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大工科博士夫妇说相声,每12秒观众就爆笑一次

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实习生 王丽华

2017-01-05 11: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上海交大相声节目《石器时代》视频 剪辑:薛松(02:29)
A:要说2017年,可真不是普通的鸡年。
B:那是……
A:幺七年嘛,是幺鸡年。
B:幺……你这儿打麻将呢。
A:在麻将里,幺鸡就是单身狗的意思。
B:对……这俩不是一种生物吧。
A:大家都说一条单身狗,一条……不就是幺鸡吗?
B:这我不同意,交大的就得叫单身狗,复旦的才能叫幺鸡。
A:你想多了,都单身了还孵什么蛋啊。
郑钰李宏烨
这是上海交大跨年晚会上,一对博士夫妻所表演的一段原创相声《石器时代》。观众在这一场仅有734秒的演出里共笑了61次,相当于每12秒就有一次笑声,35.2%的时间都有人在笑或鼓掌。
男博士叫李宏烨,女博士叫郑钰,两人都在上海交大学习材料加工专业。想当初一场迎新晚会、一场排球比赛再加一场篮球比赛,李宏烨追到了比他小一级的郑钰。俩人“夫唱妇随”、“夫捧妇逗”,一起上台表演,一起创办相声俱乐部“新语”,还一起出了相声学理论著作:《说出你的笑:校园相声学》、《相声的有限元》、《逻辑搞笑实录》。
“在《石器时代》之前,我们已经连续三周在上海交大、华师大、上海大学表演了三场完全不同的演出。我们统计了下,上大那场平均12.8秒观众笑一次,交大12秒,华师大9.6秒。”
1月4日,来自天津的85后“相声博士”李宏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大家叫李宏烨老李,他在2015年就已经毕业。据说他只用了6年就拿到博士,班中第二快速度。他的太太到现在还滞留在交大,据说是因为创业太忙。如今老李和妻子已经有了一个上一年级的大女儿,还有一个一岁半的小儿子。大女儿叫“李说从”,小儿子叫“李笑回”,合起来就是“两个人两张嘴,你说我笑”。
2015年10月,李宏烨表妹在知乎的提问。
给我十分钟,我能编出一个相声段子
李宏烨被问最多的莫过于“你一个学材料的,怎么跑去说相声了”,还有围观群众揣测“难道是材料系不好找工作?”
李宏烨答:“找工作还是很方便的。我主要是感觉自己如果不去搞相声,有点可惜。”
2015年10月,李宏烨表妹在知乎提问“名校出身却不从事本专业的毕业生们,你们是做了怎样的选择”的回帖让更多人知道了李宏烨这朵“奇葩”,回帖是这么说的:“表哥毕业于上海交大机械系,从本科读到博士。给各位一百次机会,你们都猜不到他现在在干啥。他现在在说相声。”
这个回帖曾是获点赞数最高的回复,至今也有10933个点赞和1000多条评论。
想当年,李宏烨也是个文艺小才子,小学写课本剧,初中写相声,高中写歌。“我话多,但是人家都不笑啊。小时候我就老琢磨,为啥别的天津人讲话都那么好笑。”
初一的李宏烨写了生平第一个相声段子《雷锋的故事》,竟歪打正着在学校艺术节的舞台上大放异彩,拿了个三等奖,连高中部的人都说“李宏烨那个班挺厉害。”
被这么一鼓动,李宏烨热血沸腾,浑身是劲。他在班里找了一个个头大的女同学和一个瘦弱的男同学,组合“面包和麻花”,写新的相声段子,拼命排练。到初二那年,全班同学看着他们的彩排笑得四仰八叉。可艺术节结果出来,一个奖没有,评委老师还说:“你们干嘛要排新的(相声)?为什么不拿去年那个来演?”
