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望︱僵持和突围:2016年俄罗斯外交一瞥

赵华胜/复旦大学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

2016-12-30 16:2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6年,俄罗斯与美国和西方因乌克兰危机而出现的对立进入到第三年,双方紧张关系持续,僵持状态依旧。在美欧方向举步不前的情况下,俄罗斯在其他方向积极发展,绕过美欧的正面,取得了某些突破。
俄与美欧关系在这一年仍处于下行的轨道上。双方都无退让的表示,都没有做出言和的举动。政治上的互不信任继续加深,经济上没有恢复密切往来,军事上强化针对性的部署。
2016年7月,北约峰会决定在波兰、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部署四个营的多国部队。这是北约首次在靠近俄罗斯的这四个东欧国家部署军事力量,被认为是冷战结束以来北约最大的一次军事力量调动,其直接目标无疑是俄罗斯。
俄罗斯也毫不示弱,针锋相对。军事是俄罗斯的强项,俄罗斯不断显示军事能力,给美欧施加压力。特别是在与波兰和立陶宛接壤的加里宁格勒部署导弹,警告的意味尤其直接。这显示出俄罗斯与美欧的政治分裂滑向军事对峙的趋势
乌克兰问题依然是横亘在俄罗斯与美欧之间的巨大障碍。这一问题在2016年没有实质性变化。对俄罗斯来说,虽然乌克兰内部政治分裂,经济困难,但政权仍然能够支撑,不管俄罗斯采用威慑还是利诱,乌克兰软硬不吃,对俄罗斯的强硬立场不变,与乌克兰重建关系也提不上日程。对美欧来说,乌克兰在政治和经济上乏善可陈,与美欧的期望相距甚远,也拿不出解决东部地区问题的办法,只能勉力维持。
而不管对俄罗斯还是对美欧来说,双方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对立难以化解,而且美欧不能完全控制乌克兰政府,俄罗斯也不能完全控制乌克兰东部地方力量。这更增加了问题的复杂性。2015年2月达成的明斯克协议落实不下去,德法俄乌四国解决乌克兰问题的“诺曼底小组”也成了鸡肋,弃之可惜,但留之也作用不大。美国和欧盟没有取消对俄罗斯的制裁,并且在到期后继续延长。
在乌克兰问题相对沉寂的情况下,叙利亚问题成了俄罗斯与美欧矛盾的新焦点。2015年9月俄罗斯突然出兵叙利亚,直接参与打击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反恐本应是与俄罗斯和美欧的共同目标,但它不但没有实质性地改善两者的关系,反而成为其新的刺激因素。在叙利亚反恐的背后叠加着俄罗斯与美欧的地缘政治博弈,因而出现了代理人战争的影子。美欧协助反对派武装推翻阿萨德政权,而俄罗斯努力维护阿萨德政权的存在。反对派武装和阿萨德政权分别反映着美欧和俄罗斯的利益。
由于俄罗斯的支持,濒临危境的阿萨德政权转危为安,并且开始占据上风。这在阿勒颇争夺战中有最集中的表现,它因此也成为2016年俄美矛盾的突出爆发点。俄美等曾在2016年2月和9月达成过叙利亚停火协议,但协议屡遭破坏。双方相互激烈指责,俄美也都出现过“误炸”,以致有评论认为叙利亚是俄美新冷战的第二阶段,甚至有发生冲突的危险。
俄罗斯与土耳其关系在2016年得以修复,这虽是一个双边事件,但起到了激活俄罗斯外交全局的效果。2015年11月,土耳其击落了一架在叙土边界上空飞行的俄罗斯战机。土耳其态度强硬,拒绝道歉,俄土关系急剧恶化。土耳其是北约成员,也是地区大国,它扼守着黑海通向地中海的通道,并在叙利亚和中东问题上有重要影响。俄土交恶既对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处境不利,也使俄在与美欧的抗衡中腹背受敌,普京总统称这是从背后向俄罗斯捅的一刀。
不过,如同关系恶化来得突然一样,两国关系的好转也富有戏剧性。2016年6月,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180度大转弯,主动向俄罗斯致信道歉,两国关系随即快速升温。8月埃尔多安访问俄罗斯,两国讨论了叙利亚问题,决定加强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协调。土耳其同意帮助反对派武装从阿勒颇撤出,为俄罗斯与反对派武装对话牵线搭桥。俄罗斯恢复了到土耳其的航班,取消了对土耳其在俄经营活动的限制,重启了从俄罗斯穿越黑海到土耳其的“土耳其流”天然气管道项目谈判。土耳其从俄罗斯外交的负面资产转为正面资产
在与土耳其关系恢复的同时,俄罗斯与伊朗军事合作有重大进展。2016年8月,普京与伊朗总统鲁哈尼在巴库会见。同月,伊朗允许俄罗斯空军使用其机场,对叙利亚“伊斯兰国”阵地进行轰炸。这是俄罗斯参与叙利亚军事行动以来首次使用伊朗军事机场,也是伊朗自1979年“伊朗革命”以来首次允许外国战机使用其基地。虽然伊朗未如传闻所说向俄罗斯提供长期军事基地,但这所产生的地缘政治影响已足以使美国感到震惊。俄罗斯与伊朗和土耳其关系的发展,以及伊土两国相互理解的增加,使俄伊土三角隐然若现。土耳其和伊朗都是叙利亚问题中的重要角色,但三国的政策不完全吻合,特别是土耳其要求阿萨德下台,这与俄伊的立场矛盾。俄伊土三国的协调对叙利亚问题意义重大,俄罗斯对叙利亚问题的影响也因此放大。
