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旺雪饼”举报人信息遭泄露后:没一个部门出面,心灰意冷

澎湃新闻记者 彭玮 实习生 王迪

2016-12-30 14:2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4岁就外出打工的广西人谢鹏没料到,一次实名举报会打破自己平静的生活。
2016年9月19日,他分别向南宁市江南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玉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玉林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三个部门寄信举报称,“天天吃旺旺,运气会旺哦”的广告语违反了《广告法》,原因是自己吃“旺旺”雪饼运气没有变旺。
尽管江南区食药监局、玉林市工商局分别决定不予受理和否决他的投诉事实,但那封寄给江南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实名举报信却很快在网上流传开来。
“刚开始有短信骚扰,还有一些陌生人加我QQ或者微信发来文字嘲笑我,当时身边大多数朋友都是抱着嘲笑的态度,我老婆出去也不敢说是我老婆了。”
不少人以嘲笑的态度看待谢鹏的举报。
他不堪其扰,辞了工作。“当时脑子都是(举报被)泄密的事情,根本没有心思工作……我想辞职算了,因为我上班也没有办法去(专心)工作了……”
“按照今年3月开始实施的《食品药品投诉举报管理办法》,举报人的信息是要严格保密的,从法律角度是绝对不允许泄露的。如果有相关部门介入查实(是我们的问题的话),我们一定会严惩。但我们局这么多年从没发生过泄露举报人个人信息的事情。”江南区食药监局的工作人员此前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称,从写信者本人,到邮寄、接收、办理的各个环节,都有发生泄露的可能。
但谢鹏却坚持认为:“最大的嫌疑一定是(江南区)食药监局……我用胶水封得很严,如果中途邮递人员拆封了,损烂度一定是很大的,那这样的话江南区食药局是不会签收的。当然更不可能是我自己弄的,我不会自己害自己。”
江南区工商行政管理和质量技术监督局回复
9月26日,他给南宁市江南区纪委监察局寄去信函投诉个人信息泄露一事。通过邮件编号查询显示,9月28日对方已收到信件。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12月26日就此致电江南区纪委监察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并不了解此事。
截至12月28日,谢鹏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江南区食药监局不予受理投诉
“我现在是一个很悲观的态度,因为这件事情闹得挺大的,包括央视在内的很多媒体都报道了,但是就没有一个部门站出来解决这件事,甚至一个电话都没有,我觉得很心灰意冷。”谢鹏告诉澎湃新闻。
然而,他觉得事情不应就此结束,“泄露隐私的事情,能追究到底就追究到底。”
玉林市工商局回复
【对话谢鹏】
“当时想他们肯定会帮我解决问题”
澎湃新闻:之前有报道说你举报时其实刚到南宁不久,过去生活经历是怎样的?
谢鹏:我是广西玉林人,14岁就出来在餐饮行业打工。那时候是2004年,我初二还没读完, 去广州打工找了饭店做一些厨房的活儿然后又去了东莞,做屠宰的工作。我也没有跟人家专门去学过,因为这行一个地方没必要待太久,半年时间能学到都学到了,所以一直在换工作地点,也有做过一些管理层。因为之前参加的烹饪比赛比较多,渐渐在圈子内得到一些认可, 前几年有创业做过餐饮公司,但是没有做起来,主要还是管理能力欠缺。
最近一份固定全职工作是在佛山的一个酒楼做大厨。但是因为我老婆小孩都在南宁,所以(2016年)7月底就回南宁了,找到一份餐饮相关的工作。
澎湃新闻:你在投诉旺旺的信函中列举了《食品安全法》、《广告法》的相关条例,还有你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提出索赔500元,这些有人教你吗?
谢鹏:我当时买完吃了之后就觉得没有像它(广告词)上面说的那个样子,列举的法条是我从网上东拼西凑弄出来的。
寄给江南区监察邮戳
澎湃新闻:当时寄了三封投诉信,分别寄往南宁市江南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玉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玉林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为什么会想到找这三家单位反映问题呢?
