶。”她每三周洗一次头发,洗一次头发要花上一整天,用各种昂贵的精油来护理头发,其中有白兰地和鸡蛋。每天要花三个小时梳理头发,为了哄皇后开心,女理发师会在裙子底下暗藏胶条,把掉落的头发粘掉,让她以为自己没有掉任何一根头发。
1864年,另一幅由温特哈特尔绘制的伊丽莎白皇后的油画。她美丽的秀发占据日常护理的中心地位,她还为自己的头发写诗。

饮食控制达人:伊丽莎白皇后在饮食上的控制达到自虐程度。为了把体重控制在50公斤,她不仅很少食用高脂肪高热量的饮食,连一般人吃的食物都不吃了。每天她会喝一种五六个鸡蛋蛋清混合盐的饮料;喝生牛肉汁;为保持肌肤白皙柔嫩,她还爱喝牛奶。
宗教仪式般的美容程序:伊丽莎白皇后还有一个别的女性都望尘莫及的手法,就是把美容程序上升到宗教仪式,每次洗澡、洗头、梳头都以宗教仪式般虔诚神圣的态度来完成。梳头的时候,女理发师要端着一个银盘来盛她掉落的发丝,最后端着给她过目,理发师要为此悔过,然后跪倒在地,轻轻地说:“我始终拜倒在您的脚下。”这样整个梳头过程才能结束。
所以对于伊丽莎白皇后的生活我们可想而知,除了美容,基本什么也做不了,甚至没有时间和丈夫见面,连学习希腊文、阅读等她喜爱的事,也都是在梳头或者把头发松下来挂着放松的时候抽空做的。她的生活每天都是围绕着“美容”这件大事展开,令我们这个时代的任何美容达人都黯然失色。
很有意思的是:由于伊丽莎白对于“天然美”的要求过高,那些已习惯矫揉造作生活的贵妇人,无法跟随皇后进行代价如此高昂的美容保养,她们甚至和皇后之间产生一种微妙的对立,这种对立从这位“自然之子”——来自巴伐利亚波森霍芬的乡下姑娘,进入维也纳宫廷之始就出现了。她们习惯于用各种鞋帽、珠宝等奢侈品来衬托女性美,若有容貌上的欠缺就用脂粉掩盖。维也纳的贵妇们从来不承认伊丽莎白皇后是宫廷第一美女,她们推举梅特涅的孙女、奥地利驻巴黎公使夫人保琳娜·冯·梅特涅侯爵夫人成为她们的时尚领袖。
1854年,保琳娜·冯·梅特涅侯爵夫人。这位侯爵夫人和性格内向的伊丽莎白正好截然相反,她是一个积极的社会活动家,对当时奥匈帝国的政坛有巨大影响,她接纳了罗斯柴尔德家族进入她的“沙龙”。

这位梅特涅侯爵夫人正好是伊丽莎白的对立面:她又黑又丑又矮又胖,还是紧身衣的反对者,但热爱打扮自己,喜好交际。出身名门的保琳娜是维也纳时装的风向标,每一季时尚:各种花色、面料、鞋帽款式等等,都是由她来决定的。这两个年龄相近的女人因为不同的人生观念而互相刻薄地讽刺:保琳娜暗讽伊丽莎白的血统不够高贵,而伊丽莎白则嘲笑浓妆艳抹、满身钻石的侯爵夫人脸丑得像热闹的猴戏。
虽然遭到了上流社会抵触,但公众还是由衷地赞美皇后“仿佛是一只美丽的天鹅浮游在水面”,她的经典发型风靡一时,这种“通缉令发式”出现在各个阶层女性的头顶,被无数照片和油画记录下来,这是她广受欢迎的证明。1873年,波斯国王纳赛尔丁(1831-1896)见到伊丽莎白皇后之时,情不自禁地用法语感叹:“ah qu’ell est belle!”(啊,多么漂亮啊!)
伊丽莎白为保持自己的美貌煞费苦心,也不是没有回报的,她的丈夫弗兰茨·约瑟夫崇拜她的美貌,这让伊丽莎白在政治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让丈夫远离婆婆索菲女大公的控制;让丈夫倾向于她喜欢的匈牙利,而疏远波希米亚。美貌成为她有力的武器,但像一把双刃剑,对她的生活造成了巨大的拖累和负担。
有人开玩笑说她之所以会婚姻不幸,因为没有男人会喜欢晚上和一个脸上敷着血淋淋牛肉、身上裹着一块酸臭湿布的女人搂在一起睡觉。皇帝弗兰茨·约瑟夫晚年爱上了一个姿色平平的女演员卡特琳娜·施拉特(1853-1940)。也许,现实永远比童话残酷千百倍。
慈禧太后有金言云:“一个女人没有心肠打扮自己,那她还活个什么劲儿。”和慈禧太后同时代的伊丽莎白皇后,把所有的心肠都用在健身美容上,用力过猛,也没有给生活带来丝毫幸福感。
美貌是否真的会为人带来真正的幸福呢?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责任编辑:钟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茜茜公主,美容美体,健身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