西方不亮东方亮,向东发展在2016年仍是俄罗斯外交的重要主题。2016年6月,普京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提出了大欧亚合作的概念。俄罗斯没有提出过东方战略之类的术语,大欧亚伙伴关系虽也未被官方解释为东方战略,但却是俄罗斯提出的最具宏观性的东方外交概念。这个概念再次确定了俄罗斯向东发展的思想,并有推动形成一体化的大欧亚经济体的意向。
稳定的俄中关系仍是俄罗斯外交的主要亮点。俄中关系在2016年继续发展,普京在不同场合都对俄中关系给予了高度评价。 2016年中俄在维护国际和地区安全上的合作表现突出。2016年两国举行了第二次东北亚安全磋商,发表了“关于加强全球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关于促进国际法的声明”、“关于协作推进信息网络空间发展的联合声明”。除了传统的联合海上军事演习外,2016年两国首次举行了首长司令部联合反导计算机演习,并宣布2017年将举行第二次反导演习。2016年12月,中俄在联合国共同否决了关于叙利亚问题的决议草案,认为这一草案不利于叙利亚问题的解决。经济领域仍是俄中关系的攻坚方向,其中的关键词是欧亚经济联盟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对接,两国为此启动了政府间的合作规划谈判。还值得一提的是,俄罗斯终于接受了与中国建立自贸区的思想,这为俄中经济合作打开了新的空间。
在与中国保持高水平关系的同时,俄罗斯努力与其他亚洲大国提升关系,这在2016年表现得十分突出。
先看俄日关系。日本在俄罗斯东方外交中占有重要地位,俄日双方也都有改善关系的迫切愿望。2013年4月,日本首相安倍访俄,双方发表了关于发展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并决定建立国防部长和外交部长之间的“2+2”对话机制。乌克兰危机后,由于日本加入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两国关系发展的步伐受阻。
不过,2016年俄日关系重拾向上的势头。安倍两次到访俄罗斯,先是5月对俄罗斯进行正式访问,并与普京在索契会见。后是9月参加在弗拉迪沃斯托克举行的第二届东方经济论坛,与普京再次会见。12月,普京对日本进行了引人关注的访问。这次访问拖延已久,它从2014年拖到2015年,又从2015年拖到2016年末。这是普京间隔11年再次访日,也是普京2012年就任总统以来首次访日。这次访问是近年来俄日关系的高潮,虽然访问未能解决领土问题,俄日关系未取得决定性突破,但对俄罗斯外交来说仍有重要意义:俄罗斯成功地使俄日关系的发展进入到它所设计的轨道,这就是首先发展经济合作,提升两国关系,两国签署了12项政府合作文件,68项企业合作协议;同时,推进了俄罗斯东方外交多元化,并打开了西方对俄经济制裁的缺口。
2016年俄罗斯与东盟关系有较大发展,这也是俄罗斯东方外交的显著成绩。2016年5月,继2005年和2010年元首会晤后,第三次俄罗斯与东盟峰会在俄罗斯的索契举行。这是首次在俄罗斯举办这一峰会。众多东南亚国家元首的到来有一种象征意义,现在已不是俄罗斯领导人单向地远赴东南亚,而且东南亚国家领导人也会聚俄罗斯。以索契峰会为标志,俄罗斯与东盟关系进入了新阶段,双方确定了发展合作的综合行动计划,制订了经贸合作路线图,签订了文化合作协议,宣布2016年为俄罗斯与东盟文化年,并决定考虑在欧亚经济联盟和东盟之间建立自贸区。除了政治、经济、文化合作外,俄罗斯与东盟安全合作也有发展,2016年4月在莫斯科举行了第一次俄罗斯与东盟国防部长非正式会议。
概而言之,2016年是俄罗斯外交较为成功的一年。俄罗斯的外交处境有所改善,外交压力有所减轻,外交主动权有所增加。俄罗斯巩固了在乌克兰危机中所获得的最大成果,即克里米亚。乌克兰危机未能解决,但也没有更加恶化。俄罗斯在中东取得重大进展,稳定了阿萨德政权,扩大了军事存在,联合了土耳其和伊朗。这为形势进一步向有利于俄罗斯方向的发展创造了条件。俄罗斯在亚洲方向十分成功,在与中国继续保持密切关系的同时,与亚洲主要大国的关系都有不同程度的发展,特别是与日本和东盟关系的发展更为显著。只是由于俄罗斯与巴基斯坦举行联合军演,以及对中巴经济走廊表示出的动心,俄印关系有所不快。
2016年俄罗斯外交的最大问题是与美欧关系没有改善,未能消除对俄最大战略压力的来源,因而也没有从整体上改变俄罗斯外交的环境。不过,形势总体上向有利于俄罗斯的方向倾斜,这一方面是因为欧洲自身问题重重,另一方面是因为美国的总统更替。多数分析认为,特朗普就任后俄美关系可能出现转机,而一旦俄美关系缓和,俄欧关系也会跟上。
-----
此文初载于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2016年度战略报告。
责任编辑:单雪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俄罗斯,普京,外交,2016年,叙利亚,中俄关系

继续阅读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