谢鹏:因为我是在江南区买的,又是属于食品类的,所以应该就是属于食药局管,所以我一开始给江南区食药局寄了一封信。但是过了几天,我开始怀疑只寄给江南区食药局行不行,怕没有收到或者遇到别的什么问题。后来我看产品包装上写的是玉林生产的,我上网查了一下感觉好像是《广告法》管的,所以又分别给玉林市工商局和玉林市食药局寄了一封,内容是一样的,只是落款不一样。
澎湃新闻:你预想过这三个部门会给你怎样的回应吗?
谢鹏:我当时想他们肯定会帮我解决这个问题的。
澎湃新闻:三个部门后来给你回复了吗?
谢鹏:玉林食药局有做出回应,说这件事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上个月我收到玉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回复函,因为这件事我学了一些这方面的知识,觉得他们的回复函程序上面有错误。他们就是简单地写了旺旺食品没有违反广告法,但没有说是什么原因、参照什么条例,就不像我们平时报案,警察也会告诉你什么情况能受理,什么不能受理。
“脑子都是泄密的事,没有心思工作”
澎湃新闻:你后来得到江南区食品药品监督局对信息泄露的事情做出的回应吗?
谢鹏:没有。
澎湃新闻:这件事发生后有没有一些人帮你,比如说律师或记者?
谢鹏:没有,都是我问他们。在网上咨询了两个律师,周围也有一小部分身边的朋友也在帮我想办法。通过朋友和一些比较专业的人士,他们有些跟我说去区监察局举报他们渎职,还有的说去报警。这两个方法都试了,现在看来都走不通。
我给江南区监察部门写过一封检举函,但是那边到现在还是没有任何回复。
澎湃新闻:什么时候把信递交给监察局的?
谢鹏:记不太清了,事情被曝光后的15-20天(即十月初)。
我在想江南区监察局迟迟没有回音,但是按照法定程序也快要到期了吧。但是我也不知道如果他们会怎样回复。我问过两个专业律师,他们说这件事在法院很难立案,因为没有证据。
澎湃新闻:目前为止,信息泄露给你造成哪些影响?
谢鹏:刚开始有短信骚扰,还有一些陌生人加我QQ或者微信发来文字嘲笑我,当时身边大多数朋友都是抱着嘲笑的态度,我老婆出去也不敢说是我老婆了。
当时脑子都是泄密的事情,根本没有心思工作,整个人脑子都是这个事,我想辞职算了,因为我上班也没有办法去工作了,大脑给泄密的事情占满了。
澎湃新闻:现在在家做什么工作呢?
谢鹏:主要是在网上看到一些烹饪的兼职就去做做,其他的还有一些培训的兼职,没有全职工作。
澎湃新闻:当时受到了多久的困扰,收到了多少条骚扰短信?
谢鹏:发到网上之后半个月内都有短信,一共七八条。当时身边的朋友都是抱着嘲笑的态度。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他们对你的嘲笑呢?
谢鹏:我觉得他们说他们的,我做我的,我的追究是有理由的。
澎湃新闻:关于你的隐私被泄露这件事情,南宁市江南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经过调查表示没有查到其中的环节有问题,你对此怎么看?
谢鹏:我寄的时候是我自己亲自封的口,寄送的时候邮局的工作人员也按照正常的流程去检查了,所以最大的嫌疑一定是食药局。因为我最早看到这封图片是在一个供应商的微信群,江南区食药局一定认为是我自己或者是邮局工作人员弄的。但是我用胶水封得很严,如果中途邮递人员拆封了,损烂度一定是很大的,那这样的话江南区食药局是不会签收的。当然更不可能是我自己弄的,我不会自己害自己。
澎湃新闻:你是出于什么想法持续举报呢?
谢鹏:我就是非常生气,那段时间思想上、心情上都没办法形容。
澎湃新闻:对于隐私泄密这件事,之后还打算继续追究吗?
谢鹏:我觉得泄露隐私的事情,能追究到底就追究到底。(但)我现在是一个很悲观的态度,因为这件事情闹得挺大的,包括央视在内的很多媒体都报道了,但是就没有一个部门站出来解决这件事,甚至一个电话都没有,我觉得很心灰意冷。
“我们这样的人要怎么找证据呢”
澎湃新闻:你之前有过检举投诉的经历吗?