“我当时那个气啊,我就发毒誓,再也不写相声了!”一怒之下李宏烨转而写歌,一直写到上大学。“也是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嘿嘿,我在上交大前写了80多首歌。”
可李宏烨和相声的故事并没有因此结束。2003年他上大学,上海交大天津老乡会的相声协会刚成立三个月。老乡学长说人不够,叫李宏烨去凑,他就去了。到了大二,李宏烨发了一次烧,在病中稀里糊涂写了相声段子《骑车》,一举成为相声协会里的经典之作。过了两年,李宏烨又成为交大相声协会的会长。
“你在路上找一个不说相声的人,让他随便讲个故事。给我十分钟,我能编出一个相声段子。”对自己的能力,李宏烨无比自信。
演出后的新语相声俱乐部大合影。
三十多人的相声俱乐部多是理工科生
2014年5月,李宏烨原创的相声剧《学长》在交大进行专场演出。那一场1500人、149分钟的演出,观众共笑了913次。上海曲艺家协会甚至专门为这部相声剧开了场研讨会,还有研究论文如《“高笑”相声剧<学长>引爆交大》在学术刊物上发表。
被这么一刺激,李宏烨在一年后创立了“新语相声俱乐部”。创立俱乐部的时候,他博士都还没毕业。
现在俱乐部里全职的除了他和太太,还有一个交大计算机专业出身的码农和一个从北邮跑过来的码农。“我们要么材料学毕业,要么计算机系毕业。”
此外,俱乐部里还有30多名学生。“你想不到吧,他们其实理工生居多。我们这帮演员里,真正学文的很少。有两上海电影学院的学生,我们还玩笑说他们是最不专业的。”
耐人寻味的是,仅仅30多人的团队也讲规矩。“原创”,就是他们最大的规矩。
“除非有明确的原因,否则用过的包袱绝对不能再用。比如单身狗这个包袱最早在上大说的,它没在交大说过,那么我们在交大演出时才可以再用。”李宏烨告诉澎湃新闻,两年时间里他们已经做了40多次千人级别的大型相声剧,其中30多部是完全不同的。
“原创是很难的,一旦有了一个经典包袱,别人会说 ‘这个好玩,你能不能多说几句’。但没有原创,我们的生命力就没有了。”
就去年一年,新语相声俱乐部一共出了180个新段子,大约每两天就要有一个。“对我们来说,写段子是家常便饭。”李宏烨说,他们的口号是——“打造一门新语言”。
“这门新语言就是相声。我们用相声的形式写文案、拍片子。”李宏烨告诉澎湃新闻,他们最大的收入源于接单拍摄微电影。去年交大120周年校庆,他们找来了姚明,拍了个宣传片《交大不止于读书》。“我们还为图书馆、欧洲杯、妇联活动、婚礼拍视频,这些都是用我们的相声形式。”
理工科背景也让李宏烨习惯统计:“现在我们团队已经写了近900段相声,我自己写了超过500段,总计4000分钟的原创相声。平均每12秒观众就会笑一次。”
他们不同于郭德纲,也不以“说学逗唱”为基本功
或许会有人问,在相声式微的今天,李宏烨是不是想做传统相声的接班人?
“我觉得我们和传统相声不太对路。”李宏烨告诉澎湃新闻,南大曾举办了一个全国高校原创相声大赛。“我们表演的时候,有45%的时间观众都在笑,其他所有相声加一块都没有我们笑得多。但七个节目,我们只拿了第四,我就特别不能理解。”
他直言:“我理解的相声就是说大家都没听过的、新鲜的、代表时代的、能让大家笑的东西,这才叫相声嘛。”
在李宏烨小时候,他爱看综艺大观和春晚。“后来的相声被郭德纲走出了一条新路。本来相声被姜昆他们推到了全国人民都喜欢的程度,结果又被郭德纲拉回到小范围的自娱自乐的地步。我个人觉得相声应该是让更多人喜欢的东西。”
“说真的,我不是要拯救老艺术,拯救传统相声,我只是想让过去的相声精髓为现在所用。”李宏烨一脸认真地说,姜昆曾告诉他“原创、文化自觉、符合时代才是传统相声的精髓”,他深以为然。“我的使命感不在于让传统相声发光发热。郭德纲让大家去剧场看小范围的、接地气的、小众的文化。我们不一样,我们做的是全国人都能看的相声。”
“我为什么喜欢在交大搞相声,因为我很喜欢交大的观众。不好笑的东西,他们会骂、不听。这是最好的观众。如果你说什么他们都捧,那就把我们养坏了。”
有趣的是,李宏烨并不认同“说学逗唱”就是说相声的基本功。“我的理解里,四大基本功是语言表达、动脑钻研、幽默风趣和艺术眼光。语言表达是基础,学习是最重要的,幽默是上层建筑,艺术眼光是屋顶。不是说练的程度和时间成正比,应该是和一个人的学习能力成正比吧。”
李宏烨告诉澎湃新闻,他经常要听自己的段子录像上百遍。“交大相声协会前四年的相声剧,我也都听了1000个小时以上。我要听观众喜欢什么,哪里会笑。”而他那三本书《说出你的笑:校园相声学》、《相声的有限元》、《逻辑搞笑实录》里的实例,也全部源于他们自己的录像。
“如果未来有一天,我这些有关相声的理论会成为大学里的教材,或者交大为此开了一个相声专业,那么哪怕只有两三个学生,我这辈子也值了。”
文艺
我是交大材料学院博士,毕业转行说相声写相声,关于相声和搞笑艺术,问我吧!
李宏烨 2015-11-11 283 进行中...
责任编辑:石剑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1.9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