谢鹏:2015年4月份,在东莞市长安镇乌沙环路×××超市,有过一次检举投诉的经历。我在一次聚餐的时候,去超市买煲汤的中药材,后来发现有袋海底椰是过期的。我拿去跟柜员理论,柜员就让我在那里等,说柜台是承包给别人的,柜台老板一会儿过来。老板过来后,就让我把小票给他看,但是他拿到手之后就把我的小票撕了,然后把我买的东西弄烂后摔在地上,恐吓我说要找几百个人砍死我,要打电话找人过来。然后我就马上出门打了一辆电动车走,走了三四公里左右就报了警。有两个治安过来了,说让我去超市找那个人,但是人已经不在了。治安就说货架上如果有过期食品还可以带回去检验一下。其实我知道那个人肯定是找不到了,但是货架上的过期食品还是可以下架的。这件事最后的结果就是不了了之了。我也没有去找工商局,因为什么证据都没有了。
澎湃新闻:如果再遇到这样的事情还会维权吗?
谢鹏:会的。但我一定要把人身安全放在第一位,还有证据也要坐实,不然到时候会很难的。但是我们这样的人要怎么找证据呢?我就只是一个普通的消费者而已。
澎湃新闻:你在微信朋友圈提到一个投诉深圳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的事,评论说“下个月看这单了,赔偿下来一个月都吃喝玩乐”,这个投诉是什么?
谢鹏:从网上看到的,就随便发上去了。那个投诉我不知道,里面也不是我,评论是开玩笑的嘛。
黄芪投诉截图
澎湃新闻:你还投诉过“清補凉”涉嫌违法添加黄芪?
谢鹏:是的。今年3月份我回过广西一次,在南宁市良庆区的一个超市里买到了一袋煲汤的调料,发现配料中有添加中药材黄芪,买过后我就去了良庆区食药监局现场投诉,买的时候就两三块钱。
我做厨师的,比较懂中药材,知道黄芪可以作为药物,但不能作为食材随意添加,对人体有害。
大概到6月份,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复,我就打电话给南宁市食药监局,表示了对良庆区食药监局的不满,希望良庆区食药局能给个书面回复。结果三天后就收到了良庆区食药监局的解释电话,并给了我书面回复,但是过了一个多月后又没有什么动静。到了8月底,良庆区食药局跟我沟通要超市赔我1500元,但是我查了国家的规定,应该是赔偿1000元,所以最后我只要了1000元的赔偿。
淘宝截图
澎湃新闻:其他还有参与什么投诉吗?
谢鹏:淘宝也有,但是没有书面投诉,遇到问题都是申请淘宝介入。但是淘宝验证是假货,支持退货退款,但是卖家一直发信息骚扰我,所以到最后就放弃了,也没有退货退款。
“国家给予的权利,不去行使肯定有很多人说我笨”
澎湃新闻:你知道职业打假人吗,比如王海,怎么评价他们?
谢鹏:我知道职业打假人,也知道王海。我不太好评价,职业打假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在于抗击假冒伪劣,坏处在于耗费时间和精力。
澎湃新闻:你也多次举报、投诉,你觉得自己是职业打假人吗?
谢鹏:我不是。没必要啊,我做餐饮有13年了,可以以此为生。
我也没有举报很多次。主要它是有问题的,那我就是想讨个说法。南宁嘛!大城市,我相信他们可以帮我解决。
有电视媒体问过我是不是冲赔偿去的,但我回答的后来没播。我说国家给予的权利,我不去行使那肯定有很多人说我笨,我要赔偿,别人又说我不怀好意。但是我觉得旺旺这个事情,我要不要赔偿都会有人说我。但如果因为旺旺的事情就把我当成职业打假的,那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就是一次性的,只能行使一次。
澎湃新闻:你家人对你参与举报、投诉是什么看法?
谢鹏:我爱人之前是支持的,但没想到这次隐私信息泄漏。我岳父、岳母一直不支持,觉得那样搞没意思。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谢鹏为化名)
责任编辑:黄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旺旺雪饼 信息泄露 举报人

相关推荐

评论